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十九章 燕王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报!叛军连破昌平,乐郡,庐都三城,还在继续北上,离京都已经不足千里!”

    满身是伤的传令兵喊完话就晕过去,而金銮殿立刻喧闹起来,满朝大臣都惊恐万分,这叛军的速度实在太快,举旗造反不过三个月就从两万人的杂牌军滚成三十万人的大军,连战连捷剑指京都,按这速度再过一个月就会攻打京城。

    大臣纷纷上奏,有的建议迁都,暂避锋芒,有的建议收拢兵力固守京都,等待西南守军增援。朝堂喧闹不堪,陈谦心中倒是平静,该做的努力都做了,只不过是命运弄人,还是把这燕王叛党推到他面前,三年前就知晓的索命缰绳现在又勒紧了一点。

    陈谦最终还是固守京城等待援军,这三年唯一能完全掌握的就是京都的防卫,比起迁都后将性命交托到地方诸侯手上,倒不如留在京城博一线生机。再说他不务正业的昏君形象怕是传遍景国,而屡屡创造奇迹的燕王后裔明显更得人心,诸侯中与燕王后裔有勾结的更不在少数。

    下朝后陈谦回到书房休息,喝着茶看着房里的书画,花瓶,不由得地轻叹一声。

    “虎哥,为何叹气?”

    “这地方很快也不安全了,想到这屋子很可能化作灰烬,有些感慨。”

    三德安慰道:“别难过,房子坏了换一间就是,大不了咱们换个地方再盖间一样的。”

    陈谦叹息说:“就怕走不成,这三年除了练武,我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剿匪上,可是人算不过老天爷,这混蛋的狗屎运真是八辈子都用不完,竟然还能养出一支十万人的精兵,如果没有这只军队他们也不会攻得这么快。”

    “虎哥,我虽然不懂军略,守城容易攻城难的道理我还是懂的,现在京城守军有十五万人,撑住两个月不成问题吧?等西南节度使的二十万援军一到,肯定能灭掉燕党。”

    陈谦:“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老觉得心慌,希望老天爷别再跟我开玩笑。”

    十天后燕王后裔领三十万大军在京都南侧十里在扎营休整。京都立刻封锁城门严阵以待。

    第二天叛军开始攻城,二十万大军强攻南门和东门,架起的云梯立刻被掀翻,搬运撞城槌的士兵被滚石砸死,在城墙上射箭的士兵被投石轰成肉酱,准备泼油的士兵被劲弩钉在墙上,仅仅一上午就双方就死伤三万人,城墙下堆满士兵的尸体。

    惨烈还在继续,面对叛党不要命的进攻,陈谦彻底慌了,短短十天城内守军就死伤八万人,剩下不到七万兵力。这十天里每天叛军都会分兵四处攻打城门,从早到晚几乎没有停歇,单单因为困乏无力,从自家城墙上摔死的就有百人之多,可叛军的攻势却不曾间断,肯定是有大批援军增援才能打出这种声势。

    根据西南节度使的回信,援军最快也得十天才能赶到,而且只是骑兵能到,大批的步卒,器械还得再多些时日。这消息太令人绝望,陈谦直接下令将通信的传令官扣押,免得走漏消息影响军心。

    怕是撑不到一个月,只能做最坏的打算,陈谦命于禁启用皇宫中的暗道,这暗道宽一丈高八尺,原本是地下河,经过多年改造后成了皇家暗道,能直通城外北侧五里外的山谷。

    现在京都已经被围死,除了集中所有兵力弃城突围外,这暗道就是最后保命的手段了。

    叛军又连攻三日,城里能战的士兵只剩下五万人,全靠城里的百姓支援才坚守下来。

    隔日叛军没有强硬地攻城,只是擂鼓呐喊不让守军休息。虽然不清楚叛军的意图,但能休息总算是好事,一整天两军相安无事,可到了半夜西城门火光冲天,示警的锣声叫醒所有京都人。

    “陛下,大事不妙啊!”

    三德连滚带爬地冲进陈谦的寝宫,此时陈谦已经换好铠甲,正在戴头盔。

    “西城门破了!”

    陈谦立刻说:“不可能,叛军一直主攻东南两门,西城也没被攻打几次,怎么说破就破?”

    “陛下,是城门守将薛佟串通叛军,把他们放进来的!”

    薛佟,难道是薛家背叛我?陈谦心里隐隐猜到真相,也许西南节度使的来信被薛华知道了,觉得守城无望就拿我性命当投诚礼?

    “快,我们走暗道出城,于禁去将皇后和太子接来。”

    陈谦带着三德前往书房,密道入口就在书架后面。一刻钟后两人赶到书房,又等了一会,于禁带着暗卫赶来,身边却没有薛莹和小皇子,看来薛家是真的叛变了。

    没时间感慨,众人进入暗道后背上干粮细软,举着火把朝山谷前进,走了一个时辰,陈谦一行人终于钻出暗道,看天色已经微亮,所有人把火把熄灭,悄悄前进。

    这山谷狭窄,山路崎岖没法骑马,于禁安排的人在峡谷出口接应,出了峡谷再换上快马,基本就安全了。

    十名暗卫护着陈谦和三德往出口走,一路上倒没有危险,众人顺利地走出峡谷,在谷外于禁用鸟叫发暗号,连发三次都没回音,众人立刻警惕起来,暗卫都拔出武器戒备。

    突然林中发出一枚响箭,随后从山谷顶端滚下一堆圆木将陈谦的来路阻断。

    “有埋伏,快走!”

