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七章 替身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清晨醒来,陈谦洗漱后便直接登上六层,继续雕刻前世的亲人。这七日陈谦已经刻好第一世的父母人像,虽说五官雕琢不够入神,但拿来做临摹的样本搓搓有余。

    今天该做恩师的雕像,那位师塾先生是除了父母外,陈谦接触最多的人,刻画起来很顺手,大概两日便可完工。

    一专注起来时间便过很快,刚雕好轮廓,海公公就过来提醒陈谦该用午膳。海公公一边下楼一边念叨着宫里宫外的事,特别是关于朝会,大臣们都恨不得冲进宫面圣。

    经过四层,陈谦扫了眼正中央那一排书卷堆叠的七座小山,每一日的表奏都会送到这让陈谦过目,不过陈谦根本没翻过一卷,任由它们越堆越高,而最近两日的表奏异常多,一座顶前面五座。

    “这两日外面有什么大事,怎么有这么多奏折?”

    “回皇上,近年边境平稳,百姓安居乐业,应无要事。奴才猜想这些多半是群臣请皇上重开朝会。”

    [才两次没上朝就这么多追债的,古时候想当个昏君也不容易。]这种话也只能心里说说,陈谦可不想被唾沫淹死,

    陈谦说:“那就拿一卷过来看看。”

    海公公赶忙跑去把今日奏折里最上面的一卷拿下来,这卷正是两名丞相联名上表的奏折,还有两大派系的官员附议,朝廷大半官员的签名都在上面,分量相当重。

    原本以为皇上看过后会迫于压力再开朝会,没想到皇上随意看上几眼,卷轴随手一扔,又往楼下走。海公公虽然诧异却不敢多问,连忙跟着下楼。

    到了三层,午膳已经摆满一八仙桌,香气扑鼻勾得人食指大动。

    在当皇帝前,陈谦一直以为这个世界的饮食水平低下,因为连着两世他都是吃着水煮菜,喝着低度酒熬过去,到了现在才知道这世界还是有几种调味料的,只不过相当稀少,普通人家根本买不到,只能买到些糖和盐。再加上老百姓能吃到肉类和蔬菜品种单一,而不像皇帝的餐桌,根本就是保护动物主题餐,还是不重样的,因此每天吃饭都是陈谦心情最好的时候。

    看着陈谦心情不错,海公公暗自琢磨着那卷奏折的事,昨天夜里薛丞相托人送来重礼请他劝谏皇上。原本计划着让皇上看到奏折就行,没想到皇上完全不理会,这事没办好礼就不能收,二十根金条啊,根本舍不得退回去。

    “小海子,这是什么菜,吃起来口感极好。”

    海公公看了看皇上拿筷子指着的菜品,心头暗喜,连忙回答:“回皇上,这是梨兰,只长在湄鸳岛的密林之中,这一份梨兰还是薛丞相之子薛泉回京时进献的。”

    “嗯,有心了。”

    “皇上,那薛泉任湄洲太守满三年,如今已经回京五日,正等着上朝听调呢。”

    陈谦笑了下说:“原来如此,有功之臣不能怠慢,饭后你把薛泉的奏折抽出来,我批完后让他再回湄洲去。”

    皇上您怎么不按出牌啊,海公公心里苦,只能装笑着答应。

    陈谦才不理会这些下人的小心思,只想着尽快搞清楚关于那邪火的一切。

    饭后陈谦就到二层翻阅史书,这些书都是陈谦下令搬来的,每天陈谦都会花一个时辰找寻关于归云楼和太子被害的记录,这样既可以放松下身体,也能从文献中找找前世今生的因果关联。

    这七天翻查下来,陈谦找到关于归云楼修建的资料,还从七亭镇县衙里调到当年征丁的记录,上面显示杨虎四月被征调,十月离开京城,而且根据密探回报,杨虎一家还生活在七亭镇。

