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75.飓风起时

时间:2018-07-07作者:闪灵

    ,精彩小说免费!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砰!……”

    鲜血飞溅, 肉体残破,发出了一声巨响。

    然后他就恍惚觉得身体好像一点点轻起来, 飞到了高处。

    向下俯瞰着,地上的草坪此刻黑乎乎的, 可以看到两个人趴在上面。

    周围似乎静寂了很久, 嘈杂的人声终于响了起来,原本黑洞洞的楼宇工地, 灯火也开始大放光明。

    有人匆忙赶过来, 有人惊恐万分地在打电话。也有人看了地上的人一眼, 就开始转过身呕吐。

    邱明泉呆呆地看着左边那具尸体。残破, 血污遍布,疲惫得显出一点老态的脸上和身上满是被生活压榨留下的灰暗痕迹。

    这人的脸……邱明泉打了个冷战,明明就是他自己。

    对, 是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他身体旁边,还有另外一个陌生男人。

    就算在漆黑的夜里,也依旧看得出眉目分明, 鼻梁英挺, 长眉浓如剑锋。眼睛闭着,脸颊上依稀有着血迹。

    这人又是谁呢?

    救护车的呼啸声终于尖锐地响起来,穿着白大褂的人急匆匆跑来, 地上的两人分别被抬上担架。

    邱明泉的意识茫然地跟了上去, 狭窄的救护车空间里, 只听见模模糊糊的声音:“什么人啊?怎么一个衣冠楚楚的,另一个只穿着破背心?”

    “好像一个是申楚集团的总裁,一个听说就是个建筑民工。”

    “啊……这样。”救护车里继续忙碌着,没有人再去看那个衣着破烂的、已经完全失去生命体征的残破身体。

    邱明泉茫然地看着救护车里的自己,终于想起了一切。

    晚上,他不过是为了节省一点电费,这才偷跑到没完工的大厦天台来乘凉,一觉醒来,就莫名其妙地遇见两个人争吵。

    他睡在边上的杂物堆阴影里,只茫然地看了十几秒,其中一个就歇斯底里地扑上去,纠缠之中,另一个人就掉下了万丈高楼!

    谋杀,还是失手,他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就想也没想地急扑了上去,想要拉住那个人。

    然后,脚下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只堪堪抓住那个人的手臂,就随着巨大的惯性一起掉了下去!

    没有什么传说中的往事一幕幕回放,也没有什么定格般的时间凝固,只有魂飞魄散的惊恐。

    他就这么……死了?这是倒了什么八辈子血霉?

    车厢晃动得厉害,空中的邱明泉忽然看见,自己的左手牢牢攥着一件东西!

    一块玉石吊坠。圆润如同鹌鹑蛋大小,扁扁的,还带着温热。

    ——那不是他的,他这穷苦的一生,从没有任何机会佩戴任何这种华而不实的饰品。

    片刻之前,他揪住了那男人的衣领,从空中掉下来,那个吊坠就从那人脖子上被揪下来,留在了他的掌心,至今余温未退。

    ……得还给人家啊,他迷糊地想。

    很快救护车到达了附近的医院,值班的医生开始忙乱起来。

    忽然地,担架边有个年轻的男人扑过来,死死揪住了那个英俊男人的担架。

    “睿哥!求求你不要死!……”他嘶吼着,整个人都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状态,大滴的泪水不停地落下。

    从侧边看过去,这是一个面容秀美的男人,可是现在,那张秀气的脸却惨白,犹如来自地狱的冤魂野鬼。

    啊,对了,片刻前,就是这个声音在激烈地争吵,吵醒了蜷缩在天台上的他!

    “求求你们救他,医生!……”那男子踉踉跄跄地跟过来,拉住医生。薄薄的单眼皮下,一双凤目里布满血丝。

    邱明泉怔怔地看着他,这么一个好看的男人,怎么就这么狠心,能把人推下楼去呢?

    “高空坠楼,严重的多发伤!”有大夫奔到邱明泉的尸体面前,开始检查和急救,可是很快就摇了摇头——脉搏探测不到,呼吸停顿,瞳孔放大,没有基本的生命体征了。

    “刘大夫,这个伤员还有一点意识!”

    邱明泉有点恍惚,这时候,他才开始浑浑噩噩地想起来,这就死了的话,自己身后的事又该怎么办。

    爷爷中风瘫痪在床,十几年前去世了。

    奶奶的眼睛因为长期的糖尿病得不到有效控制,也几乎看不见了。自己这么撒手而去,谁又能照顾她呢?

