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二十一章 武器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这王素贞是官家女子?”

    小二笑道:“客官您刚到荔县吧?这王素贞明面是个俏寡妇,暗地里是县老爷养的情儿,当地人都知道,估计那马贼跟您一样不清楚,竟然在王素贞回娘家的路上把人掳走了,可把县老爷气坏了,听说去军队借了些厉害家伙,准备一把端掉马贼窝。客官,过几天等着看好戏吧。”

    “这样说来是马贼自掘坟墓,对百姓而言也是好事。”

    “我倒对这马贼没什么意见,他们打劫专挑奸商贪官,从没为难百姓,而且看着县老爷吃瘪,心里贼舒坦!”

    陈谦问说:“你不是说马贼强抢民女吗?这可是要坐牢的罪,怎么还觉得他们是好人呢?”

    “真要认真说那只能算强娶,马贼把姑娘带走时给足了聘礼,就差八抬大轿娶过门,强娶了三个姑娘,就一家老人觉得气不过,到县衙闹过一回,后来也没再喊冤。没人去告,这趟子事也就过去了。至于这王素贞,本来婆家就没人,马贼又给王家送过礼。唯一不高兴的就是县老爷。”

    “听起来还算不坏,很久没听说这样的事,真是有趣。”

    “客官您高兴就成,有需要再喊我。”

    小二走后,陈谦喝着酒思考一会,还是决定盯住县衙。一来这通河谷一带全是山峰,马贼可以藏身的地方太多,光靠自己去找怕是很难碰上,二来这县衙准备了厉害家伙对付马贼,如果马贼真是三德那就不能不管,至少先弄明白厉害东西是什么。

    陈谦继续盯着县衙,注意出入的人,又等了两天终于有变化,四个背着包裹身穿甲胃的士兵来到荔县,他们骑着马在大街跑动静极大,百姓都纷纷避让。他们一路奔到县衙门口,被出门迎接的县老爷引进门去。

    陈谦立马收拾好摊子,然后绕到县衙后门,用黑布遮好面部,陈谦施展轻功天上屋顶,猫着腰在屋顶走动,挪到后院时发现县老爷和那四个军人,陈谦立刻隐蔽起来,只露出半个脑袋观察后院。

    这后院是县老爷休息的地方,长宽各四丈,东侧靠墙种了两棵桂花树,县老爷和四个军人都在另一侧,那四个军人解开包裹取出四把手弩,对准桂花树扣动机关,一把手弩竟然连着射出六根短箭,震得桂花树下起花雨。

    县老爷看这兵器威力惊人,高兴地说:“有四位壮士携此连弩相助,定能将那些马贼赶尽杀绝。我定了翠花楼的酒席给四位接风。今天请各位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就去通河谷!”

    四名军士把连弩重新封装好又背在身上,随后跟着县老爷去吃酒。兵器不离身让陈谦打消暗中做手脚的念头。

    回到街上,陈谦边走边想下一步该怎么办,寻常高手都很难闪躲连弩齐射,更别说三德这个半吊子。上辈子在皇宫有大内侍卫一对一地教,三年下来三德也只学到六合刀法的五成。这一世仅仅过了半年,三德的武艺没有退步都算好的了。

    必须解决掉连弩,不然光靠那四把杀器就够解决一帮马贼了。陈谦走到翠花楼下,能看到县老爷和四个军士在二楼喝酒吃菜,而翠花楼门口有六个捕快在看守。对方人太多根本没法动手,以陈谦现在的武功打三个勉强,打五个就是找死,更别说他赤手空拳,对面个个带刀。

    陈谦正发愁,这时有个醉汉拎着酒壶要进翠花楼吃饭,刚到门口就被捕快拦住,醉汉想闯进去,直接被捕快一脚踹到街上,酒壶也摔碎了。

    看着摔碎的酒瓶,陈谦想到办法,连忙赶到集市,采买小陶瓷罐和灯油,准备做些燃烧瓶对付连弩。回想军士准备连弩的情景,需要拼装弩身,上弦,装箭三个动作。在准备期间他们就是不会动的靶子,只要扔中就能混掉连弩,即使没成功也能制造混乱。

    做好十个燃烧瓶后陈谦又去铁匠铺里买了把刀,准备妥当后就回到县衙门盯梢,直到第二天清晨衙门大门一开,乔装成商贩的捕快门赶着马车出门,车队一共五大车货,队伍前后各有两个带刀的镖师,剩下七个车夫赶车,那四个军士都乔装成车夫,在队伍正中间护着同一辆车,他们身上没有武器,肯定是把设置好的连弩藏在车里,遇到马贼就直接掏出来射。

    陈谦远远地跟着他们,他带着斗笠,背着竹筐乔装成采果子的农夫,谁会想到竹筐里放着一堆燃烧瓶和一把钢刀。

    陈谦跟着车队走了一个时辰进去通河谷,在谷中车队放慢脚步引诱马贼上钩。这样一只肥羊引来不少贼人,走了两个时辰的路程,六七人的小山贼来了三波,全都被四个镖师打跑,军士始终没动手,陈谦没找到三德也不急着动手。

    休息一夜,假商队再次出发,他们都显得有些急躁,再走一天就出通河谷了,如果速度放得更慢,傻子也看得出他们是在钓鱼,可今天再遇不上这趟就白跑了。

    陈谦倒是不急,经过前一天三波山民的袭击,他才知道这穷山恶水里藏了不少人,如果三德真的在这地界混出名堂,陈谦只要找个山民问问就能知道三德的住处。

    继续跟着商队走了半天,到了正午商队靠在山溪边休息,陈谦爬到树上乘凉,离商队有十丈远。

    还剩半天,如果再遇不到三德,这假商队就得离开通河谷,到最近的市集逛一圈再返回荔县开始第二次诱捕。为了不被怀疑,一般会在市集等三天再往回走。这段时间足够陈谦打探消息了。

    正盘算下一步该怎么半,陈谦看见远处的草丛晃动一下,立刻警觉起来。再看商队这边,他们也察觉到异动,虽然假装休息,但手都放在刀柄上。

    陈谦爬到更高处才看清,有一队二十人左右的山匪伏在草丛中悄悄向商队靠近,被护在中间的头领正是三德,他也变得年轻了,不过那幅闷骚的模样一如从前,陈谦绝对不会认错。

    快速落地,陈谦立刻用火折点燃两个燃烧瓶的引线,对准军士护着的马车扔过去。

    军士戒备三德没察觉到后方的陈谦,燃烧瓶在马车上炸裂开,点燃整辆车,他们想抢救出连弩,却被随后飞来的八个汽油瓶逼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连弩被烧成灰烬。

    突然发生的大火成了开战的信号,三德领着马贼冲出草丛,捕快也都抽出武器跳出车厢,两拨人直接开始正面交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