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伞游诸天 第六十八章 残钟·狮子吼!(两章合一)

时间:2018-07-05作者:三九蝎

    几秒之后,火云邪神眼底闪过几丝异样神色,因为堂内的众人实在是反响平平,和他料想得有点不一样。

    惊是有了但却没有半点骇,像是常人走在街上看到武师连翻几个跟斗似的,空手抓子弹不够厉害吗?火云邪神一时间有些莫名尴尬。

    他殊不知,这堂内几乎大部分帮众都见过李休当初闯帮的那副玄奇景象,再到此时相比起来,火云邪神的这一手实是有点小儿科,还得伸手去抓,欠缺了那么点意思。

    李休不用多说,阿星再次看到这一幕也不像初时看到那般呆住,面目上更多是满意、快意之色。

    包租公能抓子弹,这个也能而且程度更甚,看起来是真的火云邪神,帮主把他说得那般厉害应该不会有虚,岂不是即将便可一雪前耻,尽吐心中怨气!

    还是眼镜师爷打破了当下已演变为有些尴尬的寂静。

    “火云邪神果然是武功盖世,我等皆是佩服佩服!”

    说完眼镜师爷还扬了扬手,堂内帮众皆是齐声高喝火云邪神、武功盖世八字,这才让火云邪神脸上略显难看的神色多少缓和了一些。

    “来人,还不快带邪神下去休息、吃饭,再置办一身上好衣装。记住,务必满足邪神所有要求。”

    李休挥挥手,让几个帮众领着火云邪神下了去。

    阿星站在一旁听着这话不知为何感到有那么几丝别扭,但等李休低声和他说了几句后,阿星脸上露出了然,点点头眼底浮现出几丝阴狠往火云邪神消失的拐角看去。

    下午,天色悄然转阴,灰云密布像是昭示着什么,自斧头帮总堂开出一条黑色长龙往猪笼城寨方向驶去,斧头帮上下几乎是倾巢而出。

    等驶到目的地,黑压压的普通帮众纷纷从大车上下来,手上拿着冷锋利斧,个别腰间鼓鼓,个个神色凶煞阴沉。

    阿星先一步下车,快走到另一边低身为李休打开车门,神色恭敬。

    李休下车望了一眼眼前破败旧楼,两眼淡视,仿佛看着一座无人空楼一般。

    近千斧头帮帮众也不停留,他们早就接到帮令,不用管其他,见人挥斧便可。

    当即院中的数十人就首先遭了秧,惨叫喊杀之声顿时传遍猪笼城寨。

    都是平常之人本就难与斧头帮帮众抗衡,更何况此时猪笼城寨中人人都被强烈恐慌所控,皆是抱头逃窜无一人回头反抗,形势不由倒向一边。

    不过院中一角的裁缝店却是有些异常,两个斧头帮帮众身子横空撞破橱窗被打了出来,嘴角溢血脸色惊恐的往后爬退着。

    自裁缝店中缓缓走出一表情沉重肃冷的男人,两腕各带着十数银亮铁环,气势逼人,平常的娘气是半点不见。

    瞥见眼前血腥一幕,裁缝佬当即脸色一怒,脚下猛蹬就往黑压人群中冲杀而去。

    吐气开声,拳出环响,一双臂膀似粗大铁棒一般,捣挥劈撩之下像是挟着山岳之势,所中之人无一不筋断骨折,甚至当场五脏俱裂,瞬息丧命!

    “洪家铁线拳?嗤,不过是街边把式而已。”

    火云邪神穿着一身黑衣,神情恣睢的走到一旁,看着正左突右打的裁缝佬藐视说道。

    非是高声,但却格外刺耳,裁缝佬猛地转头看去,但见说话之人浑身凶气四溢,恐不是善茬,小心张口问道。

    “不知阁下出自何门何派,言语怎的这般狂妄?”

    火云邪神依旧讽嗤一声,半点不理,更添裁缝佬心中怒火。

    “呵!那就还请阁下领教领教我的街边把式!”

    裁缝佬一声冷哼,蹬步转身回打,越过斧头帮中人,一招狮子摆尾结结实实的轰在火云邪神左脸上,一阵皮肉波动,但火云邪神身形却是丝毫没有晃抖。

    “用点力,我还行。”

    火云邪神极尽嘲讽之能,摆摆手语气淡然说道。

    裁缝佬脸上瞬间骇然变色,他只觉这一击刚进入对方三寸之内,就好似陷入泥潭之中,越加乏力,直至劲力几近全部消散。

    已可内劲外放,这是他绝所不能力敌的高手,裁缝佬果断十分,惊恐之下赶紧撤身后退。

    但裁缝佬刚退两步,却只觉眼前一花,下一瞬间他与一双阴冷双眼对上了视。

    还没等他抬手动作,就只感左胸一阵彻心剧痛,半空中喷出一口血雾疾速倒飞十数米而去。

    等落到地上,干脆的没了声息,再看裁缝佬的左胸处已被凶残捣出一个明显凹坑,坚硬肋骨没起到任何防护作用,被直接被打成骨渣,劲力轰然震碎心脏!

    火云邪神兴趣缺缺的收了手,开始环顾寻找阿星口中的绝世高手。

    李休在一旁淡漠看着,心里早已料到,这虚界所表现出来的武学层次就是这样。

    一开始的市井三高手出手时平常几十人难敌,已是殊为不弱,可等后来再出的天残地缺一出现,便却直接杀鸡屠狗般的杀了市井三高手。

    后来的包租公与包租婆看不下去悍然出手,就又是玩闹似的就碾压了天残地缺,直到火云邪神对上包租公夫妇大占上风压着两人打,还有狮子吼大喇叭反胜火云邪神,阿星如来神掌一掌压服火云邪神。

    武力层次是一上再上,到了最后阿星淡然一掌轰透五层小楼,已实是绝对的高武!

