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兵的荣誉 第三十八章 死就死了

时间:2018-06-07作者:脚背

    此时的楼道内,静悄悄的没有一丝杂音,而所有的新兵,也都在房间内,在班长的示范下,熟悉着物资打包,唯有林海班的新兵们,在接受着残酷的体罚。

    如果说,刚开始的阶梯蛙跳还算轻松的话,到么,越到最后,就越发让人难以忍受。

    从一楼到三楼的第一次蛙跳,戴峰等人还算跳的轻松,可是,在第二圈下来,跳完八十个阶梯之后,在第三圈开始之时,双腿传来的酸麻疼痛感,让众人顿然骇然不妙。

    “这手都快废了,估计这四百个蛙跳下来,这双腿,怕是也难保了。”跳到二楼时,蔡东苦不堪言的挨道。

    “d,死都要坎住,别被那龟孙子小瞧了。”戴峰咬牙,目光狠厉的接上话。

    这一天,一系列的体罚下来,戴峰算是看明白,也想透彻了,既然,已经回不去,那么,只能是去适应这般残酷的体罚,只要熬过去,让身体调整过来,这林海也奈何不了他。

    “戴峰说的对啊!咱们虽然是新兵,那也是有骨气的新兵,绝不能让那小子看扁了。”张兵接上话,同意的附和道。

    “下次,谁叫苦谁是孙子,咱看谁坚持到最后。”陈东更狠,咬牙切齿的建议道。

    “我靠!你也忒狠了吧!”蔡东蹲在楼道上,感觉阵阵酸麻之痛,至大腿处传来,嗔道。

    “不逼下自己,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真骨气?”陈东狠劲十足的说道,“你敢不敢赌啊!”

    “疯子!”蔡东喘了口粗气,看了看同样有酸痛之感的戴峰和张兵,嗔道,“居然,疯到自己都不放过自己。”

    “现在的问题,是那姓林的混蛋,不放过我们,硬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戴峰厉色道,“非要把我们整死不可。”

    “跳吧!费什么话!叫苦的都是孙子。”张兵倒是干脆,丢下一句,直接往三楼跳去,而此时,跳上三楼的其他人,也正双腿不稳的往下走,是一副有气无力,摇摇晃晃的状态。

    由于因是四人懒睡的结果,招致众人被连带责罚,所以,下楼的其他人,都是极不待见四人,看着四人的表情,都恨不得往他们身上踹上一脚。

    “估计,他们会恨死我们四个?”跳上一道台阶,抛眼下望的蔡东,揣摩道。

    “那还用说!对他们而言,这就叫飞来横祸,你难道没看见他们看我们的眼神吗?简直恨不得将我们千刀万剐啊!”陈东也跳上一道台阶,喘着气的回道,咬牙的样子,显得极为痛苦。

    “管他们呢?不过,他们也是够蠢的,才一百个蛙跳,就在哪里瞎嚷嚷,好了,硬生生又给加了一百,这怨的了别人吗?”戴峰嘲讽着,尽量他双腿,累的不行,可依旧咬着牙顶着,想通过说话,减轻下双腿的负重与疲劳。

    “这可谓自作孽不可活!”张兵艰难的露出笑容,说着又跳了一道台阶。

    “快了!又到三楼了!努力把,就可以了!”见到三楼的走廊就近在咫尺,蔡东笑了笑,又有些奋发图强起来,用着极不标准的蛙跳直窜而上。

    “这样,半哈着腰蛙跳也可以?”陈东一脸惊呆的反问道。

    “反正姓林的又不再,怕什么?”林海滑稽的跳动,停下后,神秘莫测的回头笑道。

    “你忘了,姓林的刚才说些什么吗?”张兵好心的提醒道。

    “怕啥!抓不到,咱最大,抓到了,他大,没的说。”蔡东毫不识趣,一意孤行道,说完,就滑稽的直跳三楼走廊。

    “说的是啊!又没人监视我们,干嘛那么老实啊!”戴峰恍然大悟,学葫芦画瓢的也直跳而上。

    想想也是,陈东也没加思索,滑稽的跳动着,直追而上,张兵犹豫了下,不过,双腿的疲劳感,也让他没了多余的原则,紧跟其后。

    发现了漏洞,四人都暗自窃喜不以,不过,为了多些休息时间,从三楼下来却行为缓缓许多,无比的拖沓。

    “哎!做人还是不能太老实。”蔡东长叹一声,自我感觉良好的笑道。

    “这话说的不错,做人要机灵点,吃亏的都是老实人。”戴峰感同身受的附和道。

    回到一楼后,在林海严密的注视下,四人都有模有样的蹲身,吃力的又重头开始跳。

    可是,当四人艰难的跳至二楼的楼道时,回头看了眼后方,见林海没跟上来,确认三楼的人,都下来之后,又肆无忌惮的开始偷懒模式。

    好在,四人也够谨慎,几乎是算准了时间,才从三楼下来。

    如此这般的偷懒,几个回来下来,四人算是轻松的跳完了三百六十个蛙跳。

    再度从三楼下来时,四人并没在一楼看到林海和其他人,这让四人内心不禁泛起了嘀咕。

    “人呢?”蔡东看了看四下,很好奇的问道。

    “都去哪儿了?”陈东也奇怪的问了句。

    “难不cd回去休息了?”张兵四下望了望,猜道。

    “拉倒吧!姓林的会有那么好心?”戴峰否定道,看了眼四下,继续蹲身的往二楼跳。

    有了前几次的经历,戴峰到没了什么后顾之忧,艰难的跳到二楼后,又大胆的开始自我放肆。

    蔡东、张兵和陈东也没多想的紧随其后,保持着滑稽的姿态,有着直冲三楼之势,可不知,林海已经在三楼候着他们的到来。

    “完了!”在楼梯的拐角处,半蹲身的直跳而上,当抬眼看到三楼楼梯口的林海时,戴峰半蹲的身躯,死死的僵硬在原地,心中骇感不妙。

    “完了!在这等着我呢?”蔡东半蹲的身躯,看到林海时,也是刹然僵硬,嘴唇骇然微抖,大感不妙,眼睛颤然而动的不敢直视。

    “死定了!”陈东完全的蹲下身子,不敢造次的呢喃道。

    “玩死了!”张兵也识趣的蹲下身躯,低下了脑袋,犹如被抓的犯人一般。

    “怎么办!跳还是不跳?”四人耷拉着脑袋,相互细声细语的商量道,却不敢抬头注视林海,而林海也一言不发的注视他们,而其他新兵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跳吧!都到这里了,他也没说什么,用不能怎么耗着吧!”张兵想想了,觉得还是继续跳,主动的提议道。

    “死就死了!”戴峰咬牙一狠,没管其他,直接朝着,恨不得想剁了他们的林海跳去。

    “你们四个,可真行啊!”等到四人全部跳到三楼走廊,林海沉着眼,咬牙切齿的问道。,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