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三十四章 成佛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各位乡亲,此处有妖邪布下迷魂阵,生灵一旦进入就会被妖魔俘虏,请大家稍等让高僧破阵。”

    商贩们看有达摩寺高僧在场不好硬闯,仍然吵闹着说陈谦装神弄鬼,妙真只好催促陈谦:“陈施主,老衲看这道路通畅,前方并无异状。若真有迷魂阵法,还请施主明证之。”

    “大师稍等,我这就证明它。”

    陈谦抓住野兔的耳朵提起来展示给众人看,大声说:“乡亲们请看,这只兔子现在活蹦乱跳,但只要它越过地上这条线立刻会失魂而死。若是不信就请睁大双眼看个明白!”

    众人看着陈谦用绳子绑住兔子的肚子,放到地上后兔子撒腿就跑,被赶过边界后变成慢慢地跳,陈谦拉绳子将它拖出边界。兔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妙真上前查看发现兔子真的死了。

    “这绳子绑在肚子上不会勒死它,看来这地界真有古怪。”

    “大师,这迷魂阵的幻术惊人,十步外事物都是假的,若有生灵越过十步它就会被吞噬掉,让我再演示一下。”

    陈谦给第二只兔子上绳,但妙真制止了他。

    “施主不必再造杀孽,这一次就由贫僧来验证。贫僧修炼袈裟伏魔功三十载,身上这件袈裟已经炼成法器,就用它来测十步之距。”

    妙真双手合十念起经文,袈裟自动飞起,围绕妙真上下飞蹿。妙真喝出一声‘去’,袈裟就飞进迷雾中,跟飞箭的速度一样快,可过了十步就脱力一般降落在地上。妙真再喝一声‘收’,可袈裟仍然躺在地上毫无动静。

    “唉,它没了,”妙真长叹道“确实如施主所言,袈裟虽在眼前但贫僧已经感应不到它,这眼前的景象当真是幻觉。”

    陈谦拱手道:“现在证实我所言非虚,请大师出手破开这阵法,既能寻回佛宝袈裟,也能保这一方百姓免遭妖人毒手。”

    妙真摇摇头说:“以贫僧的修为怕是办不到,请施主在此地守住秩序,贫僧立刻回寺求援。”

    妙真带着本贤回寺,陈谦和本慧、小虚竹留下来安抚民众,可时间一长,后面来的商旅很多人都不相信陈谦的兔子戏法,没有妙真大师在场面变得难以控制,有的硬闯有的从道路两侧的树林绕过去。陈谦三人留不住所有人,很多人在边界外喊自己鲁莽的亲人,但怎么叫都叫不回。

    一个时辰后达摩寺方丈率领大批弟子赶到,空禅大师也来了。众人看着边界前三十几个哭喊亲人名字的商旅,方丈直念罪过,大手一挥身后僧众立刻上前将民众疏散到道路外,而三十六个肤色如铜,手持金刚杵的僧人在边界前列阵,三十六僧同颂金刚经,一时铜人周身金光大盛,点点金光升腾凝聚,在半空中聚成一把巨大的金刚杵。

    在人群中陈谦惊讶看那半空中的金刚杵,磅礴浩大的力量让人心生畏惧。这种威能恐怕能开山辟谷,真心不能小看斗佛一派。

    陈谦拍下小虚竹肩膀问:“小和尚,这是什么阵法?”

    “金刚斩业大阵,以三十六名大僧的法力催动,破邪除孽一击必破,是达摩寺最厉害的破邪阵。”

    “威力这么大,这路会不会被毁掉?”

    “施主不必担心,破邪阵破的自然是外道魔障,对寻常事物不会有半点损伤,比如把你的兔子放在阵前它也不会死。”小虚竹指了那笼野兔说。

    “那如果是打中人呢?”

    “那就一定会死,世间所有人都是既有善念亦有恶念,人无法做到像动物一样全无善恶,一旦被金刚杵击中神魂便会被击散。”

    看来这一次肯定能打破迷雾。陈谦满怀期待地看着那巨大的金刚杵虚影在空中旋转凝结,慢慢变成一把如同实物一般的武器,三十六铜人齐声大喊,金刚杵飞射出去扎在迷雾上,像撞上一面无形的墙,每扎进一寸自身旋转的速度就慢一点,前进得越深金刚杵就转得越慢,从看似实体的兵器一点点变得模糊。陈谦心里紧张万分,金刚杵已经越过边界八步,就差两步就能捅穿迷雾,可金刚杵在第九步突然解体,布阵的三十六铜人在同一时刻倒地不起。一查看才发现所有人都死了。

