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82.最大凶险

时间:2018-07-11作者:闪灵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坐在孩子们的课桌椅内, 一大群望子成龙的家长们有的精神焕发,有的则脸色铁青,强颜欢笑。

    靠窗的座位上,那名中年男人嘴角微扬, 听着小女儿的名字赫然列在年级前三, 笑意直要溢了出来。

    自家的孩子实在太省心了, 成绩好不说, 又写得一手漂亮的好字,一时之间,他心里充满了温柔,看向校门外那个影影绰绰的男孩背影时,心里砰然一动。

    买买买, 待会儿放学, 就给女儿带回去一个惊喜吧!……

    正值寒冬一月,气温极冷, 邱明泉站在校门口的冬日大太阳下,舔了舔有点干裂的嘴唇。

    传达室里的老大爷端了一杯白开水, 冲他招了招手:“娃娃来, 喝口热水, 别冻着喽。”

    邱明泉感激地跑了过去, 接过老大爷的大搪瓷杯, “咕嘟咕嘟”喝了半缸子温热的开水:“谢谢爷爷!”

    “你这笔啊, 卖得出去不?”老大爷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唠嗑,“金笔啊,笔头真的是金子做的吗?”

    邱明泉腼腆地笑笑:“笔尖那一点是k金的,真的是14k金,工艺可厉害了。”

    老大爷哈哈地笑:“你才厉害。一支笔抵俺家好几天菜钱,小娃娃你咋就敢贩这个来卖啊?“

    邱明泉举起袖子擦了擦嘴,微笑一下:“我也是试试。”

    就在这时候,有的教室里开始有家长们走出来,邱明泉赶紧把搪瓷缸放下,飞速地跑到了校门口,站得笔直,忐忑地看着鱼贯而出的人群。

    “把你那小狗一样的眼神收起来。”封睿没好气地道,“你给我做出‘爱买就买,不买就滚’的神态来,强势!强势懂不懂?”

    “哦。”邱明泉挺直了腰,一眼就看到说他投机倒把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

    她弯腰拿起了一只英雄100金笔,不死心地问道:“小弟弟,不是我说哦,太黑心不好的——你这个笔,最多六块钱顶天了,我拿一支。”

    邱明泉死死咬住封睿定下的死限:“阿姨,真的不行。八块钱我都倒贴,我还有来回车票钱呢。”

    旁边一个相貌温和点的女同志在心里算算市中心来回的车费饭钱,又看着邱明泉被冷风吹得发红的小脸,心里一软:“好吧,八块八我买一支好了。”

    她摇摇头,掏出了钱包数出来十元钱:“给我儿子买的,哪种颜色好呢?”

    邱明泉惊喜交加,一边找零,一边按照封大总裁的指示开口:“阿姨,要不您拿这个金色笔帽的吧。金冠加身,在过去,可是配得上状元的呢!”

    “哎呀,你这孩子真会说话。”女同志笑呵呵地拿起那杆金色笔帽的经典款金笔,在邱明泉提供的作业本上画了几道,满意地放进了精美的笔盒。

    就在交易的这一会儿,邱明泉身边已经围了好些家长。

    那则英雄金笔的广告这两天刚开始密集投放,不少人都对这种昂贵的14k铱金笔颇为艳羡。

    一看这女同志下了第一单,就有人也眼热起来。更何况在这种刚刚开完家长会,得知了自家孩子好成绩的时间点上?

    “我要个全银色笔身的吧,我觉得这个大气。”有人自言自语地拿起另一支,摩挲了半晌,终于被那良好的设计和精致的笔尖勾引得心动,也掏钱买了一支。

    太阳很大,北风很冷,幸福来得太突然。

    邱明泉忽然有点眩晕,只记得脑海中牢记着封睿定下的“绝不降价”的限制,不到一会儿,八支英雄100金笔,竟然被买走了七支了!

    忽然,有两个人几乎同时,一把抓住了最后一支笔,开口道:“这支我要了!”

    邱明泉一抬头,争抢的两人,正是先前那位中年眼镜男子,还有一个就是那个说他黑心的妇女。那妇女一直等着想看邱明泉是不是能降点价,可没想到人家转眼就快卖光了,心里立刻急了。

    “我要了!”中年妇女强硬地把金笔盒子往手里拽,就要掏钱。

    这男人脸色也同样着急:“哎呀小兄弟,卖给我吧!”

