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66.帮自己家发大财

时间:2018-06-23作者:闪灵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想了想, 他又叮嘱:“不准多花, 省着点!”

    邱明泉愣了一下,怅然地不吭声了。

    这些钱虽然是他的, 可是不知为何, 他总是觉得, 它们更像是封睿的财产。

    半晌后,封睿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他沉吟了一下,慢慢地开口。

    “邱明泉,这些钱,本来就是你的。”他郑重地解释道, “可是既然你问我, 我当然会尽好自己的责任,给你最好的建议。”

    邱明泉低着头,“嗯”了一声。

    封睿冷静地道,“不会挣钱是蠢材, 挣了不花是守财奴。可是花钱这种事, 不要着急现在。”

    “嗯。”邱明泉听着他沉稳的声音, 心里莫名地安定下来。

    头一次, 这男人肯这样认真地向他解释,他听得出这些言语中的恳切。

    封睿语气中带着傲然:“这些天, 你觉得这样的复利已经很可怕了对不对?可接下来, 即将有全中国财富历史上最狂热、最诱人的一场场盛宴要开启, 我要保证你在这场盛宴来临之前,攒到足够多的钱。懂吗?”

    最狂热、最诱人的财富盛宴?……

    邱明泉被冲击得头脑一片茫然,他觉得迷糊,可是却又本能地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会骗他,甚至不是在夸大。

    到底是什么样的机遇呢,他想不出来。

    前世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没有经受过任何高等教育的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在2000年左右买入房产,可是那距离现在,还早是吗?

    对了,好像还有股票。

    可是他完全不知道股票这东西该怎么致富,凭着他有限的知识,只依稀知道,在中国股市亏得倾家荡产的,也好像为数不少。

    “放心吧,一切交给我。”封大总裁郑重地承诺。

    邱明泉点了点头,心里忽然放松了。

    是的,封睿不会害他。走在精品商厦的二楼,邱明泉贪婪地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在男装和女装柜台,他各选了男女两套厚实的秋衣,一顶厚厚的毛线帽和棉手套。

    想了想,他又给两位老人一人添了一双棉鞋。总共下来,也不过花了两百多元。

    “你自己呢?”封睿提醒。

    “我不用了。”邱明泉心满意足,“你说的,要攒钱的!”

    “哦,那我带你去吃点好的,庆祝一下。”封睿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这孩子……哦不对,明明是好几十岁的人,怎么就对自己这么苛刻呢?

    指点着邱明泉三拐两绕,他们进了一处偏僻小道。

    这里距离精品商厦不远,冬日寒风冷冽,可是封睿指点他进去的这家小店却生意极好。

    “王记三鲜小馄饨”的招牌树在门口,邱明泉进来的时候,正是下午五点多。小小的店堂里,食客坐得满满的,一股食物的醇香扑面而来。

    “这是东申市著名的鲜肉小馄饨摊子,你尝尝看。也就八毛钱,里面的肉馅是难得地新鲜。”封睿感慨地看着邱明泉面前热气腾腾的馄饨,小时候的记忆再次翻涌上心。

    这家货真价实的小馄饨店,后来在老城区拆迁大潮中销声匿迹了,前世他从国外留学回来,就曾专门来找这家老店,可惜怅然而返,美食已成怀念。

    邱明泉一惊:“外面的鲜肉馄饨不是才五毛吗?!”

    “好东西当然贵点。东申市这种地方,啥时候都不缺乏有钱人。”封睿淡淡道,“民以食为天。”

    果然,邱明泉仔细打量一下食客们,都个个衣着整洁漂亮,明显比棚户区的那些邻居看上去体面。

    一碗热气腾腾的三鲜馄饨摆上了桌面。

    清亮的汤底里,漂着鲜黄的蛋丝、浅红的虾皮、乌黑的紫菜,色香俱全,轻轻用小勺舀起来一只小馄饨,面皮半透明,小巧可喜。

    一口一个,吞进嘴里,邱明泉只觉得满口留香,鲜美异常。

    “纯肉馅的,猪肉里混了一点鲜虾。真材实料,绝对新鲜。”封睿得意地问,“怎么样,薄皮包裹着鲜肉,口感是不是咸香爽滑,堪称一绝?”

    邱明泉一只接着一只,舌尖鲜美滑爽的馄饨馅混着微烫的三鲜汤,差点鲜得把舌头咬了下来。

    真好吃啊……上一世、这一世,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那是自然了,我小时候那么挑食,对这里的东西都很有好感。”封睿感觉得到邱明泉那惊为天人般的赞叹,忽然有点沮丧。

    就算再食指大动,可是根本连身体也没有的他,像前世那样极尽饕餮美食,也是没有可能了。

    邱明泉吃着吃着,忽然停了下来。

    “你上我的身吧。……”他小声道。

    封睿沉默了一下,心里蓦然有点滋味万千。这家伙啊……是在可怜自己吧?

