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78.意想不到的纷乱

时间:2018-07-07作者:闪灵

    ,精彩小说免费!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爷爷,奶奶,我已经长大了, 真的不会走歪路的, 你们相信我吧。”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噔噔地转身, 在门口搬进来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

    他急切地打开, 殷勤的掏出里面所有的秋衣、帽子、手套和棉鞋, 举到了两位老人眼前。

    “这是我用自己挣的钱买的!”他眸子里闪着光, 固执而希冀, “将来,我们会过上好日子的。我想给家里买大房子,离开这种破旧的地方,我们一家三口一起住, 买好吃的、好穿的, 我想孝敬你们很多很多年!”

    小屋里静得落针可闻。邱奶奶怔怔地看着他。

    他的脸上还肿着一块, 身上湿漉漉的,裸露出来的手背上, 还有刚刚被邱爷爷用板凳打出来的红肿。

    可是他的眼神却坦荡而纯净,黑漆漆的眼睛里没有孩童的胆怯和闪躲,却有着前所未见的担当。

    邱奶奶忽然觉得, 有点儿不认识这个孩子了。

    一晃眼, 十几年前那个清晨, 浑身青紫躺在襁褓里奄奄一息的孩子,竟然也变成了小大人模样。

    低头看看塑料袋里的一堆东西,她一件件翻看着,忽然就老泪纵横了——这些东西,全是给他俩两个老人的,竟然没有他自己的一点!

    邱明泉咧开嘴,眼神亮亮的,肿胀的小脸满是开心:“爷爷奶奶,明天,我带你们进城,去精品商厦吧,那里文具柜台的营业员,可以为我作证的!”

    老头迟疑地慢慢转过了身,终于将信将疑了。

    “你……你真的没有做坏事?我明天可要真的跟你去城里的。”

    “放心吧,爷爷!”

    ……

    终于到了午夜,邱明泉等着两位老人睡下,忍着疲惫和疼痛,悄悄爬了起来。

    回来时,外面就下了小雪,谁知道一夜下来会怎样,万一明早大雪封了地面,叫他怎么去找玉石呢?!

    悄悄出门绕到窗子后面,果然,地上已经铺上了厚厚一层雪。这附近是郊区,窗子后是一些杂草丛生,前几天放火的痕迹还在,黑黝黝的墙面衬着皑皑白雪,在深夜里依旧能看见一片微微的白。

    玉坠太小了!颜色又是莹白,被邱爷爷扔出去的方向和远近都不清楚,邱明泉心急如焚,只能在雪地里按照猜测,不断地到处摸索。

    深夜里,万籁俱寂,呼啸的北风夹杂着野草的沙沙响声,邱明泉的小手在冰冷的雪地里不停摸索,不一会儿,就被锋锐的野草齿边划出了道道血痕。

    可是他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冰雪冻僵了他的双手,甚至双脚也开始僵硬起来。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远处的天光似乎也渐渐亮起来,可是邱明泉却依旧一无所获,心在一点点下沉。

    ……

    好半天,四周都安静地像是坟墓。

    封睿的感觉异常敏锐,几乎能听见雪花落在身边的细微动静,又能听见冬天枯草叶的簌簌声响。

    他听着这些细微声音,甚至有一阵陷入了恍惚的情绪。

    那个弱智的小民工会不会……真的被他爷爷奶奶吓到,不来找他,或者就阴差阳错,找不到他存身的吊坠了?

    十年,八年?像孙悟空一样,足足等待五百年桑田沧海,才能等到下一个路过的、命中注定的属于他的唐僧?

    不知道就这样躺了多久,就在他昏昏欲睡的那一刻,却有温热的温度传来。

    ……邱明泉轻轻用一只手提着玉石上鲜红的挂绳,几乎是做梦般,把那个玉吊坠从一片枯草丛上捡了起来。

    那一刻,晨曦初起,星辰乍灭。冬日的空气如此清新又冷冽,而封睿面前的男孩子,面容稚嫩,眼中瞳仁漆黑如墨。

    “对、对不起。”邱明泉忐忑地看着他,眼神里却绽放着狂喜的光彩,“我找了你很久……你等急了吧?”

    他的手掌很小,轻轻抚摸着玉石吊坠,让没有身体的封睿忽然有种酥麻感。

    然后,他轻轻地把那个在雪地里待了一夜的吊坠戴在了胸前,藏在了衬衣里。

    冰冷刺骨,可是沾染了两个人前世鲜血的背面,却迅速温热起来。

    封睿的耳边,有隐约又清晰的心跳声传来:“咚……咚!”