    邱明泉看看两人,慢条斯理地拿起笔盒子,递给中年男人:“叔叔,给您。”

    那中年妇女不乐意了,横眉立目地:“凭什么啊,我先说的!”

    邱明泉淡淡地道:“不,这位叔叔是今天第一个问价的。”

    魏清远长舒了一口气,赶紧往外掏钱包,忽然就有点发愣。

    他掏光了所有的钱,面色发窘:“你看啊,小弟弟,我不是想讲价,真的是来开家长会,身上没多带钱。”

    果然,整个钱包里就只有一张五元,还有几张毛票,几个钢镚。

    这一下,中年妇女立马来了精神:“我有我有,我有钱。”

    她炫耀地掏出一张十元钱整钞,就往邱清泉手里塞:“给你!“

    邱明泉没理她,伸手接过男人手中所有的钱,把最后一支英雄铱金100递了过去:“叔叔,给。”

    中年妇女尖锐地叫了起来:“你疯啦!他只有六块多钱!”

    邱明泉看看中年妇女,慢吞吞道:“是啊,可千金难买我乐意。”

    他转过头,真诚地望着魏清远:“叔叔,谢谢您。”

    “谢我什么?”

    邱明泉由衷地道:“市场经济是好东西。对吧,叔叔?”

    魏清远呆呆地拿着笔盒,满心都是震惊。

    他没想到,这孩子竟然愿意低价卖他,可更没料到的是,这孩子刚刚说的这一句!

    “市场经济是好东西”。

    这简简单单一句话,身边又有几个人敢说,或者说,有几人懂得其中真正的道理?

    他毕业于东申市财经大学,毕业后就在中央审计署就职,干了十几年,如今刚刚调到东申市履职,和他尊敬的导师巩校长聊起市场经济时,大家都还同时带有着疑问。

    这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就能信口说出这样的话来!

    魏清远试探着开口提议:“要不,明天这个时间点儿,你来这里,我再带钱补给你。”

    “不用,我明天不来了。”邱明泉乖巧地笑笑,小脸红扑扑的。

    终究还是个孩子,魏清远困惑地想。那句话,大概是从广播里听到,就记住了吧?

    就在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弯下了腰,手指上戴着硕大的金戒指,点了点剩下的最后两个笔盒:“这是贵的那种吧?——50金雕?”

    “是的是的,大领导出访,送苏-联人的国礼呢!”邱明泉顾不上魏清远了,目光落到那男人脖颈上粗大的金链子上,心跳加快了。

    那男人豪气地点点头:“两支都给我包起来吧。”

    ……

    躺在家里唯一的床上,邱明泉一动不动。身边的爷爷奶奶一天外出劳累,早已经打起了呼噜。

    天气很凉,三个人一起盖着的棉被不厚,压在身上并不保暖。

    可是他的脑子却烧得一团热!

    “封先生……”邱明泉脑海里,全是床下书包里满把的零钞。

    十支金笔卖完,比上午的进价,就足足赚了三十九块二!

    那张存折已经重新被他放了回去,可是邱明泉的旧书包里,却已经放着整整一百二十多元!

    八十多元本金,一天下来,就是接近四十元的利润!

    所有的金笔销售一空,最后那两支最贵的50金雕英雄礼品笔,一下子就给他带来了二十元的利润。

    在他死去的前世,这个数目当然可谓寒碜。

    可是,这是前世的1988年!

    就算是人人羡慕的铁饭碗国企职工,在东申市此时的人均月工资也不过一百多元,而对于生活在社会底层、只靠捡垃圾为生的邱家来说,这四十元净利几乎是拾荒一个月的所得,而现在,邱明泉一天就挣到了!

    “别激动了,这点小利。”封大总裁的声音懒洋洋的,带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得意,“明天还得再去进城再进货呢,还不早点休息?”

    休息,哪里睡得着呢?

    邱明泉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小本子上记录的各家学校开家长会的最后一所,是六天之后。也就是说,利润率高达45%的这种好事,一共可以持续七天,整整一周!

    一个可怕的数字已经瞬间在邱明泉的心算下跳了出来。

    “怎么是小利!”他在心里激动地叫,“收益45%,连续七次。1172元!”

