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三十一章 测试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陈谦回到伏击马脸的地方,果然看到国字脸和骚猴在原地休息,两人看陈谦像是看到鬼一样,吓得拔腿就跑,跑没几步就被陈谦逮住,挑断手筋卸掉兵器。两人被废掉双手,破口大骂。

    骚猴大喊:“要杀便杀,废人双手这种下作的手法算什么英雄好汉!”

    陈谦冷笑道:“你们杀人劫财的时候怎么没想着江湖道义?现在落我手里全凭我处置,不过我是个好人,废你们双手就算恩怨两清,等会替我做个试验就放你们走。”

    两人自然不相信陈谦的话,挨了一顿胖揍后才安分一些。

    搜刮两人身上的金疮药、粮食银两,陈谦换药吃饭好好休整一番,然后就用树藤做成绳子套住两人往北边走,根据在树上刻的标记陈谦回到迷雾边缘。

    陈谦先把国字脸绑在树上面朝北方,然后拿刀顶着骚猴后背。

    “想活命就照我说的做,我说走你就迈一步,我没出声你就不能动,要是听话我会放你走,要是步子乱了我就直接捅穿你,听明白了吗?”

    骚猴感到后背被刀尖刺破皮,连忙点头答应。

    陈谦开始喊“走”,骚猴跟着迈步,两人一喊一动走了八步,到第九步时骚猴没停下来,而是直接继续往前走。

    到边境了,陈谦伸出手能感觉到手臂上一阵刺痛,缩回来后刺痛又消失掉。陈谦长吸一口气冲进迷雾中跟着骚猴,观察他的变化。骚猴又走出十步身体开始消融,整个人化成青烟融入在迷雾中,看到骚猴消失陈谦立刻往回冲,逃出迷雾外大口喘气,回头再看已经找不到骚猴的踪影。

    接下来才是正题,陈谦走到国字脸身旁边松绑边说:“我说话算话,你那兄弟我已经放了。你看到他走掉了吧?”

    “他不过走出三十步,你现在去追照样能杀他。”

    “说得也是,那我们玩另一个游戏,你帮他数步子,先数到一百,数错了我就杀你。”

    陈谦拿到架在国字脸脖子上,由不得他不答应,他望向北方开始报数,‘一二三四,’不过陈谦眼里却只有森林根本没有人影。

    这就是迷雾的幻术,明明骚猴已经被打散掉,站在迷雾外的国字脸还能看见骚猴,当初陈谦跟老五老六看着那四人在草原上走了很久,最后消失在地平线上。实际上刘家四兄弟进入迷雾十步后就变成迷雾的一部分了。上一次陈谦中了幻术大概是因为没有目睹刘家兄弟的消亡。

    “六十八,六十九,他被树林挡住,我看不到他了!”

    “放心,没数到一百我也不会杀你的,接下来该放你走了。”

    陈谦取出一部分干粮单独打包一个包袱让国字脸背着,拉着国字脸走到迷雾边缘。陈谦先伸手试探感觉到刺痛后,再让国字脸站在同样的位置,扶着他的手伸向迷雾,指尖刚伸进迷雾里国字脸就瘫软下来,陈谦赶紧抱着他往后跳。

    “你怎么了?别给我装晕啊。”

    陈谦狂扇他两耳光国字脸也没睁眼。再一试鼻息和脉搏,这家伙竟然已经死了。

    普通人碰一下魂就没了,难道说只有轮回过的人才能忍受迷雾?不能这么武断,也许修为高深的人也能硬抗迷雾。

    暂时放下心头的疑虑,还有最后一项需要确认。陈谦扛起国字脸的尸体走到迷雾边缘,让他保持站立的姿态进入迷雾。一进去国字脸竟然又动起来,吓陈谦一大跳。看国字脸走出五步,陈谦一口气追上去拉住他背上的包袱,但国字脸只是身形一顿,包袱就自行解开,跟刘老二腰上的绳子一样坏得蹊跷。

    陈谦抱住国字脸的腰想把他从迷雾里拉出来,可身子反倒被国字脸拖着往前走。陈谦一使劲将他抱离地面,国字脸直接在他怀里消散掉。

    人彻底没了,陈谦也感觉到头痛欲裂再难坚持,赶紧从迷雾中退出来。看着手中的包袱,陈谦发现在这十步的距离里身上的东西是可以带出来的,可是普通人一旦进去就肯定会死在里面。即使是轮回过的人不能在迷雾中待太久,不然等到精神被疼痛击溃,自己也得没命。

    十步也许是极限,为了印证这一点陈谦砍掉一棵二十米高的树,除掉枝丫做成圆木,将它推进迷雾中,推进十米的距离后陈谦感觉手上重量变轻,赶忙将圆木拖回来,圆木果然只剩下十米长,捅进迷雾的那一端像是被切割过断面异常平整,用刀砍不出这种效果。

    大致了解迷雾的威力,剩下的就是迷雾到底有多大的范围。

    陈谦继续向西走,每走三十里路就往北边探寻,每次都能摸到迷雾,走了五天穿出密林重回到官道,在道路北侧也发现迷雾。看来这迷雾就是除了金光之外的异物,存在于景国之外至少延绵数百里。

    站在官道上,陈谦心中疑虑重重,这条路往北走能到达草原部落克鲁伊,那里的羊肉特别鲜美,长年作为贡品进献到京都,一年至少得进贡三次。那些运送绵羊的部族人是怎么穿越迷雾的?还有乌鲁番的马贩子又是怎么把马匹运进景国?

    实在想不明白,陈谦用刀刻出在官道上刻出迷雾的边界,随后顺着官道往南走,想先回到景国再做打算。

    走了约莫时辰陈谦看见有两人在路边吃饭休息,他们都穿着圆领长袍,腰间系着兽皮带,胸前挂着小刀吊坠,身旁还放着镔铁弯刀。看他们马匹上的成捆毛皮,陈谦猜想应该是草原上的游商,大概是要去景国做生意的。

    ‘难道他们是从克鲁伊过来的?那得问问他们是怎么穿越迷雾的。’

    陈谦走过去打招呼,那两个汉子警惕地拿起刀。陈谦看了下自己浑身上下的伤口,也难怪对方警惕,只好装成顾客跟他们买了一张狼皮。

    买卖一成草原汉子的戒心就少了些,三人坐在树下乘凉吃饭,一句两句地闲聊起来,气氛才慢慢缓和。

    这两人确实是从克鲁伊过来的,一年得往返三趟拿兽皮和羊毛换油米和铁器。这是他们第二趟来景国,半个时辰前他们刚踩过陈谦划的迷雾边界,据他们所说从草原到这里,一路上风景变幻,翻过山丘,走过石林,至于陈谦说路上有妖人摆迷魂阵害人,两人表示完全没遇到过,还邀请陈谦去克鲁伊做客。

    陈谦心中苦笑,要能去我也想去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