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三十六章 吸星大法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我派的规矩你以后慢慢知晓,现在先传你功法。”

    “前辈,林中昏暗,先等我起个火堆再说。”

    陈谦刚掏出火折子就有一石子射来将它打飞。那女子又说:“没有必要,现在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陈谦身边便生出狂风将他托在空中,突然失重吓得陈谦手足无措,只觉得手腕、脚踝、腰身被绳子套出一般,一拉一扯就把陈谦摆弄成十字型动弹不得。陈谦感觉手腕上流动的风像手镯一样套住他,将他控制住。这道法高深比起侠士把三德吊在树上的法子,那可厉害无数倍。难道这位姑娘是个大高手。

    ‘接下来应该是拍打穴位,引导灵气。’陈谦没等到姑娘近身,却是一堆石子从地上扶起漂浮在周围。‘用石头砸天灵盖?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吧?’

    陈谦刚要喊停,却看到女子抬手一指,只觉得眉心像是被电击一般,意识内收回到体内的世界,陈谦变成在体内游走的能量,迅速将全身的经脉穴位冲击一遍,随后意识像是被弹出身体漂浮在一个漆黑的空间中,这里有很多微弱的光点像粉尘一样充满充满整个空间,陈谦眼前有一副摆成十字形的透明人。陈谦看不到透明人的皮肤五脏,它是由无数流动的光线交织而成,粗的光线作为骨架再延伸出细小的光线填充周身,补全成一个完整的人形。

    ‘这就是自己的灵气流动吧,以脊背上的七大要穴为灵气根基,进而向五脏四肢扩散。’陈谦看得入神却又靠近不了,这时身上有一连串的刺痛发生,而光人身上灵气流动变得紊乱,细小的光线开始缩进骨架中,回收后四肢的骨架也往回缩,原本遍布全身的灵气全被压进任督二脉中,陈谦觉得脊背中塞进太多东西,整个脊椎都要爆开。突然灵气再次开始流转到全身,陈谦的意识归位能控制身体,感觉到肺中如火烧一般,全身的衣裳都被汗水浸透。睁开眼才发觉自己已经躺在地上,身旁身上散落一堆石子。

    稍稍平复一些,陈谦站起来活动下身子,并没有感觉太大的变化,出拳弹跳都如往常。试着闭目冥想,陈谦一下就进入内观境地,又能看见自身灵气的流动。这一次他试着四肢的灵气收回到任督二脉中,灵气果然如他意识操作一般开始回收。刚回收一点,陈谦就感觉后脑一疼连忙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瘫倒在地上,躺下时后脑撞到磕到木头,而手脚还有一点麻木的感觉。‘’难道我将灵气抽离四肢凝聚在中枢,竟然因此丧失对四肢的控制,这才瘫软倒地。

    “你刚学会内视就能控制自己灵气,这很好。不过你只顾着将自己灵气凝聚,却没有吸收天地灵气,这种做法怎么充实自己的灵脉?”女子轻声说道。

    略一思量,陈谦立刻明白了,惊喜地说:“原来如此,灵气凝聚是为壮大自己的主脉容纳更多灵气,通过前辈出手引导,我的主脉已经壮大,现在应当以四肢为通道,将灵气源源不断地吸入体内充实主脉,直到充盈周身为止。”

    陈谦再次闭目冥想进入内视,这一次控制灵气向中枢凝聚,放开手掌双足吸收天地灵气,空间中的微弱光点汇成细丝钻进陈谦的身体中,顺着手臂一路汇集到任督二脉里。而在树林中陈谦身旁生出风旋,将四周落叶砂石卷起,这气旋越转越大,起初只有半丈大小,慢慢地扩充三丈方圆,范围内的草木全都由绿变黑,全然失了生机。

    看那气旋中仍在强夺天地灵气的少年,女子终于露出一丝惊讶。

    感到身体灵气充沛,再也无法吸收时陈谦停了下来,再睁眼发现身边三丈范围里的树木全都变黑,折断倒地,身边的杂草也都染成黑色。这情景跟三德描述的一模一样,不过三德的圈只有一丈方圆,而陈谦的足足大了三倍。

    有了灵气,陈谦立刻按照烈焰掌的法诀运功,一掌击出打出一条两丈长的火柱把自己吓一大跳。‘这可比三德修炼后打出的威力还大,难道是我天赋异禀,一学就通?’

