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77.还是出事了

时间:2018-07-07作者:闪灵

    ,精彩小说免费!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 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呦呵, 这孩子,是眼光不错呢, 还是凑巧?

    一上来就挑了江委员出访苏联的国礼笔,以及整个英雄金笔中口碑最好的型号英雄100?

    邱明泉认真地把两只精美的钢笔举到眼前,其实是给封睿确认:“是这个吗?”

    “没错,问问价格吧。”封睿淡淡道。

    王娟矜持地笑了笑:“小朋友,这支英雄100钢笔是六块四, 可以蘸墨水试试的。可是这金雕高铱金笔是礼盒装, 不能蘸墨水试, 十八元一支。”

    “哦。”男孩子顿了顿, 准确地问, “我要买两支金雕,八支英雄100, 一共是八十七块二, 对吧?”

    “什么?你要这么多?”王娟吓了一跳, 狐疑地看着他。

    “是的。”邱明泉点点头, 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掏出刚刚取出来的钱,摊开在了柜台上。

    “您数数看,这里是八十八元。”

    王娟大喜过望, 赶紧拿起一边的算盘, 噼里啪啦地打了几下:“哎呀小朋友, 你算得对!就是八十七块二!”

    她赶紧打开后面的小柜子, 如数地拿出来邱明泉点名要买的钢笔,又取来相应的高级礼品笔盒,殷勤地特意找了一张报纸,把十个丝绒笔盒包在了一起。

    “谢谢阿姨。”邱明泉乖巧地冲她鞠了一个躬,礼貌得不得了。

    王娟美滋滋地数着钱,伸手在头顶拉过来一个铁夹子,把数好的钱全部夹在夹子上,然后伸手一甩,那铁夹带着钱,就从她头顶的铁丝上飞向了远处的会计收银处。

    很快,坐在高脚凳上的本层收银员就点数完毕,开好发-票,找好几角零钱,又顺着铁丝将钱即刻传了回来。

    看着邱明泉离去的背影,王娟心里高兴极了:——这一大早的,就做了好几天的营业额呢!

    抱着倾囊而尽换来的钢笔,时间已经快到了十一点多。邱明泉在精品商厦对面的桥下找了个小食摊,买了一碗豆腐花匆匆填了肚子,就开始搭上回程的公交车,往城外赶。

    车上人不多,他小心地掏出那个小本子,看着上面记录的时间日期:正红小学,家长会,1月10号,就是今天。

    一路颠簸,快到下午一两点的时候,他终于赶到了正红小学。

    正是约定好开家长会的时间,大量的家长三三两两往大门口走过来,大多数是步行,也有骑着自行车,后世那种成堆的汽车堵住校门的盛景,这时候还不得见。

    邱明泉独自一个人站在校门口,忽然脸憋得通红,后世他干的是体力活,做生意和吆喝,真是完全没有做过。

    封睿等了半天,无奈地道:“你再不动,是要把这八十多元本金都砸在手里吗!”

    “要…要不,你来上我的身?”

    封大总裁勃然大怒:“你想得倒美!我最多帮你砍砍人,你还想让我帮你打工?”

    邱明泉咬了咬牙,终于跑到了校门口最显眼的地方,把书包垫在了地上,又把漂亮的钢笔盒全都摆在了上面。

    有几个家长走过他身边,诧异地看了看地上,就有人“咦”了一声。

    和普通文具店里的便宜钢笔不同,这几支钢笔都有着非常精美的黑色丝绒盒子,仔细看,笔身也非常好看。

    有雕刻着金色大雕花纹的,有银色笔帽配着枣红色笔身的,还有银色一体的,在阳光下一字排开,闪着耀目的光芒。

    “看看吧。英雄金笔,这是最新的14k金做的笔尖,是最畅销的型号呢!”邱明泉鼓足勇气,对着低头观看的两三个家长道。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来时的路上背诵了好些遍,也算没有太磕巴。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面相斯文,推着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哎呀,我今天早上还在广播里听到广告的,说是江委员出国拿英雄钢笔送礼呢。”

    邱明泉激动地连连点头,赶紧拿起仅有的两支50型金雕高铱笔:“对对,叔叔,您识货,就是这一种!”

    “哦!”正要抬脚散去的几个家长又好奇地停下,看着他手里金光闪闪的高级笔,心里都是一动。

    那个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就笑了:“小弟弟,你这么多钢笔是?”

