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十章 故人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这木盒是宫中常见的款式,品级不高的妃嫔都是领用这种木盒。让陈谦在意的木盒下部刻着七亭镇·李四个小字。

    “回禀陛下,这盒点心是芸纳宫充容柳青青送的。”

    “装的是什么点心?”

    “陛下稍等,奴才去问一下,”海公公出去找小太监要来清单,核对后进屋回话“启禀皇上,柳充容做的是七亭梅花糕,连着四天都送这种糕点。”

    [连着送同一种吃食,还刻着七亭镇李,这是在试探,她很有可能是认识我的人。]

    陈谦立刻前往芸纳宫,到地方时柳青青领着下人在门口迎接。

    陈谦远远地看见她,更觉得奇怪。看到真人唤起部分严颂的记忆,柳青青能获封充容,自然是得宠过一段时日,她还是严颂记忆里的样子,体态丰满,面若桃花,是个百里挑一的美人,但和上一世任何一个人都对不上。

    陈谦眉头紧锁,一步不停走进内房,只带着柳青青和小海子,其他人都拦在外头。

    陈谦指着海公公手中的食盒问:“这七亭梅花糕是你送的?”

    “是臣妾亲手做的。”

    “那我问你,为何叫七亭梅花糕,还在食盒上刻字?”

    看到海公公指着的四个小字,柳青青也感到惊讶,连忙答道:“回陛下,这都是臣妾身边的一个太监出的主意,他叫刘伟,自称年幼时曾在七亭镇见过陛下梦中的贵人,也许那贵人还在那,他提议让臣妾派人去七亭镇寻人,把糕点的名字也加上七亭二字,万一找到贵人,陛下念在臣妾寻人有功,也许还能来看看臣妾。陛下,臣妾只有这点心思,至于这盒底刻字臣妾真的不知情。”

    海公公高声喊道:“把刘伟带上来!”

    坐等片刻,刘伟就被两个侍卫夹着送进来,从进门起刘伟就一直低着头,陈谦看不清他的脸,正想着他到底是谁,刘伟先开口了。

    “奴才李三德拜见皇上。”

    三德?竟然是他,那日三德与陈谦一同在六层做活,邪火天降时陈谦望了眼七亭镇的方向,回过头三德就不见踪影。难道是他直接跳进光柱?

    海公公呵斥:“大胆奴才竟敢乱报姓名,你到底叫刘伟还是李三德?”

    海公公的呵斥打断陈谦的思绪,眼前的李三德双手发抖,声音都打颤,仍然坚持说:“奴才原名李三德,进宫后改名刘伟。”

    “抬起头让朕看看,”陈谦看到三德的脸时拳头握得死紧,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个同命人。不过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陈谦立刻下令带走三德回去审问,走之前安慰下柳青青,交代她不要外传今日之事。

    回到书房,陈谦撤离所有人,只留下三德和两名耳聋的暗卫,准备妥当后陈谦便开始问:“三德,没想到能再见到你。”

    “虎哥,我也没想到你醒着,还做了皇帝,真是好命人。”

    “你那天在塔上突然不见,我还以为是你失足掉下去了。看来你也掉进那道光里。”

    “我是自己跳进去的,进了金光才有转世,这是我师傅教的。”

    “你竟然有师傅,他在哪?”陈谦一下子站起来,没想到三德竟然有人领路,如果找到这个人事情就能弄清楚了,没想到三德再开口又是一盆冷水浇来。

    “虎哥,你应该也有师傅的,不然第一世谁引你入门?”

    三德细说下来陈谦才明白所谓的师傅是怎么回事,三德一开始是个农夫,有个侠士被官兵追捕闯进他家里,三德帮着藏人还去抓药帮他治伤,侠士在三德家里藏了十天,伤好离开,并承诺会回来报恩。

    两年后侠士回来找到三德,要给他一段新的人生。当时三德心里直笑,并不相信看起来穷困潦倒的侠士,不过对方神情严肃不像说笑,自己一个家徒四壁的农民光棍一条也没啥牵挂,就答应跟侠士走上一遭。

    连赶三天路,几乎是不眠不休,就在三德快撑不住时他们到了目的地,那是三德第一次看到金光,他本能想跑却杯侠士一把抓住,扔了进去。

    转世后三德变成个渔夫,面对新的人生三德一度茫然,浑浑噩噩大半个月后侠士又找到他,并说明他接下来该做的事。

    陈谦吃惊地说:“转生三世,各凭机缘?”

