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76.快递巨头的前身

时间:2018-07-07作者:闪灵

    ,精彩小说免费!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用手比画了一个揍人的动作, 向城远远地竖起漂亮的小眉毛:“小贼, 骗得了刘阿姨, 你骗不了我!”说完这句,他才噔噔地跟着封睿,跑向了汽车。

    刘淑雁坐在车前座里,苦笑着摇了摇头, 十来岁的男孩子啊, 正是崇尚武力的年纪。

    她从座位上拿起那三只笔盒,分别递给了封睿和向城, 温和地笑着:“终于买到了, 你们俩一人一支。向城,再带一支给你姐姐,都要好好学习哦。”

    两个孩子眼睛都亮了一下, 向城毫不忸怩地接过来,嘴角一弯甜甜地道:“谢谢阿姨。”

    这几天和睿哥一起上这个劳什子英语辅导班, 烦都烦透了, 要不是看在可以跟在睿哥身边,他才没兴趣来。

    不过班上的那些同学, 的确有好几个都拿着这新流行起来的金笔显摆,他看着也有点儿眼馋。

    “妈, 不是已经断货了吗?”封睿取下金色笔帽, 淡定地审视着, 小脸上有点喜怒不露声色的小大人样。

    金笔那内敛含蓄的笔尖造型看着很舒服,不像国外的名笔大多是外露出整个笔头,霸气张扬,这几款热卖的英雄国产金笔,采用了含蓄的内笔尖,金色的小笔舌只露出一点点,不得不说,非常符合中国人的审美。

    刘淑雁向后随手一指:“是刚刚那个孩子来敲我的车窗,卖给我的。”

    向城吃了一惊:“什么,那是个小摊贩?那这是正品吗?”

    他忽然又挠挠头,不好意思地道:“阿姨我不是说金笔不好啊,我可喜欢了!”

    他喜滋滋地把自己的金笔和封睿的放在一起比了一下:“是一对呢!”

    封睿淡淡地道:“这种东西,暂时不会有假货的。与其想着跟着做仿制品,还不如拿着资金现在去争取做英雄的代理商。”

    “睿哥你好厉害。”向城充满崇拜地望着他。

    “就会纸上谈兵。”刘淑雁嗔怪地笑着道,“你们瞧瞧人家那孩子,小小年纪就知道抓住商机,低买高卖呢。”

    封睿不以为然地道:“我是在说正事,假如你允许我动用我的压岁钱账户的话,我有信心就找人去谈一下这个代理权。”

    想了想,他又正色道:“这个不会亏钱的,盈利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刘淑雁笑吟吟地看了自家儿子一眼,丈夫的生意做得这么大,她本身也是蕙质兰心、名校毕业,耳濡目染之下,对于商业机会的判断也不差,从心里自然也是赞同儿子的看法。

    可是赞同归赞同,她还是嘴角噙笑:“那可不行,你现在的任务当然是学习。”

    向城实在忍不住,悄悄地趴在封睿耳边问:“睿哥,刚才那个小乞丐明明想要拿你的玉坠,你干嘛帮他隐瞒呀?”

    封睿淡淡道:“他只是摸摸,穷孩子,没见过好东西吧。”

    他心不在焉地把玩着那支金笔,忍不住就心中一动,回过头去,看向了后面。

    他们的车刚发动不久,果然,那个古怪的男孩子依旧站在原地,随着他们的皇冠车越开越远,那凝立不动的身影渐渐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他在看着他们。

    虽然已经隔得那么远,但是封睿心里,不可抑制地浮起这样的念头。

    ……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悄然隐去,寒冬腊月的傍晚,气温极低。邱明泉却拢了拢肩膀,觉得彻骨冰寒。

    他的眼前全是那个少年的脸。

    那位和他一起跌下高楼的封大总裁,并没有事先知会,就引着他毫无防备地,迎面撞上了年少时的他。

    可是原先的那个灵魂呢,为什么毫无征兆地消失不见了?

    那块玉石吊坠和这个时空里的那一个,合二为一了吗?还是说封睿的残魂,已经找到了自己,回归到了本体?……

    他心里有种孤单的、酸涩的痛楚,细瘦纤长的手指茫然地捂住了胸口。

    忽然地,他浑身一颤,如遭雷击!

