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十五章 比试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朕梦见自己穿着铠甲策马狂奔,身边只有十个侍卫,身后却有楚,吴,魏三军在追赶,很快朕就走投无路被逼上悬崖,那悬崖陡峭,底下只有乱石满地,悬崖对面是一处更高的绝壁,顶端高出至少四丈。”

    “敌方像是在戏弄本王,一边大笑一边慢慢将朕围困。在朕觉得毫无生路,想自刎求全时那四位贵人凭空出现,他们身穿白袍,脚踩祥云,身上散出淡淡光亮,像极天上的仙人。四个人就飘在崖壁之间,一起指向更高的山崖,反复地说三个字:跳上去。朕听从仙人的指引,奋力一跃,跳出去后梦就醒了。”

    于禁惊叹道:“竟有这种奇事,原来陛下找那四人是想印证这梦境。”

    “是啊,朕反复做这个梦,心中实在担忧,勉强一试竟然真在世俗中找到梦中的人,这更加印证此梦预示朕将来的命运,事关重大朕从未对人说过,只有于卿和三德知道,现在朕急需越过那悬崖的武功,于卿一定要帮朕渡过难关。”

    于禁单膝跪地,高声说:“陛下如此信任属下,属下必会守口如瓶,竭尽全力找到秘籍献给陛下。”

    “那就有劳于卿。天色已晚,于卿早些歇息,明日我们还得会会太清宗。”

    等支走于禁,陈谦和三德极不厚道地笑起来,三德竖起大拇指说:“陛下真是才思敏捷,当场编了梦中遇险仙人指路,不仅圆了画像寻人的谎,还让于禁感觉受到重用,更加忠心。佩服佩服。”

    “朕也是没办法,还好于禁真信了,梦中人确实在人间这一点他无法否认,只能相信我的说辞。接下来就看看于禁和邱远这两人谁能给我们惊喜了。”

    第二天陈谦在仁寿殿准备接见邱远,通传声唱起时陈谦开始紧张起来,毕竟是个跟于禁同水准的江湖人,万一他真有反心对我出手,不知道于禁能不能拦住。等会让他站远一些比较好。

    这时邱远走进来,依旧一身蓝袍手握拂尘。在近处看陈谦更觉得邱远生得人高马大,身高足有八尺,他面像凶狠,左眼角还有一指的疤痕,全身筋肉撑满道袍,一看就是练武人的底子,这一身道士打扮也没添上半点仙气,反倒显得不合身。

    “草民拜见皇上。”

    “道长免礼,昨日听道长讲经收益非浅,身心都舒畅许多。今天请道长来正是有件事情向道长请教。”

    “陛下言重了,能为陛下分忧是草民的荣幸,请问是何事困扰陛下?”

    这邱远如此配合倒是出人意料,看他一脸傲气,说话做事倒是相当圆滑,大概是薛莹许过好处给他,既然不用绕弯子,陈谦就接着问:“朕想学轻功,最好能翻过四丈高墙,贵派有没有这样的武功或是道法?”

    “轻功?草民斗胆一问,听闻陛下本就有武艺,只要利用钩索翻越四丈高的城墙应当不是难事,为何要在专门学轻功?”

    “邱道长会错意了,朕要学的是不借外力就能登上城墙的功夫。这件事朕非做不可,道长只要告诉朕有没有这样功法。”

    邱远沉思很久说:“陛下,据草民所知确实有能翻越五丈高墙的轻功,但都需从小修炼功法,至少二十年的功力才能做到,陛下现已成年又是半道修行,恐怕再练轻功难度很大。而且草民只是太清宗外门弟子,只学了些粗浅道法,也没有资格传授道法。”

    “这太清宗建宗千年,功法秘籍无数,怎么会找不出一门轻功,如果道长不知,能不能替朕修书一封,去宗门问询一下?”

    “陛下的吩咐草民自会完成,不过太清宗的武学只传宗门弟子,到时怕无法满足陛下的要求。”

    “道长放心,无论此事结果如何朕都不会为难道长。那就让于总领带道长下去休息,正好再看看这京城风光。”

    邱远心道要糟,写完信再去看风景,摆明着是不放他走,万一宗门不给皇帝面子自己不就性命难保?而且这于总领内力浑厚,指尖带黑,肯定是修习毒功的高手,自己也是敌不过。邱远真心后悔收薛家那株千年人参,不然也不会摊上这事。

    法华山离京都超过两千里路,来去一趟最快也得两个月,这段时间陈谦也没闲着,让于禁放出消息寻找轻功高强者进京献艺,得胜者可获百两黄金。

    这么一大笔钱跟抢一次太守府差不多,而且不用怕掉脑袋。一时间大批江湖人士涌入京城,三教九流齐活,两个挂着悬赏的采花贼都捏造身份前来一试,报名人数很快突破两千人。

    等到初试的日子,全部人来到城外南边树林旁,这里已经布置好场地,立着十个大门架,门架由两根立柱一根横梁搭成,立柱间距两丈,横梁离地三丈,起跳的位置必须离横粱一丈远,不可以用立柱借力,不能用钩索,每人有两次机会。

    等官差念完规则,参赛人群就炸锅了,议论吵骂不断。

    “这什么规矩,把我们当猴玩吗?”

    “原地跳三丈,这选的不是轻功,是神仙!”

    “这还是初试,后面是不是要跳十丈才有钱拿?”

    众人谩骂不停却不敢惹事,因为皇城守军就在一里外列阵,远远地盯着他们。有靠山守着,官差胆子也大起来,直接跟江湖人对吼:“吵什么吵!告诉你们,这些就是富贵门,跳得过的成虎,跳不过的还是虫!敢试一试的站出来,没本事的都给我滚!”

    喧闹一阵后约有四百多人出列挑战,剩下来也没走,大多都在场外围观,见识各路英雄的手段。

    初试进行了两个时辰,四百人中三百人过关,大多数都是习武者,只有不到二十人是用道法。隔天于禁亲自监督复试,把横梁的高度又往上抬高六尺,这一下刷掉很多武者,只有五十人通过。

    两丈半是于禁全力跳出的高度,以于禁五十年的功力也跳不到三丈,只能说明内力高强也不是全能,所以初试标准才会定到三丈。而初试合格者人数太多,不可能让这么多直接面圣,于禁只好再加赛一场,选出那些跳过三丈六尺仍有余力的高手。

    决赛设在羽林卫的营地,专门平整出一块三十丈方正的空地,正中间立上四丈高的门架作为决赛的标尺,能越过的人都会得到赏赐。

    陈谦最后入场,走向座位的路上他观察入选五十人,虽然他们都跪拜着,从身形上看倒是有老有少,还有一个光头夹在中间,不禁多出几分好奇。

    也许能看到一场好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