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 60.上门催款

时间:2018-06-19作者:闪灵

    ,精彩小说免费!

    作者码字不易, 多多订阅正版章节,达到规定比例就能看啦!  刘淑雁有点惊异,伸手接过了邱明泉手里的金笔盒, 打了开来。

    没错,漂亮的金色笔身上,展翅的金雕姿态傲然, 顶端上, 英雄商标镌刻清晰,显示着良好的做工和品控。

    自己想给儿子和向家的两个孩子买金笔,叫司机去转了一圈,却都去晚了。

    可今天怎么正好这么巧,有人上门主动兜售呢?

    察觉了她的惊讶,邱明泉慌忙解释:“阿姨, 我就是乘着寒假贩卖一些文具,想给家里减轻一点负担的。这金笔, 我保证是正品,是从精品商厦里刚刚买的。”

    刘淑雁看着他破旧的外套和磨得有点发毛的袖口,心里恍然,看着这孩子相貌乖巧声音清亮,不由得就母爱泛滥起来。

    小小年纪, 最多也就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却已经要走上街头, 试着谋生了啊。

    她从身边拿过小巧的真皮坤包:“多少钱一支呢?我要三支。”

    邱明泉一怔:竟然真的要三支。

    “二十八元一支。”邱明泉等了一下, 却意外地并没有听到封睿的指示, 更没有等来说好的由他上身,只好按照过去的价格来回答。

    刘淑雁温柔地笑笑,没有讨价还价,就数了八十五元整,递给了窗外的邱明泉。

    邱明泉手忙脚乱地翻找了半天,才找到了一枚硬币。刚要递进车窗去,一个不小心,硬币却掉在了地上,圆溜溜的不知滚到了哪里。

    “不用找了,就这样吧。”刘淑雁见他着急,有点不忍。

    “我找到了!”邱明泉撅着屁股,终于在车底盘下找到了那枚闪闪发光的硬币,惊喜地伸手掏了出来,“阿姨,给您!……”

    可就在这时,一片阴影却从夕阳的方向笼罩过来,遮住了原本良好的光线。

    “哪来的小乞丐?……”一个清冷傲慢的声音响起来,带着少年期男声的清朗,就在几步之内,似乎很近,又似乎有点远。

    “封睿,怎么说话呢?”刘淑雁嗔怪了一句,顺手打开了车门,迎接着刚参加完英语辅导班的儿子。

    ……封睿。哪个睿,哪个封?

    邱明泉猛地愣住了!似乎有什么在他心中轰然炸响。

    他艰难地抬起头,正看见一张让他瞬间如同霹雳加身的脸。

    俊眉朗目,眸若明星,挺直的鼻梁就像刀刻出来的一般。

    背对着冬日冰冷夕阳,那英俊少年比邱明泉足足高了半个头,俯视他的时候,那双和母亲一样好看的眼睛里,没有刘淑雁的温柔,却有着一种不耐烦的傲慢。

    虽然没有任何准备,可是这一眼后,邱明泉就已经明白了一件事。

    上一世临死前看到的那位封大总裁,那张沾染了血污也依旧英俊惊人的脸,和这时这个俊俏少年的相貌,完美地契合在了一块。

    ……时光雕刻,人心变迁,不变的,是年少时彼此的容颜。

    1988年1月的寒假。

    这一天傍晚,幼年的封睿、邱明泉还有向城,初次相遇。

    人生际遇是如此奇妙,在人生的长河里原本平凡的一天,却在很久以后,因为那天发生的一切,而变得容易标记,以至于多年以后,都牢牢铭刻在几个人心里。

    封睿皱了皱俊朗的眉峰,看着眼前这奇怪的男孩子。

    衣服很旧,小脸红扑扑的被冻得有点皲裂,但是眉目算得上干净秀气,一双眼睛黑漆漆的,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夕阳从西边照过来,正看得清这陌生少年脸上每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动。

    是的,就是那样古怪的神情——初时是震惊,紧接着是茫然,最后,又像是欲说还休的惊喜。

    年少的封睿和邱明泉就这样面对面站着,时光仿佛有那么一瞬的停顿,但是在他们之间,也并没有扭曲变异,没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

    直到邱明泉的目光,忽然无意中落到了封睿胸前微微露出来的一点红色上。

    脑海中有什么电光石火般闪过,他死死盯着对面少年的脖颈,呼吸急促了。

    如同被蛊惑了似的,他猝不及防地伸出手去,抓住了封睿的衣领,轻轻一拉!

    温润的和田白玉,泛着晶莹之色,中间一汪翠绿…完全一模一样,连着那里面缠绕的流动华彩。这些天也同样吊在他胸口,时常抚摸,再熟悉不过!