    “怎么回事?刚刚发生了什么?”熟悉的声音响起,声音带着困惑和无辜。

    邱明泉猛然低头,看着自己胸前重新出现的、静静地散发着美玉光辉的吊坠,连连狂吸了几口气!

    “你、你……”他口齿结巴,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因为被冷空气给呛到了,“你刚刚到哪里去了!现在又怎么冒出来的?!”

    “我怎么知道。”成年版的封大总裁显然也非常地困惑和焦躁。

    远远地看到那辆记忆中的皇冠车时,他都是有知觉的,那个时候,他的心跳都漏了半拍。

    那是他家1988年刚换的新款日系皇冠,记忆中每天傍晚,妈妈就会在这个时候叫司机来这里,等待他和小时候的向城。

    他俩那时一起在上私人外教英文班,这时,就会差不多一起双双出来,坐车回家去。

    直到那车窗缓缓摇下,他看着年轻时的妈妈,正在心旌动摇,可是很快,就轰然一下,失去了任何感知。

    就像是沉在了某种时间的空洞里,无光无声,发不出声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和邱明泉的联系也完全失去。……

    好在,这种情形并没有延续太久,不知不觉地,他就恢复了原先的状态,可这期间发生的任何事情,他都全然不知!

    邱明泉如听天书一般,只觉得脑子完全不够用,而封睿的抓狂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

    玉石凭空消失,现在又完全毫无征兆地重新出现?……这到底什么情况!

    再一次细细盘问了刚才的细节,封睿终于揣测道:“推测一下时间点,我失去知觉的时候,应该就是小时候的我出现在你附近时。”

    邱明泉想了想:“对,我和你妈妈说话时,你正从远处走过来。”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我这个穿越回来的灵魂,和我幼年时的自己,不能共存。”封睿沉思道。

    顿了顿,他又否定:“我们已经存在在同一时间了,实际上,应该是不能出现在接近的空间。”

    邱明泉糊里糊涂地听着:“啊?”

    封睿已经慢慢理清了脉络:“这个时空,大概只认那个幼年的我——毕竟他的存在才符合时空规律。”

    邱明泉想了想,不得不承认这有点道理。

    封睿苦笑起来:“我一直在苦苦思索,我既然回来了,又没有占据我自己的身体,那么这个世间的幼年的我,到底和我是什么关系?”

    这就是一个悖论。

    能容纳这个悖论存在的,应该就是这块祖传的玉石吊坠。空间法器,时光宝盒?随身空间?……

    可不管怎样,他回不去自己的身体!

    一旦和幼年时自己的生存空间重合,他这道来自未来的残魂,就会自动消失,就像是活该被镇压的孤魂野鬼。

    一时之间,封大总裁竟然对于过去的自己,起了一种咬牙切齿的嫉妒心情。

    他这些天,暗暗苦思冥想的,不外就是能够重新遇到过去的自己,说不定就合二为一,和这个幸运的邱明泉一样,重新活上一遍。

    所以他才暗搓搓地引诱邱明泉来到这里,甚至不敢事先告诉他。

    可是现在,一切希望都化为泡影,事实给了他一个貌似合理,却又让人抓狂的答案。

    假如幼年的自己过着他的人生,自己也只能以这种被禁锢的游魂状态存活着,这样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邱明泉好半天听不到封睿的声音,不由得有点惴惴不安。

    他紧张地握住了胸口的玉石吊坠,啊,还在。

    封睿有气无力地开口:“别摸我了,我这辈子,也就只能和你在一起了。”

    他的前生,一定是太顺风顺水,所以败光了一世福荫。所以这以后,就只能安心做这个愚笨小民工的贴身保姆、辅佐之臣。

    等到七八十年后邱明泉寿归正寝,他也就只有跟着一起进火葬场的命。……

    刚刚嫉妒完自己的封大总裁,又开始自怨自艾起来。

    还不如来一道雷电,把这块玉石给劈了吧,说不定他还能早点投胎——他怨恨地想。

    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邱明泉忽然惊讶地叫了一声:“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

    狂风骤起,白天还晴空一片的天气,忽然就乌云遮蔽了天空,一片漆黑。

    一道银白的闪电犹如怒龙,从高空闪过,如同鹿角枯枝,蜿蜒而下,直直劈在他们面前!前方一棵大树正中雷电,一根粗壮的树枝“咔嚓”一声,断裂掉了下来。

    刚刚还在怨天恨地的总裁先生,忽然闭上了嘴。

    我艹……他心里涌出来无数泥石流一般的咒骂。

    算了什么都不说了。说多了也是泪啊!

