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十三章 太子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薛莹急冲冲地赶到金銮殿,远远看着灯火通明的宫殿外有两队禁军把手,靠近宫殿更能听到殿内传出的嬉闹声,声音嘈杂,言语**,听得薛莹更是生气,命抬轿的加快步子。

    把守的禁军没敢拦皇后凤架,一行人顺利进了靠近金銮殿,在金銮殿的台阶前停下,剩下的路宫女太监可没资格走,薛莹只好带着薛敏和陈德妃拾级而上,越靠近金銮殿越觉得空气炎热,三人走到殿前才明白原因。

    眼前宽敞的大殿摆放两排高过头顶的火盆,宫女不停地添加柴火,烤得大殿热哄哄的,薛莹三人都热得开始冒汗。

    火盆中间原本是朝臣站立的地方,现在被联排屏风遮得严严实实,嬉闹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陛下不要啊!”

    “陛下好厉害。”

    “爱妃不要跑,乖乖过来领赏!”

    听着暧昧的言语,看到屏风上人影晃动得厉害,薛莹猜不到皇上在玩什么,只好询问守着屏风的海公公。

    “回禀皇后娘娘,皇上和其他妃子在玩小象摸瞎子。”

    完全没听过,薛莹只好再问:“这是什么游戏?”

    海公公腰弯的更低:“奴才不好说。”

    薛莹当即喝道:“快讲,再不说当心你的狗命!”

    “请皇后娘娘息怒!那游戏就是皇上自敷双手,在双脚系上细带铃铛,扮作笨拙的小象,娘娘们则用厚布蒙住双眼扮作瞎子。一柱香时间里皇上用最去亲妃子,被亲到妃子要么立刻饮下三杯烈酒,要么就,就”

    薛莹急了:“再吞吞吐吐,我立马杖毙你!”

    “皇后娘娘饶命,奴才这就说,皇上说如果不喝酒就得当众脱件衣裳。”

    “怎能如此无德,让我进去,我要去见皇上!”

    绕过两层屏风,薛莹终于见到皇上,看着他双脚并用一跳一跳地追着妃子,场里的妃子一听铃声就开始跑,有跑对方向逃掉的,有和其他妃子撞到一起的,也有的直接跑到皇上怀里,被咬掉一件衣服。

    看着场边醉倒的五个妃子,还有在场上被扒得只剩内衣的柳充容,刘昭仪等人,皇后怒上心头,直接大吼:“都给我停下!”

    所有人都停下来给皇后请安,眼见游戏玩不成,陈谦倒没发怒,反而笑盈盈地走向皇后。

    “朕正在想着人不够,没想到皇后带了两位美人前来助兴,甚好!甚好!”

    “陛下,你在说什么胡话,赶紧把人都撤了,这事传到外面会给您惹上骂名。”

    “朕是天子,天下之主,谁敢乱嚼舌根!不要说这些败兴致的话,三位美人一起来玩,哈哈哈!”

    陈谦解开细带铃铛,扎进妃子堆里对她们大使龙爪功,妃子们在皇后面前不敢胡乱,只好任由陈谦摸油,衣裳乱飞,场面更是不堪。

    薛莹声嘶力竭地吼:“还没闹够吗!都给我出去!”

    皇后一下令,妃子们赶紧抱起衣服往外走,一会儿就散得干干净净,偌大的场地里就只剩陈谦和薛莹,薛敏,陈德妃四人。

    “皇后把其他人都赶跑,还真是会替朕分忧,本来还在犯愁选谁当主菜,现在正好,就选你咯。”

    “臣妾鲁莽,请陛下移驾坤宁宫处罚臣妾。”

    “那怎么行,我特意烤热这屋子,又亮又暖,还有这一地鹿皮躺着比床都舒服,皇后你就在这从了朕。”

    陈谦抓住薛莹的手一下拉进怀中,嘴巴靠上去就要品尝美人。薛莹哪肯在其他妃子前低了皇后威严,奋力反抗,奈何腰上的手臂跟铁箍似的无法挣脱。两人一时僵持住,谁都奈何不了对方。

    “皇后,你这样就不识趣了,再扭下去朕都抱不住你。”

    “陛下为何非要作践臣妾。”

    “这明明是夫妻情趣,换个新鲜地儿别有一番滋味,还有那观星台,御花园,太平湖畔等我们去探索呢。”

    薛莹听后更是挣扎得厉害,差点就逃掉了。

    强扭的瓜不甜,还容易伤人。看来光靠皇上的身份压不住她,心生一计,陈谦一下搂紧薛莹,悄悄对她说:“今夜你从了朕,后天早朝我就立瑞儿为太子。”

    一听这话,薛莹立马蒙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不就是瑞儿的前程吗,没想到会在这种情景下得到承诺。不对,这也许是皇上在试探我,瑞儿还年幼,表现也显得平庸,皇上怎么会突然下决断。