    邱明泉硬着头皮道:“叔叔阿姨,给你们的孩子买支钢笔作奖励吧。英雄钢笔现在可时髦呢,金笔的话,很快就要供不应求了。”

    哎,这么小的孩子,居然是个做生意的?

    几个家长都不大不小地吃了一惊。

    距离那段特殊时期没过多久,倒买倒卖、经商谋利,就算在金融意识比较先进的东申市,也还是少有的存在。

    绝大多数的人都还以在国企工作为荣,愿意下海的尚且不多,更何况这么小的孩子?

    “你这笔,从哪里来的?”有人狐疑地问。

    邱明泉在封睿的指点下早有准备,赶紧拿出上午开具的发-票晃了晃,露出精品商厦的公章:“叔叔,我早上刚刚从大商场进货的,您看,保证货真价实。”

    几个家长不再怀疑,在物资紧缺的这个时代,这些东西只有国营大厂造得出来,就想买假货,也没地方买去。

    “那,你这笔怎么卖啊?”

    “不贵的……”邱明泉按照封睿给他编的词说出来,“这种高级金雕国礼笔好高级的,送人或者自用都特别有面子,二十八元一支。这种英雄100金笔是最受好评的,性价比最高,八块八一支。”

    封总啊,你这价格是不是有点黑心,转手都加价了百分之三四十?

    这能卖得掉吗?要知道这个时代的人都拿着紧巴巴的死工资,生活可都不宽裕啊!

    果然,一个中年妇女立刻叫了起来:“哎呀这么贵!小小年纪黑心的唻,加了不少价吧!”

    “阿姨,我也不瞒你们,我就是赚一个跑腿钱。”邱明泉急切地道。

    “这里离城里还蛮远的,您进程来回要车票,一上午赶不回来的,还要在外面吃顿饭,还有,专门请假去买这个,还要扣工资。”

    “我不能周末去哦,干什么这么急。”那妇女刻薄地撇撇嘴。

    邱明泉笑了笑,小鹿一般的眼睛特别真诚地看着她:“我今天去,就只剩下了这最后几支,您周日去,恐怕就买不到了呢。”

    这话说得极没底气,简直就是个满嘴谎话的奸商,可是封睿却在他心里冷笑了一声:“这可不是谎话,你就尽管说。”

    封睿记得很清楚,当年英雄钢笔这则广告砸得挺大,广播和报纸同时上阵,没多久,东申市各大商场的英雄钢笔就出现了大面积的断货潮。

    很多家庭的孩子都以有一支价值不菲的高档英雄金笔为荣,就连封睿的妈妈,也曾经去晚了没买到,正好有国外的亲戚回国,才从当时的香港专柜带了两支金笔来给他。

    周围的家长越聚越多,这时候的电视里的广告还远远没有后世那样狂轰滥炸,英雄钢笔这一轮密集广告投放,恰好在很多人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是看归看,也有人也拿起来左右端详,却没有一个人掏钱。

    那中年妇女眼珠一转,冷笑一声:“你这小孩,干投机倒把的事哦!这一来一回的,转手就加价,我瞧你胆子比贼都大,信不信警察抓你都可以!”

    邱明泉黑漆漆的眼珠子看着她,一言不发。

    倒是那个中年男人说话了,声音和气:“话不是这么说,大姐。‘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可是小平同志三年前说的,搞活经济,盘活流通,是好事,不是犯罪。”

    他语气平静,却显得铿锵有力,一看就是有知识的文化人,这么一说,那中年妇女讪讪的,也就不开口了。

    直到一声清脆的铃响,诸位家长才纷纷匆忙散去,赶到了各自孩子的教室里,开始了家长会时光。

    邱明泉呆呆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校门口,在心里小声问:“要不待会儿他们散会,我们降点价?”

    “不准降一分钱。”封睿冷冷道,“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定价策略和商业决断吗?”

    邱明泉心里发苦:还策略决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几百万的生意呢。

    完蛋了,这些笔,怕是要彻底砸在手里吧!

    封大总裁的声音更冷了:“几百万算什么,以前我随手签的合同,上亿也是等闲。再说了,定价决策这种事,和几十元还是几千万并没有关系,最终影响结果的,不外乎是人心。懂吗?”

    不懂……邱明泉在心里默默回答。

    “不懂就对了。”封睿正想毒舌地来一句“所以你只能在建筑工地打工”,可是不知道怎么,他还是顿了顿,傲然改口,“不懂所以要学,知道吗?”

