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四十四章 龙泉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听完梁固的讲解后,三人各自回到房间好好消化一下讯息。陈谦对于这个世界的真面目所有怀疑,但整个世界是仙阵,这一点还是让他感到非常吃惊,而且仙阵世界是凡世的复刻,这么说来逃到外面去还是面对这个时代,一样的景国,一样有五大仙宗,他还是回不到现世。

    不一定的,先贤中就有穿越党,他们已经修炼到与仙人比肩,再到凡世肯定会找办法出去。重要的还是先出去,可一想到要经历百世才能变得足以跟仙人一战,陈谦又心生怯意,这修炼的时间真是太久了。

    正在发愁时,洪城、刘进敲门进来。陈谦连忙起身招呼,洪城拿出一盒酥饼说:“这是我做的凤梨饼,请陈兄尝尝。”

    陈谦接过盒子说:“洪兄太客气了,两位先进来坐,我泡壶茶水咱们慢慢聊。”

    “正好,我来这啥也没带,就带了南地的金叶子茶,等会一起品品味道。”刘进笑呵呵地递上茶罐,三人喝着红茶就着凤梨饼闲聊起来。

    “我说刚才在门口你们两个一人喊陈兄,一个喊洪兄,到底该谁称兄呢?”

    “这问题有趣,你说该怎么排?”

    陈谦把皮球踢回去,刘进想都没想到就说:“当然是按年纪啰,谁年长谁就当大哥。”

    从面相上看,估计刘进最大,洪城最小,刘进这么说是想占个头名啰,陈谦倒不在意,便说:“照古法是该如此。”

    洪文笑着说:“若要按年纪,咱们都是古稀之年,哪还有大小之分?”

    “你说什么胡话,我明明才二十二岁!”

    “我们都是二十岁左右,历经三世轮回,到这一世总该有八十岁了,这下你总该听懂了吧?”

    “要是我的办法不行,那你说一个呗。”

    “我们都是刚学吸星大法不久,我们就按本领高下来分最合适。”

    “那我肯定排你后面了,”刘进看陈谦有疑惑,又补充道:“我们在来宣城的路上切磋过,他的六木生比我的土衡甲厉害多了。”

    “木克土本是常理,刘兄以火相道法还击更占优势一些。”

    “别了,那烈焰掌我练了十天才打出一火苗,根本学不了。反正我认了就当最小的,你们两比比看谁当老大。”

    “这院子这么小哪够洪城施展的,我看还是改天换个地方再比。”陈谦真不想在院子里闹,一用木相法术中庭的地肯定到处都是窟窿,打完还要平整地皮,想想都觉得都头疼。

    “陈兄会使烈焰掌?“见陈谦点头,洪城接着说道:“那我们就比烈焰掌,双掌相对使出冲天火,持续使用冲天火灵力会加速消耗,这方法是单纯比谁的灵气足,算是文斗,陈兄觉得如何?”

    唐姑娘说过我的灵力相当于入门五世,比这个你小子还有胜算?陈谦心里偷笑,不动声色地点头答应。

    两人相对而立同时出右掌,两掌间距六尺,由刘进喊口令两人同时出招,两条火舌冲撞在一起互相抵消,发出轰轰的声响。

    两人一直催动道法,一炷香时间里两道火焰互相挤压,难分胜负,又过了半柱香时间,洪城额头开始冒汗,右手开始有些颤抖,手中的火焰势头减弱,立马被陈谦压住。洪城咬牙坚持,可手上的火舌越来越小,陈谦的火焰都快烧到自己的手掌,只好大声认输。

    “陈兄灵力深厚,小弟佩服。”

    “承让,我擅长火相道法,这一次比试是我占便宜了。”

    “好了好了,既然排好了大小,称呼的问题就解决了。现在时辰不早,我们叫上梁兄一起去吃酒吧,宣城花舫闻名天下,陈兄你带我们去见识见识。”

    “好,那我们去叫梁前辈。”

    三人找到梁固邀请他一同夜游,梁固笑着回绝说:“不去了,宣城晚上太吵闹,不如在屋里看书自在。你们今天好好放松一下,这些元宝拿去花。在外面记得别随便跟人动手,陈谦、洪城你们两多看着点刘进。

    梁固拿出六个金元宝分给三人,陈谦看着手里的巨款惊讶不已,真没想到梁固出手这么阔绰,正觉得烫手时,刘进、洪城两人面不改色地收下,陈谦犹豫一下还是把钱收进怀中。

    “梁前辈,我就长着一张闯祸的脸吗?刘进一说大伙都乐了。”

    “好了,安心去玩吧,真要是遇上麻烦也别怕,我和楚浩都能摆平。”

    “前辈霸气,那我们就出门了。”

    -----------------------

    三人来到槐河边看到一排的花舫,这些花舫大小不一,大多是单层船舱,姑娘坐在窗前笑脸迎客,客人在岸上看中后再登船,而剩下双层船舱的花舫反倒紧锁窗门,围观的人多登船的人少。

    三人在岸边走了会,碰上一艘三层船舱的大花舫,刘进兴奋指着它说:“选这家,我以前听战友说宣城的花舫层数越多越好,这三层高的绝对是最好的!”

    三人一走近就有老鸨迎上来说:“三位公子来听曲吗?兰桂坊的曲是全宣城最好的,包三位满意。”

    “听曲?光吃素没荤菜吗?”

    “荤素都有,就看三位怎么挑了。”

    “有就成,你好好安排。”刘进把一锭元宝拍在老鸨掌中,那老鸨立马热情两个档次,一路陪笑将三人领进雅间。

    三位大人稍等,我去叫姑娘过来。

    雅间里摆着三张长桌,上面已经放了冷盘和鲜果,三人依次落座,刘进和洪城一坐下就开始吃菜垫垫肚子,倒是陈谦有些不自在,一想到十两黄金的元宝就这么花出去,心里还是一阵肉疼。

    “刘进,玩这一趟花掉这么多钱不大合适吧?”

    陈兄你想啥呢?刚才那元宝肯定不够,走的时候还得给。

    我去,这当真是销金窟啊,这么挥霍无度也只有当皇帝那阵子,因为怎么玩都不用掏钱,一回想前些日子自己吃馒头配烤鸭,不真实感一下子就上来了。

    “那我们还是换个地儿?拿梁固的钱这么花不好。”

    洪城、刘进两人一起笑起来,搞得陈谦很尴尬,气愤地说:“难道我说错了?”

    洪城连忙解释道:“陈兄有所不知,我们两人跟着梁兄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换钱,我们扛着两大箱金元宝挨个找钱庄换银票,这些元宝是钱庄没银票换了剩下的。”

    换到钱庄没钞,哪得有多少钱?陈谦彻底惊呆了,没想到隐龙会有如此巨富,以后没钱找宗门接济就成了,还赚什么钱啊。

    刘进接着说道:“数不过来的钱,而且这些是从地挖出来的,花完下辈子又有,不花白不花。”

    地里的钱,应该是藏在墓里,说明梁固知晓某些皇家陵墓的位置,发了死人财?可什么大人物会陪葬这么多钱,而且不管在景国哪一个朝代都能挖出来,难道不会被盗墓贼劫胡吗?不怕贼的财富,必然藏在人烟稀少又危机重重的地方。

    “难道这钱也是破阵三十弟子藏的?”

    洪城说:“陈兄厉害一猜就中,这些钱财都是从龙泉山脉中挖出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