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二十五章 和尚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陈谦带着两个和尚离开通河谷,在山林中穿行两个时辰才遇到第一个县城,这时太阳已经落山县城大门紧锁,陈谦只好在林中点起篝火过夜。

    陈谦给两个和尚松绑,招呼他们烤火取暖,老和尚很淡然地坐过来,小和尚还很害怕,躲在老和尚身后用小眼睛盯着陈谦。

    “我那朋友鲁莽,让两位受累。请教大师法号?”陈谦抱拳说。

    “老衲空禅,这是我小徒儿虚竹。”空蝉一边还礼一边拉一下虚竹的衣裳,但小和尚还躲在后头。

    “虚竹?这不是睡梦姑的二哥吗?”

    遇到同名之人陈谦玩心大发,想看看这小虚竹会不会也是个丑和尚。陈谦一起身,小虚竹就惊到了,躲在空禅身后瑟瑟发抖。空禅连忙护住小徒弟

    “大师别紧张,我也认识一个虚竹,想看看同名人的长相有没有相似之处。”

    “施主说笑了,佛门中同辈弟子众多,如果有法号重复也不稀奇。”

    陈谦笑着说:“我认识的虚竹已经破戒还俗,看这小和尚双眼灵动,像极了那位故人。以后一定也是个花和尚。”

    “胡说八道!”小虚竹急了,探出脑袋大喊“我自幼礼佛,一心向善,怎么可能当破戒僧!”

    小虚竹约莫十二三岁的年纪,生得白净可爱,只要以后没长残肯定就是玉僧之流。看他着急的模样,陈谦更想逗弄他。

    陈谦特意打量小虚竹几眼,赞叹道:“我熟知的虚竹浓眉大眼,鼻孔朝天,是个一心向佛的丑和尚,连他都破了色戒蓄发还俗,你这张脸怕是更容易招桃花。”

    “心中有佛自会持戒,受不得红尘诱惑断然是修行之心不坚定,跟皮相有何关联?”小虚竹愤愤地说。

    “你不认识我的故人,怎么能断言他佛心不定?若是你经历那些变故,怕是更早落入红尘。”

    “什么经历能让人背弃佛主,我才不信。”

    就等你这句话,陈谦心里暗笑却一脸忧伤地说:“那我就跟说说虚竹经历了什么,一切得从虚竹跟师傅下山发名帖说起。”

    虚竹那年二十四岁,只是少林寺的普通僧人,自律持戒到迂腐之境,不沾荤油炒的菜,不练杀人夺命的武功。那年虚竹跟随师傅下山,不料被星宿派劫持,一番波折后又碰上珍珑棋局,为救困在局中心智失守的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一命,虚竹胡乱落子,无意中破了珍珑棋局,被无崖子前辈抓进洞中,强行化掉虚竹的少林内功,将七十年的道家内力传给他,并传授逍遥派第三代掌门之位。

    小虚竹愤愤不平:“竟然强行收徒,强迫他叛出师门,这老前辈当真可恶!”

    还有更可恶在后头呢,陈谦笑着往下讲。

    后来虚竹无意间救了缥缈峰灵鹫宫宫主天山童姥,为了躲避天山童姥的师妹李秋水的追杀,两人躲进李秋水的大本营西夏皇宫内冰窖中。

    躲避期间天山童姥知道虚竹虽已经无法回少林寺,但还是一心向佛心思纯良,这样的人没法帮她杀掉李秋水,于是开始逼虚竹破荤戒,让他做不成和尚,可不管天山童姥如何软磨硬逼,始终没能让虚竹破戒,最后索性在午夜时分将一名一丝不挂的妙龄女子梦姑送到虚竹怀中,而虚竹最终还是破了色戒。

    小虚竹听到此处直接跳起来说:“天底下竟然有这种恶毒夫人,活该孤老一生!”

    空禅安慰说:“徒儿莫急,施主还没讲完呢。”

    “对,别插话,猛的还在后面呢。”陈谦清清嗓子接着说。

    破了戒后虚竹自知无法回头,哀伤悲痛之际赌气一般吃掉一整鸡,天山童姥终于得手乐得狂笑不住,可虚竹破了色戒,荤戒,不肯再破杀戒。天山童姥再度用计骗虚竹学了生死符和天山折梅手。最后在与李秋水一战中虚竹为阻止两人,碰巧吸走她们的功力,化解这场危机。

    处理完灵鹫宫大小事务后,虚竹前往少林寺领罚,虽大败鸠摩智挽留了少林颜面,但仍被逐出师门,此后改名虚竹子。

    在少林寺武林大会中虚竹降服丁春秋,打斗中衣服被撕破露出后背,看到虚竹背上的戒点四大恶人的叶二娘震惊不已,原来虚竹是她的亲生儿子,而大会中少林寺方丈被指出当年惨案的策划者,方丈也是虚竹的父亲。少林寺方丈犯下色戒杀戒,受戒律棒而死,叶二娘为夫殉情,虚竹抱着二老痛苦,一日之内他寻到失散多年的父母,却也在这一天同时失去他们。

    小虚竹眼角含泪,强忍着念一声:“阿弥陀佛!”

    空禅同样祷告一声,叹息说:“世事无常,莫过如此。”

    “两位不必太难过,虚竹后来在西夏找到梦姑,两人一同回灵鹫宫做神仙眷侣,也算一个好结局。”

    小虚竹还沉浸在悲伤中沉默不语,空禅轻拍他的背说:“还不谢施主给我们讲了一个好故事。”

    小虚竹一愣,随机明白过来,立刻说:“施主真是有心,为了作弄小僧能编出一个世界来,我同师傅云游多年从未听过天山,大理,西夏这些地方,更别说丐帮、逍遥派这些武林门派,定是你信口胡诌来的。”

    “你们没听过没见过就是不存在的?当真是狂妄自大。”

    “是不是真的一试便知!”虚竹伸出一只手掌说“你与我合掌,我便可断真假。”

    看陈谦犹豫不决,空禅笑着说:“施主无需多虑,此法名为观心,可互观心中所向,佛法精深之人才能悟得,施主别看虚竹年岁小,他佛心通透万中无一才能施展此奇术。施主不妨一试,对你也是很有好处的。”

    “有何不敢,我倒想看看佛门心术有多厉害。”

    陈谦一和小虚竹对掌,一瞬间竟觉得身子一轻,周遭景色全变,全然成另一副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