    他忽然醒悟过来,这是邱明泉的心跳声。

    “我不会再弄丢你了。死都不会。”

    那时候的封睿和邱明泉并没有意识到,这简单又朴实的一句话,如同真言,又如同誓约,跟随了他们俩那么久。

    分分合合后,直到无常的命运齿轮再次碾压过来。

    ……第二天,邱家的两位老人,并没有机会去城里验证邱明泉说的话。

    因为邱明泉彻底病倒了。

    在外面奔波了一整天,下午被向城一拳揍肿了脸,晚上回家还被爷爷抽了一顿。

    ……情绪激动加上一夜在冰天雪地里找东西,第二天早上,邱明泉就感觉脑袋沉重,起不来了。

    两位老人昨夜辗转难眠,想着邱明泉的话,总觉得那笔数额巨大的钱就像是做梦,后半夜才终于入睡。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发现了邱明泉脸色通红,再一摸额头,就吓坏了,烧得可是不轻!

    邱爷爷急急地早早出了门,去附近的医务所抓药。邱奶奶留在家里照顾邱明泉,帮他不时地换额上冷水浸的毛巾。邱明泉身上难受,中途醒了一两次,喝了点白米稀饭,就又昏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就听见外面有人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去领成绩单,家长会你们也没来参加……”

    他一个激灵,终于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班主任冯老师!

    考试后的这一个多星期,简直就是分秒必争,每天都是一笔巨大的进账,哪里有时间去拿什么成绩单?

    至于几天后的家长会,他更是完全忘记了。现在……竟然把班主任给招来了?

    冯老师扶着眼镜,小心翼翼地提着裤子站在了门口。昨夜的初雪弄得地上一片泥泞,她知道这附近是农村,特意穿了大胶鞋来,可一路走来,裤子还是迸上了星星点点的泥。

    一站到邱明泉家门前,她看清了里面的家徒四壁,就暗暗吸了口气。

    虽然是白天,可是由于不向阳,整个屋子里黑黢黢的,冯老师适应了一会儿屋里的光线,才看清了蜷缩着躺在床上的那个男孩的身影。

    “冯老师……”邱明泉挣扎着爬起来,心虚得厉害。

    发烧烧得厉害,头脑缺乏思考能力,唯一的想法就是:考试成绩被发现异常了吗?

    冯老师快步走上前来,看着他那虚弱又带伤的脸,吓了一跳:“邱明泉你怎么了?”

    “没事的,就是有点发烧。”邱明泉半坐起来,却被冯老师一把按在了床上。

    “那你赶紧躺着休息!”冯老师再看了看邱明泉躺的床,心里就是一个“咯噔”。

    太破了,破败的被褥下露着棉花,被面的颜色也暗淡发黑,看不出原先的花色来。

    邱奶奶怯怯地端来了开水:“老师您喝水……这孩子是不是在学校,叫你们老师们费心了?”

    冯老师连忙用力摆摆手:“不,不是!我来,一来是想好好表扬一下明泉同学的表现。”

    表扬?邱奶奶愣了。

    “是啊,邱明泉这学期期末考试,他的进步巨大!”冯老师有点儿激动。

    语文试卷她亲手给了邱明泉98分,没想到,从别的任课老师那里得到的反馈,也是出奇得惊人——这学期期末考,以往毫不起眼的邱明泉,各科成绩都考出了惊人的高分!

    数学100分,英语99分,政治96分,地理也是满分。……私下交流时,政治老师也承认和她一样,在主观论述题上人为地扣了几分。

    全年级各科总分第一,四门课单科年级第一!

    ——这个成绩要是能保持下去,考上市里最好的重点高中那也是毫不吃力啊。

    她看着邱奶奶讶然不信的神情,连忙掏出了邱明泉的成绩单,递到了老人面前。

    “您看,两门课一百分!还有啊奶奶,您家孙子,这次可是考了全年级总分第一呢!”

    他斜眼看了邱明泉一眼,正看见那双迥异于孩童的奇特眸子,忽然心里涌起一种诡异的恐惧。

    ——这男孩,说的不是假话,他是来真的。

    他甚至怀疑,自己假如再放狠话,这个魔鬼一样淡定的孩子,说不定真的会在谈笑间,狠狠刺穿他的脑袋!