    天人交战下,他还是飞快地占据了那具身体,当唇齿间滑过那记忆中的美味,他险些落下泪来。

    实在是太丢人了!

    邱明泉看着封大总裁珍惜无比地喝干了碗里最后一口鲜汤,把一丝紫菜都吸进了喉咙间,好奇地问:“你小时候就住在附近?”

    “对,我家就在附近。”封睿的声音变得有点古怪,轻轻叹息一声,“走吧。”

    走出了小馄饨店,邱明泉按照封睿的指点,向陌生的街道走去。

    可他心里的疑惑却比任何时候都大。

    书包里,除了那些随身携带的巨款,还有一件奇怪的东西。

    这些天,封睿一再叮嘱,无论如何,都要留下三支高级金雕笔不要卖。

    现在,那剩下的三支金笔,正静静躺在他的书包里面。

    “待会儿,听我的吩咐,见到一个女人的话,就把这三支笔卖给她。”封睿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平静,可是邱明泉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这个一向沉稳傲娇的男人,有着极大的不安。

    快到黄昏了,冬天的冷风渐渐变得呼啸起来,吹在身上,有种刺骨的冰寒。

    邱明泉走了一阵,渐渐发现,路边的景色越来越美,路过的行人也越来越少。

    路边家家都带着单独的花园,茂盛的花木和小庭院里,掩映着带着国外建筑风格的小洋房来。

    就算是在这个年代,就算经过长达大半个世纪的封闭和历史磨难,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深处,也不乏居住着富有却又低调的一些家庭。

    “就在那里。”忽然,封睿的声音有点喑哑,竟似有点近乡情怯般的害怕,“看到街角那辆黑色的新皇冠汽车吗?你走过去,敲敲车窗。”

    “哦,然后呢?”邱明泉懵懂地问。

    “你就问车里的女人,要不要买你手中的金笔。”顿了顿,他又有点迟疑,“算了,反正接下来你让我上身就好了,我来说话。”

    邱明泉“嗯”了一声,被他的奇怪情绪感染,心脏也忽然奇怪地狂跳起来。

    他慢慢抬步,在夕阳里,向着那辆小街尽头的黑色汽车走去。

    那是一辆东申市少见的新丰田皇冠,低调大气的车型流畅而宽敞,邱明泉虽然完全不懂车,但是也能感觉得出那崭新车身流露出的优雅。

    走到近前,他犹豫了一下,轻轻举起手指,叩了叩那暗黑色的车窗。

    ……刘淑雁手中捧着一本泰戈尔诗集,正在开了空调的车中闲适地看着,忽然耳边传来车窗的敲打声。

    诧异地抬起头,正看见一个清秀的男孩子的脸出现在车窗外,正睁着大大的黑眼睛,显得纯良又乖巧。

    刘淑雁觉得好生奇怪,这孩子挺面生,难道是儿子的同学吗?

    车窗缓缓降下,邱明泉就是一呆。这位阿姨的脸,实在是太好看了!

    弯弯的柳叶眉,温柔如水的一双秋水般瞳仁清澈漆黑,鹅蛋脸上笑意依稀,留着就算在后世也并不落伍的卷发。

    她的脸,有着八-九十年代港台女星般辨识度极高的天然美,除了依稀看得出一点儿淡淡的口红外,不施一点粉黛。

    “小朋友,你有事吗?”刘淑雁等了一会儿,温柔地笑问。

    离得近了,她已经看清了邱明泉堪称寒酸的打扮,心里推翻了这是儿子同学的想法。

    邱明泉等了一下,没有等到封睿说话,这才猛然醒悟过来,连忙从背包里掏出一支精美的50金雕笔,忐忑地举到了车窗前。

    “阿姨,您需要金笔吗?英雄牌的,名牌正品,国家领导出国时,就是用这种型号送给国外友人的呢。”

    李二毛连连点头道:“真背上人命,都得吃枪子儿。”

    王大全眼中厉色一闪,四下看看,却专门摸到一家屋檐下,多倒了些汽油。

    那正是他特意探明的邱明泉家。

    眯起眼睛,王大全掏出打火机,在背风处点燃了,扔到了脚下一道蜿蜒的汽油线中。

    火苗腾地就燃烧起来,瞬间就烧成一道火线,王大全冷冷看着,捂着

    被烫伤的手背,心里涌上一股快意。

    别的人就算了,那个野狼一样的小崽子,今晚就叫他们家烧个精光,最好把他烧死算了!一时间,他心里恶念陡升。

    就在几个人得意地看着火焰越来越大,忽然,身后猛地同时掠过一阵风声。

    王大全愕然回头,只见两个人影在夜色里,一大一小,手举粗大的棍子,正重重一棒当头砸下,李大毛兄弟俩同时“哎哟”一声,砰然倒地!

