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四十章 等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隔天醒来已经是正午,陈谦觉得脑袋昏沉,用冰凉的井水洗把脸后才清醒一些,一想起昨晚陈谦就后悔跟楚浩喝酒,这家伙劝酒词一套一套,酒量又好,再来两个人也得被灌趴。

    好久没这么痛快了陈谦回想上一次敞开了喝还是在三德的山寨里,细想自己为何放下防备,大概是因为同命相怜,聚在一起更觉得心安。

    陈谦昨天醉倒前记得楚浩说的一句话,这世上只有两种人,进过金光的生者,金光轮回外的死者,我们如今同为生者,在成为死者前永远是兄弟。

    是啊,同样是在争命,有什么仇放不下。陈谦深呼吸几下,打起精神准备好好修炼,感觉腹中空空,陈谦回房取些银两,这才注意到床头有一锭银子,银子下压着楚浩留的纸条。

    纸条大意就是他去提亲,让陈谦自己解决吃食,如果想修炼可以去他房中找秘籍,附上一张草图,虽然画得歪歪扭扭,还是能看出秘籍藏在床旁边的地砖下,陈谦立马出门买回一大袋馒头和两只烤鸭当一天的伙食,随后进到楚浩房中寻找秘籍。

    第二行,第四列陈谦对着草图找,果然敲到一块空心砖,掀起瓷砖拿出木盒,里面一共有五本秘籍,分别是烈焰掌,水龙枪,土桓甲,六木生和玄机百炼,看名字就能猜到这五本书对应火,水,土,木,金五相道法,都是易学的基础道法。

    烈焰掌陈谦已经学过,而玄机百炼陈谦没打算学,这金相道法是用在炼器上,而器物是带不到下一世的,辛辛苦苦炼制的法器用不了几年就换,实在是划不来。

    陈谦在中庭练习,照着水龙枪上的招式练习,运起灵气变出一条水柱如同蟒蛇般缠绕在手臂上,抬手向地上一指水流便电射而出,论速度比烈焰掌要快上五倍,再查看击打的位置,原本完整的石砖被打出一道印记。

    试出水相道法后,陈谦又学起土衡甲,变幻出两只沙土做的拳套,虽然双手重了很多,但每一拳都能打出两倍的威力,打在石头上只是拳套会裂开,手臂本身不会受伤。

    如果说火相法术是流星锤,击打强力又不能触碰,水相道法就像长枪,行迹诡变又能一招制敌。而土相道法就是乌龟壳了,既是保护自身的铠甲,也是强攻对手的钝器。至于木相道法则像长鞭,在林中束缚陈谦的青藤便是一例,可陈谦对木相道法少了些悟性,练习六木生一直无法成功。只能暂时放下,转而钻研水龙枪。

    一直练到晚上,陈谦掌握第二式应龙箭,这一招在自身三丈范围内唤出一团水,水团再变化成利箭刺敌,用来偷袭再好不过。

    这时楚浩进屋,看他样子喝了不少酒,走路晃晃悠悠地,没走出几步就倒在地上,陈谦见状赶紧扶他进屋休息。

    “兄弟,我要成亲了,我要成亲了!”

    “好,好,明天接着喝喜酒。”陈谦随口敷衍,把他搬到床上盖好被子。又听他在碎碎念叨:“江燕…茜儿…婉柔…”

    听人梦话可不是好事,陈谦从屋里退出来,接着研习水龙枪。

    第二天一大早楚浩就来敲房门,陈谦一开门发现楚浩背着包袱,手上还抱着个盒子,像是要出远门。

    “楚兄,你这是要去哪?”

    “我要娶韩家姑娘,得去筹办些彩礼,大概去个十天再回宣城。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这院子就拜托你看管了。”

    “应该的,我一定好好守在这里。”

    “这个盒子里装的是地契和一些银票,我们在宣城一共有三个据点,另外两处都是城外的农庄,地契上有具体位置,东门外是第二个据点,南门外是第三个。假如你的行踪暴露,立刻放弃这里前往下一个据点。”

    陈谦郑重地接过盒子,说道:“我明白了,走之前需要烧毁这宅子以作警示吗?”