    感受着太阳穴边忽然逼近的灼热,他所有的彪悍全都消失无踪,死亡的恐惧笼罩了他,他忽然蹬着腿大叫:“放开我,我说着玩的!……我不弄你,也不来搞你家人!”

    他颤抖着牙齿,浑身紧绷着一动不动,不断求饶:“真的真的……我保证再也不找你麻烦,你放下钳子,有话好好说……”

    邱明泉没有动。

    他歪着头,细细地看着王大全鬓角渗出的冷汗,再看了看他□□洇开的一片可疑污迹,嘴角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意。

    “听着,我知道你背后有人。”他用极低的声音在王大全耳边道,“我也知道这里的地皮要升值的。”

    王大全蓦然眼睛睁大,惊骇无比地斜眼看着他。

    这一带郊区说不定要搞大建设大开发,正在四处邀请专家,即将开研讨会,他背后的人知道不稀奇,可这贫困大棚区的一个毛头孩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只说一遍。你叫我们无家可归,我就有本法叫你们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邱明泉嗤笑一声,忽然将手一松,把王大全重重推了出去。

    脑后一阵轻微的风声,带着奸险的狠意,邱明泉瞳孔一缩,猛然回头,眼角余光正看见一个人抡着木棒砸来。

    就在这时,旁边的邱爷爷,忽然狂吼了一嗓子,目眦欲裂,举起身边的一块煤球,狠狠向着那人头上砸去!

    煤球正中那人,砸得他满头满眼都是乌黑的煤灰,旁边的吴大根也咬咬牙,胡乱抓了几块煤球,狠狠地向着几个扑上来助战的人乱砸。

    邱明泉抓住这一瞬工夫,倏忽之间欺身上前,一火钳抽在了那偷袭者的小腿上。

    冬天穿着棉裤,可是靠得近的,依旧能听见一声类似骨裂的声响,紧接着,同样的哀嚎炸裂了所有人的耳膜。

    ……刘东风只觉得有点蒙。

    这是他眼花呢,还是巧合?这几下出手兔起鹘落,假如不是从小看着明泉长大,他简直觉得这是遇上了训练有素的军人。

    片刻之间,连伤三人,自己却毫发无伤?

    邱明泉沉默地后退几步,小小的身体把满眼通红、喘着粗气的邱爷爷护在了身后。

    “爷爷,交给我。”他柔声细语,直视前方的目光却如同嗜血的小兽,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几个流氓。

    王大全浑身冷汗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转身就往外跑,身后,几个地痞赶紧搀扶起受伤的两个同伴,飞也似的跟着跑了出去。

    大院里,寂静终于被打破,王婶颤抖着,狠狠把老公吴大根扯了回来,小声埋怨:“你疯了!打那些人?……”

    刘琴花也呆呆地站在那里,心乱如麻。

    那流氓头子说会给她家一个公平点的价格,可是……又有谁真的愿意举家搬迁,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地方?

    再说,按照这些恶霸的做法,自家儿子那脾气,真的能忍到最后?

    果然,刘东风咬了咬牙:“妈,我去向局里汇报!”

    刘琴花欲言又止,苦笑:“上次我们都去过警察局,可是接待的民警很为难,这事属于自愿商量,对方又没有真的伤人,只是骚扰,他们暂时管不了。”

    刘东风怒道:“现在是没动手,可是万一这些流氓真的杀人放火,不就晚了吗?我就不信这个邪!”

    邱奶奶心惊胆战,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着急万分地拉过邱明泉:“小泉……有没有伤到哪里?给奶奶看看!”

    邱明泉这时已经重新接管了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乖巧,紧紧地握住了奶奶的手:“我一点事都没有呢!”

    邱爷爷在一边沉默地站着,苍老的手隐约有点颤抖。

    邱奶奶犹自惊怕,颤声问:“下次不准那样乱来的,万一真的伤到人——”

    说到这,她却一下子卡壳了——何止伤人,刚刚孙子把烧红的火钳按到人身上,已经严重伤人了啊。

    邱明泉温和地抱住了奶奶,看到老人没有像前世那样被打到脑震荡,心里一阵激荡。

    “奶奶……我是大人了。”他由衷地安慰着,转过身,他同样搂了搂浑身僵硬的爷爷,想起老人刚刚状若疯狂的样子,心里一阵心酸。

    封大总裁功成身退,心满意足:“什么人渣来,以后就都像今天这样,狠狠打回去。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听过没?”

