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二十章 山贼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一醒来依旧是疼得满地打滚,这次陈谦克制住狂奔的冲动,疼的时候就咬紧,握死拳头,拼命地忍过去。

    等到痛感减轻,陈谦能睁开眼睛,感觉到光线,手脚和床板,不由得泪流满面。终于活过来了,幸好那燕王后裔召开金光,再晚一点自己就彻底死透了。

    等心情平复下来,陈谦观察四周发现现在还是白天正午,他醒在一间简陋的木屋里,屋子大概十个平方,只有一张炕连桌子都没有,炕头墙上挂着两件短衫都是灰色的粗麻布料。这衣服扎人穿着不舒服,胜在耐磨耐脏价格低廉,实乃穷苦人家标配。

    看到衣服,一大串记忆又涌入陈谦脑中,这一世他连名字都没有,是个靠砍柴打猎为生的孤儿,今年十六岁,独自住在村外的山林里,旁边村里人都敢他叫二傻。

    看着瘦小的手臂,陈谦极度怀念上辈子练壮实后的自己,不过最让他意外的是自己变回十六岁的个头,整个人矮了一截。对着水洼照一照,样子也嫩了很多。如果转生以后身体会随着设定的年龄,万一下一次他直接转生到七十岁,那不是离归天不远了?

    一胡思乱想肚子就饿起来,家里没有米,陈谦只好找出柴刀上山打野味。按照二傻的记忆,这山里只有野兔,野猪,麋鹿,没有老虎巨蟒之类的狠角色,而二傻的猎物通常都是野兔。

    兔子方向感差不认路,出门总是按特定的路径跑,时间一长就会踩倒路径上的杂草,形成专属的丛中小道。二傻用干草拧成绳子做出活套放在兔子的小道上,只要兔子脑袋钻进活套就能抓住它,因为兔子不会后退,遇到危险只会拼命往前跑,反而使活套越勒越紧,更挣脱不开。昨日黄昏二傻已经设了二十个陷阱,正好去看看收获如何。

    照着记忆里的位置查找下来,二十个陷阱抓到两只兔子,收成挺差。陈谦再采些野菜,水果后就回屋做饭。一顿饭吃完只顶八分饱,下一顿又没着落,陈谦只得再上山布置抓兔子,一连七天都卖力干活,总算攒下十八张兔皮,到村里换了一斗米回来。

    吃下白米饭,陈谦终于感觉到饱了。再恢复一点就有力气去打野猪,攒点盘缠再离开这里。

    在去村里换米的时候陈谦就有离开这的想法,这个村落扎根在深山里,整个村只有十户人家,全部都不识字,消息相当闭塞,少有外人经过。在这生活很难遇到奇门,金光吧。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陈谦每天打猎,练功,慢慢增长身体气力,虽然练不出内劲,但已经重新掌握六合刀法和虎鹤双形拳,对付山贼流寇不成问题。

    陈谦打包好肉干,鹿茸。戴上斗笠背上柴刀就离开村子,朝五十里外的县城进发。走了三天的山路终于到县城。

    进了城陈谦首先去药铺卖了鹿茸,换来的钱用来衣服,笔墨和干粮。换上新衣,摇身一变成了替人写信写状纸的摆摊书生,身后的广告帆布写着承接的业务,身前的矮桌子放了寻人的画像。画的正是三德和于禁。

    [那金光范围很大,当时被押在金銮殿的所有人肯定都被卷进去,说不定三德转生后已经拜入奇门了,如果能找到三德说不定能有机会接触奇门。]

    带着这种念头,陈谦游走在郡县之间,每到一个地方就边摆摊挣盘缠边寻找三德和于禁。每到一个地方就待上五天,问遍百姓和官府后再前往下一处。

    人海茫茫,光靠着两幅画像寻人效率自然低下,连续走了三个月寻访二十个城镇依然没有半点消息。

    这一天陈谦又来到新的城镇,此地名叫荔县,当地的面点特别有名,出过两个宫廷御厨。走在街上到处都是美食香味,陈谦看着满街的包子,烧卖,桂花糕直咽口水,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因为他没钱了。

