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70.我全是为了你

时间:2018-07-07作者:闪灵

    ,精彩小说免费!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这话就如同致命的利刃, 直直劈开了王大全的心。

    他斜眼看了邱明泉一眼, 正看见那双迥异于孩童的奇特眸子, 忽然心里涌起一种诡异的恐惧。

    ——这男孩, 说的不是假话,他是来真的。

    他甚至怀疑,自己假如再放狠话,这个魔鬼一样淡定的孩子, 说不定真的会在谈笑间,狠狠刺穿他的脑袋!

    感受着太阳穴边忽然逼近的灼热,他所有的彪悍全都消失无踪, 死亡的恐惧笼罩了他, 他忽然蹬着腿大叫:“放开我,我说着玩的!……我不弄你, 也不来搞你家人!”

    他颤抖着牙齿, 浑身紧绷着一动不动, 不断求饶:“真的真的……我保证再也不找你麻烦,你放下钳子,有话好好说……”

    邱明泉没有动。

    他歪着头, 细细地看着王大全鬓角渗出的冷汗,再看了看他裤裆洇开的一片可疑污迹, 嘴角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意。

    “听着, 我知道你背后有人。”他用极低的声音在王大全耳边道, “我也知道这里的地皮要升值的。”

    王大全蓦然眼睛睁大,惊骇无比地斜眼看着他。

    这一带郊区说不定要搞大建设大开发,正在四处邀请专家,即将开研讨会,他背后的人知道不稀奇,可这贫困大棚区的一个毛头孩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只说一遍。你叫我们无家可归,我就有本法叫你们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邱明泉嗤笑一声,忽然将手一松,把王大全重重推了出去。

    脑后一阵轻微的风声,带着奸险的狠意,邱明泉瞳孔一缩,猛然回头,眼角余光正看见一个人抡着木棒砸来。

    就在这时,旁边的邱爷爷,忽然狂吼了一嗓子,目眦欲裂,举起身边的一块煤球,狠狠向着那人头上砸去!

    煤球正中那人,砸得他满头满眼都是乌黑的煤灰,旁边的吴大根也咬咬牙,胡乱抓了几块煤球,狠狠地向着几个扑上来助战的人乱砸。

    邱明泉抓住这一瞬工夫,倏忽之间欺身上前,一火钳抽在了那偷袭者的小腿上。

    冬天穿着棉裤,可是靠得近的,依旧能听见一声类似骨裂的声响,紧接着,同样的哀嚎炸裂了所有人的耳膜。

    ……刘东风只觉得有点蒙。

    这是他眼花呢,还是巧合?这几下出手兔起鹘落,假如不是从小看着明泉长大,他简直觉得这是遇上了训练有素的军人。

    片刻之间,连伤三人,自己却毫发无伤?

    邱明泉沉默地后退几步,小小的身体把满眼通红、喘着粗气的邱爷爷护在了身后。

    “爷爷,交给我。”他柔声细语,直视前方的目光却如同嗜血的小兽,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几个流氓。

    王大全浑身冷汗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转身就往外跑,身后,几个地痞赶紧搀扶起受伤的两个同伴,飞也似的跟着跑了出去。

    大院里,寂静终于被打破,王婶颤抖着,狠狠把老公吴大根扯了回来,小声埋怨:“你疯了!打那些人?……”

    刘琴花也呆呆地站在那里,心乱如麻。

    那流氓头子说会给她家一个公平点的价格,可是……又有谁真的愿意举家搬迁,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地方?

    再说,按照这些恶霸的做法,自家儿子那脾气,真的能忍到最后?

    果然,刘东风咬了咬牙:“妈,我去向局里汇报!”

    刘琴花欲言又止,苦笑:“上次我们都去过警察局,可是接待的民警很为难,这事属于自愿商量,对方又没有真的伤人,只是骚扰,他们暂时管不了。”

    刘东风怒道:“现在是没动手,可是万一这些流氓真的杀人放火,不就晚了吗?我就不信这个邪!”

    邱奶奶心惊胆战,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着急万分地拉过邱明泉:“小泉……有没有伤到哪里?给奶奶看看!”

    邱明泉这时已经重新接管了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乖巧,紧紧地握住了奶奶的手:“我一点事都没有呢!”

