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章 一世了了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时至七月,烈日当头,在正午最炎热的时候,景国国都的百姓却齐聚街头,在官道旁等待,穿着布衣的书生捡起路边的石子包在长袖里,粗布麻衣的匠人,小贩早就准备好一箩筐烂菜叶,臭鸡蛋,轻车熟路。

    百姓都在等,等着黑衣大关刀的捕快列队而来,等着关在木牢笼的犯人被游街示众,等着向那露在牢笼外的犯人脑袋施加酷刑。而今天百姓的热情尤为高涨,因为九王爷严浩败了!

    九王爷乃是先皇的亲弟弟,当今皇上的叔叔,因先皇离奇驾崩,死前又改立遗诏废长立幼,亲眼见过遗诏的九王爷自然知晓真假,举旗讨逆却是事败被擒。

    囚车队的末尾,一个叫陈谦的瘦弱书生正撕心裂肺地喊冤,他是真冤,心里更是憋屈得难以抑制。五年前一场车祸让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他穿越而来,借那醉酒落河的书生复活,苏醒后因为陈谦现代人的“疯言疯语”而被家人禁足半年,又请了大仙驱鬼,那烧符的灰水都快把陈谦的胃折腾垮了。总算适应了这时代,更是苦读三载考取功名,而为官刚足一年霍乱景国的九王爷就败了,眼看着就要进入太平盛世,靠着穿越者先进几个世纪的睿智平步青云,位极人臣,美人随便娶,享尽人间乐事。没想到一纸文书就害得他美梦破碎。

    那是一份盟书,足足百位大臣与叛军结盟作为内应。这种大事不可能带上陈谦这种入职一年的菜鸟,他的名字是被搜到盟书的守将私自加上去的,这守将虽是武夫但也学过诗词歌赋,平日里最追捧梦仙坊的花魁。那一次中秋佳节他终于有机会一亲芳泽,没想半路杀出个陈谦,靠着文抄公的本事惊艳全场,抱得美人归。他恨不得把陈谦生吞活剥,可是同朝为官需要顾忌的太多,正好此次大将军想利用盟书一事铲除政敌,守将也趁机提及陈谦,待大将军应许后他就寻来善于模仿字迹的客卿将大将军的政敌和陈谦一起写上去。战前通敌是死得不能再死的罪,皇上龙颜一怒直接将这些人下狱,等到今天和叛军一起游街斩首。

    陈谦恨奸人当道,恨没有指纹识别的时代,更恨没给好剧本的老天爷,身为穿越者半点金手指没有就算了,竟然连主角光环也一并给摘掉,没活几年就歇菜了,这一辈子成日苦读诗书,做一年文官也是天天写书,苦逼程度比前世的工程狗都强过百倍。不料没等到苦尽甘来,却等来刽子手的大砍刀。

    队伍已经停住,九王爷和五名叛将首先被押上刑场。那刑场长宽各二十丈,正中央搭建一人高,一丈方正的邢台。这高台自然是严浩独享的雅座,他被两名刽子手押上去,肩膀被死死锁住,脑袋被刽子手按着往地上撞,对着正后方被两队金吾卫护着的皇帝磕足九个响头。

    九王爷怒了,咒骂那高高在上弑父夺位的皇帝,叛将们更愤怒,嘶吼着要替天行道,不过这一切无济于事,手无寸铁的叛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帝扔出的令牌,看着刽子手举起的屠刀,看着九王爷饮恨闭目的不甘。

    “杀了狗皇帝!”

    吃瓜群众中暴起十数人,个个轻功了得,身似飞鸿,奔上刑场十丈距离不过短短数息,领头的青衣书生更是快出其他人七八个身位,长剑左右一拨就挑破邢台的防御线,直直奔向高台上的九王爷。

    那人一定就是人称“仟云剑”的莫晓中,乃九王爷手下第一剑客,随着九王爷走南闯北立下赫赫战功,多次将九王爷从鬼门关里拉回来,他的忠心任何人都不曾怀疑,但这次九王爷兵败却没人知晓莫晓忠的下落,朝臣里都说他已死在战场乱刀之中,心里却都知道他定是潜伏起来,伺机而动,看到莫晓忠出现,陈谦在心里狂喊‘加油!努力!一剑挑翻那狗皇帝!活命的希望全靠你了!‘