    访乡寻人时间全花在路上,陈谦又是个生面孔,经常接不到活,导致口袋里的铜钱越来越少。在城外生活倒不觉得难受,饿了就打野味,困了就睡破庙,可一进城里吃的不能买,衣服不能换,这就让陈谦觉得很不自在。[还是去问问人,如果没有三德和于禁的下落就离开这。]

    陈谦索性没摆摊,直接拿着两张画像问人,从街头问到街尾,折腾半天也没消息,最后再去衙门问,当陈谦指着三德的画像向看守衙门的两名捕快询问时,两名捕快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其中一个手还握住刀柄。眼看情形不对,陈谦连忙说:

    “这三德以前跟我一个村的,我父亲做药材生意赚了点钱,这混蛋竟然乘夜跑进我家把钱全偷走害得我家生意败落,落得如今身无分文的境地。两位官爷若是知道此人下落请务必相告。”

    “先说说你是哪里人,可有官府给的凭证?”

    “草民姓陈名谦,大凉山桃花村人,这是县衙给的路引,请大人过目。”

    接过木牌,两名捕快仔细查看一番才放下戒心。离乡百里都需要官府配发路引,在木牌上写下姓名籍贯等信息,没有路引一律视为黑户。因为二傻本就没有姓名,陈谦就报了自己的名字。

    捕快将路引还给陈谦:“你赶紧回家去吧,这人现在已经落草为寇,专门劫持商贩,强抢民女,手底下有三十名山贼,你还想找他要钱?几条命都不够赔。”

    “大人,我习武多年就是为了找他报仇,请大人容许我随队讨贼!”

    “捉拿山贼是衙门的事,哪需要你一个百姓出头,赶紧走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看捕快态度坚决,陈谦只好先离开衙门,找一处能远远看见衙门大门的街角摆摊做起生意。知道三德在这附近让陈谦安心下来,而且百姓不知道三德只有衙门知道,说明三德犯的罪不重,没到需要张榜通缉的地步,只要待在此地打探消息,应该就能找到三德。

    连着七天,陈谦就守在那角落一边摆摊一边盯着衙门。除了有些老百姓击鼓鸣冤外,陈谦没看到衙门有大的动静,看来衙门对三德不够重视,没有出动大批武力去追捕他。

    这天傍晚陈谦收了摊子,清点清点钱财,七天下来竟然攒了一两银子,够吃两个月大饼。钱一多,陈谦决定奢侈一把,找了当地的酒楼吃一顿好的。

    一壶清酒,两荤一素下肚,陈谦立刻觉得活过来了,又找到当皇帝时大块多多的满足感。结账时陈谦跟小二闲聊起起来。

    “我来的路上听说荔县附近有山贼劫财,官府一直抓不到他们,这事是真的吗?”

    小二一拍手掌说道:“那真真的啊,三个月前那伙山贼突然冒出来,不仅劫财还劫色勒,都抢了三个黄花闺女了。”

    “这么无法无天,衙门都不管管?”

    “衙门那群饭桶肚子比我还大,遇到山贼时跑得还比我快,指望他们抓贼?没戏!”

    小二的话陈谦不大相信,这一代的山贼多是饥民,拿把柴刀就下山截粮,陈谦就遇到两伙,县衙的官差再不济也是高高壮壮练过一招半式,不该这么无能。

    “他们会输给山贼?”

    “客官您别不信,这可是真事,两个月前衙门派了三十个人去通河谷,就是山贼经常出现的地方。他们三十个乔装成商队引山贼上勾,二十个人都躲在牛车里,就剩十个扮成车夫当诱饵。结果才来十个山贼他们都打输了,三十个人灰头土脸地跑回来,靴子,佩刀,马匹全被山贼扒了,客官你说他们丢不丢人啊。”

    “山贼这么厉害,一个打三个?”

    “肯定是那群官差输了觉得丢人,把山贼吹上天去了,他们还说那个山贼头领特别厉害,手掌还能喷火,谁信他们啊!”

    难道是三德学了道法?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陈谦立刻激动起来,连忙问到:“那后来呢?官府就不管了?”

    小二压低声音说:“那倒也不是,我前天刚刚偷听官差的谈话,衙门很快要动手了。”

    听小二把偷听两字咬得重些,陈谦会意给了他一两银子,小二收下后接着讲:“因为山贼抓了王素贞,县老爷这次是动真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