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十四章 轻功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终年大典是项重大的节日,既回首一年风雨历程,亦祈求来年国泰民安,先是皇上皇后登高台拜天地,然后皇上站高台领百官读祷文,随后便是舞龙会,祭祀作法,这一套折腾下来差不多一个时辰,然后众人就进屋里开宴会,轻松地喝酒看节目。

    在皇家礼仪中终年大典的流程算短的,毕竟在下雪天里站一个时辰,就算雨棚再厚,火盆再旺,一些年迈的大臣也是熬不住的。

    陈谦站在高台上感受更深,不仅气温更比台下低,台上的风也更大,念祷文时手都冻哆嗦了,一念完词陈谦立刻缩进棚子里。

    台下的舞龙,祭祀本也没啥看头,跟往年的记忆差不多,陈谦窝在椅子里就等着祭祀跳完大神,后面屋里的宴会才是重头戏,等到那带着面具的一群下舞台,竟有一个道士身穿蓝袍,手握拂尘,慢悠悠地走进场内,偌大的舞台只有他一个人,显得相当扎眼。

    “三德,这是什么节目。”

    “回陛下,奴才也不知道,表单上没有这人。”

    正当陈谦要喊人拿下道士时,皇后薛莹插话进来:“陛下,这位是太清宗邱远道长,是臣妾专程请来的为陛下祈福的。准备得仓促,倒没来得及告诉陛下。”

    “既然是爱妃请的高人,那朕就看看他有什么能耐。”

    陈谦看回场内,那邱远道人已经端坐在场中央,好一会儿都没动静。台下的群臣小声议论起来,陈谦也等得烦躁,正要下令把道士赶走时,台上的人开口了。

    发出的第一个音节悠长舒缓,听进耳朵里只觉得一股气息将身体冲刷,使人倍感清爽,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静静体味这道法的玄妙。

    邱远道长唱得很慢,毎吐一个字身边便荡起一圈气浪,将身边的落雪推开。这些变化在高处的陈谦看得真切,这是他第二次看到道法,也想到一条新的出路,如果能学会道法,达到偷酒贼凌空踏步的程度,那自己也能通过金光,不用靠别人出手,不需要身处高位的运气,完全靠自己的实力去争下一辈子!

    [这道士肯受邀献艺必有所图,而我现在是皇上,天底下有什么是我给不起的?]

    陈谦激动地站起来,用欣赏猎物的眼神盯着台上的邱远道长,说道:“这经文听得人心情舒畅,整个人都轻松许多,爱妃举荐有功,该赏!爱妃是如何结识这位道长的,赶紧说与我听。”

    “回陛下,臣妾有一表弟拜在邱道长门下,在太清宗法华山学艺,前些日子师徒二人云游至京都,便在薛府小住几日。恰逢召开终年大典,臣妾便请邱道长进宫做法,扫一扫宫里积年的怨气。”

    “太清宗高功果然不凡,这经文一唱,所有人都轻松许多,看看底下那些臣子,一个个都跟洗过澡似的。朕很想跟这邱道长聊聊,有劳爱妃代为引荐。”

    薛莹见陈谦喜欢,立刻应承下来:“请陛下放心,臣妾自会安排妥当。”

    后面的歌舞宴会陈谦就没心思看,等到宴会结束群臣离去,陈谦把三德召进书房商议,陈谦说了自己的想法,不过三德并不赞同。

    “陛下,我觉得还是谨慎些,要说邱道士,往好的说叫有道高人,往差的讲不就是江湖草莽嘛,万一他真有神通,陛下跟他同室交谈就不怕有危险?宫里的侍卫可只会武功,不懂道法。”

    “既然皇后引荐的,应该不是刺客,再说薛家想要的我都给了,难道薛华还敢要我这皇位?不过你这话倒提醒我,先找找宫里有没有会道法的高人。”

    陈谦召见暗卫首领于禁前来商议,有他部署明天的会面陈谦对自己的安全就有七成把握。

    这于禁年过六旬伺候过两代先皇,对皇室的忠心无人能比,像之前绑架七亭镇李家,押运画像上的四人都是他安排的,办事干净利落从不多问一句。虽然陈谦没见过他出手,不过暗卫首领的身手肯定不会弱。

    等于禁进屋,陈谦就把自己的安排和担忧原原本本地说出来,于禁了解情况后笑着回答:“陛下无需担心,微臣对邱远道长有所耳闻,此人师从崆峒派吴道子,三十岁武道初成便下山闯荡,一双铁掌名动江南,年青一辈中鲜有敌手,三十五岁习得内劲,三十八岁拜入太清宗,如今他正好四十岁,虽然在太清宗学了两年,但依微臣所知推断邱道长如今至多是内劲大成,明日会谈由微臣当场护卫,定能保皇上周全。”

    陈谦奇道:“如此说来于卿已是内劲大成?这内劲大成是怎样的身手,可否为朕演示一番?”

    “既然皇上有兴致,那微臣就献丑了,屋中不便施展,请皇上随我到中庭。”

    陈谦带着三德走到中庭,于禁提前一步站到中央,左手拿着长枪,右手提着钢刀,就等皇上一声令下。

    这两种兵器还能配合用?陈谦猜不出来,抬下手示意开始。

    “陛下,这是内劲外放之术,名作影蛇指。”

    于禁将钢刀抛向空中,右手蓄劲后连指三次,三道黑光从指尖射出将钢刀轰成四段。

    [这威力比现代的手枪强不少,不过射程好像短了些。]

    陈谦正在感叹功法奇妙时,于禁又开口说:“陛下,接下来是内劲附器之术,名作青蛇枪。”

    于禁低喝一声扎马出枪,枪头像是附着一丝黑气,随着于禁耍起枪花,枪头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黑线,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而舞枪带起阵阵风压更是惊人,逼得场外的陈谦连退三步。舞到最后,于禁飞身而起,枪头直插地面轰出两丈宽的大窟窿。溅起的砖石泥沙像暗器一样朝四周射去,幸好有暗卫举盾牌护住陈谦和三德,不然两人身上都得挂彩。

    “陛下恕罪,都怪微臣没控制力道,惊到陛下。”

    “卿不用自责,本就是朕让你尽全力。先让朕看看你的兵器,”于陈谦接过长枪,看那枪头依旧锐利,完全不像是砸穿过石板的样子,更惊讶内劲的神奇。“于卿练的是什么功夫,朕也想学学。”

    于禁连忙劝谏:“陛下这可使不得,老夫所学的蛇煞功虽然强势,却是有损身体的功法。陛下,您看我刚满六十岁却须发皆白,面容苍老,正是因为蛇煞功需用毒物练功,且一旦终止,体内的毒素更会反噬自身。陛下何等身份,怎么能学这种毒功。”

    “既然不能学,那宫里有没有别的功法秘籍可以一试?”

    “陛下本就习有沙场战技,统领千军不在话下,本该将精力放在治国理政上,再去专研武艺,于国无用啊,您突然想习武究竟是为了什么?”

    说了你就能懂吗?陈谦无奈,只好再搬出梦里的高人,用最感慨的语气说

    “以前朕做过一个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