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九章 整整齐齐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秀女杨娟,参见皇上。”

    面对徐徐拜下的杨娟,陈谦整个人都乱了,[为什么是皇上?为什么她的表情只有紧张?难道是这里人太多了,翠儿不敢与我相认?]

    陈谦拉起杨娟就往最近的厢房走,一边喊着:“其他人都出去!”

    顾不上众人的眼光,陈谦拴上房门点上蜡烛,翻查下屋子,确认没有其他人后才安心下来。

    “翠儿,真的是你吗?”

    杨娟低着头说:“回皇上,奴家是杨娟,不曾有过别名。”

    “难道你也忘记了?你可还记得七亭镇?”

    “回皇上,奴家从未听说过七亭镇,奴家本是南方绍怀人,从小生活在岷江边上,是去年才离乡进宫的。”

    陈谦抬起她的下巴又仔细看一遍,怎么看这都翠儿的模样,颤声说:“你真不记得了,难道你只是长得像。”

    陈谦抱起杨娟,吓得杨娟惊叫一声却不敢反抗,只能任他施为。

    陈谦把杨娟放到床上,一下撕烂她的衣服,借着烛光能看见她的胎记,一样在锁骨的位置,一样淡淡的樱红色,一样细长的形状,前世陈谦看它像柳叶,现在看只觉得更像把尖刀,刺得他遍体鳞伤。虽然早有预感,但真正面对时仍觉得心乱如麻。

    “你明明是她,为什么不记得我。”

    ----------------------------------------

    那一夜后陈谦搬回寝宫,封了归云楼,又厚赏杨娟,直跳三品从秀女变为良娣,移居如意宫,不过陈谦再也没去找过她,夜入储秀宫也成了宫中秘闻,没人敢再提起。

    平静三日,陈谦终于重开朝会,上朝第一件事就是张榜寻人,陈谦拿出第一世的父母,恩师,还有上一世老丈人李善的画像,说画像上的是他梦中的贵人,天仙下凡,只知容貌不知其名,众臣虽感困惑也只能照办,对外宣称是找四个名厨。

    处理完寻人的事,陈谦把后面的朝议简单对付过去。虽然没当过皇帝,但陈谦知道历史的走向,史书里的严颂时期党争激烈,以薛华为首的氏族一派根基深厚,敛财贪权,被皇帝忌惮,因而严颂大力扶持以旬礼为首的寒门士子,推广改革试图削弱氏族的力量,稳固皇权。

    斗了五年变法还是失败了,旬礼告老辞官,在回乡路上病逝,其余的寒门士子或降职,或流放,党羽被拔得一干二净。而氏族的力量更加强盛,严颂几乎成了傀儡。

    氏族力量现在很强,陈谦也没那心思去争,皇帝做得再好又能怎样,不说那毁天灭地的邪火,就算是活的长长久久,大权在握,还不是出不了皇宫,天天对着地图指点江山有个啥意思?

    在朝会上陈谦秉承一条原则,薛华旬礼七三开,遇到小事听旬礼的,遇到大事让他们争一争再听薛华的。只要氏族安分,这皇帝他就坐的稳,比起纸上的江山,还是趁早找到关于邪火的信息更重要。

    退朝后陈谦回到书房,此时内阁大学士郭敏已经等候多时。郭敏年近花甲,掌管藏书阁整整三十年,皇宫藏书他每一本都研读过,堪称活生生的典籍目录。

    “郭爱卿,朕连日来多次梦见一注金光映照皇宫,不知此梦有何意义,是吉是凶,卿可否替朕解惑?”

    “请皇上具体描述一下这道金光。”

    陈谦一回想金光就记起焚天烈焰,只能强压住恐惧说:“那是一道光柱,光芒刺目,炙热非常,而且光柱范围宽广,整个金銮殿都能吞没。”

    郭敏思量一会,回道:“陛下,您梦中的金光与那升仙祥兆极为相似,同是巨大宽广的光柱从天而降,不过升仙祥兆光芒温和,身处其中让人觉得如沐春风,身心都变得舒畅,倒是和您梦见炙热非常沾不上边。”

    “爱卿的体会如此深刻,莫非见过那道金光?”