    邱爷爷在一边沉默地站着,苍老的手隐约有点颤抖。

    邱奶奶犹自惊怕,颤声问:“下次不准那样乱来的,万一真的伤到人——”

    说到这,她却一下子卡壳了——何止伤人,刚刚孙子把烧红的火钳按到人身上,已经严重伤人了啊。

    邱明泉温和地抱住了奶奶,看到老人没有像前世那样被打到脑震荡,心里一阵激荡。

    “奶奶……我是大人了。”他由衷地安慰着,转过身,他同样搂了搂浑身僵硬的爷爷,想起老人刚刚状若疯狂的样子,心里一阵心酸。

    封大总裁功成身退,心满意足:“什么人渣来,以后就都像今天这样,狠狠打回去。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听过没?”

    他一本正经地道:“下面的事你自己搞定啊,记得要联合群众。”

    邱明泉转过头,冲着正七嘴八舌的邻居们淡淡开口:“那些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还会回来。”他认真地看着四周的大人,完全没有小孩子的唯唯诺诺,神态自然。

    大院里的人都面面相觑,刘琴花急忙问:“小泉,你想说啥?”

    邱明泉沉默了一下,前世他虽然身处社会底层,可是最基本的城市变迁,又怎么会不知道?

    “各位叔叔阿姨,前几天,我在烟酒店偷偷听到他们几个人说,这里以后要搞什么大建设,地皮会升值。”

    大院里的人都一声惊呼,就算再不懂经济的人,也知道简单的常识:难怪这些地痞流氓忽然欺上门来,逼着他们低价卖房卖地。

    “那我们这房子,这地……能值多少钱啊?”王婶两眼发光,看着邱明泉。

    不知不觉地,她片刻前对邱明泉的鄙视心早已经化成了深深的敬畏,这孩子要狠能狠,要说能说,怎么以前就是个闷葫芦呢?

    邱明泉扬起眉,诚实地道:“这要是真的,那就是大事——以后这里就是大东申市的新区,我们手里的房子,升值十倍不是梦,再过十年,升值一百倍也不是没可能。”

    “喂喂,你还是不要说什么新区这种超前的词!”封睿立刻提醒,“现在距离真正的上面决策还早,你别露馅。”

    果然,大院子里的人都被震惊得说不出话,脑子里一团糊涂。

    刘琴花将信将疑地咋舌:“明泉,你这……别是信口开河吧?”

    十倍、百倍,这是什么概念?!

    邱明泉没有再解释,却露出困惑的表情:“那这些人,又为什么拼死也要逼着我们卖房呢?……”

    这一下,众位邻居终于不出声了,所有人的心思都在急切活动。

    这小娃说的有道理,这些像嗜血鲨鱼一样扑上来的人,总不会无缘无故吧?

    一想到那可能的前景,所有人都是心头一热,有人就猛地一拍大腿:“这样说来,死也要和他们拼了!”

    这时候的东申市郊区房价不过几百元一平,原先数万元的总房价,可现在,极有可能是一笔巨大金额,这哪能白白拱手相让?

    “对对,我们联合起来,齐心协力,不和他们妥协!”

    “哪家要是被他们欺负了,咱们一起上,帮别人,就是帮自己!要想保住我们的房子,一定不能怕事!”

    封大总裁看着群情激昂的邻居们,随口点评着:“干得好。这个时候,为了绑住大家同心协力,也只能抛出信息,点出利益了。”

    ——这世上,唯有利益联盟牢不可破,自成友军。

    邱明泉回想着刚刚他兴奋不已的样子,忽然在心里问:“你……你是不是觉得那样打人,挺过瘾的?”

    封大总裁沉默了一下,在心里意犹未尽地回味,半晌才神秘一笑:“你不懂。”

    何止过瘾,简直爽爆了好吗!……

    “对了,以后有这种事,你就直接交给我嘛。”封大总裁循循善诱,“就当你给我每天放放风,我这么憋在玉石里,很容易心理不健康的。”

    邱明泉愣了一下:“你……很难受吗?”

    “你觉得呢?我前世那么风光,现在连具身体都没留下,只剩下一缕残魂,不能吃,不能动,和高位截瘫的老人有什么区别?”封大总裁小心观察着邱明泉的反应,刻意放低声音,加上少见的伤感和萧索。

    邱明泉不说话了,心里莫名就是一酸。他嘴角嚅动几下,忽然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胸前的吊坠。