    心里的难过一点点泛起来,钝痛如同强硫酸,腐蚀着整个胸腔,直到压迫得他想要蜷缩起来。

    抢救台上,那个英俊男人的眼睛,却微微睁开了。

    他散焦的眼神慢慢转向了一边,看着隔壁病床上毫无气息的尸体。

    他在看自己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那个英俊的男人没有发出声音,可邱明泉就是有这个感觉:他想要属于他的那块玉石!

    “不好,心跳骤停!”

    炫目的鲜红色忽然从那人的咽喉喷出来,旁边的机器上,心电图激烈地跳动几下,然后就变成了一条冰冷的直线。

    就在这个时候,空中的邱明泉,忽然看到了叫他一瞬间毛骨悚然的画面。

    那英俊男人的眼光转了一个向,诡异地迎上空中邱明泉的视线。

    “你拿走了我的东西,是你!”他原本快要闭起来的眼睛,忽然睁开了。

    他死死地盯着邱明泉,嘴巴明明没有任何翕动,可是邱明泉却诡异地听到了一个声音:“你欠我一条命。我会缠着你的!”

    我还给你啊!我不要你的东西——

    英俊的男人死死地盯着邱明泉,目光忽然变得漆黑犹如深渊,好像要将他整个吞噬进去……

    “啊啊!”邱明泉满头冷汗,又一次在1988年的深夜里惊醒过来。梦里的一切纤毫毕现,就如同发生在昨天。

    他小小的身体蜷缩在硬板床上,死死地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尖叫,以免惊醒一边的两位老人。

    可睡在他右边的奶奶还是醒了,老人年纪大,睡得不沉,身边的孩子梦魇,在狭窄的一张床上都会敏锐地感觉到。

    “小泉,又魇住了么?”老人侧过身问。

    连着好几天了,这孩子每晚上都从梦里惊醒,有时候大叫一声,有时候又浑身发抖,可问他梦见了啥,他又说记不得了。

    老人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孩子,从小就沉默少话,没有同龄孩子机灵讨喜。

    刚刚把他捡回家的时候,也是看不出来的,可是越是越大,就越来越明显了。

    这晚上老是夜惊,浑身又是发抖、又是冷汗黏腻,别是生了什么病吧?

    她担忧地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果然汗水一片,就连鬓角里都全是湿漉漉的。

    “奶奶,我没事。”邱明泉用很轻的声音说,瘦削的身体挺得笔直,微微发抖的手伸出来,安慰地在奶奶胳臂旁蹭了蹭。

    “嗯。那就乖乖睡,奶奶在这儿呢。”老人感觉到他的额头的确没有发烫,也就放下心,慢慢重新睡了过去。

    邱明泉屏住气,竭力让自己粗重的呼吸一点点平复下来。

    在漆黑的夜里,他睁开眼,看着身边的老人。

    这还是二十几年前,爷爷还健在,正躺在另一边呼呼大睡。奶奶的容颜也没有那么老迈,和几十年后的苍老病弱有着很明显的差距。

    邱明泉心里酸酸的,眼泪有点想漫出来。

    好半天,他才转头望向了窗外。

    80年代末的夜晚,没有后世那么多的灯光。

    这是东申市的郊外,狭小的贫民聚居地,从小窗子里看出去,夜晚黑得很纯粹,没有污浊的空气污染,遥远的星辰也比后世要明亮。

    对比着前世的记忆,很多在脑海中早已湮灭的东西都对比鲜明,让他充满茫然的同时,也有着抑制不住的好奇。

    几天前从后世的摩天大楼顶上坠亡,他整个灵魂竟然回到了小时候的80年代末,回到了原先自己的躯壳里。

    ……天台,争吵。陌生的英俊男人,临死前的恐怖眼神。

    邱明泉猛然闭上眼,不安地握紧了手指。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呢?

    遍地的电脑、手机,现在根本看不到的高楼大厦,花红酒绿。

    这些记忆如此鲜活,整整三十多年的生活轨迹,还有那些悲苦人生……不不,那不是假的,绝对不是。

    他的手,颤抖着伸向了枕头。触手处,温热而细腻。

    一个冷厉的声音瞬间在他心中炸响,带着无尽的冷意和愤怒。

    “姓邱的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丢开我,信不信我杀了你!”

    邱明泉的手飞快地离开了那块玉。果然不是梦!

    那个英俊男人的鬼魂,竟然也跟来了这一世!……

    邱明泉悠悠地指了指北边:“小平爷爷说的啊!”

    他老神在在地皱着眉,鄙视地看着赵德成:“你这样不行,不关心国家大事啊。三年前邓爷爷就说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我不偷不抢的,用劳动和智慧致富,又有什么错了?”