    没错,这就是幼年的封睿,他前世一直贴身戴着这家传玉石吊坠,到死的时候才被自己无意间扯掉。

    那么自己带回来的这一块?……邱明泉茫然地捂向自己的胸口。

    猛然地,他浑身一振,怎么回事?他胸口那块从前世带回来的玉坠呢?!

    没有,就是没有!就连脖颈上的绳子,也忽然间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小贼,放下睿哥的玉坠!”正在他惶然无助,脑海里一片空白时,忽然耳边一声清亮的男孩大喊,脸上猛然一痛,一股大力在他左边脸颊轰然砸到,他眼前一黑,就摔倒在了地上。

    从震惊和惶然中醒过神,邱明泉晃了晃脑袋,感觉到鼻子下有液体流淌。

    伸手一抹,殷红的血迹沾得了一手都是。

    “小乞丐我看不像,像是个小偷加强盗。”一个男孩的声音在一边响起来,和封睿的声线明显不同,带着警惕和防备。

    邱明泉茫然地抬起头,看着那说话的人。

    刚刚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了封睿身上,却压根儿没发现,封睿的身边,还有另一个同样俊美的少年。

    身高比封睿矮了一点,眉目如画,一双凤眼顾盼生姿,长得就像是个姣好的女孩子一样。只是看着邱明泉的眼神里,却带着一股子掩饰不住的警觉和凶悍。

    好奇怪……怎么这个少年,好像也有那么一点熟悉呢?

    “小城!怎么这么粗鲁呢!”刘淑雁大吃一惊,急忙下了车,着急地走到邱明泉身边,“你怎么样?”

    打人的男孩立马换了人畜无害的乖巧笑容来:“刘阿姨,您刚刚没看到,这小贼伸手去抢睿哥的宝贝玉坠呢!要不是我把他揍趴下,说不定这时候他就撒丫子跑了!”

    他人长得好看,笑起来那双凤眼就显得极为精神,刘淑雁听他这么一说,也有点疑惑起来。

    封睿却没有立刻说话。

    他看着被向城一拳打倒在地上的这个陌生男孩,不知怎么,竟然有点怔忪。

    他自认有过目不忘的认人能力,明明没见过这人,可是心里这股子怪怪的感觉,又是什么呢?

    那漆黑的眼神,明明是陌生的,却又偏偏在哪里见过一般,怔怔然又有点儿无助,仿佛还有种难言的伤感。

    害怕了,这是求饶的眼神吗?鬼使神差的,封睿就迟疑了一下。

    “没有了。……我衣领上刚刚有只虫子,他是想帮我掸掉吧。”他淡淡道。

    “哎?哥!”向城大吃了一惊。

    他在一边看得清楚,明明是这小乞丐伸手去拽封睿的吊坠,还一脸满眼放光贪婪样,他生怕这宝贝东西被这小乞丐给抢走了,才赶紧出手的,睿哥不可能没看见呀,这是哪根筋搭错了吗?

    “喂喂,他明明就是个强盗啊!”他急得叫起来。

    刘淑雁有点生气地板起了脸:“小城,弄错了还打人,以后再这样,阿姨不做好吃的给你了。”

    邱明泉呆呆地看着他们,终于挣扎着爬了起来。别看向城长得像女孩子,却是打架淘气出名的,这一拳砸得重,邱明泉的半边脸颊已经微微肿了,摔倒时手掌也被磨破了一块,正慢慢渗出血来。

    刘淑雁急忙从车里拿出纸巾盒,帮着邱明泉擦干了脸上的血。

    想起刚才邱明泉来贩卖钢笔,不外是家境紧张,就从钱包里掏出了五十元钱,递到了邱明泉面前:“孩子,真的很抱歉,这个钱你先拿去,明天去医院处理一下,好不好?”

    向城心里委屈,明明看到这小家伙伸手去抢睿哥的东西,刘阿姨竟然不相信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翻了翻好看的丹凤眼望着天。

    邱明泉怔了怔,却摇了摇头,没有去接。

    “阿姨,我没事……”他低低道,落寞地转过身,想要就此离开。

    和封睿向城擦肩而过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最后看了他们俩一眼。

    夕阳快要下去了,余晖温暖而徜徉,映照着面前的这两个少年。同样地身姿挺拔、衣着时尚,一个冷俊傲气,一个秀美无暇。

    ——看上去,分外相配的模样。

    察觉到邱明泉的目光,向城赶紧做出凶巴巴的样子,恶狠狠地瞪向了他。

    邱明泉窘迫地转过头,眼睛却忍不住看向了封睿。

    幼年的这个人虽然是少年模样,可是身上却早早透出了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和这些天日日在耳边发号施令的那个男人,气质简直一模一样。

    “我不是小偷……我也没想抢你的东西。”邱明泉艰难地开口,心里一股热血翻涌上来,“你、你相信我。”

    ……

    邱明泉一愣,一本正经地回答:“这么容易赚钱的生意,为什么不做呢?王阿姨,不瞒您说,我这几天,可赚了快一千块,简直是躺着挣钱。”

    王娟惊呼了一声:“哎呀,顶我大半年工资啊!”

