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伞游诸天 164, 斗宗云山

时间:2018-08-19作者:三九蝎

    当然,不管是斗宗还是斗尊,三人心中都有了些许思量,若是一会发生什么变故,最起码就算不帮着萧炎,也绝不能帮着云岚宗,不然惹来大祸,家族倾覆怕是只在瞬间。

    场中纳兰嫣然玉手伸出,手指之上的一枚翡翠纳戒光芒闪过,一把修长的淡青色长剑闪现而出,剑刃倾斜,阳光洒下,反射出一片森冷,而她眼底的寒意却比剑刃锋芒还要冷人。

    “萧炎,三年之前,你那师父欺我身边无人当着众人折辱于我,今日我就要以你的性命来消解我心中怨恨,至于你那师父若是敢上云岚峰为你报仇,我云岚宗自有强者相候,叫他上得山来下不得山去!”

    萧炎听得这话,面容上浮现几丝讽意,冷笑道:“蝼蚁也敢妄谈屠龙,不知死活!”

    “纳兰嫣然,你还是和三年前一样,没有半点长进,总以为云岚宗便是这片天地的穹顶,简直可笑。”

    纳兰嫣然秀丽面容上骤然闪过一丝恼怒,不欲再说,脚下猛地踏出,落地之处,坚硬的青石板轻易破碎开来,手上握着的淡青长剑,青色风卷在剑身上翻涌不定,给人一种危险之感。

    随着纳兰嫣然身上的斗气升腾,巨大的广场肃然一静,众人将目光投下,这场生死之斗开始了。

    广场中,萧炎缓缓闭目,旋即吐出一口长气,眼眸乍然睁开,幽绿眸子中凶光闪过,面容变得有些狰狞,充斥着些许兴奋之感。

    感知到对方气势一变,但并未动作,纳兰嫣然也不多想,低喝一声,跃起身来,提剑便斩。

    淡青长剑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锋芒至极的青色弧影,向萧炎的脖颈凶狠砍去。

    萧炎面容上带着若有若无的不屑之意,还是站在原地,等长剑已距离他的脖颈不过半米之时,他才忽的动了。

    “叮!”

    类似金铁交击的声音,赫然响起。

    萧炎突出一手,轰然抓爆青色剑锋上的斗气龙卷,接着便将纳兰嫣然斩下的青色长剑牢牢抓握在手中,使得修长的长剑来势顿止。

    这刹那间的突变差点就让纳兰嫣然撒剑而去,受到剑身传来的剧烈反震之力,纤臂一颤,面容上陡然浮现出痛苦之色。

    而萧炎与其相比,看起来却是那般从容写意,一招之后两人高下立判,甚至可以说是极大的差距。

    纳兰嫣然稍一呆滞后,脸上神色疾速向惊骇转变,似是不能相信眼前一幕,紧咬银牙,猛烈催动体内斗气向手中淡青长剑上灌输而去,想翻转剑锋,搅碎萧炎的手掌。

    但纳兰嫣然只感觉斗气泥牛入海一般,手中淡青直刃长剑,已然旋偏出一个可怖弧度,但被萧炎握住的剑锋处,却还是巍然不动,难以撼动丝毫。

    就在纳兰嫣然面色发白,感到一丝无力与绝望之时,萧炎脸上闪过一丝狰狞冷笑,突的撒开手中长剑,撤身退去。

    纳兰嫣然不明所以,但很快脸上的神色再次明媚起来,她不相信原本斗气修为远远落后自己的萧炎已在短短三年间反超。

    自己同样有着斗皇强者的悉心教导,还背靠云岚宗的资源供给,丹药不断,他萧炎怎么能比!

    神色重新变得坚定自信起来,纳兰嫣然腾身上空,手中长剑忽的急速颤动起来,旋即缓缓移动,每当长剑移动一分,便是会留下一个犹如实质般的剑形残影。

    “玄阶中级斗技,风灵分形剑!”

