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二十二章 战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山贼和捕快们打做一团,山贼人数占优两个打一个,刚一照面捕快就落了下风,只能凭武艺跟山匪周旋。

    可等那四个军士换上披风,拿起钢刀加入战斗后局势又是一边倒,这四人用的行军刀法,出手干净利落只求一刀治敌,短短十息就有八个山贼死在他们刀下。

    三德眼看情势不妙,立刻收起钢刀,摆出虎鹤双形拳的虎形架势,双手连打竟从掌心喷出烈焰将军士逼退。

    见敌人退却,三德追上前去,每出一掌就有一道一丈长的火舌喷出,打得军士连连后撤。

    三德头脑发热接连猛攻,陈谦躲在远处却看得清楚,三德的火大多被军士躲闪来,来不及躲开的也被军士用披风挡下,那黑色的披风明显是浸过溪水的,三德的火焰还不足打穿它。四名军士且战且退,慢慢将三德围在中间,一旦完成合围,三德就插翅难飞了。

    深陷险地的三德却不自知,练成烈焰掌以来他在通河谷称王称霸,从没遇到过对手,今天遇到这四个官差竟然迟迟不能得手,只能加倍催动火焰。可这些官差竟然同时反攻,四把同时砍过来,三德双掌齐出想打开缺口,可火焰又被披风挡下。

    三德眼看就要死在刀下,突然有一只手抓着他的衣服往后一拉,将自己救出来。定睛一看,竟然是陈谦偷袭军士将他救出来。

    三德惊喜地喊道:“虎哥,真不敢相信还能再见到你!”

    “先把他们处理了再说。”

    三名军士看同伴被杀愤怒至极:“卑鄙小人偷袭我兄弟,现在就送你们到阎王殿叙旧!”

    三个军士疯狂进攻,一人缠住三德,另外两人猛攻陈谦。个头高的军士刀法大开大合力道十足,陈谦硬接两刀觉得虎口发麻。陈谦避开对方的刀锋,乘他挥刀间隙攻击却被另一个军士阻拦,这两人一攻一守配合默契,让陈谦无从下手。

    连对三十几刀,陈谦感到气力不继,毕竟只是十六岁的少年,同时应对两个久经锤炼的军士还是很吃力。必须冒点风险速战速决。陈谦一边招架一边使出七星步聚势,七步一成,陈谦全力架开高个军士的刀使他中门大开。陈谦立刻双脚发力,冲天而起,钢刀在高个军士胸前划出一道长口,而陈谦飞出两丈远才落地。

    高个军士倒地不起,他的搭档发疯地杀向陈谦,刀法凌乱只是一味挥砍,仅仅五招就败在陈谦刀下。另一边三德也打赢对手,那浸水的黑袍被轰出两个大洞。

    捕快们看请来的高手全部阵亡,彻底没了斗志纷纷逃跑,陈谦和三德一路追杀,彻底将他们就在通河谷。

    看着一路的捕快,三德有些心虚地说:“虎哥,这一票是不是干的太大了?”

    “这些捕快原本就是贱民里挑的,对县衙的影响不算致命,关键是那四个人,我们去找找他们的路引。”

    回到溪边查找,果然翻出四张刻着军衔,姓名的木牌,都是西南节度使麾下的兵。

    “他们果然是军方的人,这下你不用担心县衙,军方自然会找他。”

    “这人是栽在我们手里的,军队怎么会去找县官的麻烦?”

    “开打的那一把火是我放的,烧掉车里的四架连弩,这兵器在军队可是稀罕物,绝对不会拿出来对付山贼的。这些人肯定是私自出营,盗用军械是死罪,追查下来这县官跑不掉。接下来这几个月你安份一点,找个地方躲着,等风头一过县太爷换了人就没人管这旧帐。”

    “虎哥真是我的福星,兄弟都听你的。先回寨子休息一下,今天晚上我们哥两好好喝一顿!”

    陈谦跟三德往山里走,穿过密林时三德靠树上做的标记辨认方向,七拐八绕半个时辰才到山寨。看着藏在山谷里的一片村落,陈谦才明白县衙为什么连着两次用伪装商队的办法,这贼窝藏得实在深,不引蛇出洞根本找不到他们。

    天一黑村里就燃起篝火,山贼围成一圈喝酒吃肉,下山的人向留在村里的吹嘘自己有多神勇,杀得官兵片甲不留。三德把陈谦介绍给大伙认识,说是他下山学艺时结拜的兄弟,村里人都欣然接受,只有陈谦觉得奇怪,小声地问:“是不是奇门侠士来找过你?”

    “这事一时半会说不完,明天我一定跟你好好讲讲。今天先放松一下,你还没见过我抢来的媳妇吧?那都是水灵灵的姑娘,个个都漂亮,我这就带你去见见。”

    架不住三德的热情,陈谦只好跟着三德到屋里坐坐打个招呼。三德的老婆个个水灵,特别是那个王素贞,跟宫里的娘娘一个水准,怪不得三德冒着得罪县太爷的风险也要抢她回来。

    三德盯着王素贞狂咽口水,陈谦识趣告退,又到篝火堆旁跟村民喝酒聊天。兴致一来,在村民起哄声中拿木棍秀一手六合刀法,博得一阵掌声,更有大胆的姑娘拉着他跳舞。陈谦这一世第一次这么开心,彻底放开自己,和山民们狂欢一夜。

    陈谦第二天醒来已经接近正午,只能怪山民太好客,劝酒的功夫天下一绝。洗把脸清醒一下,由村民引路在崖边找到三德,他正将一碗水泼向山谷,据山民讲这是山里的规矩,人出去打食没回来的都要在正午时分由村长送行。

    陈谦远远地看着三德洒水,拜神,高喊逝者的姓名,如此反复七次,正好是昨天遇难的七个山贼。

    三德办完礼回过头才发现陈谦,招呼到:“等久了吧,山里的规矩,当家的就是这点不好,规矩太多哪条都得守。”

    “我不大理解这边的习俗,明明昨天还聚会庆祝,好像村里人都不在意有人死去?”

    “这里的人还真是不在意,这山沟里本就种不出粮食,进城又会被当成黑户抓起来,所以山里人为了活命总要下山抢粮食,当山贼都成传统了。这行当死人太正常,像这样简单拜一拜送他们上路也就行了。”

    陈谦默然,沉声道:“我觉得毕竟是在一起生活过的人,没帮他们风光下葬实在有些不尽人情。”

    “虎哥,这你就不懂了,这些汉子都是看我发达了,从别的山沟过来投奔的,也就相处两个月,还真谈不上多深的交情,我这一世的亲人只有原本山寨里的十五个乡亲而已。”

    “看来这大半年你也经历了很多事啊。”

    “那可不,精彩着呢,我这就跟你讲一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