    在这个灵魂不死、重生转世、时空扭曲都统统能发生的世界,他现在毫不怀疑自己再埋怨上天几句,上天就会毫不客气地给他劈上一道雷击。

    ——他不、想、死!

    就算只是一道残魂,他也想活下去啊!

    ……

    那时候的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这一片就是日后的普东新区的所在地,在菜刀和棍棒的威胁下,他们不得不贱卖了原本属于他们的蜗居,辗转流落到别处。

    而就在这其后的两三年,历史性的普东新区建设终于正式拉开帷幕,这里就算不是寸土寸金,起码也开始日益升值,到了后世,这里的繁华、财富、统统再也与他们无关,导致很多家庭无片瓦遮风挡雨,一直租房度日。

    ……而邱爷爷的一条腿,就是在几个月后的冲突中,被眼前的这个人硬生生打断,后半生的一瘸一拐,也就是拜这个人所赐!

    邱明泉永远都记得,当年才十几岁的他,被这些人推倒在地,眼睁睁看着那条粗大的木棍,向着爷爷腿上砸去。……

    “他们是来强买房子的,混账东西!”他在心里咬牙切齿。

    “这个人后来怎么样了?”封睿忽然问。

    邱明泉一怔,回答:“他买下这些不少住宅和地皮,恰好赶上后来的新区开发……后来成了房产公司大老板,据说非常富贵。”

    封睿从鼻孔里嗤笑一声:“恰好?你还真是幼稚。”

    世人都知道1990年4月,总理在东申市宣布开发开放普东新区,可是稍微有点消息的,就该知道,真正的时间点是1988年5月,东申市政府召开的那场“开发普东新区国际研讨会”!

    而现在,有些魑魅魍魉,就已经听到风声、蠢蠢欲动了吧?

    只是,一个街头恶霸,他又何德何能知道这些历史性的机遇呢?封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大院里一阵沉默。……

    这个恶霸名叫王大全,手下能够集结的地痞流氓足足有几十人,上一次来,就堂而皇之地提出要求,用极便宜的价格购买这里所有的住宅,说是他家要办砖瓦厂,正需要这大片地皮。

    居民们当然不愿意,就他出的那点钱,还不够在别处买上一半面积,真的收钱搬走,就只能永远租房度日。

    --能有一片遮风挡雨的地,就算再小再旧,也是自己的家不是?

    刘琴花大着胆子,先说话了:“王哥,我们大家伙商量了一下,实在不能卖房子。我们拖家带口的,搬家不容易,再说了,那点钱也不够……”

    王大全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身边怒目而视的刘东风,走了过去。

    他嚣张地点了点刘东风的肩膀:“我听说,你小子到现在还没转正,对吧?来啊,来打我啊!”

    他带来的几个小喽啰哄然大笑:“见习小片警啊?好怕啊!打我们啊,我们绝不还手。”

    刘东风的脸涨得通红,牙齿咬紧了,一言不发。

    是的,这些人的手段他领教过,还没沾一下,这些流氓就能自己给自己开了瓢,然后涌去派出所,诬告民警打人!

    还没有转正的他,遇上这种事,一辈子就毁了。

    王大全笑嘻嘻地推开他,对着刘琴花小声道:“嫂子,你儿子厉害,我也不想惹。这样吧,待会儿我们私聊,我给你家条件好一点。你儿子呢,就别掺和了!”

    刘琴花一阵犹豫,终于也闭上了嘴。牵扯上儿子的工作,由不得她不害怕。

    王大全拿着木棒,左晃右晃,忽然猛地飞起一脚,把王婶家的煤球堆一通乱砸,眼中戾气大盛:“当我的话是耳边风是吧?我辛辛苦苦贷款几十万,砖厂就等着这块地,你们狮子大张口,这就是要我的命啊!啊?!”