    陈谦正在傻乐时女子又开口道:“你的神魂很强聚集的灵气也多,光论灵气的量已经足以媲美转生五世的人,既然你会本派烈焰掌,那我就不另传武功了。”

    女子扔出一块东西,陈谦接住后才发现是块竹片,大概半个巴掌大小,借着月光看上几眼没发现任何刻字或者记号。这应该是令牌或者信物,不过比侠士给的令牌还粗糙,人家的起码还刻个“令”字,而这竹片完全没有加工的痕迹。

    果然女子又说道:“学会吸星大法,你已经算是隐龙会门徒,如果你想得到本派庇佑,凭这块令牌到宣城找和平客栈的掌柜即可,如果你想独自修行我也不阻拦。此行事了,就此别过。”

    女子转身便走,陈谦连忙喊道:“等一下,师傅!我还有好多问题想问。”

    “隐龙会中向来时平辈论交,不论师徒,不谈尊卑。我们都是在轮回里争命的人,不要再计较世俗礼节。你还想问什么?”女子停住说。

    “既然你坚持我们是平辈,那我该怎么称呼姑娘?”

    “我姓唐。”

    吐了三个字,陈谦等了一会没有下文,只好尴尬地说:“唐姑娘,前世我听一群和尚说隐龙会是魔宗,这事是误会吗?”

    “既是,也不是。你若有心入会自然有人向你言明,你若想独行于世就别自称隐龙会门徒。”

    “我自然是想入会的,不过前世我和隐龙会有些误会,只怕他们会记恨在心。”

    唐姑娘回过身说:“你详细说说看。”

    陈谦立即把寻找侠士时暴露隐龙会据点,被罚去乌鲁番买马随后撞上迷雾,为了破解迷雾拿铜豹门人做实验,请和尚出手破阵等等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听完后唐姑娘感叹一声,说道:“你果然很特别。”

    陈谦迟疑道:“唐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沉默一会,答道:“你的猜测都是错的,隐龙会门人触碰迷雾也是必死。你能进出迷雾这件事绝对不能再让他人知晓,否则性命难保。至于追杀令,你凭借机缘逃出死局,他们不好再追究。”

    ‘我去!只有我能抗住迷雾,难道因为是穿越来的?唐姑娘是隐龙会的,她知道以后没想着抓我回去解剖炼丹,而是劝我别再对第三个人说。难道她看出我是穿越党?或者我身上有些只有她知道的秘密?’

    陈谦试探着问:“唐姑娘,你当初救我时知不知道我能进出迷雾?”

    这一次她沉默得更久,林子里都没有风声周围静得可怕。陈谦觉得自己踩到地雷了,浑身发抖随时准备领死。

    “我本不该救你的,”她叹息道,声音里多了很多无奈和伤感,“我在金光旁见过你太多次,忍很久最后还是任性了一回。”

    说完后她转身离开,可陈谦心里的疑问变得更多,连忙追上去想问个明白,可刚一迈步地上就长出藤条缠住陈谦的脚往上爬,两息后就爬满陈谦全身,将他裹成一颗绿色的木桩,只留着脑袋在外面。

    眼见唐姑娘走远,陈谦大喊道:“唐姑娘,你是不是知道我的出身?”

    她没会话,继续往前走。

    “我到底轮回过多少世?”

    她走到很远,几乎看不见人。

    “唐姑娘,我会再去找你的!”

    这时她停下步子,转身拱手遥遥一拜,随后消失在树林中。

    陈谦看到了,不过根本不明白这一礼是为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