    他一本正经地道:“下面的事你自己搞定啊,记得要联合群众。”

    邱明泉转过头,冲着正七嘴八舌的邻居们淡淡开口:“那些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还会回来。”他认真地看着四周的大人,完全没有小孩子的唯唯诺诺,神态自然。

    大院里的人都面面相觑,刘琴花急忙问:“小泉,你想说啥?”

    邱明泉沉默了一下,前世他虽然身处社会底层,可是最基本的城市变迁,又怎么会不知道?

    “各位叔叔阿姨,前几天,我在烟酒店偷偷听到他们几个人说,这里以后要搞什么大建设,地皮会升值。”

    大院里的人都一声惊呼,就算再不懂经济的人,也知道简单的常识:难怪这些地痞流氓忽然欺上门来,逼着他们低价卖房卖地。

    “那我们这房子,这地……能值多少钱啊?”王婶两眼发光,看着邱明泉。

    不知不觉地,她片刻前对邱明泉的鄙视心早已经化成了深深的敬畏,这孩子要狠能狠,要说能说,怎么以前就是个闷葫芦呢?

    邱明泉扬起眉,诚实地道:“这要是真的,那就是大事——以后这里就是大东申市的新区,我们手里的房子,升值十倍不是梦,再过十年,升值一百倍也不是没可能。”

    “喂喂,你还是不要说什么新区这种超前的词!”封睿立刻提醒,“现在距离真正的上面决策还早,你别露馅。”

    果然,大院子里的人都被震惊得说不出话,脑子里一团糊涂。

    刘琴花将信将疑地咋舌:“明泉,你这……别是信口开河吧?”

    十倍、百倍,这是什么概念?!

    邱明泉没有再解释,却露出困惑的表情:“那这些人,又为什么拼死也要逼着我们卖房呢?……”

    这一下,众位邻居终于不出声了,所有人的心思都在急切活动。

    这小娃说的有道理,这些像嗜血鲨鱼一样扑上来的人,总不会无缘无故吧?

    一想到那可能的前景,所有人都是心头一热,有人就猛地一拍大腿:“这样说来,死也要和他们拼了!”

    这时候的东申市郊区房价不过几百元一平,原先数万元的总房价,可现在,极有可能是一笔巨大金额,这哪能白白拱手相让?

    “对对,我们联合起来,齐心协力,不和他们妥协!”

    “哪家要是被他们欺负了,咱们一起上,帮别人,就是帮自己!要想保住我们的房子,一定不能怕事!”

    封大总裁看着群情激昂的邻居们,随口点评着:“干得好。这个时候,为了绑住大家同心协力,也只能抛出信息,点出利益了。”

    ——这世上,唯有利益联盟牢不可破,自成友军。

    邱明泉回想着刚刚他兴奋不已的样子,忽然在心里问:“你……你是不是觉得那样打人,挺过瘾的?”

    封大总裁沉默了一下,在心里意犹未尽地回味,半晌才神秘一笑:“你不懂。”

    何止过瘾,简直爽爆了好吗!……

    “对了,以后有这种事,你就直接交给我嘛。”封大总裁循循善诱,“就当你给我每天放放风,我这么憋在玉石里,很容易心理不健康的。”

    邱明泉愣了一下:“你……很难受吗?”

    “你觉得呢?我前世那么风光,现在连具身体都没留下,只剩下一缕残魂,不能吃,不能动,和高位截瘫的老人有什么区别?”封大总裁小心观察着邱明泉的反应,刻意放低声音,加上少见的伤感和萧索。

    邱明泉不说话了,心里莫名就是一酸。他嘴角嚅动几下,忽然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胸前的吊坠。

    封睿呆住了。

    这个蠢货,这是在表示安慰?果然,滥好人一个,心软,冲动,很容易被洗脑和打动。

    ……假如长时间占用他的身体,会不会慢慢增加控制力,最终干脆鸠占鹊巢呢?那些小说里,说的什么夺舍,不知道有没有操作性。

    封大总裁冷血又贪婪地开始浮想联翩,差点被这美好的前景激动地笑出声。

    邱明泉家的煤炉被踢,早饭撒了一地,几个邻居互相看看,竟然争先恐后地分别送了些早饭过来。

    滚热的稀饭、雪白的馒头,甚至还有刘琴花拿过来的三只咸鸭蛋。邱明泉也没太推辞,捧着一堆早餐,端进了屋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