    吴大根猛地冲上来,就想阻止,可是却被身后的老婆死死拉住。

    王婶吓得连连使着眼色,压低了声音:“别惹这些人,听说他们把人打残废过。……”

    王大全满意地看着大院的老老少少噤若寒蝉:“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我姓王的今天可把话放在这,下次来,就是带着合同。谁要不签,现在就说出来。”

    “王哥,我们真的没地方去……”有人哀求道,“孩子在这里上学呢,我们能上哪去?王哥求求您。”

    王大全冷冷地伸手揪住说话的男人,轻轻点着他:“你不干,是吧?”

    男人死死咬着嘴唇,硬着头皮:“王哥,我家一直在附近卖菜,离了这,我们全家吃啥呢?”

    王大全阴冷冷地看看他:“好,我记住你了。”

    他忽的松开这人衣领,回头冲着刘东风笑笑:“民警同志,我给你面子,今天不动手。”

    他转头挥挥手,叹了口气:“你们不顾及乡里乡亲的情谊,非要和我这帮兄弟作对,那可得注意点,别夜里回来晚,莫名其妙就摔断了腿。”

    话里赤裸裸的威胁呼之欲出,大院里的老老少少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这个王大全的恶名,可不是普通的小小作恶,附近乡邻都隐约传说,他曾经杀过人,至于被他打伤打残的,就更是不在少数。

    王大全冷哼一声,一挥手:“走!”

    路过门口,正看见倚着门直直看着他的一个老婆婆,禁不住满心厌烦,一巴掌就扇了过去:“滚,死老太婆!”

    可就在那重重的巴掌就要扇上老人的脸时,一个小小的人影,却像炮弹一样狂冲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这冲劲巨大,直把他冲击得踉跄后退几步,才顿住身形,定睛一看,正迎上一双漆黑清澈,却燃烧着幽幽火焰的眸子。

    邱明泉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在沸腾。

    他清清楚楚记得,多年前的这一幕!

    这个人扬手一巴掌,把奶奶打得后脑勺磕在门板上,脑后起了个巨大的肿包,当时奶奶在床上躺了好些天,眩晕、呕吐,可是家里没钱,她死活不肯去医院,就那么硬挨了过去。

    现在回想,那起码也是轻微的脑震荡!

    “你想怎么办啊,喂喂?”脑海里封大总裁惊奇地道,“你这样冲过去,是打算一个人打四五个吗?有考虑过后果吗?脑子呢?”

    邱明泉死死挡住了王大全,不回答封睿的问话。

    他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只知道拼死也不会再叫这个人伤害自己的亲人。一想到不久后,这个人就会带着棍棒上门打断爷爷的腿,他心里忽然就起了一丝战栗的杀机。

    杀了他,和他同归于尽,就当这回来的一世,白来了一趟就是!

    王大全可真的有点蒙了。转眼火气就冒了出来,铁钳一样的大手抓住了邱清泉的细小手腕,往旁边就是狠命一摔:“小王八羔子!”

    邱明泉的身体毕竟还是十几岁的瘦弱男孩,这一下哪里敌得过,整个身体就摔了出去,跌倒在身后的煤堆上,“哗啦啦”煤块倒了一摊。

    “我来吧?!”封大总裁的声音透着愉快和兴奋,“你看你虽然想打,可是技巧不行啊!我可是学过跆拳道泰拳咏春和自由搏击的!”

    邱明泉:“……”

    这几天,两个人已经大致摸清了情况,两人通过玉石吊坠心意相通,只要邱明泉这个主人主动放松,封睿就可以轻易掌控他的身体,也就是俗称的上身!

    邱奶奶一下急了,颤巍巍扑上去:“小泉!”

    她身子还没站稳,就已经被人猛地扒拉到一边,一只大脚凌空飞起,就向着地上的邱明泉踩去:“找死啊敢碰我们老大?!”

    就在那大脚快要落上时,诡异的一幕却发生了。

    那男孩猛然抬头,眼中狼一般锐利冷酷的神色一闪而逝,就好像忽然换了一个灵魂。

    封大总裁愉快地掌控了不属于他的身体!

    他身子灵活一滚,就叫那大脚踢了个空,然后一只黑黑的火钳就瞬间横扫过来,正狠狠砸在了那人脚踝上,发出一声叫人耳酸的闷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