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三十二章 再会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辞别毛皮商人后,陈谦又回到迷雾边缘,打算在这里打猎露营好好观察几天。这条官道宽三丈,路面上都是车轮印记,再仔细观察有些车轮印是最近才有的,像是一支大车队景国,时间应该在五天之内。这说明还是有大量的人往返在这条路上,只要观察一下他们怎么穿过迷雾,也许就能找到破解它的方法。

    陈谦在边界旁守了六天,目送四支去草原的商队,但一直没等到北边过来的人。直到第七天下午陈谦在树下小憩,听到远处有铃声立刻醒来。

    这次是草原来的商队,一共十人八匹马慢悠悠地朝陈谦走过来。目测他们离边界还有上百米,陈谦进入迷雾中再观察,那队人马居然就不见了,只有马车上的铃声还在耳边。陈谦吃痛着退出迷雾,再往北边看那商队又出现在路上,还前进二十多米。

    难道这是幻觉?陈谦不敢频繁地进出迷雾,静静地等着车队靠近。车队第一个人到达迷雾边界时陈谦再进入迷雾中观察,发现离边境十米处后半截车队正在生成,车队的人和马匹从骨架到肌肉再到皮肤一层层地由雾气变换出来,马匹上的货物也是如此。

    退出迷雾再看这只车队,每个人都不再是迷雾里呆滞的模样,有的乐呵呵地聊天,有的抱怨没空休息,出了迷雾他们全都活过来。之前的刘家兄弟、毛皮商人来往南北之间没有异状,恐怕是他们进入迷雾后就被分解掉,到了该返程的时候再由迷雾生成出来,而这段旅途的记忆空白由迷雾来填补,就像是转生时继承身份一样,对于普通人而言完全是自然,他们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已经经历过一次生死。

    太怪异了,照这样看来再往北方也许根本就不会有克鲁伊,不会有乌鲁番,全是荒无人烟的旷野,也许再往北走五十里会撞到墙上也说不定。可奇门的浪子明明说过去乌鲁番买五匹汗血宝马,假设乌鲁番是确实存在的,那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去找到穿越迷雾的方法,假如乌鲁番是不存在的,那浪子就是做了个死局给他,买不到马就要等着被整个奇门追杀,可这样兜了一圈不如当初直接动手,这根本说不通。

    乌鲁番应该是存在的,在皇宫和军营里的汗血宝马都是佐证。可能是自身修为不足以在迷雾中远行,得找有修为高的人帮我破开这迷雾。打定主意,陈谦返回景国内来到伊宁城,这是西北边陲重镇,同时是边境线上第一大的城市,在这里能人无数,应该会有破解迷雾的办法。

    走在热闹的大街上,陈谦盘算着该找谁帮忙,这伊宁城里有五个道家奇门,其中只有五卫门擅长阵法,此奇门共有二十八人,门主只是内劲初成修为,比起于禁还差两个档次,想靠他们破解迷雾怕是不现实,其他四门都是专攻武斗,有内劲大成的高手,可拳脚功夫真能破开迷雾吗?而且身上这点钱,递个拜帖都不够。

    陈谦正在发愁,此时响起洪亮的钟声,街上的人全都跟吃药似的亢奋起来,朝一个方向涌去。

    陈谦拉住一个路人问:“兄台,前面是有什么热闹可看?”

    “你是刚到伊宁吧,这事早就传遍全城,南方云隐寺高僧来我们伊宁城,达摩寺主持与高僧一同开坛讲佛,机会难得去晚了就没位置看,赶紧走吧。”

    出于好奇,陈谦跟着人潮涌进达摩寺。在长宽三十丈的大院子里席地而坐,等待高僧出来讲佛。陈谦观察四周护卫的武僧,个个身强体健,双目精光内敛,全都是武学大成差一步练出内劲的境界,不禁感叹达摩寺底蕴深厚,这些武僧比皇宫大内侍卫还强,在达摩寺只是维护秩序的小僧,在他们之上的大僧、主持肯定更加不凡。

    等了一刻钟,钟声再次响起,人群顿时安静下来,从大殿里走出一位手持锡杖五十来岁的和尚,此人便是达摩寺的住持法原和尚,他简单地说明此刻讲佛的由来便请出今天主讲的两位大师,一位是达摩寺方丈空海大师,一并走出的竟是空禅,后面还跟这小虚竹。陈谦看到他们出来时都傻住了,自己一路往北去,路遇恶人折返西行竟然在此地遇上寻访旧友的空禅师徒,只能感慨缘分奇妙。

    殿前两人就坐,达摩寺空海大师先讲颂佛经,他是律宗宗师,主讲五部律中的《四分律》,提倡把人作好,通过修身完成才能进一步来开发内心的光明智慧,从而证悟最高的真理。正所谓:“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空禅则是代表禅宗,主张用禅定概括佛教的全部修习,觉悟众生心性的本原佛性。观己身修佛心,无论身处何地,只在双腿一盘便可参禅入定。即使生活清贫淡泊,但自身的禅定之乐无穷。

    两人一动一静各有所长,通过一些生活道理将佛法讲得清楚明白,连陈谦这样不信佛的人也听得认真,其他院子里的人更是听得痴迷。

    看身边人都作双手合十礼,神态虔诚恭敬,陈谦觉得自己是个异类,待上一会就浑身不自在,于是悄悄地退出院子。

    等到讲经结束民众散去,陈谦就进到寺中找小虚竹,却被看门的小僧拦在门外。

    陈谦解释说:“我是虚竹的旧友,有要事相商,劳烦法师通传。”

    “本寺没有虚字辈僧众,施主找错地方了吧?”

    “我没错,他是空禅大师的弟子,就是刚才讲经时坐在空禅身后的小和尚。”

    “原来是虚竹师叔,请问施主姓名我好转告师叔。”小僧恭敬地施礼。

    “在下陈谦,通河谷人士。”

    “请施主稍等,小僧这就去请师叔过来。”

    陈谦等了一会,小虚竹就一路小跑地冲出来,脸上笑开了花,看他这么欢腾陈谦也忍不住笑起来。

    等走近一些小虚竹才放慢步子,陈谦笑着说:“你笑得这么开心,可是遇到喜事?”

    “施主有趣,小僧看到有趣的人自然开心。”

    “我生得英俊潇洒,不该是见者发笑的类型啊?”陈谦挺直身子一甩长发,臭美的样子又把小虚竹逗乐。

    “施主心中有趣事,还得多讲一些给小僧听,至于岛国动作片,欧美真人秀之类的故事还是别说为妙。”

    小虚竹刚说完自己先不好意思,脸红得跟番茄一样。陈谦尴尬地笑了笑,没想到观心之法如此神奇,竟然将心中两大隐藏文件夹看个彻底,以后真不能跟和尚做朋友,没秘密啊!不过如果能学会此法以后肯定会大有用处。

    “观心之法当真神奇,小虚竹你说我有没有机会学习一下?”

    小虚竹歪着脑袋想了会,摇头道:“施主心思庞杂,深陷世俗之中,想静心再观心绝无可能,不过道家心法修炼至高深处也有类似的神通,施主可以朝这个方向努力试试。”

    “既然难我就不强求了,这次来还真有件找你帮忙。”

    “施主请说。”

    “我碰上一面怪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