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85.妈妈,别怕,有我呢

时间:2018-07-11作者:闪灵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 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爷爷, 奶奶,我已经长大了, 真的不会走歪路的, 你们相信我吧。”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噔噔地转身,在门口搬进来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

    他急切地打开, 殷勤的掏出里面所有的秋衣、帽子、手套和棉鞋, 举到了两位老人眼前。

    “这是我用自己挣的钱买的!”他眸子里闪着光,固执而希冀, “将来,我们会过上好日子的。我想给家里买大房子,离开这种破旧的地方, 我们一家三口一起住, 买好吃的、好穿的, 我想孝敬你们很多很多年!”

    小屋里静得落针可闻。邱奶奶怔怔地看着他。

    他的脸上还肿着一块, 身上湿漉漉的,裸露出来的手背上,还有刚刚被邱爷爷用板凳打出来的红肿。

    可是他的眼神却坦荡而纯净,黑漆漆的眼睛里没有孩童的胆怯和闪躲, 却有着前所未见的担当。

    邱奶奶忽然觉得, 有点儿不认识这个孩子了。

    一晃眼, 十几年前那个清晨, 浑身青紫躺在襁褓里奄奄一息的孩子,竟然也变成了小大人模样。

    低头看看塑料袋里的一堆东西,她一件件翻看着,忽然就老泪纵横了——这些东西,全是给他俩两个老人的,竟然没有他自己的一点!

    邱明泉咧开嘴,眼神亮亮的,肿胀的小脸满是开心:“爷爷奶奶,明天,我带你们进城,去精品商厦吧,那里文具柜台的营业员,可以为我作证的!”

    老头迟疑地慢慢转过了身,终于将信将疑了。

    “你……你真的没有做坏事?我明天可要真的跟你去城里的。”

    “放心吧,爷爷!”

    ……

    终于到了午夜,邱明泉等着两位老人睡下,忍着疲惫和疼痛,悄悄爬了起来。

    回来时,外面就下了小雪,谁知道一夜下来会怎样,万一明早大雪封了地面,叫他怎么去找玉石呢?!

    悄悄出门绕到窗子后面,果然,地上已经铺上了厚厚一层雪。这附近是郊区,窗子后是一些杂草丛生,前几天放火的痕迹还在,黑黝黝的墙面衬着皑皑白雪,在深夜里依旧能看见一片微微的白。

    玉坠太小了!颜色又是莹白,被邱爷爷扔出去的方向和远近都不清楚,邱明泉心急如焚,只能在雪地里按照猜测,不断地到处摸索。

    深夜里,万籁俱寂,呼啸的北风夹杂着野草的沙沙响声,邱明泉的小手在冰冷的雪地里不停摸索,不一会儿,就被锋锐的野草齿边划出了道道血痕。

    可是他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冰雪冻僵了他的双手,甚至双脚也开始僵硬起来。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远处的天光似乎也渐渐亮起来,可是邱明泉却依旧一无所获,心在一点点下沉。

    ……

    好半天,四周都安静地像是坟墓。

    封睿的感觉异常敏锐,几乎能听见雪花落在身边的细微动静,又能听见冬天枯草叶的簌簌声响。

    他听着这些细微声音,甚至有一阵陷入了恍惚的情绪。

    那个弱智的小民工会不会……真的被他爷爷奶奶吓到,不来找他,或者就阴差阳错,找不到他存身的吊坠了?

    十年,八年?像孙悟空一样,足足等待五百年桑田沧海,才能等到下一个路过的、命中注定的属于他的唐僧?

    不知道就这样躺了多久,就在他昏昏欲睡的那一刻,却有温热的温度传来。

    ……邱明泉轻轻用一只手提着玉石上鲜红的挂绳,几乎是做梦般,把那个玉吊坠从一片枯草丛上捡了起来。

    那一刻,晨曦初起,星辰乍灭。冬日的空气如此清新又冷冽,而封睿面前的男孩子,面容稚嫩,眼中瞳仁漆黑如墨。

    “对、对不起。”邱明泉忐忑地看着他,眼神里却绽放着狂喜的光彩,“我找了你很久……你等急了吧?”

    他的手掌很小,轻轻抚摸着玉石吊坠,让没有身体的封睿忽然有种酥麻感。

    然后,他轻轻地把那个在雪地里待了一夜的吊坠戴在了胸前,藏在了衬衣里。

    冰冷刺骨,可是沾染了两个人前世鲜血的背面,却迅速温热起来。

    封睿的耳边,有隐约又清晰的心跳声传来:“咚……咚!”