    他觉得快要呼吸不过来了:“连着卖七天,八十多元本金,能赚一千一百元,是吗?”

    封睿得意洋洋的开口:“所以这就叫做复利,复利你懂吗?记住了!第一个知识点。”

    可是忽然的,他又沉默了一下:“你怎么算得这么快?”

    “快吗?很好算啊!”

    封睿怀疑地问:“你一路上都在算这个?”

    “没有啊,就刚才。”

    封大总裁忽然问:“158开方是多少?”

    “12.57……左右?”邱明泉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了有点忐忑,又偷偷下床摸到书包里的计算器,借着窗外的月光按了一下:“差不多吧。”

    封睿看着计算器上显示的数字,沉默了一下。答案是12.5698……

    一上来就挑了江委员出访苏联的国礼笔,以及整个英雄金笔中口碑最好的型号英雄100?

    邱明泉认真地把两只精美的钢笔举到眼前,其实是给封睿确认:“是这个吗?”

    “没错,问问价格吧。”封睿淡淡道。

    王娟矜持地笑了笑:“小朋友,这支英雄100钢笔是六块四,可以蘸墨水试试的。可是这金雕高铱金笔是礼盒装,不能蘸墨水试,十八元一支。”

    “哦。”男孩子顿了顿,准确地问,“我要买两支金雕,八支英雄100,一共是八十七块二,对吧?”

    “什么?你要这么多?”王娟吓了一跳,狐疑地看着他。

    “是的。”邱明泉点点头,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掏出刚刚取出来的钱,摊开在了柜台上。

    “您数数看,这里是八十八元。”

    王娟大喜过望,赶紧拿起一边的算盘,噼里啪啦地打了几下:“哎呀小朋友,你算得对!就是八十七块二!”

    她赶紧打开后面的小柜子,如数地拿出来邱明泉点名要买的钢笔,又取来相应的高级礼品笔盒,殷勤地特意找了一张报纸,把十个丝绒笔盒包在了一起。

    “谢谢阿姨。”邱明泉乖巧地冲她鞠了一个躬,礼貌得不得了。

    王娟美滋滋地数着钱,伸手在头顶拉过来一个铁夹子,把数好的钱全部夹在夹子上,然后伸手一甩,那铁夹带着钱,就从她头顶的铁丝上飞向了远处的会计收银处。

    很快,坐在高脚凳上的本层收银员就点数完毕,开好发-票,找好几角零钱,又顺着铁丝将钱即刻传了回来。

    看着邱明泉离去的背影,王娟心里高兴极了:——这一大早的,就做了好几天的营业额呢!

    抱着倾囊而尽换来的钢笔,时间已经快到了十一点多。邱明泉在精品商厦对面的桥下找了个小食摊,买了一碗豆腐花匆匆填了肚子,就开始搭上回程的公交车,往城外赶。

    车上人不多,他小心地掏出那个小本子,看着上面记录的时间日期:正红小学,家长会,1月10号,就是今天。

    一路颠簸,快到下午一两点的时候,他终于赶到了正红小学。

    正是约定好开家长会的时间,大量的家长三三两两往大门口走过来,大多数是步行,也有骑着自行车,后世那种成堆的汽车堵住校门的盛景,这时候还不得见。

    邱明泉独自一个人站在校门口,忽然脸憋得通红,后世他干的是体力活,做生意和吆喝,真是完全没有做过。

    封睿等了半天,无奈地道:“你再不动,是要把这八十多元本金都砸在手里吗!”

    “要…要不,你来上我的身?”

    封大总裁勃然大怒:“你想得倒美!我最多帮你砍砍人,你还想让我帮你打工?”

    邱明泉咬了咬牙,终于跑到了校门口最显眼的地方,把书包垫在了地上,又把漂亮的钢笔盒全都摆在了上面。

    有几个家长走过他身边,诧异地看了看地上,就有人“咦”了一声。

    和普通文具店里的便宜钢笔不同,这几支钢笔都有着非常精美的黑色丝绒盒子,仔细看,笔身也非常好看。

    有雕刻着金色大雕花纹的,有银色笔帽配着枣红色笔身的,还有银色一体的,在阳光下一字排开,闪着耀目的光芒。

    “看看吧。英雄金笔,这是最新的14k金做的笔尖,是最畅销的型号呢!”邱明泉鼓足勇气,对着低头观看的两三个家长道。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来时的路上背诵了好些遍,也算没有太磕巴。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面相斯文,推着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哎呀,我今天早上还在广播里听到广告的,说是江委员出国拿英雄钢笔送礼呢。”

    邱明泉激动地连连点头,赶紧拿起仅有的两支50型金雕高铱笔:“对对,叔叔,您识货,就是这一种!”

