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二十九章 贼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你们都退下,前面有古怪,他们三个都中邪了!”

    刘老二拦住想去救人的老五,老六,可老五还想去救人,大喊:“人就在那,怎么眼睁睁地看他们被勾走!”

    刘老二一拳打翻老五,骂道:“光知道冲有什么用,救人前先动动脑子!老六,去把那捆长绳拿来。”

    取来长绳,刘老二将绳子一头绑在车轮上,另一头绑在腰上吩咐说“他们走的慢,也就三十步距离,等会我过去用鞭子先把老四套回来,如果我也中邪不回话,你们就拉绳子把我拖出来。”

    刘老二提着鞭子进入,左手高举过头顶表示自己是清醒的,慢慢走近老四三人,离他们还有十五六米时刘老二的手松了下来。

    “二哥有危险,快拉!”

    老五老六立刻拉紧绳子,陈谦也上来帮忙,可没拉两下就感觉手上一松,那绳子竟然断开,三人跌倒在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刘老二跟着其他三人往草原深处走。

    “这地方有古怪我们对付不了,快回去找人帮忙!”

    陈谦拼尽力把两个人拉住,劝了半天他们才冷静一点。商议后老五骑马先回去搬救兵,老六做好记号后跟着陈谦把马车赶回去,走了半天路两人找到之前路过的荒村住下,等老五找人过来。

    一路上老六哭个不停,到了荒村也止不住泪水,哭喊四个兄弟的名字,陈谦听着难受只好躲得远远的。

    今天这撞鬼来的蹊跷,雇佣刘家兄弟前陈谦就仔细调查过,长风镖局每一年出三趟镖去乌鲁番,一趟大半年分两拨人轮换,上个月刚有一批人从乌鲁番回来,走的也是这趟线,怎么就只有自己撞邪呢?

    对于迷魂阵之类的邪法陈谦一点办法都没有,要不是心疼那一半家产陈谦都想换条路去乌鲁番。

    如果老五没找到帮手,我就换条路过去,钱不够只能再去劫点。陈谦打定主意在荒村多住几天,不过想到那和轮回转生时同样刺骨的疼,那阵法应该算相当厉害的吧,老六能找的帮手估计也不顶用。

    在荒村才待了一天就把老五等回来,他领了八个身穿劲装背负长剑的男子回来,看他们衣着相同,胸前都纹着一个豹字,应该是同一个门派的人。

    老五回来得太快,这些人大概是半路遇上的,也太巧了。陈谦心存警惕,手按在刀柄上。

    老五骑在马上喊:“少侠,老六,我找来帮手了,这八位是铜豹门的弟子,他们会使道法,肯定能帮我们破开那妖邪。”

    老五兴奋地说着,那八人却四处乱看,观察荒村的情况,领头马脸大汉盯着陈谦身后的两辆马车,嘴角轻轻上扬。

    不妙,他们是来劫财的!肯定是听说护卫死伤惨重,那两马车货物又值几两黄金才假装出手相助。

    “老五你过来下,我们找到老四的踪迹了!”陈谦抢先开口,顾不上老六诧异的眼神,先把老五喊回来再说。

    “真的吗?他在哪里?”

    老五刚要下马就被人从背后一剑捅穿,马脸大汉狞笑着收回长剑,擦掉剑身的血。

    “五哥!你为什么要杀我兄弟?!”

    老六拔刀指着马脸大喊,对方只是轻蔑一笑,开口道:“最近手头紧,正好碰上你们这群肥羊,只能说你们运气背。”

    “既然是求财,这些东西你们拿走便是,还请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陈谦拉住老六,免得他平白送命。

    “要怪就怪你这兄弟嘴快,听到铜豹门的名号我怎么还能放你们走?这种事是私活,上不了台面的。给我杀!”

    铜豹门三人一组分别攻向陈谦和老四,而那马脸大汉和另一个虎背熊腰的胖子还在马背上看戏。

    陈谦招架几招,很快就发现这些人功夫不强,比老四的水准还差着,不过三人使的某种剑阵,攻防一体也让陈谦难以得手。虽然可以压制他们,但是担心马脸和胖子出手,局面就变得更不利。于是陈谦先假装不敌往村子另一头跑,铜豹门三人立刻追上。

    等脱离马脸视线后,陈谦立刻躲进一间草房,铜豹门两人跟着冲进屋,另一人绕后想守住窗户。

    两个人刚进屋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正要去窗户那看看情况时,陈谦从房梁上跳下,一刀劈在剑客的脖子上,另一个剑客回身突刺,陈谦钢刀点地,身子挪开一尺避开剑锋,凌空一脚又踢碎那剑客的咽喉。

    刚一落地陈谦就将抓起敌人的长剑全力掷出,长剑捅穿窗户左侧的土墙,将最后一人钉死在外面。

    灭掉这三人后,陈谦听到老六的咒骂声,看来他还在坚持。虽然自己偷袭三人得手,但凭老六的功夫难以伤敌,最后恐怕会变成陈谦以一敌五的局面,对方中还有会道法的人,胜算实在太小,只能乘老六牵制他们的时机去抢一匹马逃命。

    陈谦捡上几块石头当暗器,靠着墙边跑回村口,刚走十来步就看见那胖子冲过来。村道狭窄,那胖子一人就将路堵死。要是在这里掉头闪躲,耽误的时间里老六就被人解决了,到时五人一同围剿过来,自己肯定凶多吉少。

    一定要尽快突围,陈谦运起七星步,以寸步蓄势,在两人相冲之前借跳起,那大胖拔剑劈斩,陈谦蹬墙变向躲开剑锋,反手一刀砍向胖子的后脑勺,可手中的刀像是砍到石块一般,一刀未得手陈谦也不跟胖子缠斗,乘势落地冲向村口。奔跑中他回头一瞥,胖子圆滚的脑袋被一层石屑覆盖,看着像个蜥蜴人。

    原来是土相护身道法,赶紧逃跑是对的,光这一个肉盾都能把我的兵器耗没。

    陈谦冲到村口时老六已经浑身是血,被三个铜豹门的剑客围在中间戏耍。乘他们还没反应过来,陈谦跳上屋顶对着马群来扔出石块,八匹马被砸痛都受惊了四散跑开。陈谦立刻瞄准一匹马跳上去,跳在空中时觉得身后一阵寒气,陈谦立刻抬肘护住脑袋,果然一枚暗器打在手臂上。顾不上受伤,陈谦骑着马往西边跑,那有一片密林可以藏身。

    出手打伤陈谦的马脸大汉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直接出手结果老六。此时胖子也来到村口,喊道:“大哥,那人杀了三个弟兄,我没能抓住他。”

    马脸阴狠地说:“确实是个硬点子,光是那轻功我就留不住他,不过他中了金钱镖,无论跑到哪我都找到他。”

    马脸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罗盘,打入灵力后指针开始转动,最终指向西边。

    “顺子留下看马车,其他人都跟我走,我的金钱镖只能咬住他三天,务必在三天内找到他给兄弟们报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