    听到消息的时候是重生后的第三天,吓得陈谦差点从归云楼摔下去,镇定下来后立刻让密探将人悄悄带进皇宫。

    好在七亭镇不远,快马加鞭两日便可来去,第五天上午杨虎一家被下了迷药,罩着脑袋送进宫里,送到归云楼后陈谦终于看到杨虎一家,在密探陪同下一一辨认。

    如果不是密探一口咬定,陈谦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杨虎,他和自己完全不一样,国字脸络腮胡,虎背熊腰手臂粗得跟柱子一样,这根骨完全不是耍杂技的料,跟从小卖艺的经历怎么对的上?再看翠儿,李善,也是完全不同的人。

    眼前昏迷的狗蛋也有十七岁了,陈谦不懂看相,可猜不出当年一岁的娃如今是不是这般模样,倒是狗蛋还有两个妹妹,十来岁的年纪但是挺可爱。

    陈谦心想[如果当年没有那场火,也许这两个丫头就是他跟翠儿的孩子。]

    收住感慨,陈谦吩咐密探将杨虎留下,其他人送移到房间。而杨虎则被五花大绑定在椅子上,再用黑布袋把脑袋罩得严严实实,做完这些陈谦喝散所有人,只留下他和杨虎留在密室里。

    等了一会,杨虎有些动作,看来是灌下去的解药起效果,陈谦抄起地上的水桶直接泼杨虎一脸。

    醒来的杨虎非常慌乱,用力挣扎,但浸过水的麻绳根本挣脱不了,杨虎只好大喊,陈谦说话杨虎根本不回答只管呼救。

    陈谦没心思跟他好好说话,直接把刀架在杨虎脖子上,冰冷的刀锋终于让杨虎冷静一点,转而喊起大侠饶命之类。

    陈谦说:“我问你答,要老老实实地说不可有半点欺瞒,若有半句假话我立刻送你归西,如果你没骗我,明日我便送你一场富贵,听懂了吗?”

    杨虎连连点头:“大人您问,小的绝对不说假话,我也不敢要富贵,只求大人饶了一家老小性命。”

    陈谦:“那就得看你的态度了。”

    随后陈谦便从杨虎小时候问起,一直问到娶妻生子,越问越吃惊,竟然和当年被灌输的记忆一模一样。当年戏班有几个小伙伴,师父是哪一年死的,做木匠时哪一次回家时遇到山贼,所有问题大汉都答上了,就连新婚夜里翠儿因为吃痛,咬了左边的肩膀他也答上。

    好几次陈谦都想停下来,但为了找到真相他还是接着问下去。问到狗蛋出生后的事,答案终于开始有变化。

    大汉不识字,他的记忆里没有写春联,写家信,和村长,费老头也就没有太多交集。他的记忆中也没有脚踩火雨的偷酒贼,黑甲鬼面的禁军,从天而降的光柱。

    问不出更多消息,陈谦让人把杨虎送出城,并赏了一百两银子,有这笔钱够他们安稳一生。

    站在归云楼上,回想这几日的发现,陈谦也想明白一些规律。

    第一点,从杨虎的身份被继承来说,被灌输的记忆是相同的,只不过胡子大汉觉得自己就是杨虎,没有半点不自然,而每次穿越都头痛半死的陈谦却知道那是虚假的。

    第二点,苏醒后的人生并不会互相影响,比如陈谦认识的费老头是活着出了京城,而胡子大叔认识的费老头却因喝酒误事被处死。另外史书记载太子死于刺客之手,在京城外的九峰山围猎时被暗杀,跟陈谦经历的太子被毒杀不同,时间也差了三个月。

    第三点,翠儿,李善的身份也被继承,说明邪火的范围相当大,远不止京城一地被摧毁,搞不好就是世界重置。

    这又带来另一种可能,翠儿有可能会重生在这个时代,也许继承别的身份活着。比起第一世的父母,恩师,翠儿可能是陈谦最有希望找到的人。

    明天雕完恩师的像,接着雕翠儿的吧。

    [翠儿,假如再相遇,你是否还记得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