    他忽然醒悟过来,这是邱明泉的心跳声。

    “我不会再弄丢你了。死都不会。”

    那时候的封睿和邱明泉并没有意识到,这简单又朴实的一句话,如同真言,又如同誓约,跟随了他们俩那么久。

    分分合合后,直到无常的命运齿轮再次碾压过来。

    ……第二天,邱家的两位老人,并没有机会去城里验证邱明泉说的话。

    因为邱明泉彻底病倒了。

    在外面奔波了一整天,下午被向城一拳揍肿了脸,晚上回家还被爷爷抽了一顿。

    ……情绪激动加上一夜在冰天雪地里找东西,第二天早上,邱明泉就感觉脑袋沉重,起不来了。

    两位老人昨夜辗转难眠,想着邱明泉的话,总觉得那笔数额巨大的钱就像是做梦,后半夜才终于入睡。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发现了邱明泉脸色通红,再一摸额头,就吓坏了,烧得可是不轻!

    邱爷爷急急地早早出了门,去附近的医务所抓药。邱奶奶留在家里照顾邱明泉,帮他不时地换额上冷水浸的毛巾。邱明泉身上难受,中途醒了一两次,喝了点白米稀饭,就又昏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就听见外面有人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去领成绩单,家长会你们也没来参加……”

    他一个激灵,终于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班主任冯老师!

    考试后的这一个多星期,简直就是分秒必争,每天都是一笔巨大的进账,哪里有时间去拿什么成绩单?

    至于几天后的家长会,他更是完全忘记了。现在……竟然把班主任给招来了?

    冯老师扶着眼镜,小心翼翼地提着裤子站在了门口。昨夜的初雪弄得地上一片泥泞,她知道这附近是农村,特意穿了大胶鞋来,可一路走来,裤子还是迸上了星星点点的泥。

    一站到邱明泉家门前,她看清了里面的家徒四壁,就暗暗吸了口气。

    虽然是白天,可是由于不向阳,整个屋子里黑黢黢的,冯老师适应了一会儿屋里的光线,才看清了蜷缩着躺在床上的那个男孩的身影。

    “冯老师……”邱明泉挣扎着爬起来,心虚得厉害。

    发烧烧得厉害,头脑缺乏思考能力,唯一的想法就是:考试成绩被发现异常了吗?

    冯老师快步走上前来,看着他那虚弱又带伤的脸,吓了一跳:“邱明泉你怎么了?”

    “没事的,就是有点发烧。”邱明泉半坐起来,却被冯老师一把按在了床上。

    “那你赶紧躺着休息!”冯老师再看了看邱明泉躺的床,心里就是一个“咯噔”。

    太破了,破败的被褥下露着棉花,被面的颜色也暗淡发黑,看不出原先的花色来。

    邱奶奶怯怯地端来了开水:“老师您喝水……这孩子是不是在学校,叫你们老师们费心了?”

    冯老师连忙用力摆摆手:“不,不是!我来,一来是想好好表扬一下明泉同学的表现。”

    表扬?邱奶奶愣了。

    “是啊,邱明泉这学期期末考试,他的进步巨大!”冯老师有点儿激动。

    语文试卷她亲手给了邱明泉98分,没想到,从别的任课老师那里得到的反馈,也是出奇得惊人——这学期期末考,以往毫不起眼的邱明泉,各科成绩都考出了惊人的高分!

    数学100分,英语99分,政治96分,地理也是满分。……私下交流时,政治老师也承认和她一样,在主观论述题上人为地扣了几分。

    全年级各科总分第一,四门课单科年级第一!

    ——这个成绩要是能保持下去,考上市里最好的重点高中那也是毫不吃力啊。

    她看着邱奶奶讶然不信的神情,连忙掏出了邱明泉的成绩单,递到了老人面前。

    “您看,两门课一百分!还有啊奶奶,您家孙子,这次可是考了全年级总分第一呢!”

    手动输入的计算器屏幕上,答案也即刻显示出来:43.1972。

    封睿倒吸了一口冷气,又忍不住张口问:“那92的立方?”

    “778688。”不涉及到小数点四舍五入,邱明泉只顿了那么几秒,飞快张嘴报出了答案。

    封睿心底一阵震撼,半晌后,由衷地说了一句:“你真厉害。”

    他自己的数学成绩本身也算极为优秀,从小在一些涉及心算的场合,他都是别人艳羡的对象,而现在,以他的智商,竟然完败给这个小民工!