    “来得及固然好,但没必要为此冒险,梁固是个谨慎的人,如果据点不安全他会察觉到的。”

    陈谦犹豫一会,又说:“楚兄,我昨日一直在练功,还闹出一些声响,会不会引人怀疑了?”

    “哈哈哈,兄弟你想多了,水龙枪跟其他门派道法也没有区别,是人都可以学的,总不能所有会道法的都是隐龙会的。我这番叮嘱不过例行公事,只要你不在这里用吸星大法,寻常武人根本察觉不到我们的身份,除非是能察觉灵气流动的仙宗高人,不过这种人不多,没那么容易撞上。”

    “我明白了,楚兄,如果这院子不重要,那就把它空在这也不打紧吧,我跟你一起去筹钱,打盗贼抢土豪之类的我还是能搭把手的。”

    “不用,我是去会里筹钱,这事你帮不上忙。好好在这练功就行,你昨天把五本秘籍都见过了吧?有什么想不通你指出来,我们一起探讨一下。”

    陈谦一听高兴极了,立刻问起难解之处,楚浩一一解答,连陈谦不擅长的木相法术也在楚浩的指点下有所突破。

    楚浩走后,陈谦继续在屋子里学习道法,除了出门买菜没出过院子一步,每次都是练到筋疲力尽才去睡觉。练习了五天陈谦也慢慢理解了一些道法规律,五行对五脏,心火肾水最好理解,所以入门学习火相,水相最容易,而脾土肺金肝木相对而言难以调用,使出道法也就没那么容易,在楚浩的指点下陈谦以内视法操纵灵力流动,沾染肝木气息的灵气再由手掌打出就能变幻出树苗。

    每次使出道法陈谦都觉得神奇,这个世界终究是不同的,火水土木都能凭空变幻出来,在这里灵气既是支撑生灵的源泉,也是能聚成物质的神迹,只有更深地理解它才能提升自己的修为。

    一转眼半一月过去了,陈谦成天练习道法,唯一一次出远门就是去韩府吃楚浩的喜酒,他成了韩家的女婿,据说送的彩礼够买下两个韩家。

    楚浩成亲后只回来过一回,大部分时间都是陈谦独守空院,这一日陈谦正在打坐,内视己身,控制灵气显木相,一掌拍在地上生出一株半丈高的小桐树。一盏茶时间后,小桐树枯萎消散,只留下地上一个窟窿。

    这一招铁桐林应该能变出五根铜木将敌人锁在中间,可陈谦练了许久只能变出一颗小树苗,破土速度又慢,远远达不到书上描述的瞬息克敌的境地,看来这木相道法真心学不来。

    正在感叹自己天赋不足时,陈谦听到阵阵敲门声。一开门看见一个书童模样的少年,少年恭敬地说:“打扰了,我是临街蒋府的门童,您练功时的声响影响我家老太岁的休息,老爷吩咐我来请您到府上协商一下。”

    原来是投诉扰民的,陈谦抱歉地说:“真是不好意思,这两天动静大影响老人家休息了。我这就随你去,请带路。”

    “我家老爷能体谅,这才请您去府上商议。”

    门童在前面领路,陈谦看他走路肩膀摇晃,不像是大户人家的仆人,心中起疑便上前扣住门童的手臂将他压在墙上。

    门童大喊:“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少装了,我这两天光是打坐练功哪来半点声响?故意说错你还答应上了,再加上你步伐杂乱上身摇摆不定,蒋府的仆人怎么会像地痞一样走路,装得一点不像,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陈兄,放他走吧。”

    陈谦一回头才发现梁固站在巷口,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看到梁固后,陈谦松了口气,等了这么久,可把正主等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