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三十七章 打擂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等唐姑娘消失,陈谦身上的蔓藤便开始枯萎变细,最后消失不见。

    她走了,留下一头雾水的陈谦在原地苦想。“她在金光旁见过我多次,这么说来我穿越到这里以后经历过数次轮回,最后到做书生的那一世才得她出手相救,保持自我到现在。”

    原来自己跟翠儿一样曾经浑浑噩噩地活了很多世可自己却毫无知觉,一想到当书生时还想靠着勤学苦读闯出一番事业,真是既可笑又可怜,更坚定他逃出这片天地的决心。

    陈谦连夜回到镇上,天一亮就变卖家产换取盘缠就出发。数日后达到宣城,这城市很大而且水路发达,共有十六条河道穿插连接,在城中坐船通行比骑马要方便许多。白天沿着河岸走,能看到装满鲜果、酒水的渔舟聚在一起形成小集市,十分热闹,一到晚上在城中央的犁河、渭河交界处会聚集全城的花舫,才子佳人在一起共享极乐。

    陈谦在城中徘徊数日,见识宣城的繁华富丽,却找不到唐姑娘所说的和平客栈。陈谦只能从城门附近找起,从南门找到城中央的郡守府,再从郡守府查到北门,连着五天问遍店家、小二,没人知道客栈在哪。

    只能再往西边找找,第六天陈谦从城中央郡守府出发,往西边寻去。走了半个时辰,看到一大群人围在路边,时不时发出叫好声。陈谦走进一看才发现是有人在比武招亲,五丈方正的擂台上一男一女正在激斗,男的生得人高马大非常健硕,手臂跟姑娘的腰身一样粗,劈掌出拳都带起风声。那女子灵活地在大汉身边游走,用手中铜棍击打大汉的穴位,二十招内就将大汉点到动弹不得。等大汉倒地,吃瓜群众又爆出一阵喝彩声。

    “这韩家小娘真是了不起,打穴手法快赶上他爹了。”

    “这已经是第八个,这姑娘看着水灵,打起来不软啊。”

    “宣城的男人上去啊,难道还让小娘出城讨亲?”

    周围人议论纷纷,陈谦大概明白事情的经过,韩家以走镖为生,漂泊多年后在宣城定居,靠着家主的打穴功夫站稳脚跟,今年女儿满十六岁,韩家就便摆了擂台比武招亲。台上穿绿衫的姑娘就是韩月,场外坐在太师椅上的就是韩家家主韩铁龙和两位师伯。

    只要是年纪不过二十,家事清白的年轻人都可以上台打擂。擂台摆了三天,一直没有人能打败韩月,足见这小姑娘身手了得。眼看那黑熊一般的汉子被打倒,一时间没人再上去挑战。正当韩铁龙摇头叹息,准备收场时一个人跳上擂台,却是个大和尚。他敞开僧袍露着胸脯和大肚腩,长得圆头圆脑,他向韩月拱手道:“在下饶威,领教姑娘高招。”

    “慢着,”韩铁龙跳上擂台,挡在韩雪身前:“和尚,我摆擂台是为小女招亲,不是切磋武艺,你赶紧下去!”

    饶威摸着脑袋说:“伯父,我刚满二十已经还俗,吃得了肉喝得下酒,你看,这头发也长出一点来。”

    “爹,我不想跟他打。”韩月躲开饶威色眯眯的眼神,生气地说

    “别怕,有爹在,”韩铁龙摆开架势喝道:“酒肉和尚更别想娶我女儿,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韩家两位长辈也跳上擂台准备赶人,饶威看三人怒气汹汹,反而大笑起来。

    “你们定的规矩摆的擂台,哪一条写到少林俗家弟子不得打擂?瞧不上我就要以多欺少,那就别怪我强抢!”

    饶威抢先发难,一掌攻向韩铁龙面门。韩铁龙侧身一闪,以指为剑刺他腋下,可手指点中时却像刺进水潭里,完全没法发力。饶威回身一肘,韩铁龙抬手格挡,另一手运力冲拳直攻肋下,却没想到饶威肘击威力惊人,直接将韩铁龙扫飞出去,当场吐血。

    “爹!”

    韩月拔出长剑攻向饶威,两位伯伯一同夹击。三人将饶威围在中间狠招尽出,饶威凭着一双肉掌跟三人缠斗,连对百余招不落下风。饶威忌惮韩雪的兵刃,躲闪之间难免被另外两人偷袭,可他们两个的点穴功夫对饶威完全不起作用,情急之下想以伤换伤,出手全是刚猛霸道的拳脚,威力充足却失了灵巧。

    饶威看出变化,假装一步没踩稳卖个破绽,韩家伯伯果然上当,一脚飞踢要废他膝盖,没想到饶威加速后仰,单手撑地双脚连环踢在那伯伯胸口,随后抓住伯伯的脚将他抡向韩月。乘着韩月收起兵刃接住伯伯时,饶威全力出手,十招便击倒另一位师伯。

    擂台上只剩下韩月,饶威笑眯眯地走过去说:“韩姑娘,我已经领教过诸位长辈的高招,只剩你了。”

    “恶僧,你伤我父亲、叔伯,休想我嫁给你!”

    “等我赢了直接扛你回家,娘子我来了。”

    面对冲来的胖和尚,韩月一剑直指他胸膛,见饶威侧身闪过,韩月改刺为挑要划破他的肚子,没想到饶威一挥手臂,宽大的袖袍包住长剑,随后一掌打向韩月肩头。

    韩月肩头受掌只得弃剑,一咬牙钻进和尚怀中自下而上,一指直取咽喉,眼看就要得手,可手指点在饶威脖子的肥肉上竟不着力。手指滑到一侧,韩月再想出招时就被饶威用肩头撞飞,再无力起身。

    “娘子好武艺,为夫一时紧张竟然错手伤了娘子,真是罪过。我这就带娘子去找郎中。”

    饶威乐呵呵地走向韩月,擂台底下却炸开锅,一阵漫骂。

    “人家姑娘不愿意,你这是强抢民********僧,你恃强凌弱根本不是大丈夫,回去当和尚吧。”

    “你这一身油腻,还说自己二十来岁,我看五十都有了!”

    台下沸沸扬扬,台上的饶威仍是笑咪咪的模样,他运起内力大声说道:“比武打擂,定了规矩就得认,哪里有输了再反悔的道理?不管你们服不服气,今天这媳妇我是要定了!”

    韩月见饶威走过来,挣扎着要起身,但浑身疼痛提不起劲,正是绝望时手臂被拍一下。一回头才发现有一位白衣公子站在身后,他手里的纸扇正点在她上臂。

    突然跳出一个人,饶威警惕地问道:“兄台,你这是何意?”

    白衣公子笑着说:“打擂啊,方才我已打倒韩月姑娘,现在这擂台上只剩你我了。”

    “强词夺理,你这算什么打擂!”饶威怒道

    “那就得问问韩雪姑娘是不是输得心服口服了?”

    他这样一问,韩月自然是连连点头。饶威怒极反笑,说道:“既然兄台非要趟这趟浑水,那我就不客气了。”

    白衣公子拱手说道:“”请!

    有人上台对付恶僧,群众全都兴奋得欢呼起来,陈谦也激动万分,不为别的,只因那白衣公子正是前世的浪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