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二十七章 赔钱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天一亮陈谦进县城采买马匹、衣服后就继续北上,一连五天不间断地赶路,终于来到三德所说的莲安县,这里靠近已经草原,街上穿着皮袄戴着头巾的毛皮商人明显增多。陈谦牵着马在县城里转悠,在当地人的指引下找到平安客栈,一栋老旧的三层小楼,也是三德所提到的坐标之一。

    找对地方,剩下的就是找到引路人。陈谦到大街上找那乞丐,看到的全是些端着破碗乞讨的,没有找到手持绿竹杖的人。两天里陈谦把这小县城踩了个遍,跟全县的乞丐都混得脸熟了还是找不到人。

    肯定有问题,难道是躲起来?陈谦立刻转变方向,早上买上一大包酒肉出门,在路上遇上落单的乞丐就直接给钱问话,遇上三五成群的就请他们喝酒吃肉,忙活一天终于在城西口的三个乞丐嘴里套出话。

    原来那个绿竹杖是侠士保管的,侠士找过他们两次,第一次引路是在三个月前,第二次是在半个月前,不过三天前竹杖就已经被侠士收回去了。

    三天前收走,难道是察觉到三德没来,侠士不准备现身?陈谦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还是希望能找到侠士。

    跟着乞丐来到侠士曾经藏身的住所,竟然离和平客栈只隔两条街。看着眼前废弃的院子,陈谦觉得自己从进莲安县的那一刻起就被监视住,也许现在侠士还在某处暗中观察他。

    “我是三德的朋友,没有恶意的,请先生出来相见!”

    陈谦站在院子中间一遍一遍地喊,自言自语的模样把带路的小乞丐都吓跑。

    侠士始终没有现身,陈谦心想可能我的举动惹怒了他?或者他已经离开莲安县前往别处。

    无论如何陈谦不想放弃这条线索,当晚就搬出客栈住进院子。隔天陈谦冒充侠士的远房亲戚套房主的话,原来侠士交足院子半年的租金,还得两个月租期才到。

    只能守在这了,两个月内还等不到人那就只好去京都碰运气。打定主意后陈谦又做起写书的营生,白天摆摊赚点饭钱,晚上勤练武功,又过半个月仍然没见到侠士的踪影,他留在院子中间的书信也一直在,陈谦渐渐担心侠士是不是真的走了。

    “老板,两个叉烧!顺便把欠的饭钱结了。”

    “好勒,陈秀才今天有开张吧?”

    “运气不错连接三单,够吃小半个月。”

    几天下来街上的商贩都识得陈谦,他们很好奇一个秀才怎么落魄到摆摊写书信的境地,介绍去做会计师爷,秀才还不乐意,当真是怪人一个。

    陈谦懒得理会,吃着烧卖看着过往的人,全都是些变得眼熟的街坊,大概今天也不会有收获。

    收拾东西回家,拐个弯竟然看见熟人,陈谦远远看见空禅和小虚竹在化缘,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天,他们师徒也走到莲安县,当即上去打招呼。

    “竟能在此地遇见施主,真是缘分啊。”空禅合掌施礼,小虚竹也一同做。

    “自通河谷一别,我时常想起两位,现在天色已晚,两位不如去我的住处休息,我们三人再畅谈一番。”

    “那就打扰施主了。”

    陈谦领着空禅和虚竹回院子,招呼他们随便坐,自己到后厨拿着面食再炒个青菜,饭菜端出来后却看见两人蹲在院子中间说话。这和尚真是奇怪,有椅子不坐非要蹲着。

    “两位大师进来用餐。”

    “施主请到中庭来,贫僧有一事不明,正想向施主讨教。”空禅一脸严肃道。

    “啥事不能吃完饭说?”陈谦边走过去边擦擦手。

    “施主,这院子是你买的?”

    “当然不是,我哪来这么多钱。这地方是一位同乡长辈的,我来着投靠他,结果不巧他出了远门,我就暂时住着帮他看家。”

    “你这亲戚是不是内劲高手?”

    “他的事我都是听父母说的,不是太清楚,也许会点功夫。两位大师看出什么问题?”陈谦挠头装傻,搬出长辈想糊弄过去。

    “这里有魔宗的人来过,”小虚竹抓起石板缝间的杂草放在手心“施主你看这草颜色黑如木碳,触感仍有丝顺,说明这不是明火灼烧而成的。院子杂草只有中间这一丈半方圆的范围有这种黑色,应该是有人在这里施展魔功,强夺周遭灵气,草木才会呈现出这类死状。”

    强夺灵气,难道是三德学的引气入体?三个月前乞丐曾引人来这院子,相必这些痕迹是那人练功留下的。

    不过现在人去楼空,只剩下陈谦守在这,万一被误会成魔宗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混,看师徒二人严肃的表情陈谦觉得这魔宗名声怕是很有问题。连忙解释道:“我就一四处谋生的浪人真不知道魔宗,早知道就住客栈了,为省钱惹一身骚真不值。”

    “我们没有怀疑施主,你我二人曾互观心相,施主的清白小僧再清楚不过。”小虚竹连忙解释。

    空禅担忧地说:“魔宗现世事关重大,必须尽快通知正道人士防范于未然,我们师徒二人现在就去磐若寺通知住持,请施主早日离开此地,免遭横祸。”

    “空禅大师,这魔宗到底是做了什么事让人如此忌惮?”

    “施主不是武林中人,还是不知道为好。虚竹,我们走。”

    两人匆匆离去,剩陈谦呆立在院子里,脑子里乱成浆糊。奇门是魔宗,天下正道之敌,那不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角色吗?这院子不能再住,没等到侠士先等来一群卫道者,万一把我当成魔宗门徒,倚天剑屠龙刀不要钱地往我身上扔那还得了?

    陈谦连夜收拾行囊,隔天城门一开就骑马离去。离开莲安县陈谦彻底没了主意,一想到那院子会被正道人士霸占调查,侠士只会躲藏得更深,闹出这一出陈谦觉得更没希望找到侠士。

    陈谦牵着马走在山道上,脑子乱糟糟地定不下主意。难道只能回去投靠三德,当个山贼过日子?

    正当陈谦纠结时,树林里跳出两个人一前一后拦住他,陈谦立刻拔刀戒备,心里却很吃惊。这两人出现得悄无声息,武功修为都在他之上,这一带的山贼水准这么高?

    “在下不慎误闯宝地,这些银两权当酒钱,还请两位行个方便。”

    陈谦将包袱扔到眼前的年轻人脚下,那人伸指一挑地上就冒出一截土柱将包袱顶飞到手中,竟然是土相道法。看他年纪也就二十出头竟然有这种修为,陈谦自知不是对手,放弃等他弯腰捡包袱时突围的想法。陈谦戒备着往后退,刚挪两步身后地面炸起,回头一看那个笑得很猥琐的眯眯眼正指着爆炸的地方,指尖有气旋余威,竟然又是一个会道法的武者,看来今天得栽在这了。

    憨厚的年轻人把包袱扔回来,冷冷地开口:“你包袱里只有五两碎银,买间茅房都不够,怎么赔我的院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