    周围的人都是愣愣的,这小孩,太厉害了吧?

    赵德成脸一红:“小平同志叫我们勤劳致富,你这叫不劳而获!对对,转手就倒卖,这不是不劳而获,是什么?!”

    邱明泉看看他,那眼光有点冷冷的,带着不屑。

    “你这么大的人,怎能胡说八道呢?”他叹了口,小孩子这种口吻,尤其有杀伤力,“我分析你们的出货量,调查附近学校的需求,到几家商场轮流观察,在这里整整一天,就啃了一只馒头,水都没喝上一口,怎么能说我不劳而获呢?”

    周围的围观群众:“……”

    服气了这个!

    王娟在柜台里听得又是惊讶,又是心软,隔着玻璃柜台将自己的杯子递出来:“来来,孩子喝点水。”

    邱明泉跑过去感激地接了过来,“咕嘟嘟”也不客气,就喝了大半杯。

    “谢谢阿姨。”占据了邱明泉身体的封大总裁收起了凌厉,湿漉漉的眼睛里含着泪花,“您比我妈还好呢。”

    王娟“扑哧”一笑:“那你妈呢?怎么不跟着你,叫你一个人来。”

    邱明泉眼圈瞬间就红了:“……我妈早死了。”

    意识角落里,真正的邱明泉满头黑线:“喂,封总,戏过了吧?我是被人遗弃的,爹妈应该还活着呢?”

    “抛弃小孩子的人,活着你就当他们死了吧!”封睿斩钉截铁。

    “……”

    王娟是文具组的老营业员,赵德成仗着家里表亲关系升上来,她本就不服气他,现在一看邱明泉这可怜的小模样,当妈的一颗心软得一塌糊涂,立刻就在一边帮腔了。

    “李科长,我觉得这小娃娃说的蛮对的。”她慢条斯理地点着用凤仙花汁涂的红指甲,“这可是人民群众的商场,凭什么不叫人民的小孩进来呢?你们说是吧?”

    四周就有围观的群众跟着起哄,都觉得好玩:“是啊是啊,我觉得这小孩说的对!”

    “王娟!我警告你,不要跟犯罪分子沆瀣一气!”赵德成目露凶光,手指着王娟,“这个月的评优奖金十元钱,你还要不要了!”

    忽然地,一个声音从人群背后冷冷传出来,带着威严。

    “谁这么厉害,评优一句话就不给了?你们文具组的评优,就是这样做的?”

    赵德成和王娟看清来人,全都猛然一愣。人群中走出来的男人,不正是商场新提拔的曲总经理吗?

    曲经理年轻力壮,正经财经院校本科毕业,是这一批商业战线被提拔的年轻干部,思想活跃,在商场的经营雷厉风行,可厉害呢!

    今天他正陪着老同学在各层巡查和参观,在外面已经悄悄听了一会。

    一开始还忍着火,直到听到赵德成那句威胁,实在是气得不轻。——都说老国企作风混乱,没有规章制度可循,果然,今儿就亲眼见到了!

    曲经理拨开人群走进来,冷冷地瞪着赵德成:“文具组组长是吧,好大威风,好大煞气啊。”

    大冬天的,赵德成的汗都快下来了。

    这可是刚刚上任的总经理,听说上面很是器重。新官上任三把火,谁知道那把火烧到哪里呢?……

    曲逸飞转过头,和气地对邱明泉道:“小朋友,假如商场真的不给你在这里卖笔,你要怎么办啊?”

    面前的小孩乌溜溜的眼珠看着他:“您不会的。”

    “哦,为什么?”

    “您是商场的大领导吧?”真正的封大总裁观察着他,神态天真而狡黠,说出的话,却石破天惊。

    “第一,你们没有明文说不准在贵商场的地方交易,就算派出所来问,也不会支持的;第二,商品流通和加价贩卖,只要是愿打愿挨,又不危害国计民生,就不是错误,相反,是市场必要的润滑剂嘛。”

    柜台里的王娟听着听着,一口水就从搪瓷杯子里喷了出来。

    ——哎哟!

    这说的都是什么啊,比他们商场的大领导在元旦动员会上,说的还好听呢!

    曲经理更是惊地微微张开了嘴,这这……这孩子才多大?是修炼成精的千年老怪,还是家学渊源?

    这一大堆词语,叫他这个财经大学毕业生,也挑不出来什么毛病啊!

