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三十章 追灭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陈谦骑着马往西边走,狂奔三十里路才离开平原进入密林。虽然没有敌人追来的迹象,陈谦还是小心赶路,简单包扎下伤口后牵着马穿过密林,一直到晚上陈谦才敢休息。

    吃着最后一块大饼,陈谦拿着火折子照亮地图,现在身处祁连山脉中,往南走都是密林,大约得走十天才能回到大道上,而继续往西走五天能踏上官道回到景国里。

    为了保险起见,陈谦继续向西赶路,争取彻底甩开铜豹门。可没想到第二天的下午铜豹门就出现在身后,一发现陈谦的身影,四个人立马围杀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走了这么远,进密林时也用树枝清理足迹,这些人怎么还能追上来?

    陈谦弃了马匹跑路,后面四人同样下马追杀。马脸连发金钱镖,却都打在树干上,在这密林里障碍太多,暗器发挥不出威力。马脸只好收起暗器,拔剑追上去。

    一行人在密林追逐一个时辰,陈谦甩开他们三次,刚喘口气那四人又粘上来,真是甩不掉的狗尾巴。

    逃亡太久,陈谦呼吸开始变乱,毕竟是半路出道的武者,这一世练武到今天还不满一年,无论多努力陈谦的体力也比不上习武十数年的剑客,好在铜豹门是个小门派,所练的武功远不如陈谦的六合刀法精妙,唯一的机会就是靠这片密林偷袭负责追踪的人,不然自己早晚得因为体力不继交代在这。

    陈谦打定主意后直线狂奔,铜豹门人连忙追上,不过那胖子脚步较慢又被甩在后头。等把胖子甩远了,陈谦再次提速变向,几个呼吸后就从铜豹门人的视野里消失。

    陈谦运起轻功攀到一颗参天大树上,透过树叶间隙观察底下的敌人,那三人分头搜索一阵没发现陈谦随后又聚到一起,两个剑客一左一右护住马脸,而马脸又拿出罗盘默念经文打入灵力辨识方位。罗盘的指针转动几圈后又指向陈谦的方向。

    原来是追踪法术,看来在荒村中暗器时就被标记住了。搞清楚对方的手段,陈谦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做,能杀掉马脸固然最好,如果做不到也得毁掉那罗盘。

    陈谦朝指针方向扔出石块击中二十米外的小树,听到声响的铜豹门人立刻追上去,等他们经过古木露出后背时,陈谦一跃而下一刀劈在马脸后背上,马脸吃痛大喊就势往前滚了两圈躲到同伴身后。

    这一刀竟然没劈死他?陈谦仔细一看才发现马脸还穿着软甲。一击不成,陈谦只能硬着头皮对上两名剑客,这两人一个国字脸主攻上路,一个骚猴专盯下盘,配合默契连对十数招不落下风。看那马脸缓过劲来掏出金钱镖,陈谦知道不能再拖下去,拼着受伤的风险冲向国字脸。

    国字脸一剑刺向陈谦咽喉,陈谦用护腕挡开剑锋,单刀横劈逼开骚猴,一个头槌狠狠敲在国字脸的肋骨上。随后侧身一滚躲开马脸的三发金钱镖,双脚一蹬身子贴着草地冲出去,单刀直取骚猴的双脚,骚猴跳起长剑直刺陈谦背心,陈谦单掌击地借力,躲在剑锋的同时手腕一翻,挑断骚猴左脚脚筋。

    重创两人后还没落地,又是两发金钱镖飞来,陈谦躲闪不及被打中左腿,一咬牙将两块铜钱拔出来。陈谦捂着伤口持刀戒备,现在林子能动的只剩下马脸,他虽然有软甲护身,但那凌空一刀光是力道就能劈死人,看马脸弓起后背显然伤的不轻,金钱镖也失了准头,不然陈谦受伤的就不是大腿而是脑袋了。

    虽然自己也受伤了,但现在是了结他们三个的绝好机会。陈谦下定决心提刀上前,马脸脸色铁青一边摆出架势一边往后退。这时树林突然传出喊声。

    “大哥,我来帮你了!”

    陈谦回头一看,那胖子正朝这里狂奔,身上已经覆盖一层岩石,将沿途的小树灌木统统撞飞,完全是一头发疯的野猪。

    “蛮熊来得正好!这小子已经被我伤了一条腿,我们两个一起上把他宰了!”

    情形不妙,原本还可以凭速度和这胖子周旋,现在陈谦气喘如牛又伤了一条腿,打这肉盾根本没有胜算。陈谦调头往密林深处钻,可胖子和马脸紧追不舍。这马脸贴上来缠斗拖住陈谦脚步,一旦陈谦想反击他就遁走。胖子双拳已经被岩石包裹,一拳能在树干上打出个窟窿,砸在地上能溅起一片尘土。这拳头的威力直逼铁锤,陈谦只能不停闪躲,全力施展七星步,每七步后能跨出一丈远,但没有灵气的七星步威力不足,没办法拉开距离。

    追追逃逃好一会,陈谦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只知道往前冲好躲开身后两个恶鬼。他跑了太久肺都快爆炸,身上也被马脸偷袭留下不少伤口,眼前的事物也有些重影,再这样下去不用一刻钟他就得被乱刀分尸。

    陈谦再使出七星步避开胖子的铁拳,突然间自己像是撞进水塘中,黏腻的感觉包裹全身,随着而来的是刺痛每一寸肌肤的疼痛。

    又是那迷魂阵?有救了!陈谦强忍着疼痛不喊出声,怕吓跑后面的胖子和马脸,他咬紧牙关又往前狂冲。胖子和马脸看陈谦突然提速,立刻全力冲上来,不一会两人就神情呆滞,跟刘家四兄弟一样垂着手往前走。

    后面安静了,陈谦转头一看却发现周围起雾了,很淡的雾气包裹马脸和胖子,他们两人迈出一步皮肤变薄变红,整个人血肉裸露在外,又踏出一步血液和肌肉升腾消散,变成两具白骨,最后一步骨头由白变黑化作粉尘,完全融进到雾里。

    看见两人彻底消失,陈谦完全惊呆了,此时的恐惧远胜过周身的疼痛,他拼命地往回跑,一瘸一拐地跳回去。等到全身疼痛消失,陈谦又继续跑了快一里地才停下。

    休息大半天陈谦才缓过劲,一边包扎伤口一边回想刚才诡异的一幕。马脸和胖子死得透底,刘家四兄弟怕也是同样的结局,跑了这么远还能碰上这迷魂阵,真是倒霉透顶。

    “万一不是我运气不好呢?”

    这想法一冒出来,陈谦觉得心里发凉,现在自己在西边,离刘家兄弟遇难的地方怕是有上百里了,如果这不是人为阵法,那边境上恐怕都是这种迷雾。

    避不开这迷雾,也许这一世陈谦都到不了乌鲁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