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十六章 各显神通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大比开始,各路高手在那门架西侧排好队,而陈谦坐在正北方位,离门架足足六十米,既安全又能看见选手比斗的过程。

    第一个上场的是个草原壮士,露出半个膀子的皮袄和满头的辫子显示自己的身份。他从二十丈外助跑,离门架五丈远处起跳,踏地一脚踩出巨响,整个人划出弧线飞跃四丈半高的横梁,稳稳地落到另一侧。

    “好!”陈谦拍手称赞,真心慨叹功法奇妙,在现代罚球线起跳灌篮已经让人惊叹,撑杆跳世界纪录不过两丈高,而眼前的五十人大多都能靠双脚跳出两倍的高度,看得陈谦直呼过瘾。

    后来的人大多都是武者,只有四个人能通过,大部分都没法跃过四丈高度。不过武者来来去去就一招,看得多些新鲜感就没了。

    一直到二十一号,终于有点不一样的招数,那二十一号一身白衣手摇纸扇,整一公子哥扮相,自报师门芸芳书院,他站在门架四丈外掐诀念咒,手上有金光浮现,像是在酝酿绝招。一盏茶时间过后书生扔出一串铜钱,每四个铜钱拼在一起形成一个小碟子。一共七个碟子凌空排布,造出通往横梁的阶梯。施法后书生踩着碟子一步一跃,连跳七下,稳稳地站上门架。

    陈谦乐了,问于禁说:“这法子有趣,于爱卿这是什么功法?”

    “回陛下,此法名叫金碟步,可让铜铁等金属在空中短暂停留,供作踏板,如果施法者灵力深厚,六丈的门架也不在话下,不过此功法需缜密计算,而且这金碟也可以被箭矢破坏,实战中用处不大。”

    “那就算了,下一个!”听到金碟会被破坏,陈谦立刻放弃这功法,在那金光掀起的热浪里这金碟怕是撑不住一秒。

    随后又是几名武者出列挨个试跳,过程大同小异,无非是助跑距离的不同,其中有个独腿老者最特别,直接在门架来个旱地拔葱,飞上横梁,引得满堂喝彩。

    老者之后又出来两个年轻人,他们一起并排站着的,同样穿着墨色劲装,从发型看到像是一男一女,自称来自如意门的霍氏兄妹。

    两人组合?陈谦有些好奇于禁的筛选,但还是把注意力放到场上。

    霍氏兄妹开始助跑,兄长领先妹妹两个身位,兄长先起跳,飞在空中两丈高时冲势不再,身子开始往下掉。这时妹妹击出双掌隔空助力,兄长又往上飞窜登上横梁,兄长钩腿夹住横梁后对着妹妹做回扯的动作,妹妹像是被吸过去一样直接飞上横梁,两人都顺利地站上门架。

    “精彩,好配合!”陈谦忍不住站起来鼓掌,这会总算想明白于禁的用意,只要培养一个忠心的侍卫托自己一把,飞跃五丈峭壁的机会就会大的多,而找一个愿意为皇帝献身的人不算难事,虽然残忍,但也可以作为一条后路。

    霍氏兄妹后面是一和尚,隔得太远陈谦也看不清脸,就看见光亮的脑袋像颗珠子一样挺扎眼。和尚穿着破旧的灰色长衫,胸前挂着一串佛珠,一上场就盘腿念经,一连串梵文脱口而出,一念就念一柱香的时间。

    陈谦等得不耐烦,很想把那和尚赶出去,但是看于禁还是面无表情地坐着,场边的江湖也很淡定地看着和尚,陈谦又忍住,毕竟他没看昨天的比试,也许这和尚有些本事。

    和尚接着念经,地上突然发光,一只巨大手掌在光亮中凝现,手掌将和尚托起,慢慢地移动,小心翼翼地将和尚抬过门架,最后轻轻放在地上。和尚收声,那巨大手掌就立刻消散。

    “这就是佛法吗,当真奇特,于卿可知道这和尚用的是什么功夫?”

    “回陛下,此法乃是大慈悲手,在大雄宝寺中算是中上游的武功,这和尚应该是仙宗弟子,已经可以幻出罗汉铁掌,应该是修炼到第三层。”

    “这大雄宝寺也算仙宗?”

    “是的,佛法自成一派,讲究持戒忘尘,悟得佛理也能飞升,因此大雄宝寺能与其他四大道家宗门齐名。不过这佛门功法虽强,但是极难修炼,看重天资和悟性,陛下贵为凡间帝王,还是别去碰比较好。”

    “那是自然,朕有大好江山,后宫三千佳丽,怎么舍得去当和尚,见识下这佛法也就行了,于卿不必多虑。”

    聊完和尚,陈谦接着看后面的比试。剩下的人能跳过的更少,其中有个老婆婆用道法变出两条水绳,钩住横梁把自己拉上去,还有个侏儒穿着连体的披风,张开手臂就像蝙蝠一样,双手能喷出空气。他从四十丈外起跳,学着飞鸟展翅慢慢拍打双臂,越飞越高,最后勉强越过门架。

    这一番表演看到这里,陈谦觉得还是得靠道法,虽然有武者跳过四丈,但通过都是四五十岁的高手,怕是练武至少三十年了,反观施展道法的大多是年轻人。陈谦只有三年不到的时间可以准备,还是得找个速成的法子。

    比试进行到这,剩下八个人都是武者,陈谦虽然没兴趣了,也将就看下去。反正武者准备的时间短,两三分钟就能过掉一个。

    此时上场的是个皮肤黝黑的大汉,名叫雅各布,身上穿着红黑蓝三色交杂的衣服,胸前和额头都戴着银饰,部族特征相当明显,像是东南山地的黎族。

    雅各布一上场就开始冲刺,飞快跑过十丈距离,起跳时那一脚却没踩实,只飞起一丈半高,方向也偏得厉害,竟然直接向立柱飞去,眼见就要撞个满怀。

    正当所有人准备看笑话时,雅各布竟一脚蹬在立柱上直接将柱子踩断,借力转向,如同离弦飞箭射向陈谦。

    “狗皇帝,拿命来!”

    面对飞袭而来的雅各布,侍卫连开弓阻拦的机会都没有,危机关头于禁迎上,在半空中与雅各布战做一团。

    看到于禁出手,又有三个江湖人冲向陈谦,他们仗着武艺强行冲关,校场侍卫没人能撑过两招,引得陈谦身边的暗卫出手截击,而禁卫离陈谦一丈远处举起盾牌立出一道人墙,形成最后一道防线。

    躲在人墙后头,看那些贼人被于禁和暗卫拦下,陈谦松了口气。没想到筛查这些江湖人士的身份数次,最后还是混进一些反贼。将他们生擒后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远远看见于禁将雅各布制服,陈谦彻底放下心来,却没想异变又生,人墙里三个舍弃盾牌,拔刀刺向陈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