    “嗯……”邱明泉羞涩地笑了,一向平静的脸上难得地有了点红晕。

    前世的时候,虽然初中还没上完就辍了学,可是他人生中有限的美好时刻,也就是每次数学考试分数下来的时候了。

    数学老师赞赏的眼光,同学偶然的惊诧神情,那是他仅有的骄傲,也是他很多年后唯一记得的美好。

    是的,他就是这样一个普通人,在前世没有显赫身家,没有幸运奇遇,赤贫开始的童年,伴随着困窘的家境,命运的戕害,就那么一直挣扎在社会的最底层。

    端盘子、小保安、扛包,他都做过。

    “你会什么啊!什么技术工种都不行!你倒说说,你能干点啥?”那时候,工头很不耐烦地点点他,眼里全是不耐烦。

    “我、我会算账。”他鼓足勇气才说出这话来,“我……算算术还行。”

    听到这话的人都笑起来,工头更是满眼怀疑:“小子,你能做会计?”

    “不是,我不懂会计。”他只能垂下头去,“我就是心算快一点。”

    “歇了吧您哪!这儿有专业的会计呢,人家拿的可是高工资!”

    ……回忆一旦开启,就有点停不下来,他恍惚地想起前世,觉得就像在眼前。

    “我还会背圆周率呢,上辈子有一次年级数学竞赛,我得过奖。”他忽然忍不住,想要向身边这个隐形的男人说出来,这一点点小小的荣光。

    “圆周率?”

    “真的!”邱明泉听着他诧异的声音,急切地想要证明什么,或许是这一生都没有什么机会证明自己,又或者,想在这个陌生又亲近的男人面前不要总显得那么窝囊和无用。

    “3.14159265358979323846264338327950288……”

    封睿沉默了一下:“你能背到多少位?”

    邱明泉呐呐地停下:“接近一百多位吧,以前可以背到三百位之后的,不过……好多年过去,也就慢慢忘记了。”

    封睿充满震惊地问:“你怎么做到的!”

    他知道这世上有很多记忆大师,有的甚至可以背到圆周率千位以后,但是那往往需要专门的训练,可是这人?

    “没有太刻意去背啊,数学竞赛嘛,老师说这个很可能是考题,就认真看了几遍……”

    “看几遍就会了?”封睿提高了嗓门,“你背英文单词怎么就不过目不忘?!”

    “我不知道。”邱明泉有点茫然,“就只有这个觉得简单。”

    封睿有心不信,可是却有个声音提醒他,邱明泉没有说谎。

    在刚过去的期末考试中,他包办了所有科目,唯独有一门课,邱明泉坚持自己做,那就是数学。

    在封睿的印象中,人群中的确有一定比例的人,会有超乎常人的计算能力或者记忆力,也可以算是某种天赋异禀。他的身边,只记得曾经见过一个女孩子有类似的能力,就是他的发小向城的姐姐,邻居向家的女儿向明丽。

    但是,这时的邱明泉却是一个从没接受过任何系统训练、更没有受过什么专业指点的孩子。

    封睿的脑海里不知怎么,忽然浮现出上一世临死前,所看到的那个建筑民工的模样。

    黯然的、安静的。

    脸上风尘仆仆,眉目虽然也算清秀,可却充满疲倦。

    隔着担架看过去的最后一眼,那个无人问津的农工显得卑微无争,抓着吊坠的手指粗糙干裂,劳作的痕迹是如此明显。

    又有谁会想得到,这样的一个人,在他幼年的时候,也曾经在某些学科上,有着远超常人的天赋?

    假如换一个家庭和出身,他又何尝不能轻松前行,命运金贵?

    封睿有点儿怔忪。他魂魄所依的那块玉石紧紧贴着邱明泉的心口,在听到他那句由衷的称赞时,他感觉到的心跳微微加了快,有点儿孩子般的激动。

    封睿忽然有点难受。

    “邱明泉,我认真地,和你做一场交易吧。”

    “嗯?……什么?”邱明泉一愣。

    封睿淡淡地道,却字字清晰,认真而郑重:“我想送你一场滔天富贵。你也答应我,加油让你自己当得起。”

    封睿不知道,邱明泉到底有没有听懂他的意思。

    ——不过,这也无所谓。

    封睿收回思绪:“你算的数字是对的,可是,实际上可能挣不到那么多。”

    他这一句,把邱明泉一腔热情瞬间浇灭:“为什么?”

    “市场是有饱和度的,你想想,越到后来,每一间学校愿意掏钱买金笔的人最多有多少?”