    “哦!”正要抬脚散去的几个家长又好奇地停下,看着他手里金光闪闪的高级笔,心里都是一动。

    那个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就笑了:“小弟弟,你这么多钢笔是?”

    邱明泉硬着头皮道:“叔叔阿姨,给你们的孩子买支钢笔作奖励吧。英雄钢笔现在可时髦呢,金笔的话,很快就要供不应求了。”

    哎,这么小的孩子,居然是个做生意的?

    几个家长都不大不小地吃了一惊。

    距离那段特殊时期没过多久,倒买倒卖、经商谋利,就算在金融意识比较先进的东申市,也还是少有的存在。

    绝大多数的人都还以在国企工作为荣,愿意下海的尚且不多,更何况这么小的孩子?

    “你这笔,从哪里来的?”有人狐疑地问。

    邱明泉在封睿的指点下早有准备,赶紧拿出上午开具的发-票晃了晃,露出精品商厦的公章:“叔叔,我早上刚刚从大商场进货的,您看,保证货真价实。”

    几个家长不再怀疑,在物资紧缺的这个时代,这些东西只有国营大厂造得出来,就想买假货,也没地方买去。

    “那,你这笔怎么卖啊?”

    “不贵的……”邱明泉按照封睿给他编的词说出来,“这种高级金雕国礼笔好高级的,送人或者自用都特别有面子,二十八元一支。这种英雄100金笔是最受好评的,性价比最高,八块八一支。”

    封总啊,你这价格是不是有点黑心,转手都加价了百分之三四十?

    这能卖得掉吗?要知道这个时代的人都拿着紧巴巴的死工资,生活可都不宽裕啊!

    果然,一个中年妇女立刻叫了起来:“哎呀这么贵!小小年纪黑心的唻,加了不少价吧!”

    “阿姨,我也不瞒你们,我就是赚一个跑腿钱。”邱明泉急切地道。

    “这里离城里还蛮远的,您进程来回要车票,一上午赶不回来的,还要在外面吃顿饭,还有,专门请假去买这个,还要扣工资。”

    “我不能周末去哦,干什么这么急。”那妇女刻薄地撇撇嘴。

    邱明泉笑了笑,小鹿一般的眼睛特别真诚地看着她:“我今天去,就只剩下了这最后几支,您周日去,恐怕就买不到了呢。”

    这话说得极没底气,简直就是个满嘴谎话的奸商,可是封睿却在他心里冷笑了一声:“这可不是谎话,你就尽管说。”

    封睿记得很清楚,当年英雄钢笔这则广告砸得挺大,广播和报纸同时上阵,没多久,东申市各大商场的英雄钢笔就出现了大面积的断货潮。

    很多家庭的孩子都以有一支价值不菲的高档英雄金笔为荣,就连封睿的妈妈,也曾经去晚了没买到,正好有国外的亲戚回国,才从当时的香港专柜带了两支金笔来给他。

    周围的家长越聚越多,这时候的电视里的广告还远远没有后世那样狂轰滥炸,英雄钢笔这一轮密集广告投放,恰好在很多人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是看归看,也有人也拿起来左右端详,却没有一个人掏钱。

    那中年妇女眼珠一转,冷笑一声:“你这小孩,干投机倒把的事哦!这一来一回的,转手就加价,我瞧你胆子比贼都大,信不信警察抓你都可以!”

    邱明泉黑漆漆的眼珠子看着她,一言不发。

    倒是那个中年男人说话了,声音和气:“话不是这么说,大姐。‘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可是小平同志三年前说的,搞活经济,盘活流通,是好事,不是犯罪。”

    他语气平静,却显得铿锵有力,一看就是有知识的文化人,这么一说,那中年妇女讪讪的,也就不开口了。

    直到一声清脆的铃响,诸位家长才纷纷匆忙散去,赶到了各自孩子的教室里,开始了家长会时光。

    邱明泉呆呆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校门口,在心里小声问:“要不待会儿他们散会,我们降点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