    要不是李休在上个虚界得到了天青琉璃经并把它练至第五层,怕是即使他得了九阳神功与乾坤大挪移也难挡上阿星一掌,估计也就仅仅能压过火云邪神而已。

    终于,猪笼城寨中的凄惨景象激得包租婆夫妇愤恨之下跳了下来。

    包租公不发一言,愤怒之极冲入斧头帮人群之中施展起太极拳劲。

    一改往日之从容平静与劲力圆融,招招狠辣凶残,所过之处斧头帮帮众臂膀、头颅皆是被绕得反折断裂,骨碎惨叫之身不绝于耳,个个皆是死相凄惨,横尸倒地!

    包租婆则是静静站着,面色阴沉冰冷与火云邪神对峙着。

    火云邪神脸上终于露出几丝兴奋疯狂之意,瞥了一眼包租公,缓缓收回目光。

    “将太极拳打得这般厉害,莫不是早年名震江湖的神雕侠侣中的杨过?那阁下就是……”

    包租婆冷面不答,她能清晰感受到对面之人身上的汹涌杀气,更能感受到对方给她的强烈威胁之感!

    “这样的凶横杀气,可是多年前的终极杀人王火云邪神当面!”

    火云邪神好似一普通老头般随意摆了摆手:“虚名,虚名。”

    “今日我们夫妻俩只想与斧头帮算账,与其他人无关,你可不要被人利用为别人挡了灾。”

    包租婆似有所指的说道,但火云邪神却是全然不管,兴奋癫狂的说道。

    “我今日就是为你二人所来,打死你们二位后我自然就会退去。”

    “这样说,那就是没得谈了?”

    “没得谈!”

    火云邪神话音刚落,包租婆便是凶狠一拳冲着他面门打来,火云邪神目不斜视神色骤然转冷,也是一拳横出。

    包租婆虽占了先手,却不知比火云邪神慢了多少倍,火云邪神一拳首先临到了她身上,重重把她轰得倒飞十几米之远。

    包租婆接连踩碎数块石砖后才勉强站住。

    仅仅一招过后,包租婆便已对火云邪神从心底升起十二分的忌惮,清晰认知到这差距,怕是她与包租公两人其上也未必能胜。

    穷则思变,包租婆转头看向院内一旁,眼里隐有精光闪动,而火云邪神乘着她这一分神,大喝一声,摆手杀来。

    幸好,包租公也已料理完其他斧头帮帮众,跃过诸多尸体,截住了还想进身的火云邪神,两人如火如荼的交上了手。

    太极拳借力打力也要能承住对方力道,火云邪神接连数拳又快又凶,劲风呼啸之下包租公好不狼狈,光是抵挡卸力就被打得退了又退,生生在石地上踩出两道深沟!

    这时接连砰砰几声古钟轰鸣之声传来,吸引众人目光。

    院中一旁小庙里包租婆正对着一口古钟接连狠拍,一幅似要把钟顶生生拍碎的模样。

    火云邪神攻势一滞,往旁边看去,双眼深深一凝,不用多想对方如此费力自是有什么手段要借助古钟施展对付自己。

    他冷笑一跃,竟一下跳越过几十米带着满身凶戾之气向包租婆杀去!

    李休看到眉头不由一挑,他怎么把这一幕给忘了,电影里火云邪神纵地一跃足足跳上几十米把阿星顶得飞身上空,这轻身之法也是殊为恐怖,顿时他观战之余认真推演起这门武学。

    火云邪神转攻包租婆,包租公吐出一口鲜血刚刚得歇,但望见旁边危急景象,脸色一苦急忙奔掠而去。

    火云邪神终究晚了一些,包租婆已最后一掌拍碎钟顶,弄出一个喇叭状的残钟。

    见到火云邪神逼来,也来不及使力抬钟,包租婆就先是运功一声狮子吼吼出!

    当即声波滚滚,扩荡而去,挟着漫天土石,蛮横轰得火云邪神骤然来势一止!

    他不禁两脚一踏,深深踩进石地里,运转内力死命抵抗。

    一吼之威平息之后,火云邪神还宛若一座厚重铁塔般站立原地,但全身也是伤口道道,模样有些狼狈。

    还没等他嘲讽出口,却只见包租公已乘着这空隙赶到,半跪之下扛着残钟正对着自己,而包租婆在钟后已又完成了一次蓄功。

    “吼!”

    声波震荡,好似天变般生出微型飓风,席卷院内,声势骇人恐怖!

    阿星本能提手挡头,但只听得耳边风声呼啸、尖利长吼,却没感到有任何异感。他试探看去,却发现眼前虽是一番恐怖景象,但却被一层“无形铁壁”牢牢挡在外面,无法寸进!

    阿星转头侧目,竟是李休面色淡然仅仅负手站在那里,便如同一根定海玉柱般轻松抵住了狮子吼的骇人声波浪潮,且还游刃有余的也护住了他。

    而其余的数百斧头帮帮众却似柔薄纸片般被狂暴冲击倒飞而去,被风中似刀似锉的碎石不断击打,等再落到地上,已是浑身皮肉破碎血坑密布,死相之凄惨触目惊心。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