    “微臣还是孩童有幸遇到那升仙祥兆,当时一个骑牛的老道士路过村子,像是突然感悟,仰天长啸一声,天空竟有钟声回应,随后金光天降,老道士骑牛飞升,身边环绕七只云雾变化的仙鹤缓缓飞上天空。待老道士消失不见,金光也随之消散,这就是微臣所见之金光,请问陛下梦见的金光中是否有人在其中?”

    陈谦连忙点头:“有的,金光里真有一个人。”

    第一世的刺客,第二世的宫中人,金光都是在他们生命垂危之际出现的,难道那金光和邪火是被召唤的?

    郭敏又说:“如此看来陛下所见金光应该是升仙祥兆,您梦见这金光会伤人,或许是因这升仙之人和陛下有关联,陛下不忍他离去才会做这样的梦。”

    “你是说我熟悉的人会升仙?”

    “陛下,这只是微臣的猜测,不过梦见祥兆肯定是好事,今年肯定是国泰平安,无灾无难。陛下就不要过于忧虑。”

    “这升仙祥瑞真和国运有关?”

    “陛下,虽然藏书阁从不记录仙魔鬼怪之事,但这升仙祥兆却是例外,它真的能反应国家运势,阁中有本《景元杂录》记载近两百年升仙祥兆出现的情况。陛下若是想看,微臣便去取来。”

    “那就有劳爱卿走一趟。”

    等郭敏取来景元杂录,陈谦便开始攻读模式,除了上朝外基本不出书房。

    皇上对读书充满干劲,这件事朝臣们无法干涉,只好随陈谦去折腾。这一来就苦了后宫的娘娘们,好不容易等来皇上下楼,皇上仍然没翻过任何一个人的牌子,情愿每日睡在书房中。

    习惯争宠的女人没人会接受守活寡,正得宠的薛贵妃第一个冲到书房要陪陈谦读书,也成第一个被拦在门外的。

    眼见硬闯不成,娘娘们又换了法子,有的邀陈谦饮酒赏花,有的送刺绣以寄相思,更多的也是送亲手做的点心。每到下午后宫送来的茶点都得铺上三大桌子,糕点汤品应有尽有。

    面对这些莺莺燕燕的骚扰,陈谦只觉得更加心烦意乱。

    《景元杂录》中确实详细记载升仙祥兆的出现,还对升仙者的生平作记录。但这升仙发生的频率未免过于夸张,仅景国境内的升仙者就足有三千余人,某些年份还出现过大规模的升仙潮,这样看来升仙祥兆跟陈谦经历的金光邪火完全不是一回事。

    线索再次中断,现在翠儿已经失忆,陈谦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那四张画像上。举国之力去做一件事往往能见成效,张榜后的第十天找到第一世的恩师,如今他只是大字不识的贫农,见到陈谦时眼中只剩惶恐。

    问询一番后,陈谦就赠些银两把他打发回去,厚赏发现恩师的官员,直接升官一级。其他同僚看得甚是眼红,全都使足劲找人。

    第十四天,李善被发现,原本的老丈人成了关外牧民,连语言都不通。

    第十八天第一世的父母被找到,他们依然是夫妻,生活在南方捕鱼为生,听到陈谦喊他们作父母时惊恐非常,连连磕头求饶。

    第十九天陈谦喝晕了,再次推掉早朝。醒来时已近黄昏,陈谦什么也不想说只是吩咐上酒,他现在无比怀念现代的二锅头,一瓶下肚神仙也叫不醒,哪像这的所谓好酒,喝到快吐也不过睡去两个时辰。

    脑袋有些昏沉,陈谦起身走动,在大厅又看见满桌的糕点,随便吃一块却有些甜腻,喉咙干渴,引得胃中翻腾,一下子吐了起来。

    连个甜点都跟我作对吗?陈谦心中烦闷,一生气直接把一桌子食盒扫翻在地。

    皇上发怒,其他人都不敢动弹,安静地看着皇上把那些食盒当球踢,一连踩碎五个,踩到第六个时皇上突然停住,把食盒捡起来观察一番,神情越来越严肃。

    “小海子,这盒子是哪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