    众人立刻往山林里躲,却不料在前方树林里躲着一群弓箭手,他们直接一阵乱射,两名暗卫冲到陈谦身前阻挡箭矢,立刻就被射成马蜂窝。众人被逼出树林,只好全力往外跑,才跑出百来米,迎面一队骑兵又把他们拦住。

    骑兵队起码有上百人,他们一字摆开将道路堵死,埋伏在树林的弓箭手也跟上来在两翼摆开阵势,彻底将陈谦一行人堵死。

    叛军将陈谦围住却不急着进攻,而是扔着几个火把将场地照亮,叛军首领拿着画像将陈谦,三德,于禁一一点出。随后大手一挥,喊道“将昏君拿下,活捉奸宦三德和暗卫首领于禁,其他人一律格杀!”

    陈谦怒了,与其被抓回京都斩首示众,不如在这拼死一博,能换几个赚几个,立刻拔刀出鞘,运起七星步迎上叛军。

    “想捉你爷爷,看你有几条命能用!”

    陈谦一跃而起,凌空横刀一扫直接将两个马背上的叛军砍成两截,一脚蹬飞叛军战马又腾空而去,施展六合刀法连斩三人,气势逼人。

    见主公如此勇猛,于禁和暗卫也加入战局,护着陈谦向前突围,连三德都挥着钢刀往前冲,他们都明白只有拿下头目,逼他们让道才能有一线生机。

    叛军虽然人多,但武艺稀松平常,没人能在于禁手下走过三招,众人突进六十几米,除了陈谦和于禁,暗卫只剩两人,三德已经被叛军擒住,而叛军死伤五十余人,倒下的战马都将道路铺满。

    离那头目只剩二十米,陈谦已经看见他调转马头,强提一口气冲上去,不料飞过来一个物件砸在肩头,将陈谦打飞回来。

    陈谦连退三步才稳住身子,再回头看时那头目已经跑远,一队长枪兵将他户外身后,而一个抡着绳子画圈的老头挡在面前。看他手里挥动的绳子末端系着半个拳头大的铁球,刚才就是这玩意将自己打伤的。

    于禁震开身边的叛军冲向那个老头,却没想到又有两人从背后偷袭于禁,于禁只好回身交战。

    老头又挥绳砸来,陈谦侧身避过,箭步前冲。那老头手腕一抖绳子荡起波浪,铁球转个弯又砸向陈谦背心。陈谦一跃而起躲开铁球,反手一刀砍在绳索上,竟然将绳子砍断了,没想到老头的武器这么脆弱。

    天赐良机不可错过,陈谦又举刀刺向老头,突然感觉脚踝被缠住,低头一看,原来是那截断绳像蟒蛇一样缠住他的脚,这绳子竟然是道法变化。

    陈谦挥刀再砍又被老头挥绳缠住手腕,动弹不得,不一会那断绳就缠住陈谦全身,将他牢牢困死。

    老头哈哈大笑,高兴地说:“今天绑了这狗皇帝,明天我王家捆仙绳就要扬名天下了!”

    陈谦还在挣扎,身上的绳子就越勒越紧,再看身边已经没有暗卫,连于禁也被擒住,被两个高瘦的男子压住,两肩的琵琶骨已经被打碎。

    全军覆没了,终究还是败在这场叛乱里,陈谦大骂这些叛党,被老头一手刀砍晕。

    再醒来时已经身在囚车中,陈谦只觉得全身酸软无力,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怕是被喂了药物。

    叛军押着陈谦,三德和于禁回到皇宫,直接运到金銮殿前。

    三人被架着抬进金銮殿,那原本属于陈谦的龙椅坐着一身披的中年人,想来就是那燕王后裔,另一个严氏正统。

    燕王后裔走下龙椅,目光灼灼地看着陈谦说“”严颂,你们父子假传遗诏,害死我父皇,逼得我亡命天涯二十载,可有想过今天会成我刀下之鬼?

    “你自以为了不起,不过是老天爷在帮你,你就偷着乐吧,这皇位你坐不了几年的。”

    燕王后裔:“死到临头还敢嘴硬。你父亲病死得早算他命好,他的那份罪你就一起担了吧。”

    燕王后裔拔刀对着陈谦的肚子一阵狂插,三德和于禁奋力地挣扎也无法摆脱卫兵,只能看着陈谦被刺倒地,躺在地上不停地咳血。

    燕王后裔举着染血的钢刀朝天大喊:“父王,您看到了吗?孩儿终于手刃仇人,夺回我们的江山。您在天有灵,可以安息了!”

    燕王后裔吼完之后狂笑不止,笑了一会突然停住了,随后整个人变得面无表情,身子也漂在半空中。

    下一刻,整个金銮殿被金光轰成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