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六章 寡人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又死了吗?]

    陈谦感觉整个人在漂浮,睁不开眼,听不到声音,完全陷在混沌中。

    [什么东西在咬我,疼死人了。]

    每一寸皮肤都像是被寒针刺穿,刚集中的一点精神又被疼痛刺散,疼醒过来,又疼晕过去,反反复复不知道过了多久。

    陈谦疼到不想再醒时,眼睛竟然睁开了,看到头顶是金丝做的帷帐,感觉身下有异常柔软的床铺。

    刚吸进第一口空气,寒针刺骨的疼痛又席卷全身,特别是脑袋的痛感最明显。疼痛让他双眼模糊,眼前任何东西都有四五重影子,疼痛让他双耳轰鸣,连自己的嘶喊都听不见。

    这份痛苦比上一世刚苏醒时更强烈,疼的陈谦满床打滚,不一会感觉有东西想压住他的肩膀,陈谦奋力挣脱,强行往外边冲。

    他看不清东西了,只知道往光亮的地方跑。奔跑时好像碰到什么东西,软乎乎的,一会又撞到冰冰硬硬的东西,很扎人。一会又跌倒在地上翻滚好几圈。

    跑着跑着身体变得热腾腾,脑袋终于没那么痛,虽然还跟偏头痛差不多,起码恢复神智,可以冷静一点去观察四周。

    这像是在花园里,围墙很高看不到外边,而园子中间有座亭子还点着灯,借着烛光能看见旁边有湖和假山,还有自己长长的影子。

    身后有光?陈谦回过头才发现有一群人跟着他,外侧两边的人像是士兵,穿着铠甲举着火把,身子站得笔挺,而夹在中间的人有男有女,全都累得气喘吁吁,衣服也都不整齐。

    看清楚他们的衣服,陈谦愣住了,那分明是宫女和太监穿的,难道这里还是皇宫?

    没时间细想,对面的宫女太监就分出一条路,一个身穿华服的美人一路小跑过来,身后还跟着三个扛着药箱的老大夫。

    美人一脸焦急地跑到陈谦面前,握着他的手双眼含泪:“皇上,您可吓坏臣妾了,赶紧回宫让太医诊断下。”

    一声皇上唤醒一大段记忆,现在陈谦的身份是景国皇帝严颂,因父亲病逝而即位的少年天子,今年二十五岁却已掌朝三年,眼前的美人便是他宠爱的薛贵妃。

    [那场火又把我带回到景国不同的时代?上辈子的皇帝严瑞是严颂的父亲,按照景国的历史,现在正好是上一世太子死后的第十六年。如果真是这样,那东西肯定还在。]

    陈谦环视四周,视线锁定在假山上,目测假山的高度,随后撇下薛贵妃就要去爬。

    看着皇帝又要开始发疯,薛贵妃又惊又怕,原本挺恩爱的一夜,却没想到枕边人突然癫狂,她想去安抚却被一脚踹下床,腰上直接青了一片。不管多疼现在只能忍着,皇上已经摔得一身伤,要是再出个好歹,别说恩宠难续,家族性命怕都保不住。

    薛贵妃越想越害怕,看到陈谦已经跑到假山边上,薛贵妃急忙赶身边的宫女太监,大喊着:“快去拦着皇上!”

    侍卫和太监哪敢真去拦皇帝,只能围成一圈护着皇帝爬山,皇帝如果真的摔下来他们也好当人肉垫子。

    陈谦根本没理会周遭乱哄哄的人群,伸展手脚往山上窜,这假山不过两层楼高,虽然坡面较陡较平滑,对于四体不勤的公子哥也许有难度,但像陈谦这般干过活的人完全不成问题。众人还想多喊两声表表忠心,陈谦已经站上顶点。

    视线终于能越过高墙,陈谦略略一扫就看见它,原本应烧成灰烬的归云楼正完好无损地立那,好像上辈子都是假的一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在摆弄我!两辈子了你还没玩够吗!!!”陈谦站在高处大声咒骂,宣泄心中怒气,而底下众人都傻住,只能跪拜着大喊:皇上息怒。嘈杂之中,陈谦觉得自己的声音太无力,这世上又只剩他一人。

    那一夜后陈谦住进归云楼,第一天他仔仔细细地查一遍,发现这归云楼也不是前世那一座。

    在这里陈谦没有找到当年拼装时留下的细小标记,也没找到以前填补的窟窿,比如三层正北向的立柱曾经有道手掌长的刻痕,那是李三德不小心划下的,当时他们两人用同料的木屑粘合,又上漆掩盖才蒙混过关。原本摸在刻痕处,应该有轻微凹陷的感觉,而现在这立柱浑然一体,完全没有以前的痕迹。

    类似的地方还有很多,多到陈谦不得不相信这是新的归云楼,它呈现出在历史中应有的姿态,却与陈谦的上一世毫无关联。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陈谦想不明白,毫无征兆的邪火,不断穿越的命运,还有那些冲进光柱中的人,这些到底有没有关联,更重要是这一世他该怎么过。

    如果邪火还会出现,那陈谦这一做的任何努力都会化为乌有,如果邪火不会再来,他也必须确认这一点。人是不能带着恐惧和迷茫活下去的,转生三次的陈谦再明白不过,好比活在现代时选择工作的困惑,穿越的第一世对能否博取功名的担忧,上一世对可能死在皇宫的恐惧,负面的情绪只会越来越重,一点一点将人压垮。

    想排除这份恐惧,需要明白为何自己会反复穿越,从现代穿越到这个世界大概是因为猝死,第一世在刑场时自己濒死几乎没有知觉,但死前一瞬间浑身火烧一般,和上一世归云楼倒进光柱时的感觉很像,也许解开光柱的秘密就能明白如何避开这灾难。

    [那些冲进光柱的人应该是知晓秘密的人,他们也和我一样保留着前世的记忆吗?如果没有进到光柱的人又会如何?也许被火雨波及的人死去,冲进光柱的转世,火雨范围外的人还活在原来的时空里。]

    想起第一世的父母,恩师,想起上一世的翠儿,狗蛋,他们都是陈谦最亲近的人,也只有关于他们的记忆最为深刻。

    转生三世,陈谦自己经历的,加上转生时被灌输的记忆,足足将近百年的人生回忆,有太多人和事注定要被忘记。如果连这些亲人都不记得,自己还剩下什么呢?

    比起当个坐拥天下的皇帝,把他们记下来成了陈谦现在最想做的事。陈谦要来刻刀,木锯和几块上好的软木,下令封锁归云楼不见外人。

    看着宫女太监用两个时辰把观景的归云楼布置成舒适的卧房,陈谦不由得感慨当皇帝果然够任性,多离谱的要求都会被满足。

    赶走下人,陈谦拿起一块小臂长度的木头开始雕刻亲人的头像,除了提醒自己外还让画师描像,还利用皇帝的身份发布告示寻人,或许能再见他们。

    接下来的一周陈谦闭门谢客,专心地雕刻亲人头像,一连取消两次朝会,一时间各色流言飞起,所有人都在心里嘀咕着:

    皇上怕是中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