    封睿呆住了。

    这个蠢货,这是在表示安慰?果然,滥好人一个,心软,冲动,很容易被洗脑和打动。

    ……假如长时间占用他的身体,会不会慢慢增加控制力,最终干脆鸠占鹊巢呢?那些小说里,说的什么夺舍,不知道有没有操作性。

    封大总裁冷血又贪婪地开始浮想联翩,差点被这美好的前景激动地笑出声。

    邱明泉家的煤炉被踢,早饭撒了一地,几个邻居互相看看,竟然争先恐后地分别送了些早饭过来。

    滚热的稀饭、雪白的馒头,甚至还有刘琴花拿过来的三只咸鸭蛋。邱明泉也没太推辞,捧着一堆早餐,端进了屋子。

    先招呼爷爷奶奶吃饭,他自己则跑到了门外,就着冷水洗脸刷牙。

    封睿百无聊赖地观察着四周,真是唏嘘不已。

    说实在话,从前世的富豪阶层回来,乍一看到这80年代末的社会底层,真是有点恍惚感。

    他不是不知道这世上有极度贫困的人,可是活生生放在眼前时,真是有种异常的震撼。

    两位老人、一个小孩,居住在这么一间十来平米的小房间,整间房子里最靠里面有一张大平板床,两老一小睡在一起,床上的被褥四角都有破损,破棉絮露了出来。

    床边是一口同样暗沉破旧的箱子和一个五斗柜,靠近门的地方就是吃饭的小木桌,又兼做了邱明泉做作业的地方,再边上,就是一些纸盒子和洗漱用的塑料盆。

    除了这些,这个家里就茫茫然家徒四壁,再没有别的家当。

    “你家就三个人?”封睿看着邱明泉洗脸刷牙,奇怪地问,“你爸妈呢?这会子就去世了?”

    不会吧,这么倒霉催的?

    邱明泉吐着牙膏沫子:“嗯,我没爸妈。”

    “石头里蹦出来的?”

    邱明泉心中一黯。虽然重活一世,可是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难免还是有着丝丝裂痛。

    他茫然的看着公共水池里的牙膏泡沫:“我是被捡来的,弃婴。”

    ……而邱爷爷的一条腿,就是在几个月后的冲突中,被眼前的这个人硬生生打断,后半生的一瘸一拐,也就是拜这个人所赐!

    邱明泉永远都记得,当年才十几岁的他,被这些人推倒在地,眼睁睁看着那条粗大的木棍,向着爷爷腿上砸去。……

    “他们是来强买房子的,混账东西!”他在心里咬牙切齿。

    “这个人后来怎么样了?”封睿忽然问。

    邱明泉一怔,回答:“他买下这些不少住宅和地皮,恰好赶上后来的新区开发……后来成了房产公司大老板,据说非常富贵。”

    封睿从鼻孔里嗤笑一声:“恰好?你还真是幼稚。”

    世人都知道1990年4月,总理在东申市宣布开发开放普东新区,可是稍微有点消息的,就该知道,真正的时间点是1988年5月,东申市政府召开的那场“开发普东新区国际研讨会”!

    而现在,有些魑魅魍魉,就已经听到风声、蠢蠢欲动了吧?

    只是,一个街头恶霸,他又何德何能知道这些历史性的机遇呢?封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大院里一阵沉默。……

    这个恶霸名叫王大全,手下能够集结的地痞流氓足足有几十人,上一次来,就堂而皇之地提出要求,用极便宜的价格购买这里所有的住宅,说是他家要办砖瓦厂,正需要这大片地皮。

    居民们当然不愿意,就他出的那点钱,还不够在别处买上一半面积,真的收钱搬走,就只能永远租房度日。

    --能有一片遮风挡雨的地,就算再小再旧,也是自己的家不是?

    刘琴花大着胆子,先说话了:“王哥,我们大家伙商量了一下,实在不能卖房子。我们拖家带口的,搬家不容易,再说了,那点钱也不够……”

    王大全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身边怒目而视的刘东风,走了过去。

    他嚣张地点了点刘东风的肩膀:“我听说,你小子到现在还没转正,对吧?来啊,来打我啊!”

    他带来的几个小喽啰哄然大笑:“见习小片警啊?好怕啊!打我们啊,我们绝不还手。”

    刘东风的脸涨得通红,牙齿咬紧了,一言不发。

    是的,这些人的手段他领教过,还没沾一下,这些流氓就能自己给自己开了瓢,然后涌去派出所,诬告民警打人!

    还没有转正的他,遇上这种事,一辈子就毁了。

    王大全笑嘻嘻地推开他,对着刘琴花小声道:“嫂子,你儿子厉害,我也不想惹。这样吧,待会儿我们私聊,我给你家条件好一点。你儿子呢,就别掺和了!”

