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十二章 胡闹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清晨三德如愿出城,骑着马急冲冲地前往破庙,却不知道陈谦已经在昨晚做好部署,破庙周围十里外的道路都安插哨兵,伪装成寻常百姓,组成一个大包围圈。

    每个人都收到三德的画像和衣着体貌特征,如果三德离开破庙,不管朝哪个方向都会被察觉,再雇佣平日里有经过破庙的居民提供消息,确保每隔两个时辰就能收到一次消息。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侠士出现。陈谦哪都不去,就坐在书房等暗卫通信。

    第一天,三德赶到破庙后没找到侠士,在庙里四处翻找,在佛像身上摸来摸去时被村民撞见,被棒打一顿赶到庙外。

    第二天三德乘着天色没亮道上无人,点着油灯进庙查找,仍是一无所获。

    第四天三德已经不再找踪迹,整天站在庙门口,累了就直接躺在门前,片刻不离。

    第七天三德开始呼喊,整天对着空气说着前生今世,时不时跪地磕头请侠士现身,路过的村民看他已陷入痴狂,没人再去赶他,都绕道而行。

    第十天,三德感染风寒咳嗽不止,仍不愿离开就医,请路过的人叫郎中过来,被路人骗光钱财也没等到医生。还是暗卫请了郎中过去才保住三德一条命。

    第十五天,三德还是没等来侠士,反而起身回到京城,又进皇宫。

    再看到消瘦一大圈的三德,陈谦颇感失落,这最后的线索还是断了,故意询问破庙的事后,陈谦才问三德为什么回宫。

    三德语气平缓地说:“虎哥,折腾这几天也算想明白了,既然是我没守约那怪不了别人,与其再到各地瞎逛碰运气,还不如好好在京城过日子,前三世我没去找金光,最后不也都碰上了。而且我现在是刑余之人,离了皇宫处处招人白眼,活的这么窝囊还不如不过嘞。”

    “说得对了,日子要好好过,天天担惊受怕真是辜负这大好时光。三德,你就跟在我身边,等你熟悉下宫内事物,我就让你接小海子的位置,感受一下万人之上是什么滋味。”

    三德回皇宫本就想着陈谦能照拂一二,没想到直接混成大内总管,心中欢喜,嘴上还得推脱一番:“虎哥这可使不得,海公公跟了皇上二十年深得信赖,说换就换会不会惹人非议?”

    陈谦满不在乎地说:“非议又如何,就算把国家搅乱又如何,这些东西对于你我二人不过是今日泡影,天火再临,来世还不是两袖空空。再说除了兄弟你,还有谁能理解我。”

    “虎哥,有你这句我三德誓死效忠,绝无二心。”

    “好了,赶紧去洗漱一番换身干净衣裳,等会我带你玩遍这皇宫!”

    一旦开启玩乐模式才发现皇宫也是大有乐趣,品字赏画陈谦不太懂,三德完全看不来,两人欣赏歌舞杂技,观看演武斗兽,在御花园里捉弄宫女,到观星台月下狂醉,没过几日宫里都知道皇帝身边的大红人三德,一露头就把皇帝带偏了。

    ----------------------------------------

    时至深秋,天气渐冷,宫里的娘娘都窝在屋里躲开风霜。这日皇后在坤宁宫做女红,给小皇子严瑞织件袄子,一针一线都无比认真,连通报的声音都没在意,直到薛敏走到跟前请安才察觉到,这才尴尬地招呼:“原来是妹妹到了,来,坐下喝茶。”

    薛敏憋着气说:“姐姐真是好兴致,这一个月皇上都快把后宫搅翻了,姐姐贵为后宫之首自当去劝劝皇上,少做些荒唐事。”

    薛莹笑道:“妹妹莫急,皇上虽然有些贪图享乐,但每次朝会都能好好处理,而且越来越依仗薛丞相,现在我们薛家势力稳固,国内也无大事,这局面不挺好嘛。”

    “即便也不能让皇上这样乱来,都不懂的爱惜身子!”

    薛莹笑而不答,拿起茶壶给薛敏再倒一杯。

    看姐姐无意相帮,薛敏心中更觉烦闷,拿起茶杯一口喝干。

    自从那一夜皇上突然发狂后,薛敏的日子就没好过。皇上躲进归云楼拒不上朝,所有人都来问她,可薛敏哪里说得清。好不容易熬到皇上回寝宫,皇上却再也没有召见过她,从前是天天睡在她房里,如今见上一面都难,这不明摆着失宠了,薛敏觉得下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如以前恭敬。

    好在皇上也没召见其他娘娘,等到皇上开始宠幸后宫,竟然一个月都没轮到她。先是柳充容,然后是刘昭仪,苏良妃,五日前还在御花园临幸一个宫女!其中得宠最多反倒是疏远两年的皇后,有一半晚上都在坤宁宫住。

    姐姐如今这般态度,多半是怪自己以前得宠时没多帮衬,薛敏心中了然,向来自傲的她不想对人低头,可她父亲在薛家的地位很低,反倒是她成了的家人的依仗,一旦失宠一家人都只能过回以前的日子。

    对前途的担忧还是压过自尊心,薛敏跪下来求着:“姐姐这次你就帮帮妹妹吧,皇上已经两个月没召见过我,再这样下去我的封号都保不住。”

    “妹妹这是做什么,同氏姐妹我肯定会帮你,赶紧起来。”

    扶起薛敏,薛莹心中得意,这外戚的野丫头终究还是服软,如果不是淑妃的封号还有些用处,凭你前两年的态度,说什么也不会帮你。

    薛莹拉着薛敏的手说:“妹妹稍安勿躁,皇上毕竟正是青壮,多惹些桃花也只是图个新鲜,那些充容昭仪哪一个比得上妹妹,等下次皇上再来坤宁宫我就派人通知妹妹前来献舞,当年妹妹初入宫不就是跳了一支‘九韵’而得宠,只要你舒展身姿,保准得皇上欢心。”

    “姐姐大恩,妹妹感激不尽。”

    聊完正事两个人都轻松多了,谈谈胭脂花粉,交流女红心得,但真是一对关系亲密的好姐妹。正当她们讨论苏州,扬州那一地进贡的绸缎更好时,通报的声音又传过来,原来是与薛莹交好的陈德妃。

    两人刚听到声音,陈德妃已经跨过门槛走到里屋,一见面连请安都没有,陈德妃焦急地说:“皇后娘娘您赶紧去金銮殿看看,皇上这次玩大了!”

    薛敏朝窗外看了一眼,此时天色已晚,过会宫里该点上蜡烛了,这个时间不该有朝臣滞留宫中,而且今天也不是上朝的日子。

    “妹妹慢点说,皇上到底要做什么?”

    陈德妃深吸几口气,说道:“皇上招集十三名妃子前去,说是要开无遮大会,听着就不是合乎礼法之举,还请娘娘前去劝阻!”

    “荒唐,”薛敏发怒拍案而起,大声说道:“金銮殿岂是后宫妃子能去的地方,这事要是传出去所有嫔妃都得背上骂名,你们随我一道去拦住陛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