    愣了半晌,他笑了。

    他亲自弯下腰,把落了满地的笔盒全都捡起来,装在了邱明泉的书包里。

    “小朋友,你说的非常好。”他转过头,不怒自威地看着赵德成,“只要是我们商厦的顾客,我们就会欢迎。早就和你们说过,‘为人民服务’不是一句空话,像你这样,不听新闻、不学新精神的。迟早要被时代淘汰!”

    赵德成脸涨得通红,腿肚子发软,却一句话也不敢回嘴。

    曲逸飞又看了看保卫科的两个人,脸色同样严肃:“身为保卫科的同志,更应该懂一点法律。这孩子没有做错任何事,相反,他购买了本商厦的东西,在这间商场里,你们更有保护他这个小顾客的义务。”

    李科长脸涨红了:“总经理,我、我们懂了。下次一定会去好好学习!”

    曲经理看着赵德成,想着刚刚自己还和老同学信誓旦旦说要搞好经营的大话,就越发觉得丢脸:“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观察断货,你身为文具组的组长,假如平时用心点,难道不应该早点申请进货?”

    王娟不失时机地插了一刀:“我们好几天前就往上汇报了,说是英雄金笔卖得好,组长说不用我们管呢。”

    这个赵德成,仗着自己家和老领导有点亲戚关系,不尊重她们这些一线的老员工,王娟早就瞧他不爽了!

    曲经理含怒再瞪了赵德成一眼:“这样负责的营业员,评优奖金一分钱都不准少。你再干不好,就退位让贤!”

    赵德成哈着腰:“领导教育得对!我知道了,一定会去好好学习!”

    曲逸飞再次笑着拍了拍邱明泉的头:“小朋友,你放心在这里,我们精品商厦,欢迎所有的顾客,也欢迎你!”

    分开人群,他走向远远站在一边的老同学。

    他身后,邱明泉没有看到魏清远,又开始若无其事地吆喝:“诸位叔叔阿姨,看看这些金笔吧。保证货真价实!……”

    赵德成目送曲经理离开,心里气得快要炸开。

    他一把抄起柜台里的座机,拨通了内线电话:“喂,供销科啊?我是文具柜台!英雄金笔进货的事,怎么样了?……什么,一星期以后全面到货?好好,那就好!”

    扔下电话,他嗤笑一声,恶狠狠斜睨邱明泉:“赔死这些小贩子!”

    这一下,柜组里好几个营业员都心里一动。

    东申市从来都是全国经济弄潮、思想开放的先行地,对于赚钱和财富的敏感,是很多东申市人与生俱来的能力,在这改革开放春风逐渐逼近的时代,从来都不缺乏头脑活泛的平民百姓们。

    王娟冲着邱明泉招手,叫了他过来:“小泉啊,你说阿姨对你好不好?”

    邱明泉赶紧点点头:“谢谢王阿姨照顾!”

    这不是客套话,王娟不是刻薄的人,每逢有顾客和邱明泉讨价还价,她都顺口帮着说几句:“别的商场也全都没货了,全国都断货!”

    就是这简单的一句大实话,足够留住了想往别的商场碰碰运气的一些顾客,咬牙买下了邱明泉手里的金笔,这明显的好意,邱明泉又怎么会不感激

    “你也听到了,最慢下周,14k金笔系列就能全面重新到货了,你可小心点啊!”王娟担忧地道。

    “我想多给爷爷奶奶买点,好不好?”邱明泉兴奋地道。

    封睿哼了哼:“去呗,赚钱就是要花的。”

    想了想,他又叮嘱:“不准多花,省着点!”

    邱明泉愣了一下,怅然地不吭声了。

    这些钱虽然是他的,可是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它们更像是封睿的财产。

    半晌后,封睿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他沉吟了一下,慢慢地开口。

    “邱明泉,这些钱,本来就是你的。”他郑重地解释道,“可是既然你问我,我当然会尽好自己的责任,给你最好的建议。”

    邱明泉低着头,“嗯”了一声。

    封睿冷静地道,“不会挣钱是蠢材,挣了不花是守财奴。可是花钱这种事,不要着急现在。”

    “嗯。”邱明泉听着他沉稳的声音,心里莫名地安定下来。

    头一次,这男人肯这样认真地向他解释,他听得出这些言语中的恳切。

    封睿语气中带着傲然:“这些天,你觉得这样的复利已经很可怕了对不对?可接下来,即将有全中国财富历史上最狂热、最诱人的一场场盛宴要开启,我要保证你在这场盛宴来临之前,攒到足够多的钱。懂吗?”

    最狂热、最诱人的财富盛宴?……

    邱明泉被冲击得头脑一片茫然,他觉得迷糊,可是却又本能地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会骗他,甚至不是在夸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