    刘琴花一阵犹豫,终于也闭上了嘴。牵扯上儿子的工作,由不得她不害怕。

    王大全拿着木棒,左晃右晃,忽然猛地飞起一脚,把王婶家的煤球堆一通乱砸,眼中戾气大盛:“当我的话是耳边风是吧?我辛辛苦苦贷款几十万,砖厂就等着这块地,你们狮子大张口,这就是要我的命啊!啊?!”

    吴大根猛地冲上来,就想阻止,可是却被身后的老婆死死拉住。

    王婶吓得连连使着眼色,压低了声音:“别惹这些人,听说他们把人打残废过。……”

    王大全满意地看着大院的老老少少噤若寒蝉:“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我姓王的今天可把话放在这,下次来,就是带着合同。谁要不签,现在就说出来。”

    “王哥,我们真的没地方去……”有人哀求道,“孩子在这里上学呢,我们能上哪去?王哥求求您。”

    王大全冷冷地伸手揪住说话的男人,轻轻点着他:“你不干,是吧?”

    男人死死咬着嘴唇,硬着头皮:“王哥,我家一直在附近卖菜,离了这,我们全家吃啥呢?”

    王大全阴冷冷地看看他:“好,我记住你了。”

    他忽的松开这人衣领,回头冲着刘东风笑笑:“民警同志,我给你面子,今天不动手。”

    他转头挥挥手,叹了口气:“你们不顾及乡里乡亲的情谊,非要和我这帮兄弟作对,那可得注意点,别夜里回来晚,莫名其妙就摔断了腿。”

    话里赤裸裸的威胁呼之欲出,大院里的老老少少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这个王大全的恶名,可不是普通的小小作恶,附近乡邻都隐约传说,他曾经杀过人,至于被他打伤打残的,就更是不在少数。

    王大全冷哼一声,一挥手:“走!”

    路过门口,正看见倚着门直直看着他的一个老婆婆,禁不住满心厌烦,一巴掌就扇了过去:“滚,死老太婆!”

    可就在那重重的巴掌就要扇上老人的脸时,一个小小的人影,却像炮弹一样狂冲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这冲劲巨大,直把他冲击得踉跄后退几步,才顿住身形,定睛一看,正迎上一双漆黑清澈,却燃烧着幽幽火焰的眸子。

    邱明泉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在沸腾。

    他清清楚楚记得,多年前的这一幕!

    这个人扬手一巴掌,把奶奶打得后脑勺磕在门板上,脑后起了个巨大的肿包,当时奶奶在床上躺了好些天,眩晕、呕吐,可是家里没钱,她死活不肯去医院,就那么硬挨了过去。

    现在回想,那起码也是轻微的脑震荡!

    “你想怎么办啊,喂喂?”脑海里封大总裁惊奇地道,“你这样冲过去,是打算一个人打四五个吗?有考虑过后果吗?脑子呢?”

    邱明泉死死挡住了王大全,不回答封睿的问话。

    他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只知道拼死也不会再叫这个人伤害自己的亲人。一想到不久后,这个人就会带着棍棒上门打断爷爷的腿,他心里忽然就起了一丝战栗的杀机。

    杀了他,和他同归于尽,就当这回来的一世,白来了一趟就是!

    王大全可真的有点蒙了。转眼火气就冒了出来,铁钳一样的大手抓住了邱清泉的细小手腕,往旁边就是狠命一摔:“小王八羔子!”

    邱明泉的身体毕竟还是十几岁的瘦弱男孩,这一下哪里敌得过,整个身体就摔了出去,跌倒在身后的煤堆上,“哗啦啦”煤块倒了一摊。

    “我来吧?!”封大总裁的声音透着愉快和兴奋,“你看你虽然想打,可是技巧不行啊!我可是学过跆拳道泰拳咏春和自由搏击的!”

    邱明泉:“……”

    这几天,两个人已经大致摸清了情况,两人通过玉石吊坠心意相通,只要邱明泉这个主人主动放松,封睿就可以轻易掌控他的身体,也就是俗称的上身!

    邱奶奶一下急了,颤巍巍扑上去:“小泉!”

    她身子还没站稳,就已经被人猛地扒拉到一边,一只大脚凌空飞起,就向着地上的邱明泉踩去:“找死啊敢碰我们老大?!”

    就在那大脚快要落上时,诡异的一幕却发生了。

    那男孩猛然抬头,眼中狼一般锐利冷酷的神色一闪而逝,就好像忽然换了一个灵魂。

    封大总裁愉快地掌控了不属于他的身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