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三十五章 重现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老板,来两个葱油饼!”

    “得嘞,十文铜钱一个,客官自个投钱进盆,饼子马上来。”

    客人数了钱扔进盆中铛铛作响,店家立马把饼装好递过来。小小早点铺铺面不过半丈宽,一口油锅一个掌柜对付排队到街角的食客们。吃腻包子馒头的食客对新出现的葱香大饼甚是喜欢,一个月来每天都是排出长龙,一饼难求。说起来也气人,那店主既不招伙计也不多准备面皮,每日一过辰时立刻收摊,窝在家里也不出门,当真是疲懒至极,非要跟钱财过不去。

    准点收摊回家的懒掌柜就是陈谦,这一世他醒在江南绍怀镇成了一面点师傅,贫民无姓无名,街坊都喊他大牛,陈谦自然不乐意就用回本名。

    按照设定的记忆,大牛原本在五十里外的苏英镇当学徒,因为勾搭师傅的女儿被人用擀面杖打得鼻青脸肿。大牛在镇子里待不住,只好跑得远远的到绍怀镇自立门户,做些包子馒头卖给当地人。大牛贪玩好色本就学艺不精,做的早点品相不佳,纯靠分量多价格便宜才勉强站稳脚跟,导致做活的时间太长每天都过得很辛苦。

    陈谦醒来后按照大牛的活法过了两天,累得想撂摊子走人。不过冷静以后关了店铺,靠着继承的面点手艺陈谦琢磨起葱油大饼,一连试了两天就试成,重新开张第一件事就是挂块牌匾刻上‘陈记早食’,然后撤下蒸笼换上油锅,风风火火地开卖。

    做完营生陈谦就回到村口旁的小宅子里练功,再次从头开始练习昆仑决和六合刀法。一个月来他没有再去打探奇门的消息,老老实实在出生地卖饼。想到上一世没完成买马的惩戒,自己说不定已经被魔宗追杀,陈谦哪还敢主动去寻。而且魔宗的名头也让人心生忌惮,万一非得屠戮万人才能逃出这里回到现世,那自己又该如何选择?

    日子一天天过,陈谦练习昆仑决始终没找到入门,修炼第一步先得锻身炼体,气力充足之后才能通过演练招式,配合意念心法调动自身灵力,进一步形成内劲。每次轮回后陈谦都得从头练起,练体运气这一步总是跳不过去的,即使有过成功的经验,这一步往往得花上一年以上的时间。

    重复做一件事总是枯燥烦闷,可外出云游没有点保命的手段心里实在没底。陈谦走南闯北时就留心到景国武风昌盛,比起饱读诗书入朝为官,民间对以武入道飞升成仙更为热衷,有才能的人多会投向门派,没才能的也会学个一招半式防身。往往在街头发生口角就是真刀真枪地比划,盗匪贼人也不少见,上一世在遇到三德前多次遇敌都只能逃命,也亏陈谦穷鬼一个没被太多人惦记才能平安无事。可惜陈谦没投好胎,这一世又是光棍一条只能靠自己,不然转生再当个皇帝、王爷,专用银票开道也是美事。

    三个月过去,陈谦气力慢慢充足,每日都勤练不怠。铺子里的生意变得冷清一些,葱油饼的做法被人琢磨出来后来陈记早食的人明显少了,陈谦毫不在意钱财变化,只要够他吃用早日把功法练成就行。

    这日陈谦收了铺子买上猪肉大米回家,吃饱饭小憩一会后便开始打拳,一直打到月亮高挂才停下。陈谦站到院子里两百斤的大水缸前,环抱起来腰身使劲就将水缸抬起一寸,憋着气抬着水缸挪动五步,只觉得双肩酸胀难忍,感觉两条手臂要从肩头处撕裂开一般,再坚持一步才将水缸放下,大口喘气。

    “气力还是不够,扛两百斤大缸走五十步而气息不乱才能冲击内劲。”陈谦捧起缸里的水好好搓把脸,等气息平稳一些,陈谦便感觉口渴难忍,又准备捧点水来喝,手掌要触及水面时却停住,从缸里陈谦看到自己的脸,还有身后在屋檐上的人影。

    “有人在屋顶上?他来了多长时间?我竟然完全没察觉到!”陈谦心道要遭,这人的功力明显在他之上,而且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背后,又不开口道明来意肯定来者不善。这小镇子的衙役捕快全是酒囊饭袋,又没有门派在此设堂,就算他高呼有魔宗妖人也不会有人来帮他。今夜月光皎洁,跑到宽敞大街上只会暴露行踪死得更快,翻出院子冲进旁边的树林才有一线生机。

    打定主意陈谦立刻单脚踩上大缸,以刚作踏板想跳出院子。可手刚刚搭上院墙,只觉得后颈被东西撞了一下,双眼一黑晕过去。

    等到再醒来时,陈谦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村子里而是在一片树林中,头有些昏昏沉沉,抬头看月亮的位置,估摸着应该是子时,昏迷了大概半个时辰。陈谦没听到任何声响,不知道袭击自己的人去了哪,一动身子也没有被捆绑的痕迹,当真奇怪,将人绑来林中扔这喂狼?陈谦来不及多想,他小心翼翼地起身,猫着腰移动生怕偷袭者还在附近。

    踩在厚实的枯叶上仍然发出一丁点声响,好在林中常有清风吹过树叶随之沙沙作响,脚步声不显得刺耳。可陈谦走了五步,林中就传出一个温柔的女声:“你要去哪?”

    听到声音陈谦立刻不敢再走,顺着声音回头看去才发现背后多一个人。她站在三丈之外,从树林间隙中撒下的月光斜斜地印在她身上,林中的风儿吹动她素白的衣裳和齐腰长发,若是在白日间,这必然是一幅林中遇佳人的美画,可月光照不清她的脸,周围又是黑通通的一片,使得她更像是林中女鬼,若不是那五个字实在温润顺耳,陈谦只怕是要惊得大叫起来。

    陈谦怕她是奇门杀手,单膝跪地抱拳道:“晚辈不知有何处冒犯请前辈言明,晚辈自当全力弥补。”

    “无需惊慌,我是来传你武功的。”

    这句话真比天籁还要动听,三世七年一切的辛苦都是为了此刻!陈谦立刻接道:“原来是当初在刑场出手的高人,我历练三世后你真的来了。”

    “看来你已知晓内情省,如此甚好。现在我就将本派的吸星大法传授给你。”

    “吸星大法!?”陈谦忍不住怪叫一声。

    “为何如此惊讶,你学过这功法?”女子疑惑地问道。

    “敢问前辈这功法名称是谁取的?”

    “自然是创会先祖,此法已在我派流传六百余世。”

    陈谦干笑两声,心里惊得直哆嗦,这祖师爷难道也是个穿越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