    薛莹既担心这是试探,又怕这话是真的,心里犹豫不决,手上反抗的力量已经卸掉大半。

    “陛下喝醉了,尽说些胡话哄臣妾。”

    陈谦一看有戏,立马对着薛莹的耳根吹风:“爱妃听好了,君无戏言。”

    听到这话薛莹彻底放下防备,任由陈谦玩弄。陈谦看事情成了,直接招呼薛敏,陈德妃过来:“快来帮皇后更衣。”

    两人虽然没听到皇上皇后的对话,看这情形也明白皇后妥协了,只好告罪一声,动手脱薛莹的衣服,两双手几下就将薛莹扒个干净,美好的酮体完全展现在陈谦眼前。

    “爱妃,我们就用前天晚上那招,正好给你两个妹妹做下示范。”

    薛莹一回想,立马脸红到耳根,没想到要在旁人面前摆出那种姿势,不好意思地看了薛敏,陈德妃一眼。

    “爱妃放心,在场的都得学,谁也逃不掉。”

    见皇上执意如此,薛莹只好伏下身子,状似雌犬,将雪白的山峦,丰满的蜜桃显露无疑,让人看一眼都觉得血脉喷张。

    “如此绝景百看不厌,爱妃,朕来了!”

    陈谦握住蜜桃直接开战,薛敏陈德妃在一旁缠舞助兴,无边欲火在金銮殿上燃烧着,一直烧到天明。

    隔天金銮殿一事传到宫外,大臣们群情激愤,纷纷拟好奏表递进宫里,旬礼一派的奏折顺利送进去,氏族派系的奏折却被薛华拦下。薛华一反常态的举动让众人感到疑惑,剩下的墙头草又把写好的奏折塞进书柜里,直到朝会上陈谦宣布严瑞为太子时所有人才想明白。此事过后薛华一下登上朝臣的顶点,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退朝后陈谦直接回到寝宫躺下,前夜疯狂过度,在龙椅上坐久了就会感到腰间酸胀,虽然按照设定,这身体习武已有十五年,精壮勇力已超常人,还是经不住这般挥霍。

    陈谦正在反省以后要节制,三德拿着新的热水袋敷在陈谦腰上,笑着说:“陛下,看来娘娘们这次真是下了狠手,这都两天了您还没缓过气来。”

    三德不再称陈谦作虎哥,毕竟宫里人多眼杂,万一说漏嘴被有心人听见,那可麻烦大了。虽改了称谓,旁边无人时两人还是以朋友的身份谈笑。

    “不过陛下也真是勇猛,听说有五个妃子被抬出来的,那会还没结束,到底有几个人?”

    “别听那些闲言闲语,那五个是喝醉的,光是三个妖精就能吸干我,不提她们,你的事办的怎么样?”

    “去看过,等了五天还是没半点消息。”

    陈谦听得心里一沉,那侠士果然是走远了。这些日子两人虽然贪图享乐,但还是惦记侠士的行踪,三德每个月总会在固定的时间去看看,每次都无功而返。

    陈谦叹息道:“都是这皇宫害了你,如果你跟那侠士走,也许已经学到本事,不用再怕那天火。”

    “陛下别在意,我现在也过得挺知足的,我几辈子都是贫民,哪像现在走哪都有人巴结,以前七品知县都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爷,现在我打三品官一巴掌他还得跟我赔罪,昨天我刚进宫就收到薛华的礼物,里面有个夜明珠跟蹴鞠球一样大,可漂亮了,等晚上我去搬来,跟陛下一起欣赏。”

    “你喜欢就留着玩,那么大块石头搬来搬去多费劲。”

    “陛下对三德是真好。如今我财,权都见识过,等下辈子再去享受美人恩,这人生也就圆满了。”

    “可寻不到侠士,我们去哪找下辈子?”

    “陛下不要着急,安心过日子该来的总会来,像我以前做渔夫,跑堂,木匠,安安稳稳地活,最后不都遇上金光了,该是咱们跑不了。”

    陈谦没三德这么看得开,但是想了很久也没别的办法,只好先放下,说道:“罢了,顺其自然得了。月末终年大典的礼表送来吗?”

    “有的有的,进门前礼部的人刚把单子送来,我就等陛下提呢。”

    “那好,赶紧看看,这大典上有很多平常看不到节目,我们好好挑一挑。”

    在坤宁宫皇后薛莹也在琢磨同一份表单,毕竟这四个月来皇上的变化实在太大,不仅性情反常,喜好多变,连对权利的态度都由从前的谨慎专断到现在毫无在意。扶氏族,立储君,这恩典来得太容易,连父亲薛华都拿捏不准皇上的真意,更别说她了。

    女人的直觉告诉薛莹皇上变了,但太医拿人头担保皇上身体无碍,看皇上平时言行也不像精神异常。那只能是宫里有妖邪作祟,影响皇上的言行。

    为了打消疑虑,薛莹在礼表上添上一个节目--祛邪除祸--太清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