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五章 烈焰焚天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正午陈谦在归云楼五层上漆,手在刷柱子,心里却总想着那天晚上的贼。

    皇宫失窃已经过去七天,陈谦每每想起那一幕心情都会激动万分,那人是真正的仙人,他就是在这离地十六七米的高度上飞掠而过,每次虚踏都会踩出一团火焰,一步就飞出二十几米远,他手上握着一团磨盘大的黑云,黑云延伸出的绳索把他身后十六坛酒缸串起来,数千斤重的酒缸就这样飘在空中,像放风筝般被贼人牵出皇宫。

    陈谦放下刷子走到栏杆旁往外看去,视野空旷能一直看到皇宫城墙上的守卫,往下看就能窥见周围秀女的住所,还有浣衣局里劳作的宫女。

    能看到这般风景的人应该是自由的,不会被人赶出家园,不会被人关在宫里,不会被操纵生死。

    [如果有机会,一定学学这本事。]

    收回心思,陈谦认真地做完剩下的活,规规矩矩地劳动。现在楼已经基本完工,第一批来的匠人已经先离开,再扫尾几天,陈谦这批人也能离开。

    这几日因为盗酒事件,宫里天天搜查,士兵搜索匠人住处顺手讹诈钱财,大家虽然满肚子怨气,面对士兵亮出的兵器也没法做声。

    再坚持几天,所有人都是这样忍着,却没想到宫里又出事。

    陈谦感觉有人摇他,一睁眼窗外还漆黑一片,正一肚子气时听三德喊道:“赶紧起来,那帮兵又来了。”

    这么早突然搜查,从来没遇到过。陈谦还没穿好衣服,一群士兵就闯进屋里,把所有人赶出房。

    他们跟平时的侍卫完全不一样,全身黑色铁甲,头戴鬼面,煞气逼人,应该是皇城禁军。

    禁军搜查屋子跟拆家差不多,搞得屋里一片狼藉。屋里没搜出货,禁军又开始核对出入人员,凡有外出或者收寄物件的都单独盘问。一通折腾直到下午才收兵。

    这一下搞得人心惶惶,谁也没心思做活,陈谦他们窝在被拆一半的屋子里过了两天,上头又派人让他们开工,同时熟悉的侍卫也透露些消息出来。

    太子被毒杀,搜遍皇宫都没找到犯人。

    一国储君突然就没了,这让所有人都明白皇城比战场更危险,暗地里凶潮涌动,也容易殃及池鱼。接下来的日子里所有人都使足力气,争取早点修完归云楼,才好离开这是非之地。

    一天下午,陈谦在归云楼顶层修补砖瓦,原本这么危险地活陈谦本是不想接的,可费老头已经提前离开,先前眼红陈谦特别待遇的家伙抱团给他使绊子。陈谦只好在腰上系上粗麻绳,请三德当保险,小心翼翼地铺瓦片。

    感到楼有轻微晃动,陈谦赶紧退回到塔内,这时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响,正在纳闷怎么回事,陈谦被三德拉到另一侧,顺着三德指的方向看去,大批禁军正奔跑在大道上,朝齐云宫跑来。

    三德说:“这黑压压一片,得有两三千人吧,刚不会又来搜人?”

    话刚说完三德就开始求神仙保佑,陈谦也真希望禁军别再来折腾,虽然毒杀太子跟自己没半点关系,万一就是被倒霉当了冤死鬼呢?想起上辈子无故下狱,陈谦希望自己的运势别再那么背。

    好在禁军提前拐弯,将不远处的一座行宫团团围住。

    凭着归云楼的高度,陈谦和三德目睹禁军闯入行宫的全过程,那些禁军凶狠异常,见人就砍,宫女太监一个不放过,一路闯进内门,却被一个丫鬟挡在外面。

    丫鬟使的细长软剑,剑法刁钻步伐精密,在三五名禁军大汉的围攻下仍不露败相,死死护住大门。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丫鬟终究气力不继,又急于阻止想破窗而入的禁军,一时失误被乱刀砍死。

    丫鬟最终虽然失败,但她衷心护主,死战不退的样子触动了陈谦,她很像莫晓中,都有一种很坚定的信念,莫晓中侍奉叛王,那丫鬟的主人又会是怎样的奇女子。

    这时大批禁军终于冲进内门,陈谦没等来禁军将屋里人押出来,却等到一柱金光从天而降,将整个内院轰成灰烬,周遭的禁军全部被震飞,连归云楼都倾斜一些,变得摇摇欲坠。

    金光,烈焰,一切似曾相识,那肯定是上辈子的混账阵法,没想到这辈子又撞上。

    陈谦满脑子想着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不顾一切逃出皇宫,就算是跟侍卫拼命也得博一把。可当他站稳想解开腰间绳索时又呆住了。

    整个天地都暗下来,目力所及全是从黑云中落下的火焰巨石,短短几个呼吸,繁华的京都变成一片火海,灼热的空气连陈谦都感到呼吸困难,原来那时破灭的不止是刑场,还有整个世界吗?

    不,七亭镇离得很远,也许翠儿,狗蛋,老丈人都还活着。想起亲人,陈谦又强打起精神。

    解开腰间绳索,陈谦环视一圈没找到三德,只好独自顺着楼梯往下走,才刚下一层楼,却没想到从楼梯上冲来一个火人。

    “救命,救命啊!”

    那人整个下身都燃着火苗,一条胳膊也被烧得焦黑。他跑得摇摇晃晃,身上火焰沾到的地方立刻烧起来,整个楼道变成火海。

    有他挡在那,陈谦根本出不去,看他的伤势估计马上就没命了。不能被这死人连累,陈谦抄起一把凳子等着,等他跑出楼梯,从侧面全力一顶,将火人推到楼外,摔到地面上。

    还没喘口气,陈谦发现手上的凳子竟然烧着了,和火人相撞的那一头冒出火苗,两三个呼吸就把半张凳子点着,吓得陈谦赶紧扔掉,凳子在地上滚了两圈,碰到的地方又冒出火团,将地板烧出一大片窟窿。

    这火邪门,那凳子、地板绝对不会一点就着,而且蔓延得如此快,整个五层快没有立足之地。

    火势太猛,陈谦只好退回六层,这一退眼前的生路也就断了。本想着尽量往下冲,到了两,三层真走不动再跳窗逃,保住两条腿才有机会逃出去。没想到这火根本沾不得,计划一开始就黄了。

    陈谦站在围栏旁,探出头看脚下的齐云宫,这里本就木料堆叠,如今已经是一片火海,毫无立足之地。

    火越烧越旺,归云楼也被烧毁大半,开始倾斜,陈谦死死抱着一根柱子,两腿夹的生疼。

    楼外的火雨还在下,没给世间留下一点生机,陈谦看着眼前的末世,心里恨恨地想:[这到底是灾难还是妖法,如果是天灾只能恨这天道不公,如果是妖人作祟我一定让他万劫不复!]

    对着火雨咒骂的陈谦突然感到有东西晃了下,视线追过去发现是个人影,他踩着宫墙一步一跃地赶路,然后一头扎进那光柱消失不见。

    一留心观察才发现下面好多人影在跳动,他们一路躲闪天上巨石,临近光柱时高高跃起,直接冲进金光里。四面八方都有人影闪动,如同扑火飞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谦想不明白,也没时间想明白。归云楼塌了,在坠落中只感觉到一片灼热,随后意识便消散无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