    莫晓中劈死两个刽子手,击碎九王爷的手链后便马不停蹄地冲向皇帝,而埋伏在刑场周边的皇家射手也现出身形,在城墙、楼宇里对着叛军下箭雨,不少死士死在箭下。但莫晓中丝毫不惧,拨开箭矢直接杀到皇帝跟前,列成龟甲阵的金吾卫立将皇帝结结实实地护在盾牌之后,却没想到莫晓中一声爆喝,直直一剑劈下将击穿层层盾甲,一招破开那乌龟阵。

    狗皇帝近在眼前了,莫晓中压着内伤稳住气息,直直冲向前去,所有人都以为莫晓中要成功,连陈谦都激动得瞪圆双眼,却没想到仟云剑突然倒飞出来,紧随而来的竟是皇帝身边的老儿曹公公。这曹公公身法诡谲,掌风阴毒,跟莫晓中刚猛霸道的剑法完全相反,靠着贴身短打和纯厚的内力硬是逼得莫晓中节节败退。

    莫晓中这一退,皇帝也跟着退,引蛇出洞的任务结束后他就退回宫墙之上,远远地看着大内高手绞杀叛党。他在城墙上又扔下一枚令牌,所有的叛军、死士都被就地格杀。九王爷更是被重点照顾,一转眼就已经全身血肉模糊,身首异处。

    “主公!”莫晓中看见九王爷被擒,不顾一切地回身相救,却被曹公公连出三掌打中后背,掌毒攻心,气血崩乱,莫晓中再难走出一步,狂奔一口黑血黯然倒地。临去前看见九王爷被乱刀砍杀,看着死不瞑目的头颅咕噜咕噜地滚到跟前,难以言说的愤怒充斥着在每一根毛发、每一滴血液里,这满腔怒火将他破败残损的身体撑起来。

    “真是后生可畏。”面对重新站起来的莫晓中,曹公公退了,困兽之斗最为凶险,既然已经解了皇上的围,也没必要亲手了结这叛党。曹公公一挥衣袖,墙上的金吾卫们就拉起弓弦,万箭齐发,定能把这仟云剑做成箭袋。

    正要被万箭穿心的莫晓中突然仰起头睁开眼,双眼似乎射出一道金光,天上的云朵随即空出一个大洞,而漫天箭矢碰撞在他身上,竟然连那层青衣都刺不破,发出硁硁脆响,全都被弹落到地上。这是什么神功?难道是八门齐开,换得铜头铁臂,临死前一举反杀吗?

    不只是陈谦在胡思乱想,所有人都呆在原地,连砍向陈谦的捕快也停下动作看向刑场。在这令人窒息的空气中莫晓中又动了,他轻轻一踏地,爆开巨大的气浪,将周遭五十米内的人和物尽数吹飞,天上也射下一道金光,十丈方圆的光柱将莫晓中一个人笼罩进去。在光柱中莫晓中慢慢腾空向穹顶飞去,他俯视着大地,目光扫过那些熟悉的面孔,九王爷、皇上、曹公公、叛军的同僚,前一刻还充斥身体的满腔怒火却消失殆尽,那双眼中只有平静。

    莫晓中右手朝天一指,整个人加速飞上天去。在他消失后那光柱周围的云朵变得墨黑,以席卷之态染黑整片天空,一时间乌云密布,惊雷炸响,肃杀之气充斥整个刑场。

    天变了,天又破了!

    拖着艳红尾巴的飞石从云朵里钻出来,一颗接一颗,跟不要钱的大豆似的洒下去,将大地拍得千疮百孔。

    锁着陈谦的木牢在那阵气浪里崩坏了,他被摔得头晕脑胀,五脏翻涌。还没回过神来那天外火石就炸碎酒楼,飞溅的木屑扎进他的双脚腹部,爆炸的轰鸣震得他一时失聪,陈谦紧咬双唇在地上爬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不想死,我不能死!这莫名其妙的老天爷,我***!

    意识渐渐模糊,连求救的呼喊都变成蚊子音,双脚已经失去知觉,陈谦用手肘顶着地面,一点一点挪着,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要活下去。这时他听见清脆的铃铛声,在爆炸和哀嚎之中显得格外刺耳,陈谦想抬起头,脖子僵硬得仰不起来,他只模糊看见前面好像有洁白的裙摆。

    陈谦还想把头抬得更高,突然间身子一轻,天地回转,晃得他连意识都失去。

    他好像飞起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