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三十八章 追、逃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饶威双掌齐出抢攻中线,浪子闪躲开左脚足尖一弹刺进饶威肚子,没想到饶威肚子上的肥肉一缩,竟然将浪子的脚夹住。

    公子小心!韩月惊叫一声,此时饶威一肘打落就要废掉浪子的左脚,浪子以扇撑地,右脚踢开手肘再连踹饶威胸口三下,这才将左脚抽出来。

    看浪子化险为夷,众人齐声叫好,饶威脸色更加阴沉,说道:“兄台腿法精妙,在下佩服。不过出脚软弱无力可伤不了我,久斗下去你必败无疑,还是趁早认输免得丢尽颜面。”

    “看来你是个刚下山的和尚,以为凭弥勒滑云步就能拳脚无敌,横行江湖?对付你这小角色,我只出一招便可击败你。”

    浪子笑着说道,单手收到背后,饶威看他勾手挑衅更加愤怒,脸上的肥肉都挤到一起。

    “狂妄自大的是你,吃我一掌!”

    饶威双手合十默颂经文,嘴皮子快速张合,周身涌起清风鼓动长袍。场外的韩铁龙大惊失色,咳血喊道:“少侠快出手…他在施法!”

    浪子却没有动作,还在原地等饶威出招。群众都看出这一招怕是不妙连忙后撤,擂台外三丈之内只剩陈谦还在。

    饶威终于出手,一掌打出竟有一丈高的金色佛掌推向浪子,这一招陈谦认得,正是大雄宝寺的大慈大悲手,当时在京都那白衣僧人就是靠这招托举自己飞跃五丈高粱,如今用来攻敌更显得强横。

    眼看着佛手印就要打中,但浪子轻描淡写地出一掌,两掌一碰那佛手印就崩坏消散,倒卷起一阵狂风吹向饶威,直接将这和尚掀翻,一直往后飞撞到街边的院墙上才停下,终于倒地不起。看那和尚将墙壁撞出龟裂,众人才明白这风力有多强劲,全都为浪子赶跑和尚而欢呼。

    韩月欣喜地说:“多谢公子相救,若不是公子出手,我怕是真被那和尚强抢回去。”

    “娘子言重了,哪有夫君不护着自家人的道理。”

    被浪子调笑,韩月立马脸红到脖子根,虽然她也有意,不过毕竟还未出嫁,当众打情骂俏真是做不出来,好在擂台旁只剩陈谦一个观众,倒没多少人听见。

    “公子不要戏弄人家,还有外人在看呢。”

    浪子回头一扫,这才发现场外的陈谦,不经楞了一下,随即恢复平常。

    “韩姑娘,还是先送长辈去疗伤,你我之事改日再续。”

    韩月羞涩地点头,问道:“还未请教公子姓名?”

    “在下姓楚,单名一个浩字。”

    “奴家韩月,再谢公子大恩。”

    互通完姓名,两人便扶着韩家长辈去医治。陈谦看场合不合适,只好先跟着楚浩到了医馆,一个时辰后一行人又回到韩家镖局,过了中午才等到楚浩、韩月从镖局中出来。

    “楚公子,这次多谢你出手相助。我韩家一定登门道谢。”

    “诸位叔伯身上有伤不便走动,还需好好静养。我明日再来韩府看望,还要找叔伯好好合计咱俩的婚事。”

    “楚公子,这…”

    “韩姑娘不要急着答应,”楚浩掏出一块玉佩,“这块羊脂白玉权当信物,你回去和长辈商量一下,若是看我楚某人还算顺眼,那我择日上门提亲,若是韩家不愿,明日姑娘将这玉佩归还,我自会明白韩家的意思。”

    这话说道韩月心坎里,姑娘喜上眉梢高兴地去接玉佩,小手又被楚浩抓住摸了两下。

    “下月初三正是吉日,楚某等姑娘点头。”

    韩月大羞,连忙抓着玉佩逃回屋里。见佳人逃跑,楚浩笑着摇着纸扇走离韩府。

    走出一段距离后,陈谦加快步子去追楚浩。隔得老远就喊起“楚前辈”。可楚浩完全没理会,仍然自顾自地往前走,步子却是越迈越大,一步就飘出一丈远,看着像是在溜冰。陈谦边喊边跑,从小步快跑到大步狂奔,始终没能拉近距离,楚浩仍然在前面吊着他。

    两人闹市躲闪到居住区,行人变少后楚浩走得更快,距离渐渐拉大。陈谦只好运起七星步全力追赶。这时楚浩不再跑大道,反而是钻进巷子里左拐右绕,陈谦的步调再次被打乱,只能凭着灵气强行催动七星步跟上楚浩。

    钻出巷子后前面是一条宽四丈的内城河,河中一列渔舟经过,而过河的桥却离巷口至少百米远。楚浩纵身跃入河中,足尖在河中央的小船上轻轻一点,再次飞起到达对岸。跟在后头的陈谦看到这一幕暗自叫苦,七星步可不是这么灵巧的功法,他要是一脚踩在船上肯定得把船踩破。幸好这河不算太宽,陈谦全力运功,七步成跃,跳出一条高高的曲线飞向对岸。却没想到楚浩踢出一颗石子打中陈谦肩膀,陈谦一下子失了平衡落地时滚了好几圈。再起身找楚浩时,这人竟然又跳回对岸去。

    原本陈谦灵力就所剩无几,这一跳后更是完全没了,只能眼睁睁地看楚浩钻回巷子里消失不见。

    通过吐纳打坐恢复灵力至少要一个晚上,而用吸星大法快速补充灵力很可能会暴露自己。犹豫再三陈谦还是放弃追赶,明日再去韩府蹲点,这次再见到他一定要抢先问个明白。

    一问路才发觉自己从西门追到北门,陈谦看天色已暗,干脆就近找家餐馆吃晚饭。点上一份羊肉面,陈谦边吃面条边回想楚浩的举动。他在擂台上发愣明显是记得自己,吊着他跑来跑去又像是在戏弄,论起轻功造诣陈谦自认差距甚远,如果对方全力逃窜,估计自己跟不了两百步。

    正在发愁楚浩为什么要整人时,楚浩竟然坐到桌对面,吓得陈谦连忙起身,被凳子一绊整个人后仰倒地。楚浩笑起来,又对小二喊道:“来碗牛肉面,要快!”

    陈谦扶好凳子重新坐下,紧张地说:“前辈,好久不见。”

    “哈哈哈,确实好久,没想到你刚修炼成功就有这么浑厚的功力,能紧追我半个时辰当真难得。既然你已入会应当明白本派的规矩,前尘往事揭过不提,以后我们平辈论交,”楚浩伸出手来,说道:“把你师傅的令牌给我看看。”

    陈谦连忙找出竹片,双手奉上:“楚兄请看。”

    楚浩将竹片握在手里,闭目思量,却看他迟迟没睁眼,反而皱起眉头。陈谦一看又紧张起来,连忙问:“楚兄,这令牌可有问题?”

    “这令牌确实是我派信物,不过我认不出你的引路人是谁。”

    “她是位女子,姓唐。”

    “我不记得会中有此等人物,不过你的身份确实不假,吃完饭先跟我回客栈再说。”

    “好的,全听楚兄安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