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81.人心易变你不变

时间:2018-07-07作者:闪灵

    ,精彩小说免费!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邱明泉终于赶到了建新中学门前时, 正赶上期末考试结束,大堆的学生蜂拥着挤出校门来。

    邱明泉鼓足了勇气,拦在了一个女生面前:“同学, 你、你好!”

    那女孩子扎着最常见的马尾辫, 架着黑黑的眼镜框,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你做啥?”

    邱明泉红着脸, 小声问:“我想问问,你们学校期末家长会定在哪一天?”

    那女孩子狐疑地看看他, 见他样子不高,相貌秀气, 也就随口答道:“三天后啊, 干啥?”

    邱明泉诚恳地弯了弯腰:“谢谢。”

    转身离开了校门, 他掏出一个随身的小本子, 在里面记下了一行小字:“建新中学, 1月13日家长会。”

    几天下来, 邱明泉的小本子上,已经密密麻麻地排列了附近十几家中小学的家长会具体日期。

    考试完结后一周,就是各个中小学集中开家长会的时候。

    “好了, 明天抓紧进城。”封睿果断地道, “带上存折和钱。”

    邱明泉呆了好半天, 才期期艾艾地:“真的要偷家里的钱吗?”

    “什么叫偷?”封睿恨铁不成钢地道, “拿自己家的钱, 赚更多的钱,怎么叫偷?!”

    他以为重活一世,发财的机会遍地都是,可是和这个超级穷鬼绑在一起,他不得不认清现实。

    本金从哪里来?

    现在是1988年,正是证券股票市场的相对真空期,四年前上海第一只股票飞乐音响刚刚发行;两年前,也就是1986年,中国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静安分公司才首开先河,开办了代理股票买卖业务。

    在开业的第一天,整个静安分公司,只代理卖出飞乐音响和延中实业的股票一千多股,成交额仅仅五万元。

    ——市场太小了!

    就算买卖这些股票,也要有少则几千的本钱。放在这时的封家,这点钱就是毛毛雨,可是在邱明泉这种赤贫阶层中,那绝对是天文数字啊。

    好吧好吧,就让他封睿,带着这个小民工,试试看真正的白手起家!

    从几个学校打探回来,回到家时,已经是傍晚。

    冬天天黑得早,邱明泉跨进大院,本以为该家家关门闭户了,可是一眼却看见通明的灯火。

    几乎所有的家门都开着,大院里也聚集了许多的邻居,邱明泉更是在人群里一眼看见了爷爷奶奶佝偻的身影。

    “怎么了?”他心里忽然浮起一丝不妙的预感,急速几步跑近,正看见众人中间,壮汉邻居吴大根满脸是血,身边他老婆王婶正在帮他擦拭。

    “咱们去卫生所包一下吧。”王婶眼眶通红,忍不住锐声抱怨,“就你非要出头!上次你打那几个人,现在不找你开刀找谁?”

    邱奶奶一把孙子搂在怀里,浑浊的老眼里有了泪:“你回来怎么这么晚,我还以为你也……吓死我们了!”

    邱爷爷默不作声,紧紧攥着的拳头终于放松了些。刚刚吴大根在外面被人打了闷棍回来,他们老俩口的心就悬了起来。

    说到报复,上次明泉这孩子,和那些人结下的才是死仇!

    邱明泉安慰地抱了抱奶奶,才挺身站了出去,言简意赅:“被那些人打的?”

    上次吴大根亲自上前,用煤球砸了一个人的头,帮他挡住了致命一击,今天竟然就遭到了报复。

    吴大根摆摆手:“没啥。”

    王婶尖叫起来:“这还没事?非要被捅一刀才叫有啥!”

    她扭头看了看邱明泉,嘟囔着:“下班回来就被几个陌生的流氓堵在了路上,照头上就是一酒瓶子,身上也被踹了好几脚。”

    吴大根犹豫了一下,闷声闷气地道:“他们还放话说,叫我们大院的人注意点,一个个都小心。”

    聚集在他身边的邻居们一个个都脸色难看,刘琴花忧心忡忡地插了一句:“我听说,路西边那个棚户区昨天夜里忽然失火了,虽然没死人,可是烧了好几家,今天一大早,王大全那帮人就带着人过去,专门对那被烧的几家人说:你们烧成这样的破房子,500块一平,不卖的话,下次来说不定就只值300块了。”

    刘东风气得一拳砸在门上:“怎么没人抓他们这帮混账!”

