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兵的荣誉 第七章 离开

时间:2018-06-07作者:脚背

    一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可对于背着沉重行囊,娇生惯养的新兵蛋子而言,纯粹就是煎熬。

    看到一张张嫩稚的脸,出现撕牙咧嘴的痛苦表情,安坐于位的一些老者,都不禁流露出心疼的神色。

    “真是苦了这群孩子。”一位苍苍白发的老者,疼惜的说道,异样的眼神,仿佛是看了自己年轻时的峥嵘岁月般。

    “小伙子,站累了吧!坐这里,坐这里。”老者一脸慈祥的起身,笑容慈祥的笑道。

    “大爷!您坐!您坐!我们年轻人,站会儿没事。”说话的新兵,还是有很高的觉悟性,弯腰退了一步,一脸带笑的回道。

    “没事!没事!老头子也坐累了,起身活动活动,咱社会提倡的是军民鱼水情,你班长能理解的。”隔着人群,望了眼站如松的林海,老者笑道。

    “不不,老伯,俺就站着,不累。”青年笑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回绝道,一脸尴尬的笑着。

    青年的执意回绝,老者无奈而笑的座回了原位,而这时,候车厅响起了火车进站的广播声。

    “全体都有。”看着一群站没站样的新兵蛋子,各个老兵喝令的提醒道,“准备进站,车。”

    声音一出,站到双腿发软的新兵们,各个显得激动,大有一种苦尽甘来的爽快感,整个人都精神抖擞许多,扶了扶肩的行囊,准备着随时进站。

    “我的妈呀!站的我腿都快断了,终于可以车,坐着休息了。”看着前方的人群,相续的有序入场,戴峰松口气的暗叹声,跟着人群的步伐,缓缓的朝前挤去。

    过了检票栏,在林海的带领,戴峰等新兵,有序的了一辆通往昆桥的第三节火车。

    “累死我了。”戴峰卸下行囊放好,坐在九十度的车椅,十分疲惫的埋怨道,而他的四周人群,也同样深有感触的响起相同的话语,无不喊累。

    “嘿!这鸟车,怎么连脚都伸不开,连背都靠的不舒服。”在家舒服惯了的戴峰,本想松垮垮的坐着,可车厢拥挤的设计,根本让他舒展不开,不满的情绪来,又是一阵埋怨的罗里吧嗦。

    “你就知足吧!没叫你让位站着,都算不错了,还在闲这闲那。”坐在戴峰正对面的青年,放置好行囊,坐下后,接着话茬提醒道。

    “可不是!刚才,我就埋怨了一句,他就直接怼了我一顿,你说气不气人。”蔡东坐至戴峰身旁,笑嘻嘻的附和道。

    “现在可不比家里,没我们说话的份,看看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搞得我们欠了他几百万一样。”后到入座的青年,也插了嘴,小声的嘀咕道,甚至,还不忘挑了挑眉,提醒大家,林海已经处在不远处。

    “人在屋檐下,还是本分点好,谁叫咱是新兵蛋子呢?”最后个入座的人,是个面色清秀的青年,全身下透着文气,看去与身穿的军服,极其的格格不入。

    文气青年小声的说完,林海便从身侧走过,那犀利严肃的目光,依旧不改的从五人的身,一扫而过,然后,便投向车厢的尽头。

    “真的是霸气侧漏。”等到林海走远,坐在戴峰身侧的青年,忍不住发出一阵感慨,可声音说的不算太响。

    “当过兵的就是不一样,你看那眼神,无时不刻的透着一股说不来的威慑力,似要吃人一般。”坐在戴峰对面的青年,也有这一番自我感触。

    “你这不是废话吗?要是他跟我们一样,那我们还去当个屁的兵啊!”蔡东接话,一副跟大家很熟络的样子。

    “嘿!朋友!看你文绉绉的,干嘛来当这个兵啊!”戴峰身侧的青年,注意到文气青年的不一样,好奇的开口一问。

    “哎!别说了,老爷子逼得,他说,没当过兵的男人,人生是不完整的。”文气青年笑着说道,便开始了自我介绍,“我叫张兵,你们呢?”

    “嘿!你老爷子的觉悟,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当不当兵,还能跟人生的完不完整扯关系,佩服!佩服!”蔡东笑嘻嘻的接话,“我叫蔡东,不过,我也是老爹逼得,不然,打死我都不来当这个兵,看看,我们还没到军营,就已经在这受这股鸟气了。”

    “虽然,我也是被老爹逼得,不过,我老爹可没讲这些虚的,说是,当兵退伍,好找动作,我叫陈东。”陈东认同的说道,转眼看向身侧的戴峰。

    “哥们,大家都是同病相怜啊!我叫戴峰,也是被逼的。老爷子,说是要让我改改这一身的臭毛病。”戴峰说着,大有一股欲哭无泪之感,想想参军体检的火热氛围,此刻听大家所言,原来都是虚的,都是被逼无奈的投奔军营来了。

    闻言,四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顿时,都有种惜惜相惜的痛苦感。

    “我叫杜涛,我是自愿来的。”听着四人参军入伍的原因,杜涛嘿嘿一笑,露出一副深表同情的神色,却遭来了四人近乎一致的鄙视。

    “你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放着潇洒的日子不过,来当兵,可真有你的。”戴峰唏嘘着,不禁多看了两眼杜涛。

    “无事找罪受,你可真活该。”蔡东笑意浓浓的奚落道。

    “哥们,我真是太佩服你了,你的觉悟,比我家老爷子还高。”张兵笑道。

    就在五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时,响起了火车出发前,嗡鸣的汽笛声,缓缓间,在车厢的吵杂声中,火车缓缓的动了,驶出了站台。

    “突然间,离开了生活十几年的凤阳镇,还真是舍不得。”看着窗外倒退的站台,杜涛心有感触的笑道。

    “两年的义务兵,很快就会过去,我们还是会回来的。”陈东排解道可眼中却又藏不住的不舍。

    “哥们!你说的轻巧,是二年啊!不是两天!”张兵不认同的提醒道。

    “管他呢?咱们都车了,两年熬都得熬下去,不过,突然就这么离开家乡,还真让人心里不好受,好像丢了点什么东西一样。”蔡东笑道,看了看其他人。

    而坐在车窗边的戴峰,却是一言不发,看着越来越远的站台,消失在视野中,想起被抓的杨戈,内心记挂的担忧着,直至整个城镇被淹没在地平线,才抽回了牵挂的思绪。

    尽管是白天,可这一路,对所有参军入伍的人来说,却是极其漫长,在舒展不开手脚的座椅,除了漫无目的的闲谈之外,剩下唯一能做的便是,无聊的看着窗外,欣赏着转眼即逝的风景。

    不过,这种无聊的闲谈,却有一种好处,就是便于大家熟悉彼此,打算着无聊的时光。,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