    附近郊区的田地里,有不少的菜农生活在那,和这些城市边缘的贫苦人家结邻而居,每天清晨,雄鸡的鸣叫就是天然的闹钟。

    邱明泉悄悄地爬了起来,从枕头下摸出那个玉石吊坠,套在了脖子上。

    果不其然,第一时间,脑海里就多了一道声音:“我警告你,以后不准动不动把我摘下来!你听着,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帮我去找远慧大师--”

    邱明泉只当听不见,聋子一样,任凭那声音轰炸。

    重生一回,可怕的根本不是重生这件匪夷所思的事,而是他一觉醒来时,手中竟然紧紧握着一块陌生的玉石吊坠,而那吊坠里,有一个厉鬼!

    这个鬼,无疑就是和他一起坠楼的那个英俊男人。

    什么集团总裁来着,据说姓封?

    搞清状况后,原本画风冷淡高傲的封大总裁,似乎飞快地就进入了各种“找对策”的进程。

    先是高傲地责问邱明泉为什么冒出来绊倒他,又斥责邱明泉揪断了自己的保命玉坠,导致他香消玉殒--哦不对是英年早逝。

    再三确认真的重生后,他立刻正视现实,冷静而逻辑清晰地,勒令邱明泉放下一切事情,立刻按照他的指点,去寻找什么他认识的高人远慧大师,来试试看破解他的这种困境。

    邱明泉在默默听了几天后,终于给这人下了一个定义。

    --一个冤死的、不愿意去投胎转世的厉鬼。

    “什么厉鬼!连个身体都没有,既没有血红的舌头,也没有半边脑袋,我倒是想能飘来飘去呢!”封大总裁愤愤不平。

    他不过是一道残魂,被封在了玉石里而已!

    两位老人为了让上学的邱明泉多睡点,总会早早做好饭,可是今天是周日,邱明泉懂事地起了个早,好叫爷爷奶奶多休息一会儿。

    邱明泉蹑手蹑脚走到屋外,先在院子里的公用水龙头下接了点冰冷的水,草草地洗了把脸。

    洗漱完毕,他跑到自家屋檐下,拎起来乌漆麻黑的铁皮炉子,从遮雨的破油毡布下,用钳子夹起来几块蜂窝煤,开始生火。

    虽然80年代末,一些家庭已经开始普及了瓶装煤气罐,可对于他们这种棚户区来说,城市发展后带来的管线铺设,还没惠及这里。

    这种在后世销声匿迹的铁皮炉子,用的是一种叫作蜂窝煤的东西,单买的话折合五六分钱一块,可是更多的人家是自己做的半成品蜂窝煤,更加便宜。

    虽然都是熟悉的邻居,可是蜂窝煤都是堆在户外的屋檐下,时不时地,也会有人恬不知耻地用完了就偷上一块。

    这不,邱明泉一眼看到自家那排蜂窝煤,就愣了一下。

    少了两块!

    邱明泉心里升起一丝气恼。

    前生他十几岁时遇到这种事,家里孤老幼子,只能忍气吞声,可是现在,他的心智毕竟已经是三四十岁的成年人,这样的欺负,就显得尤其叫人愠怒。

    煤炉最下面的煤块经过一夜的燃烧,已经完全熄灭了。

    邱明泉把熄掉的煤块小心夹出,把还在燃烧的放在最下面,再放了一块新的上去,对准孔眼放好。

    红色的火苗慢慢从下面烧上来,邱明泉卧了一壶水上去,在铝锅里开始淘米,顺带清洗了几只红薯,剁好了放进去。

    忙碌的当口儿,邻居们也开始陆续起床,在公共的大杂院里做饭烧水。

    “小泉这么早啊。”隔壁的王嫂哈欠连天地捶着腰走过来,路过邱明泉家的煤炉前时,顺手倒了整整小半壶水在自己的锅里。

    “婶婶起晚了,来不及烧水,借点热水啊。”

    多年老邻居了,又说是借,不至于让人心疼到跳脚翻脸。这些小市民的生活手段,委实是一种极为微妙的、类似狡诈的东西。

    “心里不爽,干什么不理直气壮骂她?”心里,封大总裁的声音冷冰冰的,“这种小市民,就是看准了你软弱可欺,可恶!”。

    邱明泉被他一激,果然抬起了头。

    小小的瘦弱少年黑漆漆的眸子看向王婶,伸出手按住了她。

    “我今天烧得少,您找别家借吧。”他的声音平静,眼神黑如深潭。

    王婶没由来地心中就是一悸。这孩子的眼睛!怎么好像忽然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心虚下,她声音反而大了起来:“哎哟,又不是借钱,一点热水,小心越抠越穷!”