    纳兰嫣然身形犹如柳絮飘飞般落下,手中长剑带着无数剑影,宛若剑雨一般向萧炎袭来。

    萧炎一只手负在后腰,另一只手掌疾移,在电光火石间,将道道蕴含着大量斗气的剑形残影尽数抓灭,最后就如同初时般,又将淡青长剑紧紧抓握在了手中。

    纳兰嫣然不得寸进,也无法抽出长剑,脸上神色急速黯淡下去,可等她斗志消落到某一程度之时,萧炎却又放开了长剑。

    塔戈尔沙漠之时,那是实实在在的苦修,毫无乐趣,使得有时萧炎会假装力竭,让本已心中绝望的蛇人看到希望,神色再次焕发光彩,带着对活下去的极度渴望奋力反抗,反复多次,希望一次次破灭掉。

    等最后被他杀掉的时候,那神色才是真正的灰败绝望,能让人真正感到满足之感。

    广场之上,云岚宗的一众弟子也渐渐发现不对,心中升起强烈愤懑,诸位长老也是脸色铁青,被气得胡子乱颤。

    这个小畜生竟然在反复戏弄羞辱他们云岚宗的少宗主!

    高座上的云韵更是纤细手掌深深扣进石椅中,眼中杀意爆闪,仿佛随时就要出手杀人的模样。

    加刑天几人则是神色怪异,背靠大树就是嚣张,竟然当着云岚宗数千人,这样戏弄纳兰嫣然,可曾给云岚宗留有半点脸面。

    广场一边的海波东,不由脸色发苦,自打萧炎第一次放开纳兰嫣然的长剑,他就知道萧炎动了什么心思,可他已打定心思投入李休门下,只好随时准备出手保下萧炎。

    萧炎面目淡漠,一边观察着纳兰嫣然的神色变化,一边观察着广场一旁的异动,觉得云岚宗的人快要忍不下去时,终于下定了杀意。

    脚下一踏,方圆数丈的青石地皆是崩裂开来,身形宛若出弦弩箭一般,转瞬到了纳兰嫣然面前。

    纳兰嫣然已被萧炎折磨得有些崩溃与绝望了,但目光惊骇中,还是提剑挡了一下,却并无什么用。

    萧炎低喝一声,踏步扭腰,攥拳提肘,身躯如同炮弹一般便凶狠撞进了纳兰嫣然怀里!

    砰的一声闷响,蕴着急促连绵的骨碎之声,纳兰嫣然身形模糊急速倒飞而去,当空留下一大片血雾,等落到地上时,尸体已然破烂不堪,几乎辨别不出人形!

    海波东看到这熟悉的一幕,不由面皮抽动,这萧炎还真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对待这面容清丽动人的纳兰嫣然就像是以前面对蛇人一般,一般无二的狠辣无情、残忍血腥。

    此时已飞出高座的云韵,见到这一幕,盛怒之下,也不再想着施救,直冲萧炎而去,抬手便是一道十数丈大小的斗气光剑劈去。

    却被闪身出现在萧炎身前的海波东,一记厚实冰盾给挡了下来。

    “云韵,此次比试之前,已提前说好生死各安天命,你可不要一时冲动让云岚宗千年声名毁于一旦!”

    海波东勉强挡下云韵一击,脸色发白的大喝道。

    云韵周身斗气汹涌,怒道:“他在比试中屡次折辱我云岚宗下任宗主,此事绝不能轻偿,我要拿他的命来告慰云岚历任宗主!”

    海波东见势不对,连忙向广场巨树方向高喊道:“老不死的,下来帮我一把,我保你日后绝对不亏!”

    加刑天不过犹豫了一息,便飞身而起,跟着他同时飞离巨树的还有木辰以及法犸。

    见之,海波东也是有些惊讶,他本想凭着多年交情打动加刑天,怎么还有木辰以及法犸也跟了下来。

    眼见形势诡异,云韵还以为是皇室早已与其他人串通好,这是针对云岚宗做得局,也未多想,便从纳戒之中取出一云白色的笛子,放在嘴边,狠狠一吹。

    一股有些奇异的尖锐声调,猛地疾传而去,缭绕在整座云岚山上,经久不息。

    随之云岚山后山一股浩荡磅礴的声势,带着无可匹敌的恐怖威压,显现而出。

    “糟了,云山那个老家伙居然还没有死,而且看起来还突破到了斗宗。”

    海波东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急声说道。

    “萧炎,不要吝惜,把山河扇拿出来,一会看到一道身影从云岚山后山而起,不要犹豫直接向他挥扇。”

    “若让云山察觉到什么,我们怕是连护住你挥扇的机会都可能没有!”

    听闻云岚宗将有斗宗现世,萧炎重重点了点头,面色凝重,握住了怀中的山河扇,刚要把它从怀中抽出,握持在手中,却感觉到山河扇突然颤动了一下。

    萧炎眉间闪过一丝喜色,似有所感的向远处天边望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