    刘琴花白了儿子一眼:“有什么证据?又没当场捉住纵火的。”

    有个邻居面上露出又惊怒又愤恨的表情:“我还听说,他们临走前对那片居民说,大火这东西最是无情,说不定下次就烧死人了呢?那边的人有很多家都怕了,正在商量着一起出个价和他们谈判。”

    邱明泉在一边就是轻轻一笑。

    刘琴花立刻看向他:“小泉啊,你怎么说?”

    众位邻居居然也都齐齐地看过来,经过那天的事,谁还能再把这小娃娃当成真正的孩子看呢?

    邱明泉淡淡道:“他们做得越狠,就说明这背后的利益越大,也就说明我那天听到的事情是真的。”

    众位邻居一片默然。

    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现在已经打上门来了,难道等到火烧了房子再被迫贱卖吗?

    “各位叔叔阿姨。我们老师说,这世上,没有不付出就能得到的利益。”邱明泉露出天真的表情,“要不就积极应对,保卫自己的家,要不就和那些人一样,商量个不甘心的低价,被他们强取豪夺呗。”

    一边,邱爷爷忽然抬头看了邱明泉一眼,眼中有种奇怪的情绪。

    此刻真正掌控邱明泉身体的封睿毫无察觉,眼神闪闪发光,环视着大家:“假如害怕的话,那就明天开始赶紧找房子搬走,一味装鸵鸟是没有意义的。”

    王婶把心一横:“积极应对又是怎么应对?”

    邱明泉笑了笑:“第一,从明天开始,大家出门和回家都约在一起,不要落单;第二,找农村的亲戚借几条大狼狗,夜里看家护院;第三,万一哪家真的被打、被烧了,大家一起出医药费,分担重建的费用,别叫硬抗的人寒心。”

    他口齿清晰,言简意赅,说的法子又都可行,众人听了都是心中一动。

    “只要大家心往一处使力气,没有什么真的过不去。”邱明泉柔声道,声音像是有种魔力,“那些人也是拿钱办事,遇到硬茬子,也不会真的来拼命。”

    刘东风猛地点点头,大声道:“明泉说的对!我就不信,邪能胜正!”

    很快,有别家也大声支持:“我觉得能行,我明天就去借条狗来,我弟弟家那条大黄可通人性了!”

    “好好,我们几家一组,同出同进,每一组都配上几个大老爷们,我就不信光天化日的,他们敢杀人!”

    气氛热烈起来,刘琴花嘴角含笑,噔噔地跑回家,出来时“啪”地把一张十元的钞票拍了出来:“明泉说的对,谁家人因为这事受伤了,医药费一起出!”

    “对对,吴哥是因为我们大家被打的,不能叫他受累!”五元、十元的钞票纷纷聚在了一起。

    邱明泉含笑把钞票理顺,亲手递给了王婶:“婶子,这些钱给吴叔看病。”

    王婶一下子就愣了。看着那一叠钞票,再看看邱明泉那清澈明净的眼睛,嘴唇颤抖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夜深人静。

    大院里的人重新各自回屋,熄灯上床。

    邱明泉和爷爷奶奶并排睡在床上,邱爷爷却辗转反侧,在黑夜里忽然侧过身,盯着孙子一会儿,才又转过身,很久以后才发出了鼾声。

    邱明泉佯装睡着,在心里开始和封睿商量。

    “目前能做的就是这些了,倒是你,抓紧时间弄件东西防身。”封睿沉吟。

    那个流氓王大全上次被吓破了胆,吃了大亏,是真的退避三舍,还是会心怀不甘,都是未知数。

    “弄什么?”邱明泉也紧张起来。

    “带血槽的匕首、三棱-刮-刀、弹簧-跳-刀,什么都行。”封大总裁貌似很兴奋,“其实甩棍最有实战性,但是没有刀具类有威慑力。”

    “……会不会太狠了?”邱明泉苦笑。

    封睿冷哼一声:“你这副弱鸡身体,不把武器弄狠点,万一被人先发制人就是个死。”

    想了想,他又冷冷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待犯罪分子就不要讲究什么怜悯了!”

