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伞游诸天 第一百零九章 凤血到手 (求首订)

时间:2018-07-22作者:三九蝎

    瞬间,两道浅白毫光自帝释天双眼中射出,直攻向李休!

    两人之间距离实在不远,那两道浅白毫光又太过快疾,还不待李休反应,那两道毫光就已攻来,还不如无名随手一记剑光来得灿烂,但却仿佛蕴藏着无尽危险,让李休不由心神本能震颤,为之所摄!

    “嗡!”

    刚才帝释天的天心劫让李休听到阵阵如黄钟大吕的心跳声,这次李休只感觉自己化作了一口破旧铜钟被狠狠的敲了一记般,与肉身无关,好似直击魂魄,让他直感精神一阵模糊混乱。

    等一切恢复正常,李休却发现眼前场景变换,自己已不知何时躺在了深坑中,同时胸前的痛楚慢慢清晰起来。

    看情形像是刚才李休晃神的刹那间,帝释天发现他无往不利的惊目劫并无发挥多大效用,所以抓紧上前补了一记,将李休身躯轰得不知撞穿了多少屋舍。

    李休看了看自己胸前的伤势,被轰得破碎的赤红鳞片上鲜血淋淋看起来很狰狞凄惨,但他稍微感受了一下好似并没有伤到骨头。

    天青琉璃经本就偏重防御,自好久以前他便了没有**强度的参照物,因为世上再无比他身躯还坚硬的东西。尤其是吞噬麒麟血脉后,李休感觉自己本身的生命本质都已升华,他的肉身力量达到恐怖的万钧之力,**强度更是已连他自己都有些摸不清极限在哪里。

    如今看来,即使帝释天的全力一击也没能把他怎样,仅仅带来些皮肉轻伤。

    深坑中,眼前骤然出现一道人影,李休本能警觉出拳便打,轰然气爆声中那道人影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撞入土石烟尘中。

    李休跳出深坑,脸上并无明显喜色,因为刚才他感觉并没有真的打实帝释天的身体,依旧被帝释天仓促架起的真元防御给挡了一下,毕竟怎么说也是斗战千年,对方这点反应还是有的,但估计也并不好受。

    撞塌房屋升起的烟尘之中,霍然传来阵阵的骨骼移动之声,想来是帝释天正在催动圣心决催动凤血治愈伤势,当然也有可能是故意诱敌发出的声响。

    李休依仗**之坚,心里没有丝毫忌惮,就要迈步上前,却看到诡异一幕让他不由心神大震。

    烟尘未动,一个淡虚身影飘飞出来,好似不存在实体一般,既没有撞开烟尘,更没有带动风声,向李休负手缓缓飞来,明明可以很快,但似乎很享受李休惊诧的眼神。

    李休双眼一缩,踏步向后急速退去,不管怎样,先拉开距离观望观望再说。

    但下一瞬随着李休身形划出残影,不管如何快疾如何加速,帝释天还是那副淡然样子,却如跗骨之蛆般始终与李休保持不过一丈距离。

    圣心四劫中两劫对李休不起作用,惊目劫收效甚微但起码不是完全被抵挡住,帝释天便直接动了最后杀招,殛神劫!

    是帝释天以己身元神为武器的一招,轻易不可动用,但却是一切有魂众生的无解之招,因为根本没有任何手段能阻止或者攻击到帝释天元神,只能绝望的眼睁睁看着帝释天慢慢取了自己的性命,起码以前是这样。

    突然,原本还淡然负手飘飞似真仙一般的帝释天却好像撞到了一面无形墙壁般,骤然身形停住。

    碰到以前从未有过的异状,帝释天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眼底浮现出些许惊骇慌乱。

    反观李休,看着有些惊慌失措的帝释天,他脸上露出几丝渗人笑意,帝释天的元神居然被他的念力截在了半空!

    李休逐渐吞噬麒麟血那段时间里,他曾经许久不再增长的念力反常的又徐徐增长许多,之后他猜测念力或许就是元神之力的一种体现,身体虚弱时精神会萎靡不振,反之当他生命本质升华变强之时便会反补元神魂魄让元神之力壮大变强,最为明显的就是他的念力被增强。

    不过那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而已,但如今面前的景象好像真的证实了这种猜想。

    帝释天察觉到不对,悍然出拳,然而尽管帝释天千年元神,但他并不懂得元神修炼之法,能元神出窍全然是凤血之功,哪里敌得过李休的万钧念力。

    好似轰在一片坚硬铁壁之上,帝释天一拳之下没有撼动半点,脸上闪过惊惧,下一息当即转身向他的身躯飞掠去,但未行多远就又被李休的念力阻住。

    李休的念力力场将他围困了起来,帝释天心里瞬间凉了半截,他想不通,用惊目劫冲击李休元神明明奏效了的,为何施展殛神劫反而把自己搞成了这幅窘迫境地。

    李休也不多言,免得再生变数,直接用念力开始攻击帝释天的元神。

    “不要杀我!放我回身躯,本座愿意将凤血交出!”

    帝释天元神惊骇恐惧的大喝道,神情真诚求饶着。

    但李休半点不理,只一记念力锤就将帝释天的元神打得当胸口破出一个大洞,使得他痛苦哀嚎起来,凄厉至极。

    接着李休大手一握,念力四面挤压下,帝释天的元神便直接被凶残碾碎,化作无数光点逸散开来。

    李休迈过大洞,走进屋舍看到躺在地上帝释天的尸体,联想到与他交战时屡次受到的震动,不由感叹道。

    如果帝释天不元神离体施展殛神劫,凭着他的凤血不死之身,恐怕这一战即使自己大占上风,也要再打上许久,甚至说不定让帝释天寻到机会逃走,可惜稍有偏差下,帝释天死得如此是突兀可笑。

    李休摇摇头,念力将帝释天的尸体拘到半空,将其凶残揉碾得破烂不堪,摄出了一团浓稠鲜红散发着强烈生机的奇异血液。

    凤血握在手中,一股甜香气味徐徐涌入鼻间,为防凤血神性流失,李休仰头吞咽了几口,将凤血当即全部服下,但并没有立即开始吞噬凤血,因为这皇城里还有一场战争等着他去结束,暂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李休飘飞到半空,身形拔高,探目往皇城城门处疾速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