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十一章 密谈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第二世三德成了跑堂伙计,就在京城茶楼干活。有了前世的经历,三德觉得瞎折腾没用,还不如在京城这样鱼龙混杂的地方打探消息,也许能找到奇门也说不准。

    三德本就是个机灵讨巧的人,再加上当马贼时练会一点功夫,给茶楼揽客护院都不在话下,很快也得老板赏识做了领班。

    平日招呼客人三德专门留意江湖中人,常来茶楼又性格豪爽的更是重点照顾。先和江湖人混个脸熟,能搭上话后三德再请他们吃酒,一来二去大家成朋友,三德趁机打听奇门之事。

    所谓奇门只是泛称,能用上几招道法的门派都会自称奇门,像是黑虎奇门,赤练奇门,黄氏奇门等等等等,光是京城周围就能找到四五十个奇门,而没有道法只练武术的就会以门派区分,像是螳螂派,龙虎派,金刀派。这些门派数量更多,遍布天下。

    根据那些江湖人所说,奇门虽然比门派强点,但是差别不大,因为很多奇门的家传道法不是用来打架的,争地盘时还得看谁的拳头硬。就算是能用来伤人的道法也得和自家武学融会贯通,不然念个咒的时间都够掉两次脑袋了。但还有远远凌驾于奇门,门派的势力,那便是仙宗。

    仙宗是所有武人的最终目标,只有天资极高或是习武大成者才有可能进仙宗。仙宗的数量非常少,整个景国也只有五个仙宗,但很多奇门,门派都是仙宗的附庸,他们向仙宗进贡,输送最好人才,甘愿做牛做马,在仙宗冲突中充当先锋。

    仙宗地位如此超然,除了自身强大的武力,还因为他不争凡间利益,一心只为求道升仙。景国大部分升仙者都是出自仙宗,散修屈指可数。

    了解到这些,三德彻底放弃寻找侠士的念头。侠士根本没想告诉三德他的师门,而去找侠士又不切实际,谁知道这一世他戴什么样的面具?

    后面的日子三德安安稳稳地过活,不再打听江湖事,请客的钱全攒下来当彩礼,等攒够了就去讨个漂亮老婆。

    没等到娶老婆,倒是先遇上叛王严浩被捕入京,而后金光照亮刑场,三德被一颗飞石炸上天,再醒来就到了李家村。

    陈谦:“等等,算起来你已经过了三世,那侠士没再来找你吗?”

    陈谦刚说完,三德竟然哭了,不停地擦眼泪,好一会才冷静下来。

    原来那侠士曾经托宫女送了件衣裳进来,三德在衣服内衬里发现绣字。侠士让三德想办法离开皇宫,他会在城外正东向三十里处的破庙等他,如果半个月内三德不能赴约,他会自行离去。

    三德心急如焚,却不知道怎么逃开盘查,向身边要好的太监请教,却没想到被小人揭发,挨了一顿毒打。

    眼看着约定的日子一天天接近,三德铤而走险想在半夜逃出皇宫,刚走出芸纳宫没多久就被巡夜的侍卫发现,拼命躲回芸纳宫,又有柳青青作保,这才捡回一条命。

    看着日子已过,侠士怕是走远了,三德也无可奈何,只能继续当刘伟。这时正好宫中疯传的皇上夜入储秀宫,杨娟一夕得宠的奇闻,觉得这皇上有些古怪。

    借着柳青青去祝贺杨娟的机会,三德也跟着过去,一见杨娟立刻认出她是前世的翠儿,而后陈谦开始寻人,三德看到李善的画像倍感惊奇,更加怀疑皇上也许是李家村人,这才有食盒刻字一事。

    “这样说来柳青青待你不薄,若不是她,我们二人都无缘再见。”

    三德摇摇头说:“柳青青是对刘伟好,这刘伟本就是柳青青的仆人,小姐入宫他也被送进来服侍她。我不过是沾了刘伟的光。”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三德犹豫半天,突然拜倒在地说:“虎哥,说心里话我不死心,我还想去城外看看,请你放我出城一试。”

    三德如此大礼,碍于身边有侍卫陈谦不好去扶他,着急地喊:“三德你这是做什么,快点起来说话。明天我放你出城,去看看庙里有没有侠士留下的消息,不管能不能遇到侠士我都不会强留你,若是不想留在京城我会安排暗卫送你离开。”

    “虎哥,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要是真能遇上侠士我一定为你引荐,如果有关于奇门的消息,我也会传信给你的。”

    “这样也好,你带上这个印章,如果有消息就写信交给当地的衙门,他们看到这个章自然会把信传给我。兄弟,以后各自珍重。”

    三德终于笑了,说道:“那就谢虎哥吉言。”

    谈到这会天都完全黑了,陈谦安排三德下去休息,一松懈下来才觉得腹中空空,原来把晚饭错过了。

    坐到餐桌旁,陈谦一边吃饭一边思考三德的话再对照自己的情况,第一世在刑场旁像是被扔进金光里的,最后一刻看到的女裙应该就是出手的人,就当她是个管救不管教的主,往后推算当木匠才算是第一世,当皇帝是第二世,也就是说还得再过一世才有机会接触奇门。

    眼下倒有个机会,如果派人暗中监视三德,万一能遇上侠士,等到他们分开时再将侠士拿下,这样也不算对不起三德了。那侠士会被官兵追的到处藏,应该不是绝顶高手,两队暗卫二十四人总该能拿下。如果实在没遇到,那只能碰运气了。

    虽然对不住三德,但这件事非做不可。有件事陈谦没有说。

    还有三年,历史上的严颂会在三年后被杀,史书记载中左卫军叛变,和旬礼,禁军勾结拥护一个自称严氏正统,手持传国玉玺的人上位。因敌方里应外合,京城很快就被攻破,薛华领着勤王军救驾不及,严颂最终身死金銮殿。

    陈谦自然不是严颂,却继承他糟糕的运势,不过无论用上什么手段总要去争一争,尽人事才安天命。

    [这次就看三德的运气能不能分我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