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兵的荣誉 第五章 被抓

时间:2018-06-07作者:脚背

    戴峰紧迫性的话语,加之,一脸苍白的脸色,一下,就使得众人不由的紧张起来。

    “怎么了?”戴峰惟妙惟肖的表情,让杨戈不禁多想的认为,戴峰的父亲,真的出事了。

    “兄弟,我得先走了,老爷子突然昏到了。”戴峰慌里慌张,嘴唇微微抖动的说道,“这顿,兄弟请了,服务员结账。”

    说完,戴峰朝服务员招了招手,从钱包内取出一张**递了过去。

    “那你赶紧先回去,二场我们自行安排。”杨戈起身,拍了拍戴峰的肩膀,提醒道。

    戴峰点点头,将**交给服务员后,举杯相敬,便拉着杨戈出了房门。

    “兄弟,这东西还是别碰了。”毕竟,他俩是一起长大的玩伴,戴峰也不想看着杨戈误入歧途,离去前,仍旧不忘担心的提醒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杨戈尴尬笑笑,拍了拍戴峰肩膀,催促道,“先赶紧回去看看,要是真出什么事,我们就罪过了。”

    “记得!这玩意儿,别在碰了。”戴峰再度不放心的严肃提醒着,说完,便匆匆忙忙的离去,结了帐后,便直接拦下的士。

    坐在车,戴峰的心,也总算踏实下来,可一想起之前的事,心情就变得五番陈杂,很不是滋味。

    一路而去,杨戈口袋中的摇头丸,总时不时的浮现在脑海中,心烦意乱下,戴峰点了跟烟,沉闷的吸了口。

    “怎么会变成这样。”吐了口烟,戴峰接受不了的嘀咕道。

    回到家,已经是晚七点,父母也正在大厅,认真的看着电视。

    见戴峰进门,侧首的母亲刚想问些什么,却闻戴峰的手机响起,便打住了想问的话。

    打电话的正是杨戈,似乎他早已算准了戴峰回家的时间。

    “你爸没事吧!”杨戈关切道,相伴着一道劲爆的歌声传来,很显然,众人已经换了寻欢的场地,来到了包厢。

    “没事了!”戴峰看了眼跟前的父母,很镇定的回道,“醒来了。”

    “那就好。”杨戈长舒了口气,半天之后,传来了声响,“要不要再过来。”

    “算了!都到家了!昨晚一夜没睡,今天又折腾了一天,实在太累。”戴峰干脆的拒绝,想起摇头丸的事,他便有了反感之意,可碍于兄弟间的情面,并没有过于表现出来,回绝的很是委婉,也透着疲惫。

    几声寒暄之后,挂了电话的戴峰,似解脱了般,再度长长的吁了口气,看了眼父母后,便朝房间而去。

    “阿峰,过来坐坐,咱爷俩谈谈。”戴天徳回首,露出笑容的说道,而母亲李铃却耐人寻味的看着闻声入座的戴峰。

    “爸,什么事。”瘫坐在沙发的戴峰,带着一身的酒气,很懒散的开口。

    “这两天,你准备准备,你的体检报告,我已经知晓,政审也没问题,入伍的事,已经是板钉钉,跑不了了。”戴天徳的表情很是轻松,看了眼戴峰,带着提醒的责备语气道,“你就不能坐好点,这么大的人了,都不晓得怎么坐嘛?”

    “爸!你都说了,我都快是参军入伍的人了,这两天,给点人身自由都不行啊!你就这么看不惯我的坐像嘛?”戴峰懒得理会的回道。

    这一回,戴天徳的脸色,下意识的沉了几分,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可气归气,眼下,儿子戴峰也舒坦不了几天,索性,便压制下火气,任由他去。

    “算了!算了!懒得说你!”戴天徳摆了摆手,叹着气,想来也是,何必让自己找气受呢?

    “没其他事了吧!我回房睡觉了!”看着父亲一言不发,戴峰倒也知趣的想离去,犹豫了下,起身问道。

    “去吧!你也就这几天蹦哒了。”戴天徳松了松心口的火气,平静的说完,无奈的换了换脑袋,目注着戴峰起身而去。

    躺在床,响起杨戈的摇头丸,戴峰辗转反侧的难有睡意,为什么,杨戈会与毒沾边。

    不多时,母亲李铃开门而入,脸透着关心,似乎看出了儿子的困惑。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坐在戴峰的身边,李铃关心道。

    “没什么?就是不想喝了,找个抽身的理由而已。”戴峰笑笑。

    “没事就好,别想太多了。这几天好好休息,别在出门瞎玩了。”说完,李铃便起身离去。

    “哎!”戴峰叹息着,为了能让自己睡着,也是想尽各种办法,直到自己睡去。

    因杨戈的沾毒,让戴峰的内心,有了恐慌与惧意,所以,在等候参军入伍消息的日子中,戴峰尽量想找着借口,避免与杨戈的聚会,也在不知不觉中,有意的疏远杨戈。

    就在戴峰在家躲了七日,拒绝了三次兄弟聚会后,终于,在征兵收尾的日子,在等来了入伍的消息。

    可以说,从得知杨戈等人沾毒的那刻起,戴峰是巴不得想离开凤阳镇,比谁都渴望去参军入伍。

    就在得到消息的第七日晚间,戴峰收拾着行囊,为明日出发做准备时,一则本市的新闻播报,让戴峰陷入了惊愕之中,久久的难以回神。

    “怎么会?”戴峰紧盯着电视屏幕,内心掀起轩然大波,难以平静的抖着嘴唇道。

    “杨戈?”母亲李铃惊愕,一脸的不可思议,似乎接受不了,已成定局的事实。

    “这小子居然敢沾毒!”看着新闻播报,戴天徳的双眉紧蹙起来,冷冷的说道。

    “阿峰,你没吸吧!”前句说完,戴天徳侧首,目光冷冽且犀利的看向戴峰,近乎无情的质问道。

    “看我干什么,我可没动这玩意儿,不然,尿检能通过吗?”戴峰很是坚决道。

    “我看,你以后还是跟杨戈,断了关系吧!不然,他会害你一生,他的一生算是完了。”戴天徳冰冷的提醒道。

    闻言,戴峰轻轻“嗯”了声,继续收拾着东西,内心却是五味杂陈,完后,便直接回了房间。

    虽然,躺在床,可戴峰怎么都睡不着,杨戈被抓的事,彻底的扰乱了戴峰的心神,使得参军前在家的最后一晚,变成了彻底的不眠之夜。

    翌日,戴峰在父母的陪同下,拖着疲惫的身躯,去了凤阳镇政府,在一场锣鼓喧天中,穿着军服,胸带红花,踏了军旅生涯的征程,可那阳光下的背影,却显萧瑟。,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