    邱明泉绷着脸瞪着她,小手上却不松劲:“对啊,我们家老的老,小的小,禁不起总是被人占便宜,穷就穷了吧。”

    四周的邻居们不少人哈哈笑了起来,明泉这小娃平时三棒子打不出一个闷屁,今天倒是厉害得很。

    王婶这一下可气得不轻,用力往回一夺锅,滚烫的水立刻溅了几滴出来,正洒在了邱明泉手上,邱明泉立刻大叫一声,手猛地一松!

    王婶往后一仰,小半锅热水整个泼到了她手臂上,锅具“咣当”落地,里面的米也洒了一半。

    “哎呀呀!痛死我了!”王婶尖叫一声。

    邱明泉心里有数,正是寒冬腊月,这水温出来遇到冷空气,并不至于真伤人。

    旁边立刻蹿过来两只大公鸡,神气活现地啄着地上的米,兴奋地咯咯直叫,翅膀乱飞,热闹非凡。

    隔壁理发铺的刘琴花依在自家门口,慢条斯理地梳着头:“小泉有没有烫到啊,小心破皮哦。”

    王婶在那里又惊又怒,一边跳着脚吹自己的手背,一边就抓住邱明泉:“你个小兔崽子,故意害我,看我不打死你!”

    邱明泉毕竟是三四十岁的成年人心性,哪里会被这阵仗吓到,只是静静地皱眉看着她。

    两人离得近,王婶看着他那平静的表情,心里就是一惊,这孩子的眼神怎么瘆人得很?

    可是她胳膊上疼,又没吃过这样的亏,还是劈头盖脸一巴掌扇了下去:“我替你爷爷奶奶教训你!”

    封睿在邱明泉的身体里,感觉相通,这一下就立刻觉得火辣辣地疼,不由得大怒。

    --这泼妇,打他的宿主,可不就是打他!

    “别跟她硬来,你装怂。”他兴高采烈地出着主意。

    邱明泉犹豫一下,还真的听了他的主意,弱弱地惨叫一声:“啊!痛!”

    “王婶不要打我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家的水……都给您。”

    他哭得凄厉,转手又抱住了王婶的腿,双手在地上胡乱扒拉,满手的泥灰就往王婶身上使劲抹:“王婶,别打我!”

    王婶涨红了脸,一眼看见自己的新裤子上全是泥,心绞痛都快犯了,赶紧用力去扳邱明泉的手:“你给我滚!”

    “别打我!呜呜呜呜……”

    王婶五大三粗肥肉乱跳,邱明泉的小身子在她腿边尤其可怜。这一下,好些邻居看不过去了。

    刘琴花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拉住邱明泉,没好气地对着王婶一挡:“大人打小孩,也不嫌臊得慌!”

    王婶羞恼地“呸”了一口:“多管闲事,小心开门没生意!”

    刘琴花家是开理发铺的,生意人迷信得很,立刻就跳了起来:“没生意穷死,我也不打孤儿老人的主意!昧良心的才天打雷劈!”

    大杂院里,吵嚷声,女人的对骂声夹着公鸡叫,飞扬起来。

    封大总裁透过邱明泉的眼睛好奇地看着,颇是有点震惊。

    在他的人生里,从来都是过着优渥体面的生活,何曾这样近距离地,接触着这鲜活的市井气?

    邱明泉缩在刘琴花身后,拉了拉她:“我没事,谢谢刘姨。”

    他以前内向寡言,这情真意切的一声谢,直喊得刘琴花心里软软的。

    低头摸着他又软又黑的头发,刘琴花豪气地一挥手:“毛这么长了,明儿来,我给你免费剪个头!”

    炉子上的热水烧开了,邱明泉换了个蒸锅把红薯稀饭放上去,一会儿稀饭就开始“咕嘟咕嘟”冒泡,夹着红薯香。

    就在这时候,王婶在一边做饭的老公吴大根,却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哎,怎么回事?”王婶一回头,正瞧见一股黑烟从自家炉子里冒出来,还带着一股奇怪的骚味。

    吴大根忽然发出了一声咆哮:“哪家的小兔崽子,往我家蜂窝煤上撒尿!”

    四周的邻居一阵哄堂大笑,有靠得近的就拿着蒲扇一阵猛扇,防止那股子尿骚味飘到自家来,笑嘻嘻地道:“吴叔,你自己家小子也是个调皮捣蛋的,怎么就不是他干的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