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二十六章 观心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合掌一刹那景色全变,眨眼之间陈谦发现自己正在佛前请愿,面前一尊高大的弥勒佛,圆滚滚的肚子上没了金漆露出铜身,笑起的嘴角挂上青苔,周围的墙壁屋檐也满是岁月的痕迹。

    身后传来木鱼声,陈谦起身寻着声响走出大殿来到前院,看到空禅正坐在柳树下念经,一下一下缓慢而庄重地敲着。

    空禅大师?陈谦连喊几声空禅都没回应,仍然闭眼敲木鱼,陈谦走过去轻轻碰他的肩膀,自己的手掌竟然穿了过去。这是什么幻术?陈谦又去探索庭院的其他地方,摸着墙壁,折下柳条,还撬起一块地砖,却唯独碰不了空禅和他的木鱼,好生奇怪。

    这地方就只有前院和佛堂,找了五六遍都没发现小虚竹的影子。大门锁着,墙翻不出去,虽然被困在这陈谦也不着急,在空禅身边躺下吹吹凉风很是惬意,这里安静祥和,待得越久越觉得内心平静,听着木鱼声陈谦踏踏实实地睡一觉。这大概就是空禅说的好处?

    可木鱼声突然停下了,陈谦睁开眼就看见原本坐得笔直的空禅倒在地上,原本翠绿的柳树掉光叶子,整个庭院被昏黄的光笼罩着。

    有经文从空中来,陈谦抬起头看见小虚竹正盘腿坐在半空中手盘念珠,满脸泪痕,眼神中全是不舍,而他身后更高更远的天空上是满天神佛。十五如来,五十菩萨,三千罗汉,他们站在云上看着虚竹,虚竹在凡尘告别恩师。

    小虚竹越升越高,最终踏上西方极乐界。在小虚竹登上云端那一刻世界又变了,陈谦只觉得身子一晃,他又来到一个洞穴中,看见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对着冰雕倾吐相思情,一口一个神仙姐姐,陈谦听得直起鸡皮疙瘩。

    天龙八部的段誉?刚才是小虚竹的心相,现在轮到自己吗?陈谦看着段誉给神仙姐姐磕头心里烦躁得不行,当初他是超喜欢这段情节的,可电视上磕头的部分是被剪掉的,磕一千个头的时间可不好熬,磕了大半天段誉终于把秘籍磕出来。

    段誉刚把秘籍抽出来风景又是一变,转到武林大会上段誉大战慕容复,然后是三兄弟结拜,一会又是大虚竹苦战梦姑,全是陈谦喜欢的场景。

    小虚竹想看的就是这些?陈谦搞不清楚,也没法操控场景的变化,只能被动地当个透明人穿梭在不同的世界里。

    看到杨过被全真派逼近古墓,看到独臂大侠乘着雕兄救出小龙女。

    看到唐僧责怪孙悟空杀害白骨精,看到师徒四人乘着云彩回到大唐。

    看到小太平灯会遇见薛绍,看到武则天临终时和太平和解。

    看到钢铁侠抱着导弹冲上天空,看到超人扛着飞机安全着陆。

    ………….

    看到金銮殿上荒淫的自己,看到归云楼上无处可逃的自己。

    看到自己潜行在大堡礁中,看到自己拜在布达拉宫前。

    看到庆功宴上的同事举杯同欢,看到多年好友喜获姻缘。

    前世今生交错更替,场景切换快得只剩虚影,可每一幕在陈谦眼中都真真切切,这些都是他经历,想象的,渴求的,充斥在他的周围像流沙般将他淹没,陈谦觉得脑袋热得快要烧掉。

    突然场景停下,陈谦发现自己变成十八岁的样子回到现代的家里,那套六十平方的小房子,地砖还是70年代爷爷辈用的红砖,参着海沙的墙在八月天里永远湿漉漉的,头顶那大号三叶风扇呼呼地转,陈谦老是担心它掉下来,看它还能晃赶紧躲开,突然后脑勺挨了一下打。

    “在屋里乱跑啥,赶紧去洗手准备吃饭。”

    母亲把菜放在餐桌后又到厨房忙活,完全没注意到陈谦呆在原地。

    陈谦抓起桌上的一块菠萝炒肉放在嘴里,香软还带着一点酸味,是母亲的拿手菜。嚼着嚼着陈谦就流泪了。

    “傻小子知道你妈做的菜好吃了吧?非要去省外读大学,以后吃不到别在外面哭,丢人!”父亲叼着烟从阳台进屋笑骂着说。

    原来是去学校报到前的一天,吃完这顿饭陈谦坐火车去上海,离开这座生活十八年的海边小城。当时的他非常兴奋,向往着魔都的新生活,对懵懂少年而言那是全新的世界。可现在陈谦见识了太多新世界,最想要的那一个却怎么也得不到。

    现代的家又坍塌掉,陈谦睁开眼看见小虚竹,自己还保持着跟小虚竹对掌的姿势。他立刻跳开环顾四周,自己还在那片树林里,回到家中原来只是一时的幻影。

    “你到底做了什么!?”陈谦咆哮着问。

    “没想到施主竟是方外之人,”小虚竹有些气喘,虚弱地说“施主心中自有万千世界,或虚或实,变化莫测,真是让小僧大开眼界。”

    “你怎么会看得到我的前生?”

    “小僧无法窥探人心,是施主你引领小僧遍历内心世界,那些是你的遗憾,你的渴望,你最想要的东西。施主若是潜心修行,恪守本心,将来天神定会圆你心愿。”刚说完小虚竹撑不下去,倒在空禅身上昏睡过去。

    “他怎么了?”陈谦迟疑地问。

    空禅试了试小虚竹的鼻息,又为他把脉,良久后长吁一口气,为小虚竹盖上衣物。

    “施主不用担心,我徒儿只是消耗太多心力,休息一晚便可恢复。”

    “是因为这观心法门吗?如果我不捉弄他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施主无需自责,怪只怪我这小徒儿心性不稳,太过争强好胜。”

    “空禅大师,在下佩服你们师徒二人的佛家修为,可以你们的资质修炼佛门功法不是难事,怎么会被一帮山贼抓住?”

    陈谦想起前世于禁曾说过佛门功法最讲究心法强弱,空禅虚竹两人的佛家修为比起那使大慈悲手的和尚高出太多,怎么拳脚功夫却差得掉底。

    “我们南山一派的苦行僧本就不善拳脚,更何况那些山贼本就没有杀心,我们又何苦与他相斗。”

    “原来是大师慈悲,那我得替兄弟谢谢您”。

    “只愿三德施主少做些恶事,多积些功德。”

    之后两人都不再说话,空禅静坐着守着虚竹,陈谦躺着盯着星空发呆,直到天蒙蒙亮县城大门打开,陈谦起身收拾行囊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