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兵的荣誉 第五十五章 早操

时间:2018-06-07作者:脚背

    听着蔡东呼噜打的正鼾,尽管手臂酸痛的厉害,可说完话,戴峰立马又俯身撑地,继续做着让他痛苦的俯卧撑。

    直至在坚持做了十个后,感到有些精疲力竭的戴峰,才全身酸痛的爬起,也不管身上渗出的汗液,倒床就呼呼大睡。

    这一夜,戴峰睡的很沉,也睡的很香,一觉便到天亮,正当他还想继续做着美梦时,却昏昏沉沉的被人摇醒。

    “天还没亮呢?起那么早干嘛?”看着窗户外,灰蒙蒙的天,再看看叫醒自己的张兵,戴峰睡眼惺忪的呢喃道。

    “哥们,赶紧起来!别贪睡!”见戴峰没起床的意思,张兵又轻轻拍了拍戴峰的脸,提醒道。

    “哨还没吹响呢?你急什么呀!再睡会儿。”戴峰贪睡的呢喃道,一副死活不想起的意思。

    “别这么惰性,等哨吹起就完了!”张兵说着,拍脸的力道加重了几分,流露出一副不把戴峰打醒,誓不罢休的样子。

    “知道了!知道了!”应了声,戴峰勉强的爬起,抬手揉了揉眼睁开,发现其他人还在睡,又倒床躺了会去。

    戴峰的举止,让张兵有些无可奈何,不过,见戴峰睁开了眼,也就懒得多说,迈了几步,便开始去叫醒蔡东和陈东俩人。

    被打扰睡梦的陈东和蔡东,被张兵这么一叫,反应几乎跟戴峰如出一辙,都是一副扭扭捏捏不肯起床的样子,老半天,才睁开了双眼,至于其他人,张兵倒懒得理会太多。

    “张兵,起那么找干啥呀!我这都不够睡呢?”清醒过来,爬起的戴峰,看着正收拾被子的张兵,小声的问道。

    “未雨绸缪啊!你们三个这么快就忘了禁闭室的事啦!”张兵实不想再回那个折磨人的禁闭室,细心的折叠着被子,很是真诚的回道。

    “那个鸟地方,我是终身难忘。”陈东小声的接话后,似寒颤的哆嗦下,也没多想的爬起,开始利索的折叠被子。

    “我噻!哥们!你也太拼了吧!折磨自己来,也这么不要命。”见到收拾完被子的张兵,又开始做俯卧撑,蔡东吃惊的问道。

    “没办法!与其被逼的去适应军队,还不如自己主动去适应,少受些折磨。”张兵做了一个俯卧撑,撑起后提醒道。

    “嘿!你的思想觉悟,可变化的太快了点吧!”听言,整理被子的戴峰,顿了下,转身笑道。

    “想必,是那连长的故事,刺激他了。”蔡东笑道。

    “不过,张兵这点到没说错,与其不高兴的抵触,还不如欢愉的去接受,反正,一切都成定局,避无可避。”陈东也是看开许多,小声笑道,“第一天的体罚下来,加上三天的禁闭,我算是想明白了,不想再做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倔驴了,对我没好处。”

    “拉倒吧!”戴峰泼着冷水道,“现在说说可以,这倔脾气上来,还不是一个鸟样。”

    说话间,门外响起了急促的哨笛声,那种紧迫感,似要让人随时上战场一般,惊的张兵近乎跳起,吓得还在睡着的其他人,立马慌里慌张的就从床上爬起。

    “赶紧!赶紧!赶紧穿衣服集合。”周章爬起的第一件事,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关于自己的衣服,而这些话和这些动作,在离开队伍三天的四人看来,似乎是成了其他人的一种本能反应。

    “真要命啊!”施乐拿起自己的军裤穿上,又忙活着自己的鞋带。

    一时间,早已做好一切的陈东、戴峰、张兵和蔡东四人,杵立在原地,竟被大家直接忽视,似当成了看不见的空气般,各顾各的忙活着。

    哨声一阵比一阵的急促,早已穿好军服的张兵,也敢做多做停留,在第四声哨笛响起之际,率先冲出了房门,陈东、戴峰和蔡东三人紧随其后。

    此时,林海已经与诸多班长立于军旗之下,正等着各自的新兵前来集合。

    “嘿!今天出奇了!”看到张兵、戴峰、蔡东和陈东四人,一马当先的出门跑来,一位老兵惊奇无比的笑道。

    对于,这四个敢打班长的刺头兵,整个新兵连的老兵,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此时,都用无比惊奇的目光,看着四人跑来列队。

    “这关禁闭的效果还挺好的?”王策看着林海,淡淡的笑道。

    “老实了!涨了点记性!还是连长有办法!”有一位老兵,看着林海笑道。

    林海没说话,依旧用肃穆的眼神看着,直到四人跑来,老实的站至跟前。

    看着四人出奇的表现,林海的心中还是相当的满意,可就是没表露出,或者,他就是那类不善于言表的人。

    站了片刻,很快,各处的房间里,就蜂拥而出大批的新兵蛋子,一脸匆忙的朝着国旗下的空地跑来,其中,大部分都是衣冠不整,边跑边整理,直至站入列队中。

    新兵的速度还是算快,倒也令各个班长相当满意,随着所有新兵列队,随着一道哨声响起,在班长的带领下,各班相续的慢跑进入教场跑道。

    进入跑道后,让戴峰、陈东、蔡东和张兵出奇的事,今日的早操竟然不是恐怖的三千米,而是简单的一圈四百米。

    “姓林的,脑子是不是打结啊!今天怎么善心大发?”跟着队伍跑动,戴峰是相当的纳闷。

    “谁知道!这样也好,咱们轻松点,每天三千米,能跑死人。”后头的陈东听到,笑趣的接上话。

    “你以为我们跑的了么,下午,就有三千米等着我们呢?之前,那是对我们不守规矩的惩罚而已。”张兵接话道。

    蔡东惊讶的“啊”了一声,虽声音不大,可还是引起了不小响动,引起了林海的注意。

    “这就是命,这三天都是这么练,最早命的,不是三千米,而是,早饭后的队列训练。”一位新兵闻言,心有余悸的回头提醒道。

    “是啊!队列训练,站着不动,才要命!站姿不对还要上刑具,那就更要命。”又一位新兵心有余悸般的接上话,提醒道。

    这两声提醒,让戴峰、蔡东和陈东三人,产生了未知的恐惧感,而这股恐惧感,则一直伴随着他们跑完热身的四百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