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八章 相遇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陈谦开始制作翠儿的雕像,这一次陈谦格外认真,光是粗雕轮廓就用去两日,理所当然地罢掉朝会,让在殿外等候的大臣再一次傻等。

    陈谦不理朝政的做法终于让大臣们忍无可忍,旬丞相越众而出,号召大家就在金銮殿外静坐,等到皇上回心转意为止。

    旬礼是两朝元老,出身贫寒却以自身的才干坐到丞相之位,多年来用心治学,门生众多,是寒门士子尊崇的老师。

    有旬礼出头,代表氏族的薛华站出来。薛华是大世家薛家的族长,其女薛莹便是当今皇后,外甥女薛敏也是得宠的贵妃。有薛丞相出面,必然会惊动深宫的两位娘娘,这样内外两方施压,定能让皇上有所顾忌。

    没想到众人一坐下就等到黄昏,八月的太阳何等毒辣,能坚持到天黑的不足半数,年近花甲的旬丞相刚过中午就不省人事,就剩年轻些薛丞相带头苦等,虽然从皇后宫里送出消暑汤品,但身体也受累不少。

    听闻父亲如此辛苦,在宫里的皇后薛莹忍不住落泪,可她也毫无办法,多次派人去归云楼通报,却迟迟不见皇上有动作。

    等日落西山,大臣们还在忍饥挨饿地抗议,旬丞相醒后又重新坐回去。最后一次通报依然没等到皇上的消息,皇后一气之下移步归云楼,准备跟皇上当面要个说法。

    薛莹赶到归云楼时,陈谦正在吃晚饭,趁着她上楼的功夫,陈谦翻查起关于薛莹的记忆。

    严颂还是皇子时便与薛莹成亲,那年严颂刚十八岁,薛莹才十六岁,很快他们便有第一个孩子严瑞,而后先皇病逝驾崩,严颂登基,薛莹也地被封为皇后。

    刚好二十岁时成为皇后,既有最美好的年华,膝下又有皇子,本来应当受尽恩宠的薛莹却渐渐被冷落,原因也出在小皇子身上。

    小皇子是不大聪明的男孩,走路,说话都比寻常孩子学得慢,天生显得愚钝。看着儿子并不出色,严颂也不再关心他,再加上薛莹第二胎又生个女娃,让严颂没了耐心,转而把精力花在其他人身上。

    薛家自然不甘心皇后失宠,在后宫少一份助力。于是将貌美的薛敏送进宫,果然得了严颂的欢心。失宠的皇后倒没因妒生恨,而是安安心心地照顾自己的孩子。除了祭祖,佳节外皇上和皇后基本不碰面,就这样相安无事过了两年。

    翻查严颂的记忆实在让人不愉快,虽然陈谦明白这是虚假的,但记忆里的严颂完全是他的模样,搜索记忆就如同拥有一份新的人生。

    在回忆时陈谦总会刻意去记起苏醒时的痛苦,穿越前的人生,只有那些记忆才能提醒自己,记住自己的原点。

    过了一会,记忆中的皇后慢慢走到眼前,她双眼清澈,小嘴樱红,身披凤袍头戴金冠,一身行头大气华美,却没衬出她娇小苗条的身段,像一个穿着宽大礼服的漂亮娃娃。

    果然还是记忆中素衣简妆的她更显清纯可人,比起薛贵妃的眉眼带俏,风骚入骨,陈谦更偏好这般温润如玉又气质淡雅的女子,看得都不舍得移开目光。

    原本气冲冲地走上来的薛莹一遇上陈谦的目光,立刻就缩了一步。毕竟做过几年恩爱夫妻,这不怀好意的眼神她一下就明白。虽然这也是好事,可想到父亲在殿外苦等饱受酷暑,皇上却无心朝政,不由得气上心头。加大步子走到餐桌旁。

    “臣妾给皇上请安。”

    陈谦虚扶一下,说道:“皇后免礼,坐下来一起用餐。”

    “皇上,家父还在金銮殿外静守,臣妾实在无心餐食,请您下道口谕再开朝会,安抚群臣。”