    邱明泉愣住了,就算毫无商业头脑,这时候也想到了这个bug。

    是的,到第五天早上去进货的时候,本金就已经迅速翻到了五百五十元。

    按照今天这样的比例,大约可以进到六十支英雄100金笔,再加上八-九支50金雕。

    “我估计,第五天就是市场临界点了。”封睿显然也大致算出了结论。

    按照白天邱明泉卖钢笔的速度,再往后,就算有铺天盖地的英雄钢笔广告加成,恐怕任何一间学校,一天销量六七十支金笔,已经是极限了。

    “啊,那看看第五天的销量,再决定下一天进多少货吗?”邱明泉迟疑一下,试探着问。

    封睿“呵呵”了一声,异常傲娇地道:“到时候,听我的就好了。”

    一夜之中,邱明泉接连不断地做了好些梦。

    梦里有纷飞的钞票,有遍地金光闪闪的钢笔,最后,这些钢笔越来越多,堆满了整个破旧的小屋,梦里的邱明泉带着整书包的钢笔,孤零零站在学校门前,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停下来看他。

    然后,就是白天那个妇女忽然跑过来,满脸讥讽刻薄:“我刚刚从大商场回来,营业员跟我说,英雄金笔全都大跳水降价啦,一元钱一支!……”

    邱明泉大叫一声,大清早的从噩梦里惊醒过来,满头是汗。

    还好,是梦啊!

    他偷偷扒开书包往里面看了一眼,看见了那些满满的零钞,“怦怦”狂跳的心才安定了些。

    第二天,他迅速地沿着昨天一样的行程,再次搭车来到了东申市的淮海路上。

    依旧是昨天的精品商厦,依旧是三楼的文具柜台,这一次,他拿出了一百三十多元。连本金带利润,他这一次进了十二支英雄100,三支50金雕。

    王娟惊奇地盯着他,心里大概猜出了这孩子是在进货贩卖。

    就在昨天,她这个文具柜台的生意奇怪地好了许多,比平时的销量几乎翻了一番。

    打听了一下,她才知道都是听了广播里的广告,看了报纸上的江委员出访新闻才慕名而来的。

    看着邱明泉再次进货离开,王娟心里一阵惊叹——这孩子,可真头脑灵得很哪!

    旁边,文具组组长赵德成叼着牙签,走过来:“今天英雄笔的销量怎么样?”

    王娟努努嘴:“又得去库房拿货了,那孩子刚刚买了十几支走。”

    赵德成大吃一惊:“什么?二道贩子吗?”

    王娟喜滋滋地点点头:“管他做什么呢,卖出去就好呗。”

    赵德成一脸正气:“那怎么行,我们正规商场,哪能和这种搞投机倒把的搅在一起!下次不准卖给他。”

    王娟吃惊地看看他,撩了撩刚烫的大波浪:“组长,你这话可不对,我卖出去,这是我的业绩,人家合法地来买,我凭啥不卖呀?我不卖,月底评优,你给我补?”

    赵德成生气地甩了甩袖子,被这席话噎住了。

    邱明泉今天换了一家中学,这家的家长会比正红中学召开晚上一天,恰好让他们的贩卖计划从容错开。

    有惊无险地,和昨天一样,邱明泉进的这十一支金笔,也都非常顺利地脱了手,就连那三支被加价卖到二十八元的50金雕笔,也都无一跑单。

    ——英雄金笔厂的广告正在继续,热销的势头也正在上升。封睿深知这次英雄钢笔在国内掀起的热潮。

    本以为在第五天会销量到顶的他们,一直到了第七天,终于真正遭遇了市场饱和。

    他身上捡来的不太合身的旧棉袄空荡荡的,那碗美味的小馄饨早已经消化得不见踪影。

    本该又冷又饿的,可是邱明泉心里却意外地宁静。摸着那块玉石,他只觉得胸口暖烘烘的,好像有团火在勃勃燃烧。

    而一向喜欢发号施令的封大总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也同样的沉默着。

    他透过邱明泉的眼睛,在那车窗的玻璃上,看到了一双清澈的、有点孤单的眼睛。

    封睿心中一动。他在……害怕。

    他害怕自己的离去,就好像自己害怕他会丢下自己一样。

    这一刻,心肠冷硬,充满算计的总裁先生,忽然有点难受,某种类似相依为命的感觉浮了上来。

    “你睡吧,到了地方,我叫你。“封睿难得温柔地道。

    邱明泉“嗯”了一声,半边脸靠在了玻璃上。

    迷迷糊糊地,冰冷的玻璃贴着脸,邱明泉忽然就一个挺身,笔直地在座位上坐了起来!

    狠狠打了他一拳的那个男孩!……那双漂亮却凶悍的凤眼,秀美如同女孩的脸!

    邱明泉脑海中有个记忆片段倏忽闪过,他震惊无比:“那个和你一起的男孩子……是、是?”

    是前世在天台上,和封睿纠缠拉扯的那个男人!

    在医院里,他痛哭着哀求医生的样子浮现在邱明泉面前。

    ——没错,是他!那张脸长大后,也同样变化不大,眉目依稀可以辨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