    “是的,那侠士说他是奇门弟子,把我扔进金光算是结下师徒情分,他有特殊的办法找到我,进一次金光算是请了拜贴刚够资格,如果能转生三世,才会被奇门接纳。”

    “这奇门好大的排场,定了这种狗屁不通的规矩,如果我自己连续通过金光三次,那还要这奇门做什么?自己去寻那金光不更自在。”陈谦听得生气,站起来回走动,吓得三德不敢抬头。

    三德低着头说:“虎哥,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也问过那侠士,他说那道金光轨迹难测,即使是奇门也无法百分百判断它的位置,但奇门能推测金光降落的大致范围,普通人想碰上金光只能靠天大的运气。”

    “这般麻烦我索性不找了,不进那金光大不了死上一回,就当睡个觉,等哪辈子再被金光砸中,前尘往事不就都想起来了。”

    “虎哥,不是这样的,这金光只是条续命的道,只有一次保持自我的机会,万一在金光外面死了,记忆就会被清空,就跟转世投胎一样了,而且再进金光也记不起前世了。”

    这怎么可能?陈谦呆住了,半天说不话来,照三德的意思金光续命完全是地狱难度,要一条命走到底没存档的。如果有一世失败,他就会失去所有的记忆,像翠儿一样被无限地囚禁在这片天地里。

    三德看陈谦非常失落,安慰说:“虎哥,您也别想太多,反正天火准会来,咱们能多活一天就赚一天呗。”

    “这邪火果然避不开,那侠士有没有提过邪火什么时候会来?”

    “这个有说过,短不过十月,长不足八年,原话就是这样讲的。”

    “这个怪圈总该有办法跳出去,难道奇门的人就这样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办法有,但我还不是奇门的人,侠士不能跟我讲。”

    看来只有入了奇门,或者抓个奇门中人才能问出答案。再问关于侠士的问题三德也说不出有用的信息,陈谦本想让三德学学丹青,再把侠士的样貌画出来,却没想到那侠士两世的相貌不同,都是戴着人皮面具,还当场换回前世的脸给三德看。

    谨慎到这个程度,陈谦没办法利用皇帝的身份漫天撒网,只得作罢。

    随后陈谦再问三德一些前世的回忆,三德也详细地讲了一遍。

    第一世侠士找到三德后两人详谈一夜,第二天侠士就悄悄离开,三德只能靠自己去找金光,于是离开故乡寻找机缘。

    那时世道正乱,生活不易,三德一路上当过矿工,被抓过壮丁,还被土匪收编当过马贼,虽然生活大起大落,但是没找到一点关于金光的消息,晃荡三年始终一无所获,还瞎了一只眼睛。

    后来土匪窝被官兵突袭,众人各自逃命,三德在逃亡中左腿中箭,靠躲进山沟避开官兵,整整窝了两天,身子都快冻僵,这时官兵才停止搜山。

    等三德拖着腿到镇上就医时已经晚了,以后走路都是瘸的。

    折腾完这一遭,三德彻底心灰意冷,返回家乡又干起捕鱼的营生。安安静静地过了两年,直到那一天。

    三德和往常一样外出捕鱼,站在船上正要撒网,湖面竟有一大串气泡冒出,正觉得奇怪,三德看向水面,觉得这片水的颜色比湖边的水还深,黑漆漆的一片,其中还有两道蓝光若隐若现。

    [难道有宝贝?]

    换做以前三德是不敢去惹麻烦的,不过有前些年的经历,胆子已经大到天上去,脱了衣裳光着上身就准备潜下去,还没等三德做完动作湖面就炸开了,一头蛟龙冲天而起,在湖上飞舞翻腾,搅得湖面掀起巨浪,一下拍碎三德的渔船。

    三德抱着木头在湖里飘荡,只求这畜生赶紧消停下来。没等一会金光就来了,湖水一下被轰开,形成巨大的漩涡又把三德吸进去,再醒来便是第二世。

    听到这里陈谦在心里谩骂不停,连头畜生都能引来金光,这还怎么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