    糟糕,中了埋伏!

    一个声音暴喝:“王八蛋,去死吧!我叫你们放火烧人!”

    清脆的男孩声音同时在静夜里炸响:“大家起来啊,有人纵火,快来救火!……”

    大院猛地炸开了锅,无数房间亮了灯,靠得近的房屋主人已经看到了火光,慌忙披着衣服冲了出来:“救火救火!上水!”

    李大毛、李二毛兄弟被打得在地上嗷嗷直叫,王大全心里“咯噔”一下,眼见阵势不对,吓得胆战心惊,急忙撒腿就跑。

    刘东风和邱明泉放倒了两个人,转身就向逃走的王大全追去,天黑心急,王大全脚下被什么冷不防绊倒,忽然摔了个狗啃屎。

    那边火势刚起,很快被闻声赶来的众人齐心扑灭,现在看着这凶手,邻居们一个个心里恨极,人多胆气壮,一起大叫:“打死他们!他这是要我们的命!”

    王大全狼狈地翻身坐起,眼见着好几个青壮年已经扑了上来,他心一横,把手里剩下的小半桶汽油猛地扬起,劈脸向着追来的人群狂泼过去!

    “呼啦啦”,一道熏人的味道,追过来的人们猝不及防就被汽油淋了一身。

    王大全声嘶力竭地狂吼一声:“都不要过来,谁过来我烧死谁!”

    “噌”的一声,他狞笑着,猛地点燃了手里的打火机,暗夜里,燃起一簇幽幽火苗。

    邱明泉追在最前面,猛然停住了脚步,伸手一拦身后:“大家不要动!”

    刘东风冷冷怒吼:“快点放下打火机!老实投降!”

    “让我走,不然烧死你们!”王大全丧心病狂地叫着。

    邱明泉一步步地,向着前面走去。他人小瘦弱,看上去毫无威胁,但是火光下那平静的小脸看在王大全眼中,却凭空生出一丝寒意。

    又是他!这个邱家的狼崽子,不要命的小魔鬼!

    “你别过来!”他惊恐地挥舞着打火机,刚扔掉的汽油桶口歪着,剩下的汽油悄无声息地倒了出来,在他脚下流淌成一条小溪,他极度紧张下,却毫无察觉。

    “小泉,别过去,危险!”刘东风急叫,不顾自己身上的汽油,就要向前冲去,却被邱明泉回头厉声喝住。

    “你别过来,我身上没汽油,不怕他。”他小声道,目光严肃,竟然把刘东风震在原地。

    邱明泉走到王大全面前五六步,看着他微微扬眉:“你要烧我家。”

    不是问询,是陈述句。

    王大全强压住心里的慌乱,狞笑一声:“那又怎样?没烧死你们一家三口,算你命大!”

    邱明泉的身体里,已经刚刚换了人,封大总裁轻轻叹了口气:“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束手就擒。假如不的话——”

    他半仰起头,那眼光像看着一个死人:“你只好去死了。”

    背后微弱的火光映着他冷漠的眼,目光中沧桑深若幽潭,王大全忽然毛骨悚然,头脑中“嗡”地一下,把手里的打火机扔向了邱明泉!

    烧死他,他是个恶鬼!……不知道为什么,王大全心里惊恐无比地想着。

    对面的孩子在一片惊恐的叫声中,轻轻一躲。

    打火机飞旋着,落在了他附近。

    腾地火光忽然燃起,竟然沿着地上蜿蜒的油线,直接扑向了王大全!

    ——那条漏出来的汽油线遇明火即燃,瞬间就包裹了王大全。众人惊恐的目光里,他瞬间成了一个火球,惨呼声在这冬夜里响彻了夜空。……

    “实在是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某个房产公司里,周总在紧闭房门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话压低声音,“放火时被那片棚户区的穷鬼们发现了,不仅扑灭了火,而且放火的全部被抓了。”

    电话那头,声音温和儒雅,没有什么波澜:“我听说的是,带头的那个,还被烧成了个焦黑葫芦?”

