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二十四章 分别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什么?修炼竟然无法增加修为?”陈谦听傻了,这是重生后听到最毁三观的一句话。

    “不全对,虎哥你还坐下听我慢慢说,”三德喝碗酒接着说“修炼难涨功力是相对的,比如我引灵气入体后功力是十分,以我的资质每修炼一年增长的功力不到两分,这样算下来我要全力修炼二十年才能从一丈跳到四丈。”

    “原来是这样,所以那侠士才说要帮你活到下一世,也许两世的时间加起来都不够,还需要侠士再出手相助。”

    三德连连点头道:“对啊,太拖累人了,而且侠士说的艰苦修行那根本就是折磨,每天要练足八个时辰,三个时辰练体,五个时辰养气,剩下的时间吃饭睡觉都不够,这种活法我才不干。”

    陈谦沉默良久,回想前尘往事,还是决定劝一劝三德:“我们相处只有三年的时光,但我真心把你当兄弟,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但那都是自己选择的,而我们活在这种随时会崩塌的世界里是被逼的,你难道就甘心这样被愚弄吗?外面有真实的世界,现在就有一份希望摆在面前你怎么能这样放弃呢?”

    “虎哥,我知道你这人很有想法,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你看我们一起锯过木头,闹过金銮殿,一起练武流的汗,一起聊天喝的酒,呼吸的空气,哪一样不是真真切切。这样的世界怎么会是虚假的?”三德真心实意地问,倒是让陈谦语塞,想了很久才下定决心告诉三德。

    “三德,你听我说,外面的世界不是这样的,它非常广阔能包下上千个景国,那里有比皇宫高百倍的建筑,街边全是精美的房屋,街上全是不愁温饱的人,连天空都是凡人的领地,普通人也可以乘坐飞禽一日之内横跨千里。”

    三德笑着问:“虎哥,哪有不愁温饱的世界,你说的是仙境吧?”

    陈谦连忙解释道:“这全是真的,我第一世就活在那个世界里,现在说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亲眼看到的,在外面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能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们能和亲人朋友一直生活在一起。”

    “虎哥,你别说了,也许你真看到这样一个世界,但我师父不是这样讲的,外面的世界和这里一样,有贫民有贪官,有人练武参军,有人习武求道,没有多大变化。这是奇门中走出去的人传进来的消息,奇门传承几百世,我想这么多人传下来的应该是真的。”

    看来三德完全不能理解现代社会,陈谦只好顺着他的话头说:“既然有人能走出去就更不应该放弃,有侠士的帮助,你辛苦几年还是有机会的。”

    三德干掉一碗酒,起身伸个懒腰说:“虎哥,我从第一世农民开始算,到现在活了足足五十年,还有那些强塞进来的记忆,加起来足足上百年,人生百味全尝遍,到今天我很知足了,比起去过苦行僧的日子,我更喜欢现在这样,吃的不够就抢,看上姑娘就娶,我以前想过这种活法可从来不敢去做,现在我觉得充满了自由,这种感觉非常爽!至于那天火什么时候来我早就不在意了,人睡着了也会醒不来,全当美梦一场便是了。”

    陈谦终于放弃说服三德,回想他以前说的话‘该是咱的跑不了,’‘多活一天赚一天’,他总能觉得满足,总是以随意性格选了任性地生活。这是他自己选的路。

    陈谦敬上一杯酒道:“那我就祝你事事顺心,早生贵子。”

    三德大笑着说:“我也祝你回到外面的世界,干了!”

    两人一饮而尽,将空碗扔进峡谷中。

    “可惜酒没了,光喝一碗不过瘾。”

    “咱们回寨子接着喝,酒水管够。”

    又喝晕一天,隔天陈谦调整心态又开始修炼昆仑诀,他不如三德这样看得开,陈谦强烈想回去,回到自己的家人身边,回到他原来的世界中去。

    陈谦问引灵气入体的方法,可三德完全不会教,只能一遍遍演示冲天火给陈谦看,给陈谦一本烈焰掌秘籍拓本。

    陈谦在山寨中按照三德的冥想养念法门练习十天,始终没能开启神识。没有外力的帮助,陈谦难以迈出引灵气入体的第一步,想了一晚上,陈谦决定离开山寨去找侠士。

    “虎哥,既然你想去找侠士就把这木牌带上,到北边三百里外的丰县找一个手持竹杖的乞丐,在他面前用五枚铜钱摆个十字,如果收下四枚就代表他是接头人,跟着他就能见到侠士。帮我把这木牌还给他,就说三德辜负他的一番好意。”

    陈谦郑重地说:“我一定把话带到。”

    “这一带山路蜿蜒很容易迷路,我带几个兄弟送你下山,你等我安排一下。”说完三德就往村后头去。

    等待的时间里,陈谦在村子里晃荡一圈,跟山民一一道别,收到好多大饼肉干。陈谦打包好干粮在村口等着,不一会三德带着两个弟兄走过来,身后还跟着六个犯人,他们全都戴着黑头罩,被绳索串在一起,一直在呼救求饶。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陈谦好奇地问。

    “十天前抓的一批人像是富商的家眷,我就把人扣下,放了一个回去好要赎金,没想到一直没人来赎只好把他们处理掉,女的留给兄弟当老婆,剩下这几个男的下山路上找地方处理掉。”

    陈谦指着队伍后面两个人说:“前面这四个也就算了,后面那两个僧人你也下手?不如让我绑他们出山,省得你遭晦气。”

    “那就听你的,放了那两个和尚,本来就是捎带绑上来的,根本没人来赎。不过虎哥你对杀人这事真是挺淡定的,上辈子山谷遇伏时我就看出来你下手不软,你告诉我的经历里好像没杀过人啊?”

    陈谦淡淡的说:“确实没有,但是严颂杀了不少,他杀过的就成我杀的了。”

    三德一脸秒懂的表情,惨笑说:“也是,咱们还有什么没经历过。”

    一行人出了山寨,走约莫半个时辰,四个人票就被处决,推到山沟底下喂狼,陈谦虽又不忍但不好劝阻,转念一想这四个人现在怕死怕到跪舔山贼,可下一世又会在某个地方活蹦乱跳,心里就更加迷茫。

    也许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死亡,没遇到金光的人不过喝了碗孟婆汤,以新生的姿态活着,会觉得伤心的只有前世的亲人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