    一众高僧丧命吓得那些商人全部逃跑,连货物都不要了。达摩寺僧人看到同道被邪法所害,全都悲愤交加,向住持请命再布阵法破开迷雾,趁死者元神刚散不久,召回魂魄。住持法原一时难以决断,最后是方丈空海站出来稳住局面。

    “此番达摩寺损失三十六位高僧元气大伤,必须休养生息好应对猖狂的魔宗,破阵一事就由老夫出手。”

    法原连忙劝道:“方丈不可啊,此阵法诡异难测,还是找齐五大仙宗一同应对最为妥当。”

    空海缓步走到边界前,沉声道:“老衲今年九十一岁已经没几年可过,以我一人性命能换回三十六僧众有何不可,若是不成功就把这段封死,免得再有人遭难。”

    “师弟,为兄和你一道会会这妖邪。”空禅大师越众而出,和空海站到一起。住持法原还在苦劝两位大师,而小虚竹却没出声,只是不停地擦眼泪。陈谦看得着急,推小虚竹一把说:”你赶紧去劝劝空禅大师,在这哭有什么用。“

    “师傅心怀死志,劝不动的,”小虚竹抹掉眼泪,大喊道:“师傅放心,徒儿定会守住云隐寺,不会让您老人家失望的!”

    空禅欣慰一笑,叮嘱说:“勿忘本心便好。”

    “真是羡慕师兄收了一个好徒儿,法原你可得好好学学。”空海哈哈大笑,法原知道没法再劝,只好退下。

    所有人都退出二十丈外,迷雾前只剩空禅空海两人,空禅口诵佛经,身边浮现出千手菩提的虚影,那菩提虚影高约四丈,千百只手臂伸展开如孔雀开屏。空海爆喝一声,一尊半身罗汉像凭空出现将空海罩住,这罗汉比菩提像还要高出一丈,左手持法铃右手持金刚杵,光拳头就跟大象一般大。两个巨人虚像一同出手轰击迷雾,一拳一掌激起音浪狂风,吹得陈谦都站不稳,连续轰出百拳后两尊巨像一同撞向迷雾,碰撞之处爆出一道白色强光照亮天空,所有人都被刺的睁不开双眼。过了好一会众人才从目眩中清醒,再看向北方已经没有两位大师的身影。

    “师父!”小虚竹痛哭着叩拜,其他僧人也是如此。

    陈谦看着空荡荡的道路心里满是绝望,赔上这么多性命还是破不开迷雾,看来北上这条路彻底死了。

    随后的三天里达摩寺为死去的僧人办丧,陈谦对于空禅的死心有愧疚,一直躲着众人。等到丧礼结束,陈谦也准备离开伊宁城,临行前还是得跟小虚竹道个别。他牵着马到达摩寺找人,多方询问后才在后山山脚找到小虚竹,他正盘坐在空禅的墓碑前念悼文,陈谦默默站在他身后。

    “施主是来辞行的?”

    “嗯,准备去京都碰碰运气。”

    “施主是有福之人,此去定会有好运势。小僧想再陪陪师父就不送你了。”

    “真的很抱歉,是我害了空禅大师。”

    “施主何需自责,除恶扬善是自家人的本分,若是放任那妖术害人才是违背本心之举。师父只是守住心中的佛。”

    陈谦不再多言,给空禅大师上一炷香后转身离去。走了一会又忍不住回头看一眼,百米之外在那片墓碑林立的坟场中,小虚竹一人静坐在空禅碑前,显得十分悲伤寂寞。

    ‘他是要回云隐寺的,不如送他一程。’

    陈谦刚想回去邀请小虚竹一同启程,没想到金光天降,将一片坟场完全笼罩住,土地被烧成岩浆,爆开的空气灼热异常,将周遭草木尽数烧毁。陈谦也被热浪轰倒在地。

    “小虚竹成佛了!没想到空禅去世断了小虚竹道尘缘,竟然唤来金光降世。”陈谦来不及细想,天空已经变得漆黑,马上陨石就要来了,必须穿越金光才能活命。

    坟地已经变成岩浆池,完全没法过去。陈谦看向不断崩塌的山体,只能从半山腰上跳入金光。他立刻撕下衣袖蒙住马眼,骑着马冲山坡。陈谦一刀扎在马屁股上,让它跑出最快的速度。

    陨石不断得落下,燃起的邪火在整个大地上蔓延,火焰顺着植被向上燃烧,如潮水般向陈谦涌来。

    陈谦根本没有回头看,两眼死死盯着金光,冲到半山腰上后陈谦调转方向,奋力一跃,人和马飞腾起来冲向金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