    赵德成的小眼睛瞬间亮了一下,想了一会儿,悄悄拔腿就往外面跑去。

    绕到二楼,他神秘兮兮地把在女装部上班的营业员老婆拉了出来:“喂,咱们家现在还有多少存款?”

    他老婆两眼一翻:“你要干啥?”

    “快快,我有个发财的法子,全部拿出来!这一次啊,咱们家能狠狠赚一笔!”

    邱明泉眼看着赵德成的背影消失不见,才又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王阿姨,我刚刚又想了想,还是不要进货了吧。这个小生意,下一波可就真的会砸在手里了。”

    “哦?”王娟一愣神,心里就有点怀疑。这孩子,别是怕她也来竞争吧?

    “阿姨您想想,英雄金笔厂花了这么大力气做广告,效果好得出奇,但是为什么供货跟不上?”

    不等王娟回答,他就逻辑清晰地道:“因为他们事先也没有想到广告效果这么好,并没敢大举扩建生产线。现在全国的代理商都在拼命催货,他们的生产线立刻就会扩张,产能也绝对不再是问题了。”

    实际上,据封睿所知,英雄金笔厂正是在这段时期打了一场极为漂亮的业绩仗,不仅是国内销量出现井喷,更是走出了国门,出口创汇逐年上升,持续多年年均出口创汇千万美元以上,远销六十多个国家!

    在这随后的几年间,这个国产钢笔品牌在全世界的文具柜台上,都曾经和派克以及万宝龙等世界名笔同台销售,创下了它历史上最为辉煌的一段岁月,那么产能又怎么会再跟不上?

    王娟愣愣地听着,看着面前孩子清明而坦诚的眼,忽然一个激灵。

    是啊,这样大好的形势,想想那铺天盖地的广告,这个厂家的领导层,绝不是庸庸无为的人!

    “小泉,谢谢你。”她不禁一阵后背发凉。

    这些天,看邱明泉顺利而轻松挣到了这么多钱,她差点就昏了头,也想孤注一掷地,甚至借点钱,来一次大的!

    假如真的冲进去,还不全砸在手里才怪!

    抱着金笔完全脱手后的尾款,邱明泉只觉得自己的心又在跳。

    大书包里,所有的十元钞票被他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起,剩下的零钞中,硬币很多,坠得书包沉甸甸的。

    他最初偷出来的八十多元钱,经过这些天45%的利润复利增长,已经翻成了恐怖的两千四百多元!

    “要是有百元的钞票就好了,这么多钱,二十多张就够了。”他感叹。

    封睿问:“你猜什么时候开始有百元大钞的?”

    看邱明泉愣住,他得意地炫耀:“就快了。1988年5月,也就是几个月后,是央-行第一次发行百元大钞的时候。一开始很多店家还不敢收呢,因为没见过。”

    金笔出手完毕,这一天回家得也早。刚刚踏进家门,邱明泉就是一愣。

    大院里,又和前几次一样,邻居们聚集在了一起,脸色有点奇怪,围着正中间的一个人。

    “我们捷大房产是区里指派的!建设这一片,为的是所有人的福祉!整合工业,发展经济,到时候这飞马路的两边全部要拆除!”一个中年男人正背对着门,后脑勺的油腻感异常明显,嘴里唾液横飞。

    “前一阵有流氓想提前收购地皮和房子,来和政-府对抗,现在好了,我们代表区里直接来谈,绝不让群众们的利益受损!”

    大院里的一群人面面相觑,不少人明显就意动了。

    “周总,由公家人出面收房子,那就太好了。”王婶心急,满脸堆笑问,“那……能给多少钱啊?我们也不想一辈子住在这棚户区,给钱多一点的话,我们愿意搬!”

    这倒是大实话,由区里出面,一定不会叫大家伙吃亏的吧?

    那个一脸油腻的男人神色严肃:“我们得到通知,区里已经草拟了计划,价格参考了市价,统一每平米元!”

    众人不约而同发出了一声失望的叹息。

    这个价格比王大全那样的强取豪夺好多了,但是依旧略低于市价,假如真的以这个价格卖出去,甚至不够再在别处买上同样的房子。

    王婶立刻就急了,结结巴巴地道:“可是周总,这里不是要建大房子、大工厂吗?那地皮是要、要涨价的呀!”

    她可清楚记得,邱明泉那天说过,这房子和地,以后是要值得十倍百倍的!

    “是啊是啊,怎么能按照现在的市价给呢?周总,您再给上面说说,给加点。”邻居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声音却都不大,这个时代的人们,还都对着公家人的身份有着由衷的信任,这人说是什么房产公司,是区里派来的,自然都敬畏起来。
小说推荐