    汇报的周总汗都下来了:“对,王大全是受伤不轻,就怕他万一牵扯出我来……”

    “放心吧,那个人烧成那样,应该活不下来吧。”电话那边淡淡道,似乎毫不介意。

    “那就好,那就好!”周总心里一松,“您放心,另外两个人,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电话里好半晌才淡淡道:“我们?……”

    周总心里猛地一惊,寒冬腊月的,额头差点有了汗,慌忙道:“没有没有!您放心!这事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扩大的!”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沉吟了一阵,才重新开口:“我这边准备一个刚注册的房地产公司给你,接下来,不要再用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就以你们的名义出面吧,直接收购。”

    想了想,似乎怕他不懂,又叮嘱一句:“话要说得有技巧,威慑和压制不要落下话柄,不用我一句句教你吧?”

    “当然当然。”周总谄媚地道,“放心这一次一定办妥!”

    ……某处宽敞的办公室内,一个中年男人慢慢放下电话,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他的手指在桌上慢慢叩了几下,才端起保温杯,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叶是极好的,即使在冬天,也有着极为氤氲的上好茶香。

    然后,他重新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费所长,听说你们那里昨天抓了几个犯罪分子?烧伤的?”他金丝眼镜后幽冷光线一闪,意味深长地道,“这种人渣,实在是太可恶了。其实活着才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特别是带头的那种,您说对不对?”

    ……

    昨夜的混乱已经过去了,早上起来的时候,整个大院都是一片欢腾

    连夜扭送到派出所的那几个纵火犯里,有一个就是臭名昭著的王大全,身上严重烧伤——带头的就是这个凶神恶霸,如今他都进去了,还怕什么呢?

    “小泉啊,你家房子没事吧?要不要我们搭把手,再帮着你们翻修一下?”热心的邻居们一大早就在院子里嚷嚷。

    “没事的,不用。”邱明泉笑笑,昨夜的火扑灭得很及时,他家后窗只被稍微熏黑了一点,没有什么大碍。

    说话的邻居们这才罢休,王婶忽然跑了过来,扭扭捏捏地送过来几个大肉包子:“小泉啊,这是婶子昨儿蒸的,你这个年纪,要吃点肉!”

    刘琴花“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哎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邱明泉在一片善意的笑声中接过了大肉包子,递给了爷爷奶奶各一只,腼腆地说了声“谢谢”。

    刘东风昨晚连夜去了派出所,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昨夜对抗地痞流氓的大胜驱散了大家心中的阴霾,整个大院都是喜气洋洋的。

    爷爷奶奶饭后背着捡垃圾的大麻袋出了门。邱明泉这才按照早就订好的计划,钻进了小屋。

    那张用爷爷名字开户的存折就在床下的垫被里。紧接着,翻开鞋盒子,他找到了里面的现金零钱。

    定期存款只有六十元整,现金有二十多元,一共八十多元的存款,这就是这个贫困家庭的全部财产。

    在这个国企职工平均月薪一两百元的时代,大多数家庭都过得紧巴巴的,月底周转借几元钱应急都是常事。两位拾荒的老人靠着每天捡垃圾再去变卖,所得只够刚刚养活他们一家三口,没有办法再存下什么多余的钱。

    自从得知这个家庭所有的积蓄后,封大总裁就极其萧索,极其痛苦地爆了一句粗口:“穷人的原始资本积累,真他-妈-的难啊!”

    邱明泉握着存折和那些皱巴巴的钞票,心里忽然有点慌。

    “真的能赚钱吗?”他毕竟没有什么生意经验,“万一亏了怎么办?会不会没人买?”

    “你在质疑我?质疑你前世所在的世-界里,资产数百亿的申楚集团总裁?质疑上过《财富纵横》的商业天才?”封睿皮笑肉不笑地道。

    “没有啦……”

    “如果重生一遍,知道了所有重要经济事件的节点,我封睿还会亏钱,那么你不如拿块石头,把我这块玉佩砸成粉末算了吧?”

    邱明泉讪讪地不说话了。

    他背上包,沿着郊外大路,搭上了半小时一班的公交车,一个多小时后,终于站在了熙熙攘攘的南京路上。

    虽然后世的他也一直生活在繁华的东申市,可是他的生活轨迹中,和这些精美的购物商厦并没有任何重合的地方。

    记忆中,也没有任何关于它们的影像。

    “沿着这边走,看到西藏路口,就到了。”封睿指点着,显得格外地熟稔。

    果然,走了一小会儿,邱明泉就看到了标记着西藏路的十字路口,在那边上,一座气派又崭新的商场门前玻璃锃亮。

    “东申精品商厦”几个黑体大字赫赫闪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