    下口谕,大臣们再抗旨不遵,一来一回有对抗也就有对话,到那会陈谦这便宜皇帝怕是压不住这帮老头子,还不如现在的做法来得简单粗暴。想了会,陈谦边吃菜边答道:“朕过几日便会开朝会,早些时候已经派小海子去劝过,这些作臣子不懂进退非要给朕难做,那也由他们去折腾。”

    薛莹跪地恳求道:“皇上,这些人都是国家栋梁,不可轻礼而寒人心,请陛下三思。”

    “我意已决,休再多言。”

    “皇上切不可如此,如今外头流言四起,你再不出面澄清怕是会动摇民心啊。”

    薛莹苦劝不停,陈谦听得心烦,刚冒出的花花肠子就被碎嘴掐没,饭也吃不香,索性扔了筷子躲到楼上。

    薛莹刚想追上去就被暗卫拦下,她皇后的身份在这些直属皇上的暗卫面前也不好使,只得离去。

    在顶楼陈谦又拿起刻刀雕琢翠儿的人像,每一刀落下,精神就专注一分,慢慢地把心沉下来,脑海里只剩下翠儿的模样,下刀时变得更加自如,一番雕磨后手上的人像已经七分相似。

    再有一天翠儿的像就能完成了,陈谦观察木像,正思考后面如何处理时,海公公提着灯笼走上来。

    海公公轻声说:“皇上,现在已过子时,刚歇息了。”

    “都这么晚了吗,”陈谦看向楼外,整个皇宫安静得没一点声响:“也罢,替朕灭了这些火烛。”

    海公公赶忙答应,心里不由地一喜,自从皇上住进归云楼后这六层就成了禁地,这里的烛火,木器都是皇上亲自摆放的,这十多天没人能靠近这一步,现在自己进来将此地尽收眼底,这正是皇上更加信任的表现啊。

    海公公帮着收拾,皇上却还看着木像发呆。猎奇心起,海公公一边吹蜡烛,一边调整位置绕到皇上身后终于看到人像,由衷地感慨皇上竟有如此技艺,人像的五官,神态都很自然,如同一位活生生的清丽少女对着自己微笑。而且这人像怎么越看越眼熟?

    海公公诧异地说:“咦,这人像难道是秀女杨娟?”

    陈谦一听赶忙回头问道:“什么?你认得此人?”

    陈谦立刻起身,把海公公直接拽到身边:“你可看仔细了,到底认不认识?”

    海公公仔细端详端详,站远些看全貌,又走进看看侧脸,指着雕像说:“很像,真的很像,杨娟一年前进宫,那时奴才受她父亲之托去探望过,奴才是亲眼见过的。”

    在宫里?陈谦立刻回忆,却没找到半点关于杨娟的记忆,连忙问:“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海公公答道:“皇上,这后宫大着呢,杨娟只是个秀女,进宫办礼都不需您出面的,奴才印象中她就是个普通的姑娘,样貌并不出众。她只是杨太守的庶女,纯属送进来碰运气的。”

    “她现在在哪?”

    “回皇上,秀女都安排在储秀宫。”

    “立刻带路!”

    陈谦火急火燎地往下跑,海公公都看傻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高喊到:“移驾储秀宫!”

    储秀宫在皇宫的另一边,骑马过去都得四刻钟,而陈谦只能坐着人力轿过去,到达储秀宫时已经过了丑时。

    半夜三点的皇宫里,举着火把也照不清多远的路,身边的侍卫都觉得困乏,海公公也时不时用袖子遮脸偷偷打哈欠。

    陈谦却是清醒无比,每踏出一步心里就乱上一分。他前世的妻子翠儿在前面那些黑漆漆的屋子里,在某间厢房里和其他秀女挤在一张炕上。

    这一世她还是那般模样吧,毕竟都被海公公认出。见了面她会怎么叫我呢?虎哥,相公,还是皇上?

    焦虑之中轿子落下,陈谦在众人的恭迎声中走向前去,进了四合院就看见两排秀女整整齐齐地跪拜着,额贴手,手顶地,就不让人看清脸。

    海公公大喊:“杨娟,出来面圣。”

    话音刚落就看见后排有人起身走出来,她走的很慢,在几十双眼睛注视下身体不停地发抖,她压低着头,估摸着额头刚好到陈谦的下巴。

    一样的脸蛋,一样的身高,又一个活生生的翠儿出现在陈谦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