    邱明泉“哦”了一声,上眼皮开始和下眼皮打架,忽然,封睿却发出了一声低呼:“起来,醒醒!”

    邱明泉一个激灵,眼睛在黑夜里蓦然睁开:“怎么了?”

    封睿有点凝重:“我听到外面有动静,起码有两个人!”

    自从成为残魂状态后,他也发现了一件事:他的感应能力远比正常人厉害,几乎达到了耳目通灵的地步。

    所以在这几次的打斗中,不仅仅是前世学过的那些技巧起作用,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他的感应力极其惊人!

    “是那些人吗?!”邱明泉高度紧张起来,“怎么办?要不要现在叫醒邻居们?”

    封睿沉吟一下:“先不用打草惊蛇,能对付。”

    ……

    刘东风住的房子靠着南边,正在熟睡中的他忽然就听见窗棂上响了几下,在夜深人静中,他猛地霍然而起。

    望着窗户上模糊的一个黑色人头,他一下就想起刚刚说到的隔壁棚户区深夜被烧,不由得一个激灵。

    “谁?!……”他厉声低呼一声,却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极轻,却从容。

    “东风哥,是我,明泉。”

    刘东风精神一松,紧张跳动的心这才放回去,可是邱明泉下一句,却叫他重新头皮发麻,汗毛倒竖!

    “有人摸过来了,应该是要放火。”邱明泉轻声道。

    刘东风赶紧三两下穿好衣服,打开窗,望着夜色下仰着头的男孩:“你怎么知道的!”

    邱明泉在唇上竖起手指:“我起来撒尿,看到几个人影在外面鬼鬼祟祟的。”

    刘东风怒气冲冲道:“这帮王八羔子,我们喊人!”

    邱明泉却摇摇头:“别叫人,我们俩够了。”

    看到刘东风有点发愣,他狡黠一笑,眸子里闪着陌生的光芒:“纵火罪和‘企图纵火罪’可不一样。”

    刘东风终于懂了,对,得坐实了他们的罪名,才能治重罪,震慑那帮地痞流氓!

    这时候都是平房,也没有那么讲究的防护窗,他干净利落地一个纵身,从窗户中翻了出去,杀气腾腾地问:“那些人在哪里?”

    这几天赚了这么多,他一直想给家里添点东西,已经在心里反复盘算了好久。

    “我想多给爷爷奶奶买点,好不好?”邱明泉兴奋地道。

    封睿哼了哼:“去呗,赚钱就是要花的。”

    想了想,他又叮嘱:“不准多花,省着点!”

    邱明泉愣了一下,怅然地不吭声了。

    这些钱虽然是他的,可是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它们更像是封睿的财产。

    半晌后,封睿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他沉吟了一下,慢慢地开口。

    “邱明泉,这些钱,本来就是你的。”他郑重地解释道,“可是既然你问我,我当然会尽好自己的责任,给你最好的建议。”

    邱明泉低着头,“嗯”了一声。

    封睿冷静地道,“不会挣钱是蠢材,挣了不花是守财奴。可是花钱这种事,不要着急现在。”

    “嗯。”邱明泉听着他沉稳的声音,心里莫名地安定下来。

    头一次,这男人肯这样认真地向他解释,他听得出这些言语中的恳切。

    封睿语气中带着傲然:“这些天,你觉得这样的复利已经很可怕了对不对?可接下来,即将有全中国财富历史上最狂热、最诱人的一场场盛宴要开启,我要保证你在这场盛宴来临之前,攒到足够多的钱。懂吗?”

    最狂热、最诱人的财富盛宴?……

    邱明泉被冲击得头脑一片茫然,他觉得迷糊,可是却又本能地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会骗他,甚至不是在夸大。

    到底是什么样的机遇呢,他想不出来。

    前世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没有经受过任何高等教育的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在2000年左右买入房产,可是那距离现在,还早是吗?

    对了,好像还有股票。

    可是他完全不知道股票这东西该怎么致富,凭着他有限的知识,只依稀知道,在中国股市亏得倾家荡产的,也好像为数不少。

    “放心吧,一切交给我。”封大总裁郑重地承诺。

    邱明泉点了点头,心里忽然放松了。

    是的,封睿不会害他。走在精品商厦的二楼,邱明泉贪婪地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在男装和女装柜台,他各选了男女两套厚实的秋衣,一顶厚厚的毛线帽和棉手套。

    想了想,他又给两位老人一人添了一双棉鞋。总共下来,也不过花了两百多元。

    “你自己呢?”封睿提醒。

    “我不用了。”邱明泉心满意足,“你说的,要攒钱的!”

