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十七章 遇刺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护驾,护驾!”

    陈谦扯着嗓子狂喊,一身冷汗立马湿了衣衫,身边只剩下两个大内侍卫护在左右,其他侍卫都至少离两丈远,要是这两个侍卫挡不住反贼,自己小命就得交代在这。

    以大内侍卫的身手对上校场侍卫,一个打三个都嫌少,可谁想到面前的三个校场叛徒竟然隐瞒修为,每个人都不弱于大内侍卫,一人支开一个侍卫,剩下的叛徒举刀直指陈谦。

    陈谦一脚踢翻茶几想拦他片刻,那反贼一刀劈开茶几,长刀直刺陈谦眉心,陈谦往后一仰,一脚踢在反贼腹中,借力在地上翻滚两圈想拉开距离,可一回头就看见反贼举着钢刀高高跃起,对着陈谦一刀挥下。

    这时陈谦旧力已散避无可避,眼看着就要被一刀两段,三德突然从旁蹿出撞向反贼,势在必得的一刀偏了一尺,砍在陈谦身旁。

    “陛下快跑!”

    三德抱住反贼想拖延住,反贼一计肘击打得三德吐血晕阙,又举刀砍向陈谦。

    陈谦抓起身边的泥沙洒了反贼一脸,乘着他闭眼乱砍,终于逃出刀影拉开距离,随后侍卫对上反贼直接将他乱刀砍死。

    另外两名校场叛徒也被赶来的侍卫拿下,他们对着陈谦大骂一声狗皇帝,然后一同咬舌自尽,不过陈谦根本没心思管他们,他在三德身旁,手指放在三德鼻下,只感到一丝鼻息弱得跟没有一样。

    “三德,你不能死,快传太医,快!”

    这一场比高大赛就这样草草收场,所有在场的武林人士,校场侍卫都被彻查,京城锁城搜查叛党,一时间人心惶惶,暗潮涌动。而在皇宫里的陈谦一直呆在房中,除了听取于禁关于搜捕的进展外,陈谦总是守在三德房外,看着太医进进出出。一直到三德脱离危险后才回寝宫休息,这事也让所有人重新评估三德在陛下心中的地位。

    一周后的早晨,陈谦刚从早朝下来,回到书房休息,等着于禁来汇报进展。

    这一周里,三德已经醒了,但身子虚弱还要调养,他的空缺暂时由海公公填上,而叛乱方面,于禁从雅各布入手,抓捕其他在京的黎族,却发现黎族并没有背叛,那个雅各布是特意乔装的,其他两个江湖叛党也伪造家世门派。剩下的线索就在当场自杀的那三个校场侍卫身上。

    等到于禁来,陈谦便把海公公和其他下人都赶走,只留下于禁一人。

    “关于那些反贼,于卿可有查到线索?”

    “回陛下,那三个校场侍卫家人早已与十日前离京,不知去向。根据与其交手的侍卫描述,三人师出同门,用的都是西南沧州五虎派的功法,臣已派人去沧州追查,但五虎派的山门已经空无一人。”

    陈谦怒道:“人都逃到哪去了?为何不追查下去?”

    “陛下,那五虎派在西南很有势力,和多个州郡的官府勾结,俨然是当地的毒瘤,而且与其他地域的官员也有牵连。臣怕牵扯太大,引得朝野震动,只好来请陛下定夺。”

    “一个江湖门派,顶多是勾结官员搜刮民脂民膏,有什么不敢查的?五虎派畏罪潜逃定然跟这叛乱有关,犯事的官员统统抓起来,绝不留情!”

    于禁又说:“陛下息怒,臣已秘密刑讯沧州太守,此为供词,请陛下过目。”

    接过供词,陈谦看了一遍立刻傻了,这幕后主使竟然是燕王残党。

    燕王本是先皇的兄长,****经亲封的太子,太上皇归天后,燕王在皇位争夺中被严害死。严颂的父亲虽然得了皇位,但没找到燕王手中传国玉玺和太上皇遗诏,这皇位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

    先皇以武力镇压反抗势力稳定局势,随后十年里一直秘密搜捕燕王残党,杀了不少叛贼和士大夫,但始终没找到燕王后裔和传国玉玺。先皇思虑过多常常头痛难忍,只当十年皇帝就病逝了,临终时嘱咐严颂要找回传国玉玺。

    现在燕王残党又冒头出来,以江湖门派做掩护勾结官员培植势力,根据沧州太守的供词仅仅西南一地就牵连上百名官员,别的地方隐藏的敌人还会少吗?真要往死里查怕是得赔进半个朝廷,现在陈谦恨透了这些氏族和腐儒,为了所谓正统甘愿当白眼狼,这些年喂它们的米都糟蹋了。

    现在再去看严颂扶持寒门打压氏族的变法,陈谦总算想明白了,恐怕历史中的严颂也察觉到,氏族中很多人还不认可严颂皇权的正统性,他想削弱氏族消灭叛党,可是过于急切反倒失败,最终被氏族架空,史书记载的严颂病逝恐怕也不是真相。

    像现在这样倚靠氏族,恐怕会被燕王钻空子慢慢侵蚀,而学严颂推行变法扶持寒门就回到历史的轨迹里,两个都是坏的选择,让陈谦头疼不已。

    “于卿,你先下去,朕得好好想想对策。”

    于禁走后,陈谦去找三德商议,进了门看见三德正坐在床上喝药,听到陈谦来就要下床行礼,陈谦赶紧扶住他。

    “三德,你大病初愈就不用行礼,专心养好身子。”

    “承蒙陛下厚爱,奴才的身子已经好了六七分,要是这药能不苦,现在就该好透了。”

    听到三德开起玩笑,看他比起前几天精神很多,陈谦终于放心,一挥手赶走下人,两人才能好好说话。

    “三德,是我对不住你,要是没去观战我们不会身陷险境,你也不用替我受伤。”

    “陛下,说这些就见外了,几辈子下来都没遇到像你这般真心待我的人,今生能遇见陛下是三德的福气,别说这次只是挨了一下,就算被捅一刀我也愿意!”

    “你心意我都明白,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冒险了。”

    两人说出心事都觉得舒畅许多,三德笑得爽朗,陈谦虽然开心,想起燕王一事心里还是发愁。三德察觉到陈谦有心事,再三追问下,陈谦才说出实情,连同历史中严颂的结局也一并讲了。

    三德:“竟然是燕王后裔搞的鬼,那不就是你的表兄弟?帝王家事真是混乱,比起老百姓的破事还难看百倍。”

    “是啊,很多麻烦根本算不到,我一直以为了解历史走向是个大优势,只要避开那些错误就能多活几年。可如果不削弱氏族,怕是连三年的时间都不会有,现在他们就敢暗杀我,还动用埋在校场十年以上的暗子。哪条路更好走,我真的想不明白了。”

    三德安慰说“陛下,你想那么多也没啥用,说句实在话你就算智谋再好也得有人去做的,而人心最难猜测。依我看就跟个正常皇帝一样平衡着来,让氏族别反得太快就行,反正金光一来,大家都一样了。”

    “说的对,这一世荣华终究是泡影,要是能找奇门,这皇帝我立马就不当了,谁想当就去当。”

    “虎哥好气魄!不过虎哥,跟兄弟说句实话,舍了这天下会不会觉得可惜?”

    陈谦想了想说:“要是真到了那一天,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想法,不过现在我想到有个皇帝临终前说的一句话。”

    “是啥?”

    “这江山谁也带不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