    “哦,那我带你去吃点好的,庆祝一下。”封睿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这孩子……哦不对,明明是好几十岁的人,怎么就对自己这么苛刻呢?

    指点着邱明泉三拐两绕,他们进了一处偏僻小道。

    这里距离精品商厦不远,冬日寒风冷冽,可是封睿指点他进去的这家小店却生意极好。

    “王记三鲜小馄饨”的招牌树在门口,邱明泉进来的时候,正是下午五点多。小小的店堂里,食客坐得满满的,一股食物的醇香扑面而来。

    “这是东申市著名的鲜肉小馄饨摊子,你尝尝看。也就八毛钱,里面的肉馅是难得地新鲜。”封睿感慨地看着邱明泉面前热气腾腾的馄饨,小时候的记忆再次翻涌上心。

    这家货真价实的小馄饨店,后来在老城区拆迁大潮中销声匿迹了,前世他从国外留学回来,就曾专门来找这家老店,可惜怅然而返,美食已成怀念。

    邱明泉一惊:“外面的鲜肉馄饨不是才五毛吗?!”

    “好东西当然贵点。东申市这种地方,啥时候都不缺乏有钱人。”封睿淡淡道,“民以食为天。”

    果然,邱明泉仔细打量一下食客们,都个个衣着整洁漂亮,明显比棚户区的那些邻居看上去体面。

    一碗热气腾腾的三鲜馄饨摆上了桌面。

    清亮的汤底里,漂着鲜黄的蛋丝、浅红的虾皮、乌黑的紫菜,色香俱全,轻轻用小勺舀起来一只小馄饨,面皮半透明,小巧可喜。

    一口一个,吞进嘴里,邱明泉只觉得满口留香,鲜美异常。

    “纯肉馅的,猪肉里混了一点鲜虾。真材实料,绝对新鲜。”封睿得意地问,“怎么样,薄皮包裹着鲜肉,口感是不是咸香爽滑,堪称一绝?”

    邱明泉一只接着一只,舌尖鲜美滑爽的馄饨馅混着微烫的三鲜汤,差点鲜得把舌头咬了下来。

    真好吃啊……上一世、这一世,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那是自然了,我小时候那么挑食,对这里的东西都很有好感。”封睿感觉得到邱明泉那惊为天人般的赞叹,忽然有点沮丧。

    就算再食指大动,可是根本连身体也没有的他,像前世那样极尽饕餮美食,也是没有可能了。

    邱明泉吃着吃着,忽然停了下来。

    “你上我的身吧。……”他小声道。

    封睿沉默了一下,心里蓦然有点滋味万千。这家伙啊……是在可怜自己吧?

    天人交战下,他还是飞快地占据了那具身体,当唇齿间滑过那记忆中的美味,他险些落下泪来。

    实在是太丢人了!

    邱明泉看着封大总裁珍惜无比地喝干了碗里最后一口鲜汤,把一丝紫菜都吸进了喉咙间,好奇地问:“你小时候就住在附近?”

    “对,我家就在附近。”封睿的声音变得有点古怪,轻轻叹息一声,“走吧。”

    走出了小馄饨店,邱明泉按照封睿的指点,向陌生的街道走去。

    可他心里的疑惑却比任何时候都大。

    书包里,除了那些随身携带的巨款,还有一件奇怪的东西。

    这些天,封睿一再叮嘱,无论如何,都要留下三支高级金雕笔不要卖。

    现在,那剩下的三支金笔,正静静躺在他的书包里面。

    “待会儿,听我的吩咐,见到一个女人的话,就把这三支笔卖给她。”封睿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平静,可是邱明泉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这个一向沉稳傲娇的男人,有着极大的不安。

    快到黄昏了,冬天的冷风渐渐变得呼啸起来,吹在身上,有种刺骨的冰寒。

    邱明泉走了一阵,